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记(大难陈三)

50年代本

五娘:姚仪贞(名青衣,师承黄玉斗先生)

益春:杨丽卿(名花旦,师承马飞先生)

陈三:吴婵贞(建国后首位女小生)

 

1958年源正潮剧团录音

 
  剧本提供:李四
 

 

益春:来去哦。欲学红娘传书信,但愿早订鸳鸯谱。

   好了,返来去。

五娘:(唱)咦!梳妆早起,款款金莲出厅边。

      喜鹊相催闷人心焦,奴只恨这个冤家林大鼻。

   益春…

益春:哙,娘哙!

五娘:(唱)嗳,益春,我个益春…

益春:(夹白)娘哙,仔细!

五娘:(唱)我这心中之事,唯你知机,此书因乜而来?

      你着实说,莫得瞒昧这椿事机!

益春:娘哙!

   (唱)告阿娘听说起,许陈三病重昏昏迷。

      相思一病难医治,深恨阿娘恶毒行止。

      封书付我代传递,说日后不能共娘你相见。

五娘:益春,俺共伊人(夭)有什乜恶毒行止呢?

益春:(唱)说阿娘高楼掷荔枝,掷给伊人为古记。

      深恨阿娘你恶毒行止,叹切伊人枉读诗书,

      识了文字,伊满腹文章没了志气。

五娘:益春,伊人既有满腹文章,都唔去做官,何用来做人个

   奴囡呢?

益春:事都是有因啦!

五娘:有什乜因?

益春:娘哙!

   (唱)嗳阿娘,你之言我也提起,伊说做官(夭)容易,

      贪恋阿娘你生来(夭)精彩,伊痴心妄想结做连理。

五娘:益春,伊人既然有心,你今欲怎呢主意?

益春:那就奇,是恁自己的身过事,我唔知,我唔知!

五娘:益春,我想这椿事,头是你起,尾啊就着你止。

益春:说来是也,我想这椿事,头是我起,尾啊就着我止。

   有乜计呢?

   哦,有了,娘哙,古有张珙莺莺,在西厢相会,后来结

   做夫妻。

五娘:益春,伊么是古,俺么是今,焉能比得呢?

益春:娘哙,今古古今,都是一样!

五娘:哦,今古古今都是一样么?

益春:娘哙!

   (唱)这姻缘欲学那张珙莺莺西厢记,

      相国之家尚如此,何况阿娘你心有意。

      古有红娘为媒灼,我益春牵针引线无推辞。

姻缘二字天注定,月老推来无差迟。

(过门略)

五娘:哎呀,说着你做奴,你(夭)敢唔好啊?

陈三:人(夭)敢唔好?

五娘:你唔好,我就专专来说!做奴!做奴!

陈三:做奴,做奴?唉!

   (唱)做奴也是无奈何,千谋百计受尽苦楚。为着娘子

      你相挂吊,日夜焦急使人烦恼。见你言语无句

      好,耿耿耽搁,我耽搁到三年无下落。

五娘:你,你哦!

   (唱)陈三,你个心慌乱。

      还敢到此,你敢到此来惊煞了人。

      若是爹妈闻知觉,叫我如何来做人?

陈三:娘子,这姻亲个事,都得自己心愿,你若是惊畏爹妈

   闻知哩,你我设法,双双逃走么就好?

五娘:这贱奴啊,想到你自己够!你做人个奴囡,敢此无礼?

陈三:我知个知,只是为着娘子你…

五娘:我且问你,你是何处人氏,谁家之子,今来共阮说知。

陈三:好,自然欲共你说,你来听。

五娘:好,你说。

陈三:娘子。

   (唱)娘你听我说因伊,我是官宦人家儿。

      为因六月初六,楼下共娘你相见。

      你今翻面不认,也是你个行止。

      我劝娘不必心挂疑,我也唔敢()。

      你既欲亏心来负我,何必荔枝做了儿戏?

五娘:六月荔枝,何处会无呢?

陈三:荔枝虽有,唔是娘子你亲手掷个,我都勿!我个荔枝,

   就是娘子你亲手掷个,你若唔信,我拿出来给你看么

   就好。

五娘:好,拿来。

陈三:好,我来拿,我来拿。

   娘子,在此啊。

五娘:还我!

陈三:甚乜个!还你,无那么轻易!

五娘:我看伊人,这样用心,教人难以割舍呀!

   (唱)前日伊人骑马过楼西,是我手帕荔枝掷给伊。

陈三:娘子,你个手帕掷给我,不会错,不会错。

五娘:(唱)陈三,你今在我面前做呢敢胡说话,敢弄牙,

      胡说话,敢弄牙!请问你,如今你个马,

      马在何地?

