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泽华唱腔精选

——活五调专辑

 

    范泽华,一九三八年生,广东省普宁县人,潮剧著名演员,工青衣.也反串小生。一九五三年入怡梨剧团,一九五八年进广东湘剧院,先后得到黄秋葵、马飞等名师的悉心指导,功底深厚,技巧娴熟。她以声情并茂的唱腔艺术和刻划细腻的逼真表演,塑造了春香、刘明珠、庞三娘、李三娘、孟丽君、小尼姑、庄姬、刘彦昌等不同年龄、不同身份的人物形象,光彩夺目.动人心弦,深得海内外理众的称赞。

    范泽华的唱腔,宽厚饱满,柔和含蓄,运腔自如,感情真挚。潮剧的唱腔中,活五调韵味独特,较为难唱.她更是演唱该调的佼佼者。

本专辑特选范泽华的活五调唱腔。曲目中有她的荣获汕头市一九八四年度潮剧作曲评比一等奖的《安安送来》,作为潮剧女演员而兼作曲者,此为首例。从本专辑中,可以欣赏到她以炉火纯青的技巧所描绘的人物风采和潮剧活五调的醇美韵味。

 

 

一、佑我鸣冤负骨回——选自《刘明珠》剧本整理  郑文风  作曲  马飞  1964年录音

明珠:唉,老爹爹!

海安:事有蹊跷,待我问来……

海瑞:慢,且勿惊动,随老夫一旁静听。

明珠:(唱)痛彻孺怀,泪洒尘埃。获白草黄枫染血,疏星冷月照坟台……哎爹爹,你魂兮归来,你魂兮归来!不见跃马挥戈威武态,不闻温言抚慰唤珠孩,慈乌绕树声凄怆,爹爹你音容何在。估道保国爱民青史载,谁料蒙冤负屈丧泉台,秉忠落得遭谗害,负德居然出圣裁。这大仇何日报?问天眼何时开?这惨案向谁诉?教孤女怎安排?爹爹哙,你英灵不灭来相佑,佑我鸣冤负骨回。

 

二、沉冤待雪——选自《刘明珠》剧本整理  郑文风  作曲  马飞  1964年录音

明珠:太后、万岁……(唱)淡雅孤芳入画来,花魁未许倚云栽,冰肌玉骨沉渊底,绿萼银蕾待雪开。

太后:原来是“沉冤待雪”!你小小年纪,有什么天大冤仇,竟要绣在祝寿宝衣之上?

明珠:民女两代蒙冤,恨深似海,只因仇人权势齐天,逼得弱女借衣写状!

穆宗:哎呀!你的仇人如此厉害,姓甚名谁?

明珠:朱厚燔!

百官:哎咋!

厚燔:住口!小小女子,胡言犯上,诬陷皇亲,不斩何待?

太后:慢!问明再杀未迟,你尚有何说,从实奏来!

明珠:遵懿旨!(唱)他他他……他呀……他弄权倚势纵骄矜,罪行滔天数不清,潜夺兵权施暴征,假传圣旨害忠臣。家严惨死沧洲道,遗表斑斑血泪凝。弱女串珠求面圣,备尝艰险锦衣成,毒计杀人兼灭证,火烧凤阁祸宫庭。

 

三、血书一幅诉苦冤——选自《井边会》剧本整理  郑文风  何苦  作曲  马飞  1963年录音

李三娘:罢!不免撕下罗裙,咬破指头,写下血书便了。

刘承佑:怎说,你,你要咬指写书?

李三娘:正是。

刘承佑:做不得!

李三娘:做得!咬破指头血斑斑,十指连心痛难言,罗裙当纸指当笔,血书一幅诉苦冤。别郎容易见郎难,遥望关河烟水寒。数尽飞鸿书不至,井台积泪待君看。十六年前容颜改,八千里外心怎安?早回一日能相见,迟来一刻见面难,血纵流尽言不尽,交与将军妥收藏。

刘承佑:接上!

  王:妇人,天气寒冷,你快回去,免惹我家小将军伤心。

  成:是呀!我家小将军是个好心人。替你传书,也不会向你讨个“利是”。

  王:却想讨酒钱,却想讨酒钱呀!

刘承佑:你说什么?

  成:无无无,我是说“利是”,不是酒钱!

刘承佑:胡言乱道。

李三娘:这将军提起利市,我三娘自有主意,嗳,小将军哙,千里传书恩如天,只有数滴清泉当酒赠马前。

刘承佑:妇人,还有何言吩咐,说吧。

李三娘:将军为我传书信,恩高德厚永记心间。若是见到刘智远,就代我多骂几声薄幸郎。

老王、九成:将他重责三十大相板。

李三娘:小将军哙,只须轻轻将他责,叫他切莫忘了结发夫妻情意长,若是见了刘咬脐,就叫我的娇儿哙!将军哙,叫他切莫忘了鱼池水深儿受险,井台水涸娘心伤,树有根水有源,饮水思源,他他他……莫忘了生身的娘。

 

四、妾身何辜受此冤——选自《芦林会》剧本整理  郑一标  作曲  杨广泉、黄秋葵  1959年录音

庞三娘:(唱)唉!姜郎夫,你须念,念妾于归姜门九载,茹苦含辛夫你尽知,我上奉婆婆甘旨,外睦亲朋闾里,克尽妇道,礼份未乖。夫你雪窗萤火勤书史,妾身纺织伴读,嘘寒送暖从未稍懈。生下安安同珍养,意望菽水承欢,俺恩爱夫妻白首同偕,婆婆年迈,颠三倒四倒还罢,你奈何也不加思忖?横下心忘却了恩和爱。姜郎夫,这九载恩情君须念,伏望劝解婆婆回心转意理正该。

  诗:唉!三娘,这都是你得罪母亲!如今木已成舟,多言何益!?

