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音如水版权所有

 

      

 

(音像部分请到论坛查找)

剧本整理:谢吟、王菲、郑文风
导演:吴峰
作曲:黄钦赐

苏 三:姚璇秋
王金龙:陈 瑜
禁 子:林建东
禁 婆:黄茄茹

司鼓:周松发
领奏:黄壮茂
冇弦:施尔明
深波:林陈象
剧院一团乐队伴奏

苏三:冤叠叠,恨重重,
怨气冲云宵。
风雪肆虐,
教人魂魄消。
可怜我,
含冤受屈未伸雪,
杀人凶犯反得法外逍遥。
今夜里荒郊捱霜雪,
梅亭畔谁把孤魂招。

履薄衣单怎忍受,
一步一泪恨难消。
含冤受屈又罹祸,
只恐命丧在今宵。

风啊,
风卷松声魂欲消,
愁人惨景笔墨难描。
天寒地冻雪花飘,
夜黑路尽生死难料。
落梅声凄泣,
此冤何时消。
恨煞那瘟县令,
贪赃枉法,
把我来百打千敲。
实只望,
三司会审冤能白,
怎知死罪竟难饶!
细思那堂上按院明是王公子,
却为何狠心不相认?
把情忘却了!
心中疑难决,
血泪湿鲛绡。
今夜里,
空对腊梅诉衷曲,
雪埋芳洁恨难消,
此恨难消!

王金龙:乔装潜行人不识,
踏雪寻妻到梅亭。
朔风刺痛人肌骨,
冰雪难消儿女情。
(白:只为三姐情义重,)
不避风雪走一程。

见故人我悲喜交并,
满怀心事欲诉无凭。
一别几年沧桑变,
今日公堂乍见喜又惊。
皆因案情未白难相认,
只得乔装踏雪到梅亭。
如此漫天风雪夜,
你捱寒又受冻,
怎不痛煞我金龙!

苏三:(白:人情既然冷落,
轻裘何能生温?)
王金龙,负心汉,
奴为你矢志坚贞苦难重重,
到今日披枷锁有冤难鸣。
枉你为官不把是非辩,
何必甜言蜜蜂语假惺惺?

王金龙:三姐,都只为,
三司会审王法无情,
堂上阶下虽咫尺,
犹如银河隔双星。
案如山重官身薄,
偶一不慎丢前程,
进退两难一时不敢认,
致令我,
纵不负卿也负卿。

苏三:(白:王公子你为怕王法,
因而公堂之上不敢相认么?
王金龙:正是。)
哎咋!
闻斯言有如乱箭穿心胸,
枉费我矢心守志一片痴情。
想当初蒙垢偷生,
只望你展翼鹏程。
到今旦你玉堂金马登高第,
只晓得官家体面纱帽前程,
却不怕负恩忘义千载骂名。
既然案情未白难相认,
就该秉公审问细察明。
却为何是曲直无容辩,
今晚又惩我捱雪受苦刑?
无非是巡按岂能妻犯妇,
烟花怎可配簪缨。
只怨我北楼错把终身托,
才落得王法之下丧残生。
真个是痴心女子负心没,
头上乌纱重于情。

 

 

王金龙:劝三姐把气平,
容我把衷曲细陈明。
公堂法地,
虽然不敢将妻认,
今夜晚我愿违法寻妻到梅亭。
望你细将蒙冤事,
一一对我说分明。
才可据理平冤案,
才能重续鸳鸯盟。苏三:春蚕到死丝也尽,
妾未敢妄想续鸳盟,
璧玉碎时不改白,
只求高悬把冤平,
么王巡按我的青天大人!

(白:大人伸冤!)
提起冤情悲不胜,
血泪斑斑洒梅亭。
自从北楼泣别后,
鸨婆贪财相迫凌。
把我骗买洪洞沈家去,
妾毁容拒婚志不更。
有谁料,
他家有恶妇恐夺宠,
用毒酒欲害我身丧幽冥。
谁知误杀他夫命,
恶妇反口嫁罪名,
诬我毒死亲夫婿,
行贿县官施酷刑,
囹囵三载无天日,
只道三司会审冤能平。
谁知堂上无容诉,
堂堂巡按徇私情,
我只求你光明磊落平冤狱,
不望你黑夜寻妻到梅亭。
把冤事来剖明,
泪已尽,哭无声,
魂欲断心如冰,
伏望大人伸正义,
苏三纵死目亦瞑。

苏三:我听她诉出滔天冤,
我心如刀割满面羞惭。
恨瘟官枉法造冤狱,
我金龙未能秉公审问决疑难。
都只为前怕龙来后怕虎,
才落得三司会审狼狈不堪。
回头来叫一声,
三姐我的妻!
你千磨万折,
万折千磨都是为了我,
我怎能辜负了多情多义美红颜。
今晚赔情来至此,
望贤妻须念往昔情义重,
得宽容时请容宽。

苏三:(白:啊,三郎请起!)
念苏三本是世家女,
父母遭害身丧亡,
孑然一身无依靠,
歹人将我卖落烟花丛,
拼将一死不接客,
惨遭毒打血泪斑斑。
后来遇得你这王公子,
王金龙:两情缱绻结良缘。
苏三:公子为情遭父责,
王金龙:长街求乞惨难言。
苏三:我含羞忍耻到关王庙中去,
王金龙:相抱对泣情意专。
苏三:我一往情深把君认,
王金龙:不愿抛弃我这落难人。
苏三:你二次进院鸨婆将你逐,
王金龙:你暗赠盘缠助我回家中。
苏三:临别之时谨嘱咐,
王金龙:青云得志莫忘火坑救红颜。
苏三:奴为你,
王金龙:你北楼装病守盟约,
王金龙:你为我毁容拒婚义薄云山。
苏三:千两黄金容易得,
王金龙:欲觅知音难又难。
苏三:北楼得遇郎君面,
王金龙:琵琶喜对知音弹。

苏三:我爱你笃诚君子,
我敬你把我当人看。
妾一生清白有何罪?
为何苦海无边多磨难?
今朝梅亭得晤面,
冤屈诉尽死也甘。
妾身一命原如蚁,
郎君前程重如山!
愿君诸事多珍重,
莫为我受罪遭诽谤,
郎如念及旧情爱,
愿年年此日岁今朝,
三炷清香、一束素纸,
梅亭下,梅树旁,
哭叫三声我苏三。

王金龙:肺腑之言叫人痛澈骨,
一字一句泪千行,
妻呀!
你是白玉无暇遭泥垢,
我不该一股清流随浊浪。
若非你,金龙早已长街成饿殍,
若非你我怎能胸悬金印立朝邦。
论理,我该为民申正义,
论情,我怎能忘却了多情多义薄命人!
(白:功名利禄如草菅,)
士为知已死亦甘!
亲手为妻开锁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