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茂生进酒

 
 

 

 

王茂生:人情薄如纸,世道尽晓蹊,我走遍长安,赊无半粒米!心烦慧乱回家转,头重脚轻步高低。想我王茂生,世居山西省,龙门县,汾河湾,耕田酿酒,尚可度日,不料年荒税重,我夫妻被迫逃避四方,流落在此长安城外。今早,四处奔走赊借封锁门。

  二:走呀!家主命我街上去,要与王爷送贺仪

王茂生:抓着了,你这贼阿弟,敢来盗米

  二:你从无说到有,险险绊出晈

王茂生:哦,原来是老二。

  二:你是王大哥。

王茂生:我明明赊来一袋米呀。

  二:哦,你是在做梦吧?哈哈哈。

王茂生:老二,你举步如飞,要去哪裹?

  二:只因薛仁贵征东有功,班师回朝圣上封他为平辽王,今天王府落成,我家老爷命我备办礼物,前去祝贺,大哥,请!

王茂生:你说薛……薛什么?

  二:薛———仁——贵!

王茂生:当真?

  二:没假!

王茂生:弟啊弟!你教我想苦了!哈哈!

  二:大哥,为何如此欢喜?

王茂生:老二,你有所不知,十八年前,那薛仁贵流落山西,无处依栖。我见他人才出众,一身好武艺,相请到家中,结拜为兄弟。谁知他,一天要吃三斗米,不到半年,把我家当吃光,剩个义字……

  二:这么说,平辽王正是你的义弟了。大哥,恭喜,恭喜!

王茂生:十八年来相别离。日思夜想我义弟。今朝他沙场奏凯封王爵,怎不教我欢天喜地?

王茂生:老弟想不到半夜出太阳

王茂生:我该快些进窑,告诉老妻知道,请!

  二:大哥,你心中欢喜,忘了这袋米!米袋还给你……请了。

王茂生:老妻老伴那里

  氏:老伴进城去赊米,妾身后岛捡枝柴,有柴有米免烦恼,无柴无米难操持,你这老猕猴,干吗挡门口?

王茂生:老妻别生气,我向你报喜!

  氏:报什么喜?

王茂生:问声贤妻你可知,桃园结义……溜肝肠

  氏:什么溜肝肠?是刘关张吧。

王茂生:是刘关张,桃园结义三兄弟,情如手足,义此连枝

  氏:桃园结义谁不知?亏你有心讲三国!莫非是,街上赊到米?

王茂生:不,嗬米,为夫走遍长安市,赊无一粒米

  氏:既然赊无米,干吗空欢喜!

王茂生:未呐,未呐……你可记起?一十八年于兹,我与仁贵双呀双结义?

  氏:义叔投军无音讯,不知何日归故里?

王茂生:他身已来长安地!你我即速去会伊,莫延迟!

  氏:老头儿,叔叔果然回来啦?

王茂生:不但回来,还做了平辽王!

  氏:慢着,你从哪裹听来的?

王茂生:是李二说的!

  氏:李二在哪裹?

王茂生:奉了他老爷之命,街上备办礼物,前去祝贺。

  氏:这么说,倒也是真?

王茂生:那还有假,快走……

  氏:且慢,你我衣衫褴褛,怎见得人?

王茂生:这……个,我与仁贵,只识仁义,不重衣衫

  氏:唉,古道无针不引线,无水难渡船,我们两手空空,怎好登门?

王茂生:这个……给我一文钱去买张红纸。

  氏:我身无半文钱。

王茂生:半个都无?

  氏:哦红纸却有一张,是山前张嫂托我剪窗花的,可借用一时。

王茂生:这就好了,半张写大吉,半张用来打扮那个老腌菜坛……

  氏:如此,快些收拾起来。

王茂生:好收拾起来,莫漏天机

  氏:静静无人知。王、毛:只为家贫无计策,当场酿酒作贺仪

  氏:老头,还是有些咸味

王茂生:不管咸或酸,包领未出糠,封了。哎呀,时将近午,快些前去别躭误,快跑。

王茂生:唉,你这老不贤,食老倒反常!

  氏:你嘛老颠倒没头没脑扛起走!

