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

 

《白兔记》(二)

 

 

剧本整理:郑文风

        何苦

作    曲:马  飞

 

刘智远:张长城

刘咬脐:陈  瑜

岳秀英:郑健英

 

 

司鼓:詹维纲

领奏:黄壮茂

广东潮剧院一团乐队伴奏

1979年录音

 

 

刘智远:父子双虎将,忠心卫山河。下官刘智远,因征战有功,蒙主恩赐,钦命九州安抚使之职,兵戈稍息,回师中原。日前孩儿往郊外射猎,尚未见回来。

  声:报……小将军打猎回府。

刘智远:欣喜的回来,回来了……,传话下去,叫小将军大堂下马二堂戎装相见。

  声:是,老爷有命,小将军大堂下马,二堂戎装相见。

刘承佑:焦急而上遵命……念井边打猎遇妇人,父同名姓子同音,好似和针吞却线,唱刺人肚肠系人心。上前见礼见过爹爹。

刘智远:我儿免礼

刘承佑:谢爹爹。

刘智远:我儿此番往郊外射腊,未知打来多少飞禽走兽?

刘承佑:猎获不多!

刘智远:既无猎获,也就罢了,想连上马上劳累,快到后堂歇息去吧。

刘承佑:爹爹,儿此番出猎,虽无猎获,途中却遇一桩奇事!

刘智远:什么奇事?

刘承佑:爹爹……浅草中分围射猎,忽见白兔马前迷离,展身手儿攀弓搭箭,白兔带箭疾走奔驰,扬鞭催蹬忙追赶,飞渡千山走单骑,茫茫荒野不见兔,唱只见雕翎落井边……

刘智远:哈……哈……小小白兔,何须介意?

刘承佑:井边忽见一贫妇,垢头蓬面她肩挑担儿,她她她……唱她两袖难掩漫天雪,严寒难禁泪悲啼……

刘智远:却是为何?

刘承佑:接唱有夫投军去,生子也别离,哥嫂心狠毒,受苦不堪提。

刘智远:倒也可怜,但不知那妇人姓甚名谁,家住那里?

刘承佑:唱徐州沛县沙砣村,受苦之人身姓李。

刘智远:一惊李什么?

刘承佑:唱李三娘便是她名字!

刘智远:是李三娘?!

刘承佑:是,是李三娘。

刘智远:儿呀,你可有问她丈夫姓甚名谁?

刘承佑:也曾问过,只是爹爹面前孩儿不敢言讲!

刘智远:这……但讲无妨!

刘承佑:唱爹娘主婚择佳婿,东床入契配夫妻。嫁得个薄幸郎君刘……

刘智远:刘什么?

刘承佑:他丈夫恰与爹爹同名字。

刘智远:哎咱……

刘承佑:孩儿有罪……跪下

刘智远:扶起天下同名同姓甚多,我儿只管言下。

刘承佑:唱恨哥嫂施毒计,数月夫妻被逼生拆离,刘郎一别无音讯,恨心哥嫂逼她改嫁

强他反穿衣。

刘智远:如此狠毒之人,岂能容得呀……儿呀,你说他家有儿子又往那里去了?

刘承佑:唱爹爹……风雪交加夜,磨房产子名咬胶,哥嫂心狠毒,将儿抛落在鱼池,多亏窦公相搭救,千里送儿,太原寻父依栖,骨肉拆散一十六年,可怜她泪尽朔风里,望夫盼儿在井边。

刘智远:唱儿话蹊跷,顿教智远暗惊疑。听缘由,好似李氏女,李氏三娘结发妻,只道她十六年前身丧世,却为何尚在人世受苦凄,莫非是当年下书之人有不察,李家庄误中奸计,莫不是,另有李氏女,负义人恰与下官同名字。真假一时难分辩,好教我进退两退费筹思。白儿呀,别人妇,他人妻,切不可大惊小怪。

刘承佑:爹爹,那妇人委实可怜,他丈夫若是爹爹辖下从事,爹爹何不在军中贴出告示,查访姓刘之人,教他回家夫妻相会母子团圆。

刘智远:军中人马甚多,况十六年来存亡未卜,何能访寻?

