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音如水版权所有

 

 

 

 

 

 

 

 

   

 

   

   

     

 

   

 

 

 

 

 


 

剧本改编:谢 吟 王名全
作 曲:马 飞


演员

欧阳子秀——范泽华
蕊 芝——陈丽璇
赵 夫 人——洪 妙
兰 香——陈郁英
家 院——郑蔡岳
姨 妈——林舜卿

广东潮剧院乐队伴奏



第一场
合唱:为女儿完婚召快婿,封书呀乐坏了欧阳秀才。你看他,喜洋洋,策着骏马苏州来。

家院:哎,哈哈哈,原来姑爷来到,请进,请进,哈哈哈……兰香呀,兰香呀,在何处,快快过来呀!

兰香:来了。

家院:哈哈哈………

兰香:什么事?如此欢喜,说了再笑!

家院:夫人朝夕想念的欧阳姑爷到来了呀!

兰香:呵,姑爷来了呀?!我快快禀知夫人。

家院:哈哈哈……姑爷呀请坐,请坐。

夫人:听说贤婿已到府,后堂走出老岳娘。

子秀:岳母。

夫人:哈……贤婿远来,路上辛苦呀!

子秀:岳母在上,受小婿拜见!

夫人:哎呀,免吧免吧,作个揖就好,作个揖就好吧。这几天,老身想要派人去接你,无想贤婿这样快来,失接呀,莫怪呀,莫怪啊。

子秀:不敢当。小婿因迎亲心急,故此马儿便跑得快。

夫人:不错,这才算是乘龙快婿呀!贤婿,亲家姆谅必安好么。

子秀:多承动问,家慈托福,尚还健康。

夫人:好吧,好吧。

子秀:有劳岳母,转请岳亲大人出堂,让小婿拜见。

夫人:贤婿,你岳父昨日奉朝廷圣命,前往湖北,数月后正返呀。

子秀:呵,那择吉成亲之事……

夫人:贤婿!(唱)你岳父临行之时对老身再三嘱咐,膝下并无三男和四女,只有蕊芝掌上珠,婚姻事,莫草率,定欲待他归回返,排排场场办喜事。

子秀:那,那欲等到何时?

夫人:贤婿!(唱)最多不过三个月,时日如梭不算久。路途遥远多辛苦,不多往返跋涉程途,就在舍间住,等待佳期。闲时一攻读诗书。

子秀:岳母,小婿有老母在堂,不如辞归,临期再至。

夫人:常言道,女婿算半子,我家即如你家,何分彼此啊!

子秀:这……

夫人:嗯,贤婿执意欲回,莫非怕招待不到么?

子秀:小婿遵命就是。

夫人:不错呀!老身已命人备办水酒,为贤婿洗尘,贤婿路途劳顿,请到书房歇息,等下再来相请。家院啊!

家院:哎!

夫人:好好服侍姑爷。

家院:我知我知。

夫人:老身还欲去铺排一下,不陪,不陪了。

子秀:送过岳母。

夫人:哎呀,免吧免吧。

子秀:事与愿违真扫兴,无奈在此待佳期。

家院:姑爷心勿迫,请到书房暂歇息。哈哈哈……

第二场
蕊芝:(唱)满园春色,百鸟声声喧,黄莺娇转逗人意。杏枝如画倚轻烟,芳草鲜花,红绿辉映。蜂儿飞旋,紫燕双双。花丛里,粉蝶飞舞翩翩。

兰香:(唱)碧池中,鸳鸯轻泛漪涟。哦,原来姑爷来此赏景!

子秀:兰香,这位就是你家小姐么?

兰香:唔是我家小姐,谁人敢到这里来!小姐,姑爷来了!

子秀:好呀,(唱)但见她,羞答答半遮杏脸,我这里书忙整衣冠。贤卿,子秀有礼了!

蕊芝:君家万福!(唱)见君家年方弱冠,美丰姿翩翮少年,欲与他略叙心曲,怕见有失端庄,莫奈何抽身回转,叫兰香……

兰香:来了!

蕊芝:(唱)与我带路出花园。

兰香:嗯,满园春色,还看无二成,怎呢又欲行。

蕊芝:勿啰嗦,引路。

子秀:(唱)见小姐,美容貌,临去回首似有言,故意将香罗帕失落在地上,见罗帕,不由我意惹情牵。

家院:哎呀,姑爷!