王茂生:好啦,别慌忙,别埋怨,你前我后把路赶,才免破腌菜坛

  氏:这是酒坛

王茂生:是,是,是酒坛!

  氏:对,走吧!

王茂生:忙把菜坛……

  氏:又来!

王茂生:是……是……我父……越忙越错,舌头绕不过!

  氏:记住!

王茂生:扯耳,酒坛酒坛须紧记

  氏:速到王府莫延迟。

王茂生:为人不忘仁义交!

  氏:一坛清酒表心意

  官:为官不在高,只要时运好,把守咽喉道,财帛自滔滔。下官平辽王薛……府门官是也。今日乃王爷进府之庆,文武百官,军民人等,前来庆贺。不免在此见机行事……嗯哼。王、毛:夫妻心急步慌张,怕遇行人问短长;绕过长街走僻巷,转弯抹角到门墙。

王茂生:老婆,做官的走前头,俺无官跟在后,快些进去

  官:呔,何方歹徒,胆敢混进王府?

王茂生:不错,送入王府。

  官:你可知这是什么所在?

王茂生:老婆,他问,坛内是什么?

  氏:你就告诉他知。

王茂生:好,待我来,这个老阿哥……

  官:哼!

  氏:他是官,不是人,你说话要留神!

王茂生:嗬,这位老阿官……

  官:呸!堂堂门官老爷,给你叫作老阿官?

王茂生:哦原来是门官老爷,有礼有礼。

  官:是什么?

王茂生:拜帖嘛。

  官:只有一个帖?

王茂生:还有一坛酒。

  官:哦!帖……酒……?山州忡-i轿?

王茂生:天呀,难道看出是假?不行,我得上前装硬?告诉你,这坛酒是远年汾酒,我嘛……这个帖……是王爷的老朋友。

  官:是谁命你送来的?

王茂生:见笑,是我……命我自己送来的。

  官:是你自己?我正好排比……,好酒怕日光,先扛进号房

王茂生:是,老婆,先扛了进去。

  官:你说是王爷的老朋友,可是那坛酒都是我们门官的老朋友,哦,二人傻傻在于坐,喂,坛朋友,坛子放下就出来。

王茂生:来了。

王茂生:有劳引见。

  官:呸,站开些!

王茂生:吓!

  官:再站开些!

王茂生:什么意思?

  官:老东西听着,酒已放下,待我舆你禀知王爷。快滚回家,多留不雅!

王茂生:哇!这个何耐?

  氏:老头,你我岂是行错路?

王茂生:那会找错?

  氏:叔叔从来讲仁义,怎么用个门官横不讲理?

王茂生:着来问定。喂,门官,你家王爷可叫薛仁贵?

  官:住口!你这叫化子,敢叫王爷名字,真是罪该万死,呸!

王茂生:我也来呸,你这奴才,全然唔知!我与王爷,乃是金兰八拜。

  官:住口!住口,看你一身穷骨头,饿未死,存个喉,分明是这白食鬼,还敢在此胡说乱吹!

王茂生:呸,你狐假虎威把我欺,一双狗眼看人低!我与仁贵是兄弟,怕你到时懊悔迟!

  官:你冒认官亲违法犯,还敢在此放狗屁,若不快些滚回去,绑了扔到茅坑裹!

王茂生:哇!竟动手动脚!一不做,二不休,狗官看打!

  二:原来王大哥,又是你把我撞倒!

王茂生:不是,你是撞着那只守门狗。

  二:哦,门官老爷……哎哟!全家死绝,鼻歪!眼错

  官:是个走差事的,到来何事?

  二:我家老爷送来礼单拜帖有劳呈上王爷。

  官:原来如此,下官有礼了

  二:何必多礼?

  官:有道礼多人不怪。

  二:哦……也有一礼。

  官:倒也懂礼,与你呈上

  二:有劳了。哦,你们早来到,料已见过王爷?

王茂生:哼,见过王爷!

  二:见过就好,我要回去复命,请了。

王茂生:老婆,截壁鬼刚走开,快找薛仁贵

  氏:哈!无错,好妙计!