刘承佑:有名有姓何能访寻,若他敢负义枭情,重责三十军棍,插旗游营。

刘智远:小小年纪,敢此放肆。

刘承佑:孩儿不敢

刘智远:听儿一席语,使人费疑猜,没有凭和证,真假怎分开?

刘承佑:爹爹请看……

刘智远:看什么?

刘承佑:罗裙一幅血未干,一字一泪惨难言,爹爹,井边并无纸共笔,她咬指写书致刘郎。

刘智远:怎说,是询夫血书。

刘承佑:是,是询夫血书。

刘智远:拿来一观,你可到后堂见你母亲去吧。

刘承佑:是举步不下

刘智远:下去,下去……

刘承佑:遵命下

刘智远:见血书念别郎容易见郎难,遥望关河烟水寒。数尽飞鸿书不见,井台积泪待君看!白此书正是三娘我妻所写。哎,三娘呀!唱见血书,我好似乱箭把心穿。想当年,念马鸣王庙,唱身落拓。蒙恩公招我为婿,夫妻恩情重如山。李洪夫妻相凌逼,瓜园决别奔太原。三娘妻,非我忘却糟糠妇,非我得志不思还。都只为兵荒马乱,戎马倥偬征战忙。也曾托书接妻你,怎奈耗传妻你产后身惨亡。从此云山飘渺音讯绝,想不到刘智远倒做了亏心薄幸人。

刘承佑:(上见智远暗自垂泪)爹爹,看了书信,为何两何流泪?

刘智远:儿呀,为父不见此书犹则可,一见此书……我痛断肠。

刘承佑:爹爹是认得那妇人了。追问爹爹,那妇人她是……

刘智远:唱那那那……那衣履破碎,垢头蓬面,肩挑担儿,沥血写书的妇人……她是……

刘承佑:是什么?

刘智远:她是儿的亲娘……

刘承佑:怎说,是儿的亲娘?!

刘智远:正是儿的亲娘

刘承佑:这堂上的

刘智远:也是儿的亲娘

刘承佑:哎咱,母亲,慈娘……哎咱错厥

刘智远:我儿,醒来……醒来……

刘承佑:井边见面的,果然是我亲娘……母亲、慈娘……哎咱。触景思亲泪涟涟,爹爹在此享贵富,慈娘在家苦熬煎,晚娘堂上多欢乐,丢我亲娘在家受凄凉,哎母亲哙,慈娘哙,你空生孩儿十六岁,落得个,磨房产子无子待老,井台相逢不敢相认,井台相会我不敢认亲娘。

刘智远:我儿不要吵吵闹闹。

刘承佑:爹爹负义娘不认,我愿碰死在阶前

刘智远: 我儿不可,不可

刘承佑:母亲……

岳秀英:闻哭声上唱闻娇儿叫亲娘,忙上前问端详。白老爷孩儿为何哭倒在地。

刘智远:他打猎回来,便啼哭不休。

岳秀英:老爷,孩子连日在外打猎,想是身体不适,想是老爷责骂了他,儿呀,为娘来了,快快起来。

刘承佑:母……

岳秀英:儿呀,快随娘回堂去吧

刘承佑:我不去我不去

岳秀英:为何不去

刘承佑:你不是……

刘智远:大胆……

岳秀英:不是什么?

刘承佑:她不是我亲娘,她不是我的亲娘。

刘智远:大胆畜生,在你娘面前还敢胡言乱道。

岳秀英:哎呀,闻儿言令人心惊,娇儿自幼多孝顺,今日里顿改常态为何情。难道是抚孤教子妾失德,难道是生身之本儿已明。回头来,叫一声我的娇儿,你道为母非亲娘,谁是亲娘儿该言明。

刘承佑:母亲哙,不孝之罪有万重。

岳秀英:儿呀,娘不怪你,慢慢说来

刘承佑:井台相会的才是我娘亲。

岳秀英:井台?

