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钗


剧本整理、谱曲:广东潮剧院艺术室
导演:郑一标
 
 

 

时间:北宋地点:临安
胡琏:学生胡琏,做事倒颠,面上有些墨气,肚里白得周全。
六官虽不空缺,黑心占了半边,读书如牵鬼上剑,饮酒似车水灌田。
作文只是七股,吟诗偏欲八言,昨夜吴山顶上,闲游玩乐嫖娼。
谁知今朝失晓,起来红日半天,周身轻似纸囝,阵风吹到门前。
想我母亲平日管教得严,此刻回来,定有不妙。
哎着,刚才路上遇着家人胡兴,说道我母亲之病,是我妹这几天到后花园,这边叽哩咕噜,那边咝哩嘟噜,三支清香,叫句天地父母,母亲的病就好,今欲谢神做戏。
想我府内,有一龙生,是我父亲旧僚之后,一向寄居我府攻书。如今何不藉词请他到来看戏,时间我母亲问到,也有话说,在理,在理,我来!
到此龙生门口,待我来叫门,龙兄!龙兄!我的老龙呀!啊日色已不早,怎么还没起床?
门带上锁,想是他独自上西湖游玩去了我就回去吧……
慢!倒是学生差了,既是有意相请,何不找一块瓦片,写上几个字,放在门口,也算上个人情。待我来!
呀!怎么这地上有一支金钗?这支金钗,看来很熟,好像是我妹妹的,缘何落在此地呢?
这就跷而蹊之,古而怪之也。想是你春心动,弄机关,趁母亲得病,陈仓暗渡到此间。
哎呀阿妹呀!你是在败祖辱宗呀!千怨万怨,都怨我母亲不是,平日只知骂我,没想女儿养大,却与人……
哼!如今贼证在手,我不免暂且把它藏在袖中,回去大闹一场!
阿妹呀!给你这一辱,就七八十代拢总看!到此自家门口,待我进去。
母亲!老娘!夫人!太太呀!哇!还不出来,难耐,我来落重力!母亲上来呀!
胡母:来!
胡琏:好,你来就好,你来就好!
胡母:在房中听堂上高声,
为何事大惊小怪。
胡琏:母亲出堂,老娘出堂,
我来行礼!
母亲在上,孩儿拜揖!
胡母:不用。
胡琏:坐下!
胡母:胡琏,大惊小怪,有何事情?
胡琏:有一桩奇事!
胡母:什么奇事?
胡琏:哎呀!没法说呀!
胡母:有话不说,想是你又做出非为勾当来了!
胡琏:哇!我柴未破头,你竹先破尾,忍不去,我来说。母亲老娘,听道呀!
胡母:你就说来……
胡琏:提起此事气冲天,是你令爱有些些大不正。
胡母:胡说,你妹有何不正?
胡琏:我说出来败坏声名!
胡母:你胡言乱语又来平地风波,捕风去掠影。
胡琏:哇哈!你说我是捕风掠影,我且问你,我妹昨夜去哪里?
胡母:她去后花园烧香!
胡琏:烧香何事?
胡母:祈祝你母亲康健!
胡琏:岂曾失落什么?
胡母:听说失落一支金钗。
胡琏:怎么讲!既然失落一支金钗,就该命人去找。
胡母:已命小英去找。
胡琏:到哪里去找?
胡母:到后花园。
胡琏:岂有找到?
胡母:还找不着。
胡琏:哈哈哈!
胡母:为何大笑?
胡琏:古人说“踏破铁鞋无觅处”
胡母:是何道理?
胡琏:找不对门路哩!
胡母:为何不对门路?
胡琏:依我之见,到那龙生书房门口,轻轻一拿,就可拾得。
胡母:哎呀!你这缺德狗奴才,既是拾着你妹金钗,就该送还。才是为兄之道理,怎可胡疑乱猜,这样扬声起来,尚被外人闻知,岂不误了你妹终身大事!狗畜生,把家声败坏,将一个亲贤妹如此胡疑。
胡琏:哇!老人种肿到无头无面,不分青红皂白,将我横骂直骂,
胡母:可恼呀!