子秀:哎呀!惭愧呀惭愧!

家院:哎呀,哈哈……哎呀,姑爷,我看你必定是学过戏,这花旦关目,比来土有架势。

子秀:见笑,见笑。

家院:哎,哈哈哈,姑爷,这条香罗帕看来熟熟,好似我家小姐的,怎呢来落在姑爷手中?

子秀:这老院哥,实不相瞒,这香罗帕是你家小姐赠我的。

家院:甚么呀,你会见我家小姐了?

子秀:会见了。

家院:会见了,哈哈哈,姑爷哪,你看着我家小姐好不好呀?

子秀:好,好,你家小姐真好。只是可惜……

家院:可惜怎呢?

子秀:可惜相见恨晚,又不能相叙一堂。

家院:嗯,相会赠帕无言,哈哈哈!姑爷,你这篇文章恐怕有些不通顺呀!

子秀:老院哥说的不错,我是奉命前来完婚,那知岳母却叫我在此攻读诗书。你想,事与愿违,如何能读得通?

家院:姑爷呀,你真唔对呀!俗语说,人逢喜事精神爽,这时读书,一日当一年啊!

子秀:一点不错,我此时正是度日如年。老院哥,望你行个方便,引我去与小姐略事攀谈吧!

家院:哎呀,越说越荒唐,未过门怎可略事攀谈?你与小姐虽然联婚,但未成礼,哈哈哈,姑爷,你还是将香罗帕交我去送还小姐。不然,夫人看见,老仆食罪不起,拿来,拿来!

子秀:老院哥,我与小姐虽未成礼,但也总算是夫妻。

家院:嗯,夫妻,夫妻那是你说的。

子秀:老院哥!(唱)自己夫妻非别人,见见一面有何妨。倘非岳父奉朝命,我与小姐早巳结凤鸾。纵然夫人闻知道,也算是闺阁私语,她怎能生怨言?

家院:呀,勿说肚内有文墨,说到情理土“密集”,万一小姐唔高兴,岂不也是着“鸟铣”?哈哈哈……

子秀:(唱)小姐赠我香罗帕,万般心事已明言。你若引我去相见,她感恩戴德永不忘。

家院:哎呀,便成!(唱)后生人心如火热,全无想拖累老人。见面后只准三言两语,会破虎,此事与我无干。

子秀:我也只求你这一次了。

家院:哎呀,大水激浮脚,唔行也着行。便成,来行!

第三场
蕊芝:(唱)花园里有幸得见郎君面,风流萧洒一少年,尔雅温文有礼节,教奴心中无限喜。本欲与他细谈叙,又恐怕被人说东道西议非是;虽然佳期已不远盘,也难免两地相思情意缠。

兰香:小姐!你从园回来,为何说东道西?

蕊芝:我何曾说甚么?

兰香:还”何曾说甚么”!小姐心中不乐,想是为未能与姑爷谈心吧!

蕊芝:莫乱说!

兰香:这事容易,姑爷就在书房,待我来去请。

蕊芝:唔,唔是。

兰香:还说唔是,小姐十足心事,我已看出十成了。

蕊芝:真的唔是,休欲乱猜。

兰香:唔系我乱猜,是小姐的香罗帕乱丢。

蕊芝:香罗帕是……是失落了。

兰香:是哩,是失落在姑爷手里!

蕊芝:你再胡说我就欲拍!

兰香:嗯,那难道唔是呀?

蕊芝:你这死丫头!

家院:姑爷,这里是小姐的绣楼,你可起去说几句话,就着回书房呀?

子秀:自然,自然!

家院:哎,未未未,姑爷,小姐若是欢喜,你就说着是我老人带你来的。

子秀:自然,自然,你可下去。

家院:呵,未未未,姑爷,小姐若是生气,你就说着是你自己来的呀!

子秀:知道了,知道了,你可下去吧!

家院:好好好。

兰香:小姐!姑爷来了。

蕊芝:死丫头,又是胡乱说!

籣香::哎呀,待我去冲茶来。

蕊芝:兰香,兰香……

夫人:兰香,兰香!

兰香:小姐小姐,夫人来了!

蕊芝:这如何是好?哎呀!母亲来了!

