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音如水版权所有

 

(音像部分请到论坛查找)

 

 

  

 

剧本整理:沈湘渠
作曲:陈登谋
配器:王庆苏

白素贞:魏璇卿
青 儿:林一琪
许 仙:李义鹏

司鼓:黄振桂
领奏:黄德文
广东潮剧院三团演奏
中国唱片公司1983年出品

剧情简介
水漫金山之后,白素贞同青儿来到断桥,又与许仙不期而会。青儿责骂许仙偏信谗言、忘却前情,挥剑欲杀。许仙认错,誓言至死不变,故三人又一起同行。


白:(唱)激战负伤离金山,
青:(白)姐姐……
白:(唱)恨法海平地起波澜!官人不该来负我,害俺姐妹遭磨难!(白)哎哟!
青:(白)姐姐,你怎样了?
白:(白)腹中疼痛,寸步难移,如何是好么?
青:(白)想是要分娩了,且至桥边,稍坐片刻,再想良策吧。
白:(白)事到如今,只好如此,青妹,这是不是断桥么?
青:(白)正是,俺可到亭内歇息吧?
白:(白)当日与许郎雨中相遇,就在此地,如今……唉!(唱)断桥未断肠已断,西湖依然旧时装,唉!梧桐落叶秋萧瑟,回首往事心更酸。昔日山盟犹在耳,不由我咬牙把郎许郎怨,只时难见郎君面,又恐此中另有因端。莫非法海已经将他害?难道他甘入空门入蒲团。
青:(唱)劝姐姐,心莫痴,皆怨许仙负恩义。他不听姐姐之言情真切,却偏信法海假装慈悲念阿弥,他不顾钱塘门外誓言在,却逃上金山将俺抛弃。害得俺遭磨历劫受尽惨凄!(白)我恨不得呀(唱)我恨不得三尺青锋长在手,杀尽天下负心汉,才解我小青心头怒气!
白:(白)哎呀……妹妹,为姐也怨许郎不义,只是细想起来,皆是法家从中挑拨,才致如此。
青:(白)虽则法海作恶,也是许仙忘了前情,偏信谗言,哼,许仙呀许仙,有朝一日再会面,教你难逃我这一剑!
白:(白)哎咦……
青:(白)姐姐仔细!
许:(白)走上(唱)逃出禅院到临安,一路张惶步踉跄,恨法海,棒打鸳鸯强拆散,教许仙做了负义人。一路上把将娇妻到觅,只见他容颜憔悴在断桥旁,小青儿腰跨三尺剑,圆睁杏眼怒气冲宵汉。难怪她把我许仙怨,明是我害他苦千般。不顾生死把妻来叫,(白)娘仔……
白:(白)许郎……
青:(白)许仙,来得正好!看剑……
许:(白)哎呀……
青:(唱)待我杀了你这负心人!
许:(白)娘仔……救命……
白:(白)你,你呀……(唱)你你你……你这冤家薄幸,我劝你僧道莫相近,你却暗通法海背妻荆。你忍心端阳将我害,你循入空门弃前盟。金山索夫夫不见,我喊破喉咙你不应我一声。为了你,我浴血奋战山门外,水漫金山波浪翻腾。水族尚知感恩义,你不及助阵一虾兵。你这悖情负义汉,有何颜见妻在断桥亭?
许:(白)娘仔,我……
青:(白)住口,(唱)我姐姐待你情非浅,我姐姐对你恩如山,为了你兴家业,他日夜操劳废枕忘餐;为救你出迷津,她甘赴烈火蹈热汤,你装聋作哑藏院内,害得姐姐负伤命险丧,千罪万罪你之罪,那容你狡辩再胡言!
许:(白)娘仔!
白:(唱)难怪青儿生怒气,皆怨你行为太恼人。
青:(唱)姐姐你切莫理这负心汉,从此后恩尽义绝各西东!
许:(白)青姐息怒!娘仔(唱)哎娘仔哙,非是我忍心弃娘子,只因为被禁在禅房,恁金山寺外声声唤,我金山寺内泪千行,几次欲逃逃不得,佛堂变成囚牢笼,屡想出门会娘仔,都只为法海将我拦。
青:(白)住了,既是法家不许你见姐姐,你为何又能到此地?
许:(白)只因……
青:(白)定是法海重新设下陷阱,叫你骗阮姐妹,入他圈套,如此枭心之人,留之所益,看杀!