胡琏:今又撞桌顿椅,把人吓死。我来说古道呀……
胡母:畜生,你怎么高声大叫?
胡琏:太大声,吓着你老人家。要小声阿奴会来小声了呀。我古道……可听见?
胡母:听见什么?
胡琏:这“自古道”呀!
胡母:古道何事?
胡琏:慢吞吞的,气死人呀!
胡琏:男大当婚,女长出嫁。这个若大女子,何不放她出嫁,留在家中何用。母亲,老娘,夫人,太太,阿奶呀!你呀!正是你错了主意,伊人藉名去烧香,暗约私通那龙生,她在三生石上会云雨,你在五里雾中不分明。
胡母:畜生,休得乱讲呀!
胡琏:这是乱讲?怎是乱讲呀!我妹玉骨冰肌,那龙生青春少年,干柴岂逢烈火,将我心比他心,岂无做出非礼?
胡母:畜生,你要守口呀!
胡琏:我怎守得住呢?我守口纵如瓶,你一手难遮风。如今赃真贼已现,定欲说出来不容宽。
胡母:胡琏,依你之言,事情岂是真的?
胡琏:母亲,孩儿是你亲生,妹妹是我同胞,我岂有胡言乱语,节外生枝。
胡母:既是如此,我唤小英出来,你岂敢与她对质?
胡琏:平日我欲戏弄小英,她不但不肯,还多次将我搬弄,今日叫她出来对质,凭着公子爷,看我先打她三十下杀威棒!母亲!你尽管叫小英出来,我自然与她对得明明白白,白白明明就是。
胡母:也好,小英上来!
小英:来!
胡琏:来就好!等下公子三下拳头,二下脚尖,哪怕你不招!
小英:怨奴薄命,昨夜寻钗,走得我两脚疼痛,夫人病才好!
胡琏:过来呀
小英:公子发恼气!
夫人,命小英出来,有何使唤?
胡母:小英,为失金钗之事,公子有话问你,休得惊怕,须与他对得明明白白,我且到内面歇息一会。
小英:是!夫人仔细!未知公子有何吩咐?
胡琏:喂!你是何人?
小英:难道公子不认得小英了?
胡琏:啊!你是小英?
小英:正是小英!
胡琏:小英,公子爷问你,昨夜你与小姐往哪里去了?
小英:昨夜我与小姐到后花园烧香。
胡琏:真的是去烧香?
小英:是去烧香。
胡琏:好!我再问你,你小姐的金钗哪里去了?
小英:金钗是烧香时失落的!
胡琏:失落在何处?
小英:在后花园。
胡琏:岂有找到?
小英:还找不到。
胡琏:哼!你不用找了!
小英:为何不用找?
胡琏:这个你自己明白!还要问我?
小英:公子,这话是何意思?
胡琏:你不用假痴作状了!你主婢摇摇摆摆去花园!是谁引惹。
小英:公子动问去花园,不知内中是何因,小婢子,奉娘命花园祈拜是实情。
胡琏:谁人引惹,你快快说!
小英:是小英?
胡琏:可恼呀!究竟金钗到何处去,劝你好好说出真情。
小英:叫我如何说真情,金钗失落在园庭,只因更深月又落,一时寻找不分明。
胡琏:招蜂引蝶不正经,偷男养汉实真情。
小英:哎---公子呀公子!我与小姐是妇道人家,谨守深闺,不比那班终日寻花问柳,嫖赌吃喝,为非作歹的风流公子,说什么招蜂引蝶,什么事情败露,给你看着?给你拿着?我就哼哼哼哼!
胡琏:这死丫头,说话刁绝!她说我们是妇道人家,谨守深闺,不比那班终日寻花问柳,嫖赌吃喝为非作歹的风流公子,说什么招蜂引蝶,什么事情败露,给你看着?给你拿着?我就哼哼哼哼!肚内如历经,一时理不清。这死丫头,在说什么呀!原来是在讥笑我,这个好耐!小英,你倒是很会说话呀!
小英:奴婢生为百人之细,怎比得公子奇才。
胡琏:哇!还添多一句,没有打,她定是不招的.....小英,你过来!
小英:何事?
胡琏:公子有话,你走近前来。
小英:公子请说!