夫人:兰香啊,等我啊!

兰香:小姐,夫人来了!

夫人:你这死丫头,大声母喉,夫人来就来了,你若惊着小姐你知价钱呵,怎用你扣马头锣啊?

兰香:哎呀!

夫人:哎呀,着行好行好,唉呵唉啊,你真不对了啊!

蕊芝:呃,母亲,女儿并无不是呀

夫人:哎呀,惨啊,人躲在房内,还说并无不是,啊?

蕊芝:呃,是,是甚么人呢?

夫人:你呀,你呀!(唱)你今日整天”店”在闺房里,违背庭训真不该。看你越大越糊涂,全不怕长辈相责怪。

蕊芝:这是时……

夫人:哎呵,我从昨日共你交代四四直直,今日是你姨妈做生日,俺着前去拜寿,你怎呢好躲在这房内?还唔快快行起?

蕊芝:哦,是为着这件事么!

夫人:是呵是呵,你姨妈早头叫人来交代,说你姨父到边关去了,唔请衙门官员,只摆家宴请俺母女二人,喂,着快快来去,快快来去。

蕊芝:母亲,女儿不去。

夫人:你怎呢唔去

蕊芝:(唱)姨妈祝寿理应该,怎奈女儿身不爽快,这时身热心跳头又痛,哎哟,心倦神疲好难唉。哎呵!

夫人:(唱)儿你说话好奇怪,清早起来精神爽,为何毛病突然来?女儿呀!姨妈平素最疼你,不去拜寿理不该!

蕊芝:母亲:女儿实在不去,我房中还有一个……

夫人:那是有甚么,有甚么啦?

蕊芝:还有,对,还有一个枕头未绣完呀。

夫人:哎呵,这有甚么相干,返来再来绣么就好,何必急在时啦,快快来去!

蕊芝:母亲,你先落楼去,我么还要着换换衫裤。

夫人:个是呀,欲去作人客唔比在家,应该着打扮打扮。兰香,快快共你小姐拿付衣服来。

兰香:对,小姐平素最喜欢那件苹果绿的,待我去拿。

夫人:好,快些!

蕊芝:哎呀,兰香!

夫人:哎呵,怎呢粗手重脚,粗脚重手怎呢啦?

蕊芝:哎呀,哎呀!我勿我勿,我勿!我要那件那件红色的。

夫人:哼!你啊你啊,你啊!兰香:衣服来了啊!

夫人:哎呵,惨呵,个衫颠倒拿,你来看,你来看!奴啊,快快来去,来去!

蕊芝:母亲,你先落楼去,我么还着换换首饰。

夫人:个是呀,为你办喜事,就添撮首饰,放在我房中,今日正好拿来试试看一下。女儿啊,到我房中去换吧。

蕊芝:好你去拿,你去拿。

夫人:共你来去,共你来去,来去来去,哎呵,后生人欲出门,死过狗蚁上北京一样,快快来去,来去吧!

蕊芝:兰香,我走后,你把箱底……

夫人:箱底甚么?箱庐甚么?

蕊芝:啊,把箱关好,免给小鼠入去咬破衫裤哪。

夫人:哎呵,怎有小鼠咬破衫裤,快快快!

蕊芝:兰香,伊若是肚困,你……

夫人:是谁肚困?谁肚困啦?

兰香:呵,是小姐最喜欢那个白小鼠勿让伊饿着。

夫人:哎呵,欲出嫁了,还养白小鼠,也不畏给人笑,快快来去来去!

蕊芝:兰香,那只白老鼠不要饿着!知么?

兰香:小姐你放心。

夫人:哎呵,惨呵,你还饲到这么大。欲嫁还饲白老鼠,快些来去,来去吧!

蕊芝:兰香!

夫人:兰香你!

兰香:我共小姐看房

夫人:免,你锁掉,来去奉伺小姐。

兰香:找别人去,唔是样?

夫人:小姐从小是你服侍的,向来无欲别人,你难道唔知?去拿个锁头,拿来锁,快些,敢敢就锁落去!







第四场

姨妈:(唱)步出厅堂喜洋洋,为庆寿辰庆华筵,人逢喜事精神爽,等待姐姐来家宴。

家人:禀夫人,赵夫人,小姐到

姨妈:快快有请

家人:是,有请姨妈:哎呀,老姐啊

蕊芝:姨妈万辐!