  官:启禀王爷,知府李大人因病未能前来拜贺。差人送来礼单,拜帖,呈请王爷过日。

薛仁贵:嗯,家院,礼物酌收,回帖致谢。

  官:领命。众官:哈哈哈。

薛仁贵:门官!

  官:王爷。

薛仁贵:把拜帖呈上来!

  官:拜帖礼单已交家院。

薛仁贵:你身上还有拜帖!众官:哈,哈,哈。

  官:奴才身上并无拜帖。

薛仁贵:为官者……岂可瞻前而不顾后乎?王茂生顿首百拜,哈哈,你这奴守,胆敢把这么重要拜帖……视同儿戏,你可知罪?文官:王爷,这拜帖是朝中哪位大员?

薛仁贵:并非做官的。文官:莫非是长安名土?

薛仁贵:亦非读书的,门官!

  官:奴才在!

薛仁贵:王茂生大爷现在何处?速引本藩前去迎接!

  官:禀……禀王爷,小人未有见过王大爷

薛仁贵:胡说,拜帖在你身上,怎说未有见过?

  官:这……个…….

薛仁贵:什么这个那个?还不速与家院前去寻问,报与本藩迎接!

  官:遵……命……。王爷发雷霆,要找王茂生。

  院:你这回一身蚁,不死也丢前程!

  官:呀,没造化,敢是那对臭老蛤蟆?哎哟!如果是他,我老婆得守寡!

  院:还不快去寻问?

王茂生:老婆妙计巧安排,拜帖送入王府内。

  氏:为何静静无消息?是凶是吉费疑猜。

王茂生:吓!

  氏:哎呀,来势汹汹,好像追纵,老头,当心!

  官:嘻嘻老哥,请问一声……

王茂生:站开些,你勿嘴笑鼻笑,装样装像

  官:请问,尊姓大名?

  氏:查名字,寻根底,定无好意,老伴,走!

王茂生:怕什么!老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谁不认识我王茂生?门、家:吓,你就是王茂生。

  院:哎哟,你这老乌龟,这回性命冷如水!

  氏:听见吗?性命冷如水!不走要吃眼前亏,走!

  官:大爷你别走,救救这只瞎眼狗!

  院:还不快请大爷,号房待茶!

王茂生:做什么?做什么?老婆,老婆!跟我做什么事?你又耍什么把戏?

  官:大爷,大奶,容我陪罪……

  院:请大爷大奶更衣。

王茂生:还得更衣?免了吧!

  院:应该,应该!

王茂生:哎哟!穿炮如担枷,着靴惨过骑马。

薛仁贵:开中门迎接。

  氏:老头,快些穿戴呀!

王茂生:死绝,死绝,双靴穿唔落。

  官:大爷,王爷面前千万包涵……

王茂生:知呐!知呐!薛、王、毛:兄长,贤弟,嫂嫂·叔叔!

薛仁贵:不知兄嫂驾到,有失远迎,休得见怪。

王茂生:自家兄弟,何必客气?唉,我来久了,无奈遇着截壁鬼,闹到此时才得入府。

薛仁贵:吓,是有人将你难为了?

王茂生:唉,只怪为兄一身穷骨头,饿唔死,存个喉,给人看作白食鬼,不许进门楼!

薛仁贵:哎咋,门官何在?

  官:来了……王爷。

薛仁贵:大胆门官,本藩早就吩咐,不分官民人等,凡来访谒者,俱要传报,;你胆敢胡为……真真该死!

  官:王爷赦罪,赦罪呀!

薛仁贵:住口,你这奴才,仗势欺人,罪不容赦,左右……推出斩了!公差:领命!呔!

  官:王爷饶命,饶命!

王茂生:且慢。哎哟,我只讲一句话,想不到致倒人命。

  官:大爷救命,救命呀。

王茂生:你以后还敢仗势欺人吗?

  官:小人再也不敢了!

王茂生:还敢……?

  官:不敢,不敢!

王茂生:不敢就好,待大爷去讨保,贤弟,门官虽然有罪,可是今日乃是进府之庆,杀人不吉利,请看亚哥面上,赦了他吧!众官:王大爷言之有理,我等也讨个人情。

薛仁贵:既是大哥和列位大人讨保,也罢,饶他一命!门官;叩请王爷!