胡琏:听!二下拳头,一下脚尖。打得你皮破肉烂,你昨夜到底与小姐往哪里去!
小英:烧香!
胡琏:还是这句话!看打!要说还是不说?
小英:这没有的事,叫我如何说呢?
胡琏:死硬不招,再来!哎哟,这死丫头骨头好硬,倒撞痛了我的拳头。
小英:打得我遍身疼痛,
公子好无道理。
不察情由,不辨非是。
胡琏:哎哟!
还没打着,你就叫死叫活。
来,快把你们昨夜的事情从实招来。
小英:唉咦!
胡琏:就是“爱伊”才去哩!
小英:只为夫人病,
胡琏:就是夫人病,
你们才干得这椿好事。
小英:什么好事?烧香随着小姐行!
胡琏:想是那人先在后花园待.....
小英:你是看见鬼在撞墙呀!
胡琏:撞你妈的!
小英:唉哙!
胡琏:“欲鞋”来拿!哇!放肆,可恶,敢打公子爷,反了!
小英:哎!公子呀公子!是你不分青红皂白!无故将我毒打!是何道理?
胡琏:哇!还说公子无故将你毒打来!我再问你,既无与人通奸,你小姐的金钗哪里去了?
小英:金钗分明是在后花园失落的。
胡琏:嘿!还是这句话!
小英:实是如此!
胡琏:哼!依我之见,去那龙生书房门口,轻轻一拿,就可拾得。
小英:啊!原来公子是怀疑小姐与那龙生有嫌?
胡琏:岂但有嫌,已经是明明白白!
小英:公子好无道理!杯弓蛇影乱胡疑,此是定欲辩非是,打破沙锅问到底。公子呀公子!你并无贼证,怎能口口声声,冤枉小姐呢?
胡琏:你说公子无贼证?
小英:如有贼证,怎不拿出来?
胡琏:我拿出来,你有何话说?
小英:愿由公子处罚!
胡琏:如此说来,你是敢与公子打赌了?
小英:水清石明,怎不敢与公子打赌?
胡琏:既敢与公子打赌,要打赌什么?
小英:你说什么便什么?
胡琏:也罢,想你死丫头,金山没金山,
银山没银山,就打赌三十竹板。
小英:好,听从公子主意!
胡琏:如此,我就来拿!
小英:慢!
胡琏:什么,岂是反悔?
小英:并无反悔?
胡琏:既无反悔?又有何事?
小英:两人打赌,无人作证。
胡琏:你是要有公人吗?
小英:正是个公人。
胡琏:也好!就请我母亲来做个公人。
母亲过来呀!
胡母:来!
胡琏,事情岂问得明白。
胡琏:母亲,本来是问得明白,莫奈小英,口口声声与我强辩,还要与我打赌。
小英:夫人!是公子无故将我毒打,逼我与他打赌的。
胡母:小英!你岂敢与他打赌?
小英:如有夫人做主,婢子就敢与他打赌。
胡母:如此,夫人就与你做主。
胡琏,若是你赢了她。
胡琏:母亲,我想小英,金山没有金山,银山没有银山,就请她吃三十下竹板。
胡母:若是她赢了你?
胡琏:也是三十下!
胡母:也好!如今有何凭据,你就拿出来。
胡琏:来拿!
小英:拿来!
胡琏:慢慢慢!
小英:没有了么?
胡琏:要看凭据,须叫你小姐出来。
小英:好!小姐过来呀!
胡妹:来!
胡琏:来就好,这下定要杀得你们片甲不留!
胡妹:中堂声喧,下楼来看个分明。
胡琏:新娘出堂了!大家来看新娘了呀!果然满面春风!两眼红光.....待我看定一下!哈!果然少了一支,待我来,阿妹,今早起来,头上的金钗为何只插一支。
胡妹:忽然间问起我的钗儿,好教我有口难言。
胡琏:对了,肯定是!你从今不必假正经,你赔了夫人有折兵。
胡妹:母亲!
胡母:你坏事做尽,来败坏你妹声名。
胡妹:母亲!
胡母:儿呀!