姨妈:哎呵!几天无看见,愈来愈更雅!

蕊芝:姨妈,不欲取笑!

夫人:妹妹华筵,受为姐与甥一拜。

姨妈:妹妹怎当得起!

夫人:哎呵,添福添寿,应该欲拜,欲拜。奴啊,来拜来拜!受为姐一拜!

姨妈:哎呀,日暗了,姐姐甥女一定饿了。来,家院,先摆茶点上来!

家人:禀夫人,满城官员前来拜贺。

姨妈:家院,请侄少爷陪客,等下我再来致谢。

家人:是。

夫人:妹呵,实在是不庄,妹夫个官一做大,满城官员就来共你敬贺。你与妹夫年又轻,感情又好,真连我部羡慕呀!

姨妈:(唱)说甚么荣华富贵人羡慕,膝下无儿命如纸薄,怎此得姐姐福份厚,娇女佳婿晚景好。

夫人:哎呀,妹呀,妹呀,(唱)子女迟早从来有,妹妹何须多烦恼,况且是,无儿无女更安乐,儿女淘气苦处多,看我只有蕊芝女,操心逼命受折磨。

姨妈:(唱)姐姐切莫自菲薄,蕊芝女是明珠颗,为妹若有此娇女,睡觉也欲笑呵呵!

夫人:你,你

姨妈:无相干,无相干,又唔是外人。蕊芝,你若喜欢这撮糕点,待姨妈叫人做多些,送回家去。

夫人:不怕羞耻,不怕羞耻!

丫头:禀夫人,酒宴齐备。

姨妈:摆上来

丫头:是!

(家人喊:“上菜呀!”另家人问:“甚么菜?”答:“红坟猪脚!”重复:“红坟猪脚!”)

夫人:二杯酒,祝夫人官运亨通。

(家人喊”上菜呀!”另家人问:“甚么菜?”答”香料龙虾!”重复:“香料龙虾!”)

蕊芝:(唱)萧洒郎君变成笼中鼠,又好似席前盘中羹。

夫人:妹呵,三杯酒

姨妈:甥女(唱)三杯酒,祝甥女喜鹊早报讯,欢庆洞房花烛夜。

(一家人喊:“上菜呀!”另一家人问:“甚么菜?”答:“清甜莲籽!”重复:“清甜莲籽!”)

姨妈:甥女啊:莲籽拿去食,拿去食。

蕊芝:(唱)叹蕊芝,此时刻,有如莲杆子心苦又清,纵有龙肝凤髓难下咽,身在筵前心在家。起身作揖谢姨妈,女儿辞别先回家。

姨妈:哎呀,椅还未坐烧,就说欲走,莫非酒菜唔合胃口?

蕊芝:唔是,唔是……

姨妈:哪是怎呢?

蕊芝:我在这里食的是山珍海味,伊在楼上,一定饿坏了。

夫人:哎呵,你都唔知呀,都是伊最深爱那只白小鼠啦。

姨妈:哎呵!就欲出嫁啦,还如此好耍。来来来,你就尽情畅饮,管那白小鼠怎呢?来,拿去食,拿去食。

蕊芝:哎呀,我怎食得落?(唱)怕郎君箱里多气闷,奴这里心里不安宁,凳子犹如针毡难坐稳,再一次辞别姨妈多谢盛情。多谢姨妈,甥女实在欲告辞了。

姨妈:嗯!往时呀,就如软泥遇白糖,见着缀紧紧,今日声声句句欲走,莫非姨妈得罪你?

蕊芝:唔是唔是,你以后要我日日来都好,只是我这时,实在担心箱底的……

姨妈:箱底甚乜个?

夫人:箱底甚乜个,乜个啦?

蕊芝:担心箱里的新衫裤被老鼠咬掉去

夫人:哎呵,你可勿乱说,勿乱说呀!个箱密集集,连狗蚁都爬唔入啊,勿说老小鼠啦。妹呵,这姿娘子无用,无用啊!