刘智远:孩儿追寻白兔,到了井台,拾回金雕翎

岳秀英:拾回金雕翎?越听越不明白

刘承佑:爹爹语不明,爹爹语不明,怎是拾回金雕翎。井台不见兔,却见了我的生身娘,我娘亲。

岳秀英:原来如此

刘承佑:唱哎母亲,慈娘哙,早知你是我的生身母,我不敢认亲之时疑云顿生。早知你哭叫娇儿原有意,我不该相对只有泪,相见口无声,恨老王九成胡乱叫,阻我认亲罪重重。我该跪接娘亲,扶娘上马,儿侍左右,执鞭催蹬,迎娘回家转,一叙骨肉情,爹爹负义娘不忙,寂水尽欢儿担承。白母亲。

岳秀英:唱只道儿是娇痴成性违亲命,却原来其中有隐情。十六载躬身抚养心良苦,却落得恩情膜隔非亲生。欲待上前扶儿起,又怕听非儿亲娘语一声,欲待抽身回房中去,又难忍娇儿泪飘零。柔肠百结难启口,进退维艰陷愁城。

刘智远:唱夫人请息怒,听我细表明。当年只道发妻身丧世,今日里忽报井边李氏遇娇生,儿痛慈母实存孝,也教下官心不宁。夫人,多蒙仁德怜儿苦,十六年哺养幼雏得长成。

如今出言有冒撞,须念他年幼无知多谅情。

岳秀英:罢……唱心怀事到头来终须言明。儿呀,你是娘所养,并非娘所生。十六年前窦公送儿来到此,我可怜儿,出母胎离母怀,我苦心抚育小乳婴。十余年来娘把你当掌上珠,娘把你视若亲生,喃喃之时教学语,能举步时教儿行,儿未露齿娘先笑,儿未啼时娘先惊,北风未起先加衣,三餐茶汤娘亲烹,朝朝教儿勤书史 夕夕课儿习雕弓。为的是儿长成时能忠勇为家国,为的是刘门一脉香灯儿继承。今旦娘为儿愿剐心头肉,儿对娘忍心不念情,养育之劳付流水,一片心思化云烟。

刘智远:畜生,若无你娘苦心抚养,你怎能活到十六岁。还不上前赔罪,母亲面前,好话多说,去吧。

刘承佑:母亲……

岳秀英:我不是你的母亲

刘承佑:母亲哙,慈娘哙!并非儿出言无状,并非儿行为乖张,儿的满腹苦楚请鉴谅。儿思量。我思量无故受罪的生身娘。可怜她身无穿,头无戴,可怜他发蓬松,泪涟涟。可怜他举目无亲遭逼害,可怜她思夫想儿十六年。慈娘哙,儿非娘所生,也是娘所养,儿怎能违背庭训惹罪衍,你教儿重孝义,儿怎难忘却亲身娘,你养儿心劳瘁,儿愿来世为犬马,负娘一生不离肩

岳秀英:唱儿话堪怜,老爷眉双锁,孩儿泪零零,教秀英思念万千。谁不怜天下妇人心,谁忍令背夫离子受熬煎,谁不爱妻贤子又孝,谁忍令一家骨肉隔参商.老爷呀,长空又见北归雁,燕子总恋旧画梁,春来喜见桃花面,还有寒梅旧日香,妾身虽不敏,也愿学先贤。来日修下书和信,凤冠霞帔到井边,接得儿的亲娘来到此,合家完聚乐团圆。

刘智远:多谢仁德夫人.

刘承佑:多多拜上仁德慈娘,辞别双亲出门去.

刘智远:儿爱往那里

刘承佑:飞渡千山接回我娘亲

刘智远:悄悄莫与外人晓.

刘承佑:戴月披星接娘亲.

 

(幕下)

 

 

http:/www.pn163.net/chendizi 联系方式:chendizi@21cn.com

潮音如水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