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瓶公主

银屏公主:李端静
宋皇赵构:郭智略

正顺潮剧团五十年代演出版

李端静剧照

 

剧情介绍:岳银瓶乃宋朝名将岳飞之女,因岳飞抗金兵有功,宋皇封她为银瓶公主。

岳飞被奸臣秦桧所害,被囚狱中,在临刑前夕,银瓶公主闻知,急忙进宫中见宋皇赵构,痛陈奸臣祸国殃民罪迹,详数父王岳飞保国抗敌之功,请宋皇以社稷百姓为重,切不可轻信奸臣,一念之差杀害精忠报国,擎天巨柱之父帅岳飞。否则,国破家亡,那时懊悔已来不及。

赵构不听银瓶公主谏言,执意下旨将岳飞杀害,一代英雄,宋室江山,就此丧在奸臣手里。



银 瓶:(唱)重门朱户深似海,为保栋梁进宫来,千愁万恨焚胸臆,冒死陈词叩金阶,兵卫森严列宵禁,个中消息自可知,强抑悲恨内宫去(军士白:慢)你等相阻为何来?为何来?
军 士:万岁旨下,除丞相外,有牌准进,无牌难行。
银 瓶:哎咋!定是奸贼弄巧计,事急势危难等待。来!皇家内院,奴家自可出入,何须玉牌,还不与我站开!
军 士:万俟大人奉旨出宫!
万俟高:皇帝御旨……
银 瓶:来,快将圣旨交我,哎咋!(唱)见圣旨魂飞天际,真令人咬牙切齿,只道是奸党专权,却不道有卖国天子,(寄白)万岁,你好昏愦呀,中原父老望恢复,君臣苟安轻社稷,毁我十万岳家军,帅旗不飘战鼓息,断送了万里封疆好田园,亦难保残山剩水这半壁,转身再向内庭去……(白)叩见父皇!
赵 构:夜已深了,到来何事?
银 瓶:臣儿有事进奏。
赵 构:奏来!
银 瓶:父皇,臣儿闻说父皇连发十二道金牌,召儿父帅回京。
赵 构:实有此事!
银 瓶:儿要与父帅一见,
赵 构:深夜不便,且待明天。
银 瓶:只恐金鸡未鸣,父帅已作冤死城中之鬼!
赵 构:哎呀!王儿你既然知晓,寡人无庸讳言。岳飞勾结叛将,纂逆证据昭彰。
银 瓶:父皇,前日臣儿受封公主,圣旨分明写着:“岳飞精忠报国,大破金虏,朕心甚悦”,如今墨迹未干,却又说臣父谋叛“莫须有”三字,铸下千古冤狱,父皇,难道你不顾天下后世的责难么?
赵 构:这……
银 瓶:父皇!(唱)念父帅一生忠义……,二十载为国……,他为国受苦辛。我爹爹早年随宗泽,黄河边上显英(显英)名,餐霜雪,冒锋刃,驰骋沙场,出死入生;朱仙镇大破敌寇,方欲挥戈直捣黄龙,怎料到……(怎料到)外患未消弭,内忧顷刻生。谗口可销骨,一语坏长城,伏望父王察奸宄,为复中原留忠贞。
赵 构:(唱)恨你父倚功倨傲,轻启战场荼毒生灵,视王命如儿戏,闹坏和谈罪非轻。如今是,捉襟见肘金强宋弱势已成……,他今遣使谈和好,朕求之不得自当应承。
银 瓶:(唱)韩元帅……韩元帅破虏黄天荡,刘将军灭尽铁塔兵……,朱仙大捷敌胆丧,怎说是,怎说是金虏势方盛,若容我爹重掌兵甲,何难指日收复神京。
赵 构:哎!(念)你爹心怀二志,岂可再掌重兵,屡忤朕意罪应得,旨下如山难变更。
银 瓶:(念)我爹尽忠受罪,权奸卖国有理,是非但凭一口,只恐百姓难欺!
赵 构:哎咋!呔!小女子竟敢非议朝政,出言冒犯,姑念年幼,不加罪责,若再多言,重责不饶!宫娥!摆驾回宫!
宫 女:领旨。
银 瓶:父皇留步!
赵 构:还有问说?
银 瓶:父皇!(唱)忆……(忆)当初靖康难发胡骑纵横……(纵横),神京风云变色,河山碎,可怜二圣同蒙尘……
赵 构:宋金和好,自然迎归二圣。
银 瓶:(唱)痛……(痛)只痛数千里田园成墟墓,百姓流离失所遍地哀……(哀)声,如今权奸误国,忠良……忠良诛戮将尽,沉醉湖山宴歌舞……,只恐怕……怕渔阳鼙鼓再卷胡尘,金虏失信背约保国无人,社稷倾,哎……哎父皇……,纵不思江北父老,也须念先帝是王亲骨肉,哎……求父皇……为宗庙社稷后代子孙留下……留下……留下……擎天拄一根!
宫 女:万岁!
赵 构:哎咋!(唱)银瓶女一席话,说得我有口难出声,心中多少隐事被她看得分明,枉杀岳飞难掩天下口,不如从长计议……暂缓刑!
太 监:万岁!丞相命奴才送回黄柑一盒。
赵 构:这是何说?
太 监:他说道圣恩赐佳果,无功不敢当。
赵 构:哎咋!(唱)赐柑定密约朕已亲应承,岂可踌躇误大计再招祸患责非轻。
银 瓶:(唱)大宋江山系一语,千秋之后有定评。
赵 构:哎咋!(唱)只求江山偏安成定局,那顾得千秋身后名。(白)岳飞罪案已定,要朕宽赦,万万不能。
银 瓶:真的不能?
赵 构:不能!不能!
银 瓶:哎呀!
宫 女:公主仔细!
赵 构:来!扶她一旁休息,你等回宫。
宫 女:领旨!
银 瓶:(唱)魂魄悠悠去复……还,恨昏王决意卖江山,父帅生死在旦刻,我这里……深宫闭锁如樊笼,(夹白)哎呀!更鼓三声响,心急如油煎,我欲求朝臣把爹救,我欲把卖国奸贼告四方,孤身弱女有何计,出得这层层宫墙层层宫墙重重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