胡琏:呀!母女哭做一堆,
母亲,这种女儿,你疼她何用。
胡母:畜生,我疼她有靠,疼你就得无奉。
胡琏:老反常,老颠倒,母亲呀!你怎说疼她就有靠,疼我就无奉呢?
胡母:想我把你养大成人,如今不听教示,终日闲游浪荡,诗书不读,疼你就得无奉。
胡琏:颠倒说。母亲,你言道差了!古人说,嫁出的女儿,泼出的水,你百年之后还须我,给你拿支“哭丧杖”。
胡母:畜生,畜生你呀!
胡琏:尽管打,尽管落,全家死绝!阿妹,阿兄问你,你主婢昨夜到后花园何事?
胡妹:到后花园烧香!
胡琏:烧香做甚?
胡妹:烧香祈祝母亲康健!
胡琏:阿妹,你这一烧香,母亲就要“行起”?
胡妹:臭嘴!
胡琏:呸!阿妹呀!你的拉渣香,肮脏香,不烧倒也罢了!你烧香有些不正经!
胡妹:我烧香为母亲。
胡琏:为母亲来为老娘,为老娘来为母亲,你你你这衰娼,私通龙生我有凭证。
胡母:住了!小英,问他有何凭证,叫他拿出来。
小英:是,公子有何凭证!
快快拿出来。
胡琏:要拿凭证?
小英:要拿!
胡琏:来拿!
小英:拿来!
胡琏:我将贼证来拿出,只恐你无地容身。
小英:拿来!
胡琏:来拿!
胡妹:母亲,此钗不是儿的金凤钗。
胡母:怎说不是你的金凤钗?
胡妹:我的金凤钗是成双的。
小英:是呀!小姐的金钗是一对的。
胡琏:你头上那支,我手上这支,难道不是一对。
小英:小姐失落的是左钗,你拾的却是右钗。
胡琏:右钗,我不信?
小英:不信,你就前来对!
胡琏:好!我来对!
小英:真不该胡疑乱猜,将人毒打理何在。
胡母:畜生,这不是你妹的金钗,你今有何话说?
胡琏:母亲,要说这是假钗,就叫她把真钗拿出来。
胡妹:真钗是失落在后花园中。
胡琏:既是失落在后花园,俺就同去寻找,若是寻得,就算我胡说八道,愿认输;若是寻不着,我就不与你们干休。
胡妹:也罢,小英,同到花园寻来。
小英:是!公子前去。
胡琏:去就去!
合唱:为着金钗失落事,再到花园寻一遭
小英:夫人,到此后花园。
胡母:进去。
小英:公子进去!
胡琏:进就进!
小英,可有找到?
小英:还没找到?公子呀!你可有找到?
胡琏:找不到!
小英:公子,你在藏什么?
胡琏:没什么!
小英:你把手伸出来!
夫人!小姐!
金钗在!在!在!
胡妹:白日青天岂不清!母亲,幸喜金钗在!若是无在之时啊?倘若金钗不明,三江之水洗不清。
胡母:畜生!枉你读书诗!
小英:原来白腹无支字。
胡妹:母亲,哥哥这样不端,望母亲做主。
胡母:儿呀!母亲给你做主就是。
小英!取家法过来!
小英:夫人,家法到!
胡母:你这畜生,胡言乱语,看打!
小英,家法付你,你就与我打来。
小英:夫人,奴婢是百人之小,
公子虽有不是,怎可打得?
胡母:不怕!有我做主,打他无妨。
小英:从命,夫人,小姐请进。刚才被他打得半死,这回我来打报仇了。畜生,奴才如今还敢胡言乱语吗?
胡琏:母亲,我不敢了!
放肆,可恶!敢打公子爷?
小英:夫人有命,我就敢打!打!
胡琏:放肆!
小英:可恶!
胡琏:你若走慢一步,我把你踢踢死。嗯!这玩意儿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看着很熟!为何一时就忘记了!啊!莫非昨夜在吴山顶,与那张莲姐姐戏耍,把她的钗儿缀来,今早失落在龙生门口,又再被我拾起,哎呀!果然是!果然是呀!此事真差,一支假钗误作真钗,将个至亲阿妹子,叽哩咕噜只管骂,思想起我真差真真差,掠来煎油铺火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