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音如水版权所有

 

 

 

 

 

 

 

 

   

 

   

   

     

 

   

 

 

 

 

 


杨令婆:洪  妙
宋仁宗:陈  瑜
韩  琦:郑蔡岳
庞  洪:吴木泉

广东潮剧团1980年赴港演出实况录音

剧本整理:谢吟  作曲:黄钦赐

(音像提供:号头站、laihonda  剧本提供:李四)

韩  琦:可恼可恼……(唱)可恨昏君太无道。(白)哎咋!可恼可恼,(唱)听奸妄
   奏,听奸妄奏害忠良。如今廷贵被押校场去,急煞韩琦无主张,急煞韩琦无主
   张。(白)可恨昏君无道,听奸妄奏,将焦廷贵押赴校场处斩,老夫保奏无
   情,如何是好,这这如何是好么?
侍  婢:太郡行起。
杨令婆:行起。
韩  琦:哦好,好了啊,天波府杨太郡到来保本,待我上前看来。
杨令婆:心慌乱,意战兢,急步儿,闯朝廷,若是欲斩焦廷贵,定欲闹奏辩分明,定
    欲闹奏辩分明。
韩  琦:哦,老太郡驾到,老夫韩琦有礼了。
杨令婆:好,韩大人,免礼免礼。
韩  琦:老太郡啊,你来得太迟了。
杨令婆:为何太迟呢?
韩  琦:廷贵已被押赴法场处斩,万岁又已退朝,这岂不是太迟了么?
杨令婆:大人不怕,老身已命桂英,前往校场,阻住行刑,候旨发落。你今朝房候
    驾,待我上朝,定欲主上登殿就是!
韩  琦:老太郡啊,此遭非庞洪奸贼……,切莫轻易放过啊!
杨令婆:自然,自然,大人请。
韩  琦:老太郡请。
杨令婆:侍婢。
侍  婢:在。 
杨令婆:闯进金殿。
侍  婢:晓得。
杨令婆:(唱)昏君无道信奸侫,陷害廷贵丧其生,为保忠良安社禝,不容庞洪老奸
    侫,我不容庞洪老奸侫

侍  婢:太郡行起。
庞  洪:嗯哼!老夫庞洪。闻说杨家那个死乞婆,到来奏表,定是要保焦廷贵,待老夫
   上前去看个分晓,见机行事是也了。
杨令婆:嗯哼。
庞  洪:哦,死乞婆来了。老太郡,仔细仔细啊。
杨令婆:哦,我不知是谁,原来太师你也到来么。
庞  洪:不错,老夫是到来伴驾的。
杨令婆:呵呵,无错无错,老太师,你一向尽忠报国,你真是忠良哦。
庞  洪:嗯,忠良?
杨令婆:是,忠良!
庞  洪:忠良?呵哈哈…
杨令婆:你会忠良就好哪。
庞  洪:嗯…
杨令婆:(唱)庞太师我的老国丈,亏你为国真忠良,今日朝中无良臣,国家大事由
    你主张,国家大事由你主张。
庞  洪:老太郡言重了,满朝文武人人钦尊你杨家,谁人敢与你比
呢?
杨令婆:呵哦,今日我杨门之人,怎敢比得你这保国的老太师么?
庞  洪:嗯…夸奖了。
杨令婆:罢了!
庞  洪:嗯…
杨令婆:侍婢。
侍  婢:在。
杨令婆:闯进金殿。
侍  婢:晓得。禀太郡,到此金銮殿。
杨令婆:既到金殿,撞起金钟。
侍  婢:晓得。来,撞起金钟。
太  监:谁人大胆,敢敲龙钟?哦,是老太郡。
杨令婆:正是。
太  监:唉,老太郡,你今来得太迟了。
杨令婆:为何太迟呢?
太  监:万岁已经退朝,这岂不是太迟么?
杨令婆:内使,你可奏知万岁,说老身有要事进奏,请主登殿,若不登殿,老身定欲
    进到五凤楼,前去面奏哦!
太  监:如此,请老太郡到娘娘殿打坐,待我奏知万岁。老太郡,请!
杨令婆:侍婢,重返娘娘殿。
侍  婢:晓得。
杨令婆:(唱)君王若不登殿中,定欲闯进五凤楼,定欲闯进五凤楼