姨妈:哪个姿娘子唔是如此,等她出嫁之后,另有人惜伊,到那个时候啊,你欲养女,也不得养。

夫人:我无欲去说伊,这姿娘仔,早行早好,早行早好。

姨妈:你勿硬嘴,我恐怕甥女出嫁之后,相聚更难,想趁今天,留你母仔在此地住几日。姐姐,你无推辞了吧。

夫人:我会知啦,我会知啦

蕊芝:我勿我勿,我欲返去,我欲返去啊!

姨妈:有甚么要紧事?无论如何,在这里住几天。

蕊芝:你唔知,我房里还有一个还有一个枕头未绣完。

姨妈:你是怕嫁妆来唔及吧?还早呢!

夫人:妹呵,妹呵,蕊芝说来有影哩,我家中还雇有一撮人,赶办嫁妆,妹妹既然你惜伊,就留伊一人在这里,住三几日,我哩一定欲返来去。

蕊芝:我勿我勿,你来这里,我返来去,我返来去啊!

夫人:哼,你姨妈这样惜你,留你在这里,你就烈执性,不怕你姨妈生气么!

蕊芝:唉!(唱)见母亲恼形于色,姨妈她也不高兴。她哪知,好似哑仔吃黄连,有口难言明。无奈何,暗地里嘱兰香快随夫人归回府,密上绣楼把箱启,为奴诉说这苦情。

夫人:妹呵,为姐告辞了。

姨妈:奉送。

夫人:免了吧,免吧。兰香,你

兰香:我随夫人回府。

夫人:免,你在此奉伺小姐就好。

蕊芝:勿,我欲伊返去。

夫人:哎呵,你怎呢欲放伊返去啦!

蕊芝:我欲伊去楼上唾,以防夜间失落对象。

夫人:哎呵,这有影,有影哩,撮嫁装在楼顶,哎呵顶着小心,须着小心。嗯,兰香这姿娘仔,后生人无用,奴啊做你放心,今夜由你母亲到楼上替你看守就好。放心放心!

蕊芝:啊,你不好啊,不好啊!

夫人:好好好,老人守夜上灵精,快快锁匙拿来!快些!妹呵,为姐告辞了。

姨妈:行好,行好啊!

夫人:免送吧,免送!

蕊芝:(唱)越闹越糟,心如火烧,箱里郎君,必定露形,只怨姨妈

姨妈:甥女,你怨我乜事?

蕊芝:(唱)怨你留客太多情。

姨妈:哈哈!甥女怨我,也只有这一次定。来来来,阿姨妈收人给你做撮你上喜欢食的糕点,来来来,来去来去食,行吧



第五场

家院:夫人来去。

夫人:装连多在绣楼上,为恐失窃亲关防。

夫人:家院,小姐今夜不来了,我在楼上打睡,你等须着小心看守门户。

家院:好好好,我知我知。

子秀:哎呀,我还以为是锁了,害我藏了一日。哎哟,身都屈痛了,衣服也绉了!唉,我还以为她未回来,哪知她却睡了。小姐呀,小姐,表面看来,你是温存体贴,哪知竟如此恶作剧啊!

夫人:掠贼,掠贼呀!来掠贼啊!伊欲去箱底偷拿衫裤,快快来掠,来掠啊!

家院:有贼有贼,快快上楼,上楼。

夫人:哎呵,在那边!在那边啊!在那边啊!

家院:来,未未,我看定一下!哎呵,夫人啊,唔是贼,唔是贼啊!夫人你是在做梦。

夫人:哎呵,谁在做梦?谁在做梦啊?

家院:无贼,无贼,快快落去,落去!落去!夫人,唔是贼,唔是贼呀!

夫人:啊,原来竟是你!哎呵

家院:夫人,你穿错衫啊!

夫人:哎呵,这个好耐,龙船划上官厅来。来,我且问你,你三更半夜,到此何事?你说,你讲!

子秀:我,我,我唔是半夜来的。

夫人:唔事半夜来,那何时来?

子秀:差唔多来了一日。

夫人:来日?去藏在何处?

子秀:就在这箱底。

夫人:呵藏在这箱底,可气啊!

子秀:(唱)莫恼气,容小婿把缘由细提。只因来府后,慕小姐才华绝世,不避冒昧到楼上,共研书史论词评诗。那晓得,才抵兰房岳母到,慌急之间,小姐把我藏在箱里。

夫人:呵,蠢女将你藏在这箱底么?

