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 子 会 妻

 

 

 

编剧:南 

编谱:李明佳

 

  母:李美英演唱

白牡丹:陈美云演唱

韩湘子:方  桦演唱 

香港韩江潮剧团演奏

 

湘母:(白)巧儿点香。

巧儿:(白)晓得。

湘母:(白)佛祖呀!

           老去更伤心,湘踪杳难寻,是前生积的冤孽债,待何时空谷响回音。

           念老身多年苦厮守,实只望湘儿将祖宗余绪来担任,

           怎料他一去无消息,抛下阮婆媳空盼望,雁杳鱼沉。

           媳妇虽然贤且孝,亦应怜她青春年少,便作了恨海冤禽。

           只是茫茫何从觅,惟有诚心一点表达我的思儿恨,亦比沧海深更深。

           今夕银河言相会,不知天公可为我韩门代唤飞鸟归旧林。

           因此特到庵门求灵应,免使孤弱长此泪沾襟。

           嗳佛祖哙,凭您一本慈悲意,对老妇人祷告,格外施恩早降临。

     (白)老身少年守独子,方幸及年娶媳,怎奈湘儿学道,一去无音,

           今日到此参拜,求菩萨可怜韩门惟此一脉,早赐乳燕归巢呵。

           唉!越思越想越添烦乱,不免再进后殿参拜祷求一番吧!

牡丹:(白)侬非乞巧表区区,却舆人家意独殊,

           天上星辰逢鹊渡,谁怜伉俪泣鸾孤。

     (唱)寂寞空帏,几度燕归人不归,流云犹解傍山扉,

           隔河牛女未曾忘相对,看天边鸟鹊绕桥飞。

           为什天上如此,人间非,谁解围,深恨却交甫负江妃。

           便说是出嫁从夫婿,郎太忍,鸡狗望终违。

           这青春便许辜负了,更问你堂上何以报春晖。

           子不孝,夫不义,须知道由来仙师不失威。

           侬今斗胆对天问,这韩门丁壮是不是注定终式微。

     (白)妾身白氏牡丹,系出宦门,于归韩湘进士,

           正喜丝罗有托,何意薄倖慕道,入门三载,自守空帏。

           薄幸独住後园书房,时值天冷,婆婆命妾亲送寒衣,岂知簿倖闭门不纳。

           後因书房失火逃去无踪。今乃七夕之期,婆婆亲往灵应庙烧香许愿,

           佑他转念归米,临行嘱妾今晚亦在後园求仙,

           互为祷告,使天神知我辈之苦衷。

           唉!薄倖你也应知婆婆之心好苦啊。

     (唱)你应自知十岁作孤儿,不是堂上教养,你怎能少年得志吐气扬眉,

           亲恩犹未报,便只顾自己遁世襟期,

           道本有道谨於礼,应不须与亲母生别离,

           顾妾虽是庸俗辈,亦名门淑女饱读书诗,

           说身世亦不辱你书生,初步便从虚处立异标奇,

           即他日遂你凌云去,亦不过是如人之寄迹一枝,

           无端不恤远引飘然,竟是怀何道理?

           更须晓得你韩门孤弱五世科宦,空负天下名驰,

           既已娶妾为家室,亦应想承继宗支。

           嗳薄幸你,你你你,你胡不计议详思,

           仙师定不相饶你,遣归想当免迟疑。

     (白)唉!言之何用,还是依照婆婆吩咐,

           入内备办一柱心香,祷告牛郎织女罢了。

湘子:(唱)谁能一念到凡尘,别了仙真复我本真,

           是无缘赶上玉京路,还是三生种下未了因。

           这因缘应自无中订,却又似终从有中去。

           住频,难忘生我亲,也难忘了结发人,

           求仙毕竟将十载,这一日有如苦难伸,

           不是自己苦辛,不该空自负仁,

           无奈辞师回归去,丛愁揽入胭花阵,

           一俟俗缘都完却,重来犹是去时身。

     (白)贫道韩湘子,自从蓝关踏雪,护祖叔前往潮州,

           重回仙府,忽忽数载,今早有所感触,

           心念慈母发妻,蒙钟离仙师吩咐,说我尘缘未尽,

           尚该留下儿孙一脉,嘱我速定归计,因此下凡。

           虽然如此,却是一位犯戒神仙也。

           鼻里香迷耳边声乱,似知人间乞巧,却又呼我来归,

           呵,此莫不是我家门首么?

           待我叫来,母亲开门,母亲呀开门。

牡丹:(白)啊!你是谁人?