宋仁宗:摆驾。
太  监:领旨。

宋仁宗:(唱)早朝才罢,转驾西宫,忽报天波杨太郡,来到金銮敲龙钟,朕只得,
    离凤楼,看一宗。传旨叫内使。
太  监:奴婢。
宋仁宗:(唱)有请太郡登殿中,搀扶她身,来见寡人,来见寡人表奏情衷。
太  监:领旨。传旨。
杨令婆:何旨?
太  监:万岁有旨,请老太郡上殿。
杨令婆:领旨。

杨令婆:(唱)忽听我主登殿中,潜步见驾朝金銮,恭祝我主万万岁,臣妾顿首殿旁
    椅中。
宋仁宗:(唱)太郡平身赐绣墩。
杨令婆:(唱)谢过了龙颜恩意隆。殿旁端坐锦绣墩,臣妾一本表微衷,臣妾一本表
    微衷。
宋仁宗:老太郡亲自上殿,有何表章进奏。
杨令婆:只因我朝政事,屈斩忠良焦廷贵,故此亲临上殿保奏。
宋仁宗:老太郡,六部已经判明,那焦廷贵,有欺君误国之罪,老太郡,你须知,这
    王法无亲,国法无情哦。
杨令婆:哦?好个王法无亲,这国法无情,照臣妾看来,我主若欲斩了焦廷贵,这王
    法就有所不明哦。
宋仁宗:有何不明,就该修表奏朕。
杨令婆:修表不及,一本口奏。
宋仁宗:奏来。
杨令婆:容奏。
宋仁宗:众卿端坐,听太郡口奏。
庞洪、韩  琦:领旨。
杨令婆::(唱)一本……口奏。
宋仁宗:奏来。
杨令婆:(唱)表衷情。为护朝纲为护朝…朝纲保……保忠臣。宋室江山靠良将,我
    主方得坐龙廷。朝廷设律定国法,善恶判断有分明。廷贵今日虽犯国法,也
    需念他捍卫边境,为国忠贞。况兼伊父焦赞,护助先王安社禝。南征北战丧
    其生。焦家遗下此一脉,理当源情罪赦轻。
宋仁宗:太郡所奏,朕本当准之,怎奈大胆焦廷贵,目无王法,此罪难赦。
杨令婆:为何难赦?
宋仁宗:太郡啊…(唱)太郡不知廷贵犯大逆,目无王法,妄为妄行。朕命孙武往三
    关查仓库,他竟敢殴打钦差,辱了朝廷。老太郡哙,此罪该斩不该斩,该刑
    不该刑?
杨令婆:(唱)不该斩来不该刑,可将孙武先治罪行。既是奉旨三关查仓库,为何仓
    库不查明。却欲勒索我孙财帛,岂非有辱我主圣德?难怪廷贵将他殴打,我
    主还该把孙武先定典刑。
宋仁宗:(唱)孙武勒索无凭证,岂可将他来加刑?
杨令婆:(唱)孙武勒索既无凭证,廷贵殴打钦差,又有何人证明?
宋仁宗:(唱)西台御史已查明,廷贵也已自认招供。朕正按律来处斩,这叛逆之臣
    留之何用?
杨令婆:(唱)纵然廷贵自认招供,我主判处有你不明。家人有罪及家长,何将廷贵
    来治刑?三关去召我孙返,当殿六部来议明。若是我孙有不法,老身也无相
    容情。
宋仁宗:太郡所奏理分明,真是为国一忠贞。提起你孙宗保,罪也有万重。(唱)胆
    敢通番卖国,通番卖国谋反大逆。
杨令婆:(唱)说乜通番卖国,说乜谋反大逆。我孙若有叛逆事,阮合家愿受极刑,
    正免败辱天波无侫府,为国勤劳名不清。
宋仁宗:(唱)为国勤劳,当护朝廷。寡人就因他是忠臣子,才有封他大元帅,此任
    非轻。前日狄青失了征衣,也无将他来加刑。怎知他又屈杀李成与李岱,赏
    罚不明。致到李沈氏来到金銮告御状,哭诉哀鸣,朕赐红缧七尺三关去,赐
    他全尸自行幽冥。论起此罪,本当斩首。
庞  洪:不错,启奏万法,论起国法,应该斩首。
韩  琦:启奏万岁,罪有未明,斩不得!
庞  洪:斩得!
韩  琦:斩不得,斩不得!
庞  洪:斩得,斩得!
韩  琦:哼哼!