陈三:娘子,我个马么送给人去了。

五娘:男子人,马做甘送给人啦?

陈三:为着娘子你,莫说一只马,就做十只八只,也都着送

   给伊。

五娘:送给谁人啦?

陈三:送给新街头,许个磨镜师父。

五娘:送给伊乜事?

陈三:都是共伊有交挂啦。

五娘:有什乜交挂?

陈三:(唱)学伊个手艺,我学伊手艺来见你…

五娘:见我乜事?

陈三:(唱)欲做事…

五娘:欲做乜事?

陈三:(唱)欲做夫…

五娘:也不怕想老你啦?

陈三:(唱)嗳娘仔,你就骂我千声万声,我也唔敢应答半

      句。一心全望娘仔来做主,求娘怜悯做一句嘴。

五娘:你今做会障生啦!

   (唱)你今何必按障生,事到如今么勿急性。

      一木不成楹,一下锄头难成井。

陈三:(唱)嗳娘仔哙,有心打石石成砖,

      无心开井,井都不圆。

五娘:(唱)你今何必说多话,别人面前么勿去说,只恐怕爹

      妈闻知难收回!

陈三:娘子,若是惊畏爹妈闻知哩,何唔猛猛来共人成亲么

   就好。

五娘:真是使人难以主意。

   勿睬伊,做俺入内来去!

陈三:娘子,孬走,孬走啊!

五娘:开去啊!

   (唱)你今起此乜心意?

陈三:娘子,我受苦三年,都是为着娘子你,今日定欲请娘子

   你出一主意!

五娘:(唱)同一心意…

陈三:陈三五娘到来相见!

五娘:不可高声!

陈三:娘子,四处无人在,有什么话,来共我说么就好?

五娘:(唱)从头说给你知机,姻缘约在今夜时。

陈三:(唱)这姻缘约在今夜时,我请娘子给一古记。

五娘:欲阮什乜个给你为古记啦?

陈三:娘子,你身上有个就好!

五娘:俺身上都无乜个哩!

陈三:惊畏你无!

五娘:哦,有了,将这块手帕来给你为记么就好?

陈三:这个么上好哩。

五娘:好哩就来!

合:好,来,来来来,来哦…

五娘:(唱)提手帕…

陈三:落落落…

   娘子,今做唔放落来?

五娘:爱就来!

陈三:好,来!

合:来来来,来哦…

五娘:(唱)提手帕,送你君家为做古记!

陈三:娘子送我个,哈哈哈…

五娘:(唱)夫妻同坐又同起,俺今相随都唔离。

   (唱)嗳君哙,你哩到障有心,

陈三:(唱)嗳娘哙,你哩到障有意。

合:(唱)障好恩爱实难抛弃。

五娘:(唱)嗳君哙,你今勿高声,恐畏许外有人听,

      墙外有人,隔窗有耳,这桩事恐畏外人疑。

陈三:娘子,若是惊畏有人疑哩,来共人断约么就好?

五娘:(唱)共君家你断约,

陈三:(夹白)约在何时?

五娘:(唱)约在今夜三更时。

陈三:三更无来做呢物?

五娘:(唱)三更无来,你四更也着待,

陈三:(夹白)好,我来待,

五娘:(唱)君你楼下千万待,待待待!待到许时阮自己就

      来,哎兄哙,定欲共君同和谐。

陈三:娘子,若是无来做年物?

五娘:(唱)阮若无来,你来看,看看头上哩是天,

陈三:(夹白)天!

五娘:脚下哩是地,

陈三:(夹白)地!

五娘:(唱)头上是天,脚下是地,天啊天,地啊地,阿五若

      负伊,天责五娘薄命早丧世!

陈三:哈哈哈…

   (唱)嗳娘子哙,俺今一对好鸳鸯!

五娘:(唱)许夭(还)未,未欲共你“鸯”!

陈三:哦,倒是我陈三差了啊,唔曾共娘子当天盟誓,娘子,

   你若唔信,待我与你当天盟誓么就好?

五娘:啐!

陈三:哦,娘子唔敢说,待我来说呶!

   (唱)我若亏心来负娘,天责伯卿无命归回乡!

   娘子,我今说好了,你么也着落来说说三二句?

五娘:爱就来!

陈三:好,来,

合:来来来,来哦…

五娘:(唱)嗳君…

陈三:落落落…

陈三:娘子,俺今是一对好鸳鸯。

五娘:(唱)嗳君哙,你哩是天,

陈三:(唱)嗳娘哙,你哩是地。

合:(唱)君今是天娘是地,此事未给外人闻知机,

     你我在天愿做比翼鸟,落地愿为连理枝。 

 

2002-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