戏曲唱词的本色

汕头  李四

 

 

    《京剧唱词的误区》的作者已经走进一个误区!   

  我国现存的剧种,多是从南戏和北剧发展而来,南戏北剧又是从元曲、宋词发展而来,一脉相传,合律可歌。歌唱的时候为了押韵合律,不得不凑词凑句凑韵,这是特点,不是缺点。举个例子,欧阳修的一首临江仙有一句:雨声滴碎荷声。第二个声字就是凑韵,但不这样凑韵便不可歌。还有,柳永的一首早梅芳,里面有一句:归来吾乡我里,吾乡我里重复,也是凑韵。

  京剧里的根芽根苗其实也无错,既然是要说“根”,是根由,也就是从头,芽头苗头一样也是开始的意思,只是不知道作者为何把这些想是结果结束。

  除夕的意思是全年的最后一夜,又泛指全年的最后一天。除夜意思是除夕之夜。那么唱词“除夕夜全山寨灯火一片”并不矛盾,其实除夕已经是一个约定俗成的词,但却硬要拆开“除”为开始终结之意,“夕”指傍晚时刻,未免显得造作。再说,夕也有夜晚的意思,前夕是前夜不是前傍晚,今夕何夕是今夜何夜不是今傍晚何傍晚,作者自己连这点普通的常识都不懂却妄言京剧的无常识,却是不自量。

  戏曲并不是史书,常识的错误可以原谅,因为戏曲是要让老百姓看、听、接受,太常识反而有负面效果。举个潮剧的例子,辩本中有一句:“十八寡妇征西番”,其时杨宗保尚未死,哪来的十八寡妇征西?莫非杨令婆有未卜先知之能,又或者是在咒骂他的孙子?但是老百姓一说起杨家将就自然的想到“七子救驾六子归”、“七十二天门阵”、“十八寡妇征西”等故事,所以这样的唱词也无可厚非。又如琵琶记中说蔡邕(伯喈)上京考状元。东汉哪里来的状元?但是老百姓听戏一说到上京,理所当然是考状元,象高文举、王魁都是。如果按历史“建宁三年,辟司徒桥玄府,玄甚敬待之。出补河平长。召拜郎中,校书东观。迁议郎。”请问有多少人知道是啥意思?更何况历史上的蔡伯喈并无另娶牛氏一事。对此南宋陆游曾感叹系之他说:“身后是非谁管得,隔村听唱蔡中郎。”

  样板戏的功过是非大家都很清楚,不用多说,如果把样板戏当成是京剧一个不可或少的组成部分,那只能说明作者根本不懂京剧。

  戏曲是面对普通大众,唱词要求本色。李志浦先生说的,以“本色”为主体,左跨“文采”,右跨方言。一言中的,就是需要这种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备注:文章题目为斑竹根据作者题意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