杨令婆:住了!奸侫你啊!(唱)听闻言怒气冲升。枉你人君一国主,疏远忠良邪狎
    奸侫。都是庞洪你这老奸侫,欺君瞒主捏造虚供。教唆沈氏来告御状,欲害
    我孙丧幽冥。倚仗你皇亲国戚,你女不过小小西宫。敢来欺我杨门,你个眼
    中无睛。国家今日欲衰败,正来听了庞洪老奸侫。昏君今日听谗语,败坏朝
    纲乱国政!
宋仁宗:(唱)太郡不用恼气生,朕为九五之尊,哪有逆施倒行?
杨令婆:(唱)既无逆施倒行,沈氏告状你何不察明?那李成冒功罪该斩,宗保为帅
    赏罚分明。你却来听信谗言,欲害我孙丧边庭。你啊,你……你不记得,你
    不记得当初先王五台还愿,被困在梵王宫。大郎延平替主归阴府,二郎延定
    沙场丧生。可怜三郎延亮英雄汉,马足之下丧其生。四郎延辉流落番邦去,
    落在幽州寄云宫。五郎延德削发五台山,飘然云水成孤僧。臣妾丈夫李陵碑
    下死,七郎延嗣乱箭穿心胸。亏我合家为国尽忠死,单存六婿延昭归回程。
    北辽屡次来侵犯,也着杨家捐躯献身。若无宗保来护国,你个江山安得太
    平?天门摆下七十二阵势,一阵解围万万生灵。十八寡妇征西番,战得汗马
    血淋身。日无饱餐一顿,夜无安睡三更。东西征,南北讨,尽报朝廷。到如
    今,只存我孙一脉,你就欲断绝杨门香丁。想当初先王有道报臣子,正有建
    立天波亭。如今忘却忠臣后,就是无道昏君失政!庞洪是个卖国贼,祸国殃
    民蒙圣听。西台御史沈国清,朋比为奸乱朝政。老身手持龙头杖,定打昏
    君,定打昏君与奸侫。
庞  洪:哎呀!
宋仁宗:老太郡,不可,不可啊!
庞  洪:韩  琦:老太郡,不可不可啊。
庞  洪:不可啊!
宋仁宗:内侍,保驾!
庞  洪:不可啊!
太  监:老太郡仔细。
庞  洪:万岁,万岁啊。
宋仁宗:你啊,你啊。
庞  洪:哎呀!哎呀!
韩琦、太  监:不可,老太郡,不可不可啊!老太郡,不可不可!
杨令婆:昏君啊昏君,廷贵若不赦罪,即刻召来宗保狄青,定欲与你闹到南清宫啊!
庞  洪:害!害!害!连皇帝,也有人敢打,朝廷到这来差唔多要衰了。
宋仁宗:呸!
宋仁宗:太郡啊!(唱)太郡宽容息雷霆,此是寡人,此是寡人一时不明。待朕降旨
    三关去,召回宗保与狄青。暂且赦了焦廷贵,候待六部再议明,候待六部再
    议明。(白)传旨内侍。
太  监:奴婢。
宋仁宗:寡人有旨一道,命你前往三关,召回宗保狄青进京,再勒旨一道,前往甲
    场,赦了焦廷贵,囚禁天牢,不得违旨。
太  监:领旨
杨令婆:且慢,启奏我主,廷贵若是囚禁天牢,恐怕朝中奸党作弊,待臣妾带回天波
    府,候待我孙回京,才可议明。
宋仁宗:太郡保奏,朕当准之。传旨内侍。
太  监:奴婢
宋仁宗:寡人有旨一道,命你前往校场,赦了焦廷贵,带回天波府,候待宗保狄青进
    京,再归案审办,不得违旨。
太  监:领旨。
宋仁宗:来,搀扶太郡下殿。
侍  婢:领旨。
杨令婆:(唱)臣妾辞主下金阶,有日我孙回京来。奸侫害人总不久,平反冤鸣罪难
    开,平反冤鸣你罪难开。
韩  琦:奉送。
庞  洪:奉…奉…奉送,哎!
庞洪、韩琦:请驾回宫。
宋仁宗:退班。
庞  洪:哎…哎!
韩  琦:哈哈哈哈……
庞  洪:呀呀呸!
韩  琦:呀呀呸!
庞  洪:哎呀,可恼,可恼!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