子秀:正是!(唱)藏在箱里好难受,从早到晚挨屈受饥。适才间,才知道箱子原来无上锁,出得箱来见绣服,误为小姐已回返,才致冲撞老岳母,千祈恕罪赦无知。

夫人:此事可是真的?

子秀:句句是实。

夫人:哎呵,你真是误将黄柏作甘草,自讨苦吃,自讨苦吃!

家院:好得是食了黄柏,藏在箱底一日,正不会浮燥火!

夫人:(唱)数月之后婚期届,你因何迫不及待?虽说您两人是夫妻,未曾成礼交谈不该,如今弄出这笑话,被人觉知体面何在。

子秀:岳母,这……

夫人:这这这这!难道叫阮二老个面,共你一样,拿来藏在这箱底?家院,家院呵!

家院:哎!

夫人:吩咐合府人等,姑爷藏在箱底的事,不可张扬于外。

家院:好,我知,我知。喂,夫人吩咐,姑爷藏在箱底的事,不可去张扬呀!

夫人:哎呵,老糊涂、老颠倒,老颠倒啊!

家院:夫人,我未是会说唔对?

夫人:勿勿勿,叫伊下楼去,下楼去!

家院:我知我知。

夫人:哼!

家院:哎呵,姑爷呀,你真儍呀!

子秀:这个怎呢好怨我?夫人小姐走后,你唔放我出来,夫人回来了,你也唔通透我一声。

家院:我怎呢会知你藏在箱底!

夫人:哼!愈想念气,蕊芝这个蠢女,从小养啊掉了,有时欲责伊几句,伊那小嘴此我愈更厉害。我想这件事,她一定不肯承认的。着,她在我妹家中,一定留不住,天明必定走返来,我,我不如……哎,对呀,看你个戏怎呢做一下!哎,听着脚步沙沙叫来,不好耍,我快快走来藏,走来藏啊!

蕊芝:(唱)锅上蚂蚁焦焦转,一夜无眠到天光,急急忙忙把楼上蕊芝:母亲!

兰香:夫人!

蕊芝:(唱)幸喜无人未露形藏,兰香你可下楼看看,以防夫人闯进来。郎君,真是把你委屈了,实是姨妈将我强留,非是奴家故意如此,哎呀,你一定饿坏了,快快出来食。

家院:有请夫人!

蕊芝:慢慢吞呀,切莫梗着。这撮卵糕,是我平素最喜欢食的,我自己唔甘食,暗静带返来给你。

夫人:我给伊梗梗死去了呀!

蕊芝:待我去倒杯茶来。

蕊芝:哎呀!母亲!你

夫人:哼,”母亲,你!”我藏在这箱底,在等你的卵糕哩!

蕊芝:母亲,你怎呢藏在箱底去?

夫人:在等你的食来呢!哎呵,”郎君啊,这块卵糕,是我唔甘食,你着食好好,勿给伊梗着啊!”你这样做,不怕羞耻,不怕羞耻!兰香,叫家院带姑爷上来。兰香:晓得!

夫人:可气啊!

夫人:哼,来了来了。

家院:姑爷来去啊!夫人啊;姑爷来。

子秀:岳母恕罪!

夫人:来了,来辨,来辩呀,真真可气啊!

蕊芝:母亲恕罪!

夫人:“母亲母亲”,起来吧!

家院:夫人,夫人啊,姑爷小姐,迟早都是夫妻,何不此时拜完花烛,也免张扬于外,被人加盐加醋,那时愈更不好啊。

夫人:哎呵,只是急促之间,欲请客,欲办席……如何办得及。

家院:无相干、无相干。此时拜完花烛,候待老爷返来,再来张灯结彩,也无不可!

夫人:呵,哎,不怕羞耻,不怕羞耻!唉,罢罢罢,养儿不知娘艰苦,嫁女反添阿母羞!

家院:不会羞,不会羞。来,高照喜烛啊!

(唱)一对喜烛明呀明亮亮,中间插有三柱香,姑爷小姐拜呀拜天地,从此新郎免呀免钻箱,新郎新娘脸红红,拜完天地拜祖宗,姑爷小姐成大礼。夫人从此心头松,佳偶天成两家福,夫妻交拜百呀百年春。喜庆洞房花烛夜,明年夫人抱外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