许:(白)哎咱,那有此事,青姐,娘仔……
白:(白)青儿,让他说来。
青:(白)讲
许:(白)那一日,实是法海用官府请贴逼我上山的。
青:(白)呸,谁人相信?
白:(白)青儿!
许:(白)娘子!(唱)那法海道我六根不清净,逼我佛前伴禅灯。每日里思妻心如火,倍觉蒲团冷似冰。回首往事暗垂泪,我哪有心去念经?
青:(白)说得比念经还好听!
白:(白)你又怎能来到此断桥?
许:(唱)水设金山攻打紧,法海怆惶动众增。趁无人我逃出后山门,回家不见娘子心暗惊。寻妻来到临安境,幸喜相逢在此断桥亭。既相会,诉衷曲,许仙纵死无怨声!
白:(白)哎,冤家你呀!(唱)哎,许郎我的夫!
许:(白)娘子!
白:(唱)俺夫要本是共患难。相待理应沥胆披肝。如今我把实情对你讲,劝君莫再心忧惶。我本是峨嵋一蛇女,洞府寂寞思暮到凡间,与青儿同游西湖畔,风雨同舟遇君郎。感君赠伞至诚忠厚,钱塘门外鸾凤配成双,患难夫妻爱恩爱,实指望夫妻恩爱天长地久莫相忘。谁知道,人间偏有恶孽种,秃驴挑唆进谗言。害你端阳惊变命将绝,为救你盗取灵芝我拼命上仙山。谁知你,好了疾病变了心,随法海参禅弃娘行!可怜我,踏破门槛长盼待,郎未见归心难安,鸳鸯枕上珠泪湿,梦里声声唤夫郎。平日恩情且不讲,怎不念我尚有婴儿在腹中?难怪青儿难消愤,哎,冤家哙,只为你善恶不分错认了人!
许:(唱)听娘子一席话,说得我悔恨满腔!我不该端阳强劝酒,我不该病愈别婢娟。我不该三心二意待娘子,害你为我受颠连!原以为,佛门子弟尽慈悲,哪知道释迦盖下伏恶念?恨法海,假行善。籍袈裟,将人骗,枉披人皮无人样!恨我慧眼未早具,只信他弥陀念得响!娘子虽然属异类,却有一付人样热心肠,至诚本当化金石,怎奈我冥顽执念偏。类属偏念害苦我,害我做了薄幸许仙!千错万错应罪我!罪我情不真来志不坚;妻呀!反悔难挽东逝水,从今后许仙至死心不变!
青:(白)姐姐,莫再轻信许仙誓言,男子居心实难料。
许:(白)青姐,许仙知过,今后不敢了!
白:(白)青妹,许郎于今明白了!
青:(白)姐姐,你的心肠太软了!
许:(白)天呀天,许仙若再负心,青锋剑下,尸碎不全!
白:(白)哎夫!
青:(唱)见姐姐难舍恩爱,小青忍能把鸳鸯强拆开。多情纵为多情误,日后难免生祸灾!倒不如,别姐姐,仗剑只身走天涯!(白)姐姐,请多多保重,小青拜别了!
白:(白)青妹!
许:(白)青姐慢走!’
白:(白)青妹!青儿……(唱)贤妹妹,慢举步,莫将姐姐我抛开!想当初,下山立宏愿,俺姐妹相将生死同在。不见我临盆在即,你怎忍心不瞅睬?你今离我他方去,忍教我孤身渡沧海!不见长空失群雁,声声哀呜高飞回!莫教为姐再落泪,使我永难宽心怀!
青:(唱)患难之中离姐姐,于心难忍于理不该!姐姐临盆谁照应,更何况未除妖僧贼法海!(白)姐姐呀(唱)非是小青甘离别,愿将姐姐来抛开。只恐那许—一
许:(唱)许仙感娘子恩德,感青姐慷慨,既往之事长为鉴,报恩德愿换骨脱胎!(白)青姐,许仙这厢有礼!
青:(白)谁人要你赔礼?哼!(唱)若再欺心负姐姐.定教你饮我青锋到,西子湖里魂长埋!
许:(白)许仙谨记。
青:(白)姐姐,为妹不走了。
许:(白)你真的不走了?
白:(白)青儿
青:(白)姐姐,我等何处安身?
许:(白)暂到我姐夫家中暂住
白:(白)青儿,意下如何?
青:(白)也好!
白:(白)官人引路
后台合唱:西子犹见昔日娇,只缘天际云拔开。

(laihonda提供唱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