庞三娘:唉,姜郎……(唱)你全不思,妇人被休苦何极。忍心悖情不理睬,想那日,我忍泪吞声过街坊,路人指衣划背言东语西,谁不知三娘是安安之母,谁不知妾夫就是你姜秀才!被弃之妇怆惶犹如丧家犬,无地容身,头难抬……!妾身何辜应受此冤辱!你定欲置我死地,居心何在?

 

五、害得三娘惨无天(立体声)一—造自《安安送米》 剧本整理  李志浦  作曲  范泽华1988年录音

庞三娘:手捧寒衣为儿护体,儿今别娘去,娘恨难相随,衣护儿身御寒冷,犹如母子长相依。儿你途中莫贪玩,归家莫将此事提。婆婆卧病应服侍,捧汤捧药须留意,你爹心中多悲苦,儿莫烦扰增他悲。同窗书友要和气,读书尤贵明大义。儿你他年身长大,切莫似他。世上他人多多有,不分皂白不辨非是,妄信谗言无故休妻,害得弱质女流辈,含冤负屈惨无天,害得三娘惨无天!

 

六、三炷清香心一片(立体声)——选自《赵氏孤儿》 改编:陈英飞、林劭贤  作曲:黄国祯  1988年录音

  姫:天沉沉,草凄凄,月无语,风同悲,十六年前断肠日,年年此日来吊祭。未亡人三炷清香心一片,七尺素练头上缠。壶无酒眼有泪,飘飘落叶当纸钱。荒郊寂寞我声声哭,孤坟冷落草木悲。叹赵家三世丰功堪勒石,谁料别万家不识无名碑。哎,公公呀,你秉忠谏诤刀加颈,如今忠魂归何地?赵家灭门成绝户,无计复仇徒怨天。哎,赵郎哙,我朝朝哭郎郎不应,你暮宿黄泉谁相依。多情最是相思苦,此恨绵绵无尽期。哎,孤儿哙,梦中不见你一笑,那堪伤心醒来时。你小小孤魂谁作伴,我哀哀呼儿来相见!

 

七、安得心上人儿还——选自《宝莲灯》改编:陈骅、林白芒  作曲:马飞  1964年录音

刘彦昌:(唱)心兀兀,意彷惶,风萧萧,愁云卷,滔滔黄河水,涤不尽满腹辛酸。布履埋踏碎华山石,安得心上人儿还。

(白)不知不觉又是到此。粉墙残破,黄叶满阶,本是福地洞天,今成愁城苦海。

忆当年,宝莲灯下订自首,玉女峰前花烛红。桃花洞中共厮守,相亲相爱情何酣。我伴你正妆红林下,你陪我吟读绿窗前。那时间原期千秋百代,夫唱妇随,任它地老天荒,何来恶煞二郎横生波,强把鸳鸯来拆散!至今骨肉离分,十五年来我苦不堪言。嗳,妻啊!我为你日日无限凄戚,我为你惟将残夜长开眼,我为你强吞千种辛酸.我为你尝尽万般苦难。

(白)三娘呀,娇妻,我十五年来,无日不思,无时不念,面对华山,喊破咽喉,只有空谷回音。难得魂来入梦,怨深恨长,你岂能知!

(唱)耳边厢,似听得庙外阵阵声凄怨,莫不是三娘娇妻回还!

(白)三娘哪里?娇妻何处?啊……

(唱)却原来空际孤雁低盘旋。哎,雁哙,哎,雁哙,我今未备尺书,求你代我把言传,对我娇妻诉说了.说我彦昌望眼欲穿。又听见阵阵佩环响,此遭必定是婿妻到庙中。

(白)啊,原来是檐前荫铁马响,我疑是娇妻来。嗳,铁马哙!

(唱)你何苦来,害得我心乱意烦。

(白)三娘啊!娇妻!难道俺真的再见无缘,竟成永别?

(唱)三娘我的妻啊,我的娇妻啊!你形容憔悴,我泪痕斑斑。你有千般苦,我有万重冤。你有眼难睁,我有口难言。哎,妻么妻哙!你今身陷何地?千呼万唤总不见还!十二栏杆俱凭折,不见云外青鸟还!哎,妻哙!若得你我夫妻再能相会,彦昌纵死心也甘,纵死心也甘。

 

——笛子2002820日晚录入

潮音如水联系方式:chendizi@21cn.com

潮音如水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