薛仁贵:谢大爷!

  官:是,是,感谢大爷活命之恩。

王茂生:从此切要收起官架子,换掉势利眼。

  官:大爷教训,小人谨记!

王茂生:起去!

薛仁贵:哥哥,你我一别,一十八戴!仁贵念念不忘,多次命人四处访寻,都无下落,不知哥嫂因何离开汾河湾?

王茂生:贤弟呀,事因如此如此……

薛仁贵:哦,仁贵当年受恩深重,今朝理该报答,兄嫂既住在这长安城外,就请迁来我府,共享荣华。众官:王爷重义哉

王茂生:你们都说好?众官:应该的

王茂生:应该的,只是我……

薛仁贵:兄长,有什么为难之处?

王茂生:贤弟,为哥此来,能得见你一面,已心满意足,这荣华富贵与我无缘。你看我一身如裹粽,双靴千斤重,况兼你这府内,不能耕田,又不能酿酒,没一桩活配我干,你的好意,为哥心领就是了。众官:大爷清雅哉!

薛仁贵:大哥,这迁居之事,慢慢相议,今天兄弟重相会,又逢进府之庆,理应畅饮几杯,吩咐,摆宴伺候

  院:遵命!

  官:禀王爷,大爷早曾送来——家藏老酒一坛,现在号房。

薛仁贵:好呀,蒙兄长送来厚礼,正该宾主共醉,来——成坛踹上,换壶进酒。

  院:是。

王茂生:吓,要开那坛酒,这回得出丑,王爷,……贤弟呀,饮不得!

薛仁贵:这正是你我兄弟情谊交融之酒,世上难求,饮得,饮得!众官:山西人物优秀,更坛酿酒,何况是大爷亲手?饮得,饮得!

  官:王爷,酒到!

薛仁贵:快打上来!

王茂生:且慢,且慢!

薛仁贵:坛盖尚未揭开,香味已冒出来,好比琼浆玉液,都想先饮为快,众官:是,先饮为快!

王茂生:贤弟,我的酒不像话,怎好拿来见笑?

薛仁贵:无妨。

王茂生:贤弟呀——此酒名叫金生丽,源出山西汾河袁,味淡岂宜奉宾客!不如留下养金鲤

薛仁贵:原来是故乡的著名汾酒,好呀!打上来。

  院:是,是,文官:列位大人,你们看酒色多么清澈。众官:真个清如明月,净若水晶

薛仁贵:列位大人,请!众官:是呀!

王茂生:贤弟呀!酒色清来味也清,为兄对你说分明,杏花村里无人卖,到了寒冬就结冰,不饮也罢!

薛仁贵:杏花村也买不到,更是好酒!干!干!哈哈,好酒,好酒!众官:真是好酒?确是好酒!

王茂生:哈哈果然是好酒?众官:不错,是好酒。

王茂生:我的义弟薛仁贵做了下爷圣公嘴,他说好酒就是好酒。

薛仁贵:兄长,仁贵转战沙场,难得兄弟相聚,今天定饮个痛——酒来!

王茂生:好了;,够了,贤弟,这水……酒味薄。

薛仁贵:酒薄人情厚,众官:好一个酒薄人情厚。

薛仁贵:请!众官:干!呵呵……哈哈!

薛仁贵:拿大杯来。

  院:领命!

王茂生:贤弟再饮不得了!

薛仁贵:却是为何?

王茂生:这……是……水。

薛仁贵:醉!为弟今日不醉不休!

王茂生:贤弟,坛里是水!

薛仁贵:水比酒更甜!

王茂生:甜虽甜,只是多饮不便!

薛仁贵:兄长——为人莫忘本,饮水要思源。当日穷途遇兄嫂,贫贱之交岂敢忘?敬饮清泉铭肺腑,情似汾河永不断。

王茂生:说来合听,放心免惊。干,贤弟,个形还未变,看来一天还着三斗米

薛仁贵:兄长!

王茂生:贤弟!

薛仁贵:兄长请上,受我一拜!

王茂生:如此,回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