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像部分请看论坛信息

 

 

 

 

 

 

 

 

 

 

潮音如水版权所有

 

 

 

 

 

 

 

 

   

 

   

   

     

 

   

 

 

 

 

 


李  后:洪  妙
包  拯:蚁锡深

1961年赴港演出实况录音

(音像提供:号头站、 剧本提供:李四)
李后:大人哪!
包公:慢慢诉来!
李后:(唱):[轻三六板]提起往事泪汪汪,满腹凄楚惨难言,老身受苦十八载,屈身破窑苦万端。今朝拨云见天日,幸遇大人到此间,把将冤情对你说,正能代我报仇冤。(重句)
包公:(唱)[三板慢]你既有戴天之仇冤,劝你不用心忧烦,细说本官得知道,自当代你来伸冤,你速诉说,勿包藏。
李后:(唱)你知老身是何等人?
包公:下官焉能得知端?
李后:我非微贱之凡妇,
包公:你快快从头表明冤。
李后:[转三板快]忍悲泪,诉明冤。对爱卿,来实言,我是先帝西宫后……
包公:怎说!你是先帝西宫娘娘么?
李后:正是!
包公:哎喳!不……不好了!一闻此言心惊惶,其中必定有因端,下官入朝有数载,并无贤臣进一言,先君正宫到太后,又闻西宫火中亡,今朝听她自言自语,致使下心胆寒——双膝跪下尘埃地!
李后:呵,大人请起。
包公:国太!祝罢千秋身安康,恕臣有罪不知端。你为一国之主母,为何流落在此间?(重句)
李后:大人啊!含悲泪,愁锁眉黛,当初逃难流落四方。提起十八年前,居住在皇宫,蒙君宠爱龙凤和鸣,身在凤楼深宫院,孰料横祸平地生,恨煞刘后心狠毒,正致苦海生波祸祸起宫廷。
包公:娘娘不用忧心胸,万般愁苦化为喜,须当保重玉体康宁。刘后身居昭阳正宫院,因何将你来加害,惨遭苦境,望娘娘仔细说与臣说分明。
李后:提起……提起肠肝断,一口难诉万般苦情!当初老身产下一太子,刘后产育一女婴,她就一本妄奏,奏说产下太子金龙。
包公:刘后一本妄奏,欺君之罪败坏国政,身为主母怎可来横行!逆了天命,圣上因何轻信她妄奏,不察分明?
李后:只为……只为干戈扰攘,为解凉州之围,天子御驾亲征,一去数载无回返,刘后即施巧计,狼心狗行,与那郭槐恶太监,设计害我罪万重,邀我赴宴过宫去,哪知大祸由此生,彼时赴宴更深,欲回宫廷。不见郭槐在边,刘后她就说道,说是郭槐先抱皇儿返回宫廷。彼时闻报此事,匆忙辞别归回返,回到宫中心战兢!龙床抱起猫儿魂魄散,痛倒尘埃呼天不应。若无宫人在边来护救,亏我一命险丧在黄泉。贤卿哙,实亏我食不饱来寝不安,圣驾出征未回返,害得我含冤有口难言!
包公:哎娘娘哙,臣来听此语,我心悲切。
李后:我的贤卿哙!还有一事愈加悲惨,今明言,你知端,情悲切来惨难言,苦楚从头来说出,说与贤卿知端详。
包公:说来!
李后:刘后再行恶毒意,听了郭槐用计施,要断绝我身,诛灭祸根。好得一个有义寇宫人,有救主之心,秘密到我宫院细说言陈,又说刘后还要行订,夜至三更欲放放火,欲来烧我碧云宫。彼时闻报此事,痛倒尘埃进退无门难以施行,宫人又来叫我假装,假为太监才能逃出宫廷,嘱我前去寻见八千岁,南清宫中才可安身。指点去路,心中惊惶,抽身而行。
包公:娘娘逃出宫院,已往八王宫中藏身。八王名闻天下知,为宫忠正尽忠义,狄后娘娘心仁德,岂容刘后恣意胡行。
李后:[转二板]大人你也不知情,居住深宫龙凤阁,那知谁个是南清宫,黑夜逃出心惊恐,孤身只影乱奔乱行。又闻鸡鸣四起,见一小屋在那前面。慌忙抽身而进,原来一个寡妇在块守孀孝,灵前哭夫哀啼声。见我假装男子,将我赶出门庭,势迫无奈脱下衣巾,现出女流之形。彼时与她言诉,她也有义,相亲相敬。原来妇人李家女,郭家妻,产下一儿名海寿,同住数月祸临身。黑夜遭火身遭难,她母火中丧幽冥。幸逢得脱逃生,与娇儿孤苦伶仃,流落他乡求乞,受尽风霜之苦无处栖身。使我忧思成病,今朝双眼失明,若无娇儿心尽孝,哪有今日抱冤鸣。
包公:太亏娘娘受苦刑,下官闻之老泪沾胸,当初火烧碧云宫,圣上班师归回返,八王为何不奏明?
李后:又闻八王先崩驾,圣上迟慢归回程。刘后权大如天,谁敢奏明?狄后不敢与她相击作,灭绝冤情,亏我受苦十八载,永世不能回皇宫。
包公:听主母表衷情,一句一泪肠肝断,令人闻之也伤情,后来太子归何处,娘娘岂会知情。
李后:若问太子归何处,太子就在南清宫,狄后娘娘勤抚养,教养皇儿得长成,主上崩驾凌云阁,无嗣继位坐龙庭,后闻八王的长子,立为天子坐龙庭。
包公:臣一本奏分明,先王立储南清宫,乃是狄后亲血脉,执掌山河受天命,崩御驾,众公卿俱亦知情。
李后:包大人,事关大,实莫测,当今皇上非是狄后亲血脉,待妾与你说分明,伊那……那天子就是我儿非别人。
包公:臣一本再奏明,当今皇上既是娘娘亲血脉,岂有何证与何凭?
李后:包大人我的包贤卿,欲问太子何臓证,寇宫为主投河死,尚有陈琳在宫庭。
包公:听言诉,记心胸,可怜娘娘身遭难,受尽凄凉惨重重,十八年苦实难受,微臣失职罪万重!
李后:叫一句我的包贤卿哙!
包公:娘娘!
李后:求你代我把冤申。
包公:臣今回朝去,定欲究明,惩奸侫。
李后:戴天冤仇若有报,死在破窑心也清。
包公:为臣不能除恶伸国法,枉我纱帽戴何用?
李后:你……你看为后凄凉不……凄凉?
包公:臣今一见堪悲伤。
李后:我的包贤卿……包公:为臣不能除恶伸国法,枉我纱帽戴何用?枉我纱帽戴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