湘子:(白)原来门内应声的是娘仔,娘仔,我是你夫湘子回来。

牡丹:(白)呵!谁是你的娘仔,你别乱来,须知认错了人有些不便啊,

           我那有名无实之丈夫,早在三年前因书房失火死去了。

湘子:(白)娘仔,我并未死,当时是钟离仙师救我的。

     (唱)他知我学道慕仙,邀我前往南天门前,

           未及登堂拜王母,说我尚有未了尘缘,

           却邀去蓝关路上,护祖叔远涉雪地冰川。

           如今又逢乞巧节,嘱我勿负鹊桥填,

           省亲娘会妻房,为韩门留下宗传。

牡丹:(白)越谈越无理,快些为我赶去。

湘子:(白)娘仔勿恼,你如认不得,可请我母亲出来自然明白。

牡丹:(白)我婆婆今早往庙门礼佛,为死去的爱子礼仟。

湘子:(白)原来你们误我已死,这亦难怪,当日如非仙师,

           想我欲生亦是不能,你如不信,请将往事一询,便可明白。

牡丹:(唱)谁有如此闲功夫,况又是问你这狂徒,

           我家世代留清白,切莫妄作非份图。

           你如不快走我将高呼,我一定高呼。

湘子:(白)娘仔息怒,你岂闻得我十年家道,为祖叔预言,

           那云横秦岭,雪让南关,二语十四字,不是己验了么。

牡丹:(白)这他今装作不懂,转了话题,侬便因题另做文章,

           再来难他,妾尝闻此二语,是我那有名无实之丈夫,

           当开顷刻花时,现在花片之上,你敢来冒认岂能作聚土覆盆,

           顷刻花开之戏法么。

湘子:(白)那有不能,我今不用土与盆而花自见,不信你可开门出来一看。

牡丹:(白)花在何处?

湘子:(白)娘仔!

     (唱)眼前人便是诗中花,当年五色如彩霞,

           毕竟本来纯白色,依然无恙留我家。

           了不差,不用搽,怕的是开之太咨嗟。

牡丹:(白)谁为你咨嗟,你言正如射影含沙,

           你分明不解当时事,信口自呀呀,

           眼前人是千金小姐,说什么是你诗中花。

           你若再为无赖语,定将你捉向官衙。

     (白)你知罪不知罪?

湘子:(白)请勿误会,我所说的人,是其名姓,

           当时之花便是白牡丹。恕我不敬,白牡丹岂不便是娘仔你。

牡丹:(白)哎呀又是难他不倒,但不知他此来究为何因。还须再问清楚。

           我再问你,我那有名无实之丈夫,素好音乐,常有玉箫带在身上,

           你今无箫,如何使我相信?

湘子:(白)娘仔,玉箫在此。

牡丹:(白)你平时好吹何曲?

湘子:(白)我无所不晓,请娘仔指点。

牡丹:(白)便以凤字为题。

湘子:(白)如命,今特为吹《凤求凰》。

牡丹:(白)此乃相如轻薄之调,侬不愿听。

湘子:(白)然则吹《引凤》如何。

牡丹:(白)你就吹来。

           此尚有可取,但箫史弄玉,虽同升天,而不顾其老年父母,究亦无可取。

湘子:(白)为夫今日归家,正是秉承钟离仙师之命,

           为母妻而来,好使家庭幸福,他年亲娘归老,自当与娘仔一同仙去。

牡丹:(白)妾乃俗女,何敢望作神仙。

湘子:(白)我离你三年,你今难我三次,亦算得报应分明了。

           倘若贤妻仍不原谅,我只有认错下跪吧。

牡丹:(白)看是知错了,但婆婆吩咐之言,尚未照行,

           况他老人家又不在场。如何便可答应么。待我再来。

           冤家你呀!

     (唱)三年无音讯,情恨两难伸,提起来,白叹还自嗔,

           你恋着丹炉有火,全不想举案无宾。

           高堂喜爱双凤引,为什使我苦吟呻。

           我何敢半点将眉颦,只索把寒砧夜捣到更尽。

           你今对我认错失,亦何言上慰慈亲。

湘子:(唱)我此心何忍,我此意难伸,

           惟有向慈娘认罪,自朝至暮,由晚达晨。

           想今日得娘仔原谅,正值七夕良辰,

           牛女万世隔河遥相望,总未忘得旧时人,

           两情真同是可人,云散天青更漏尽,

           高堂应不责前因,看乌鹊正甘为彼髡其首,我夫妻也应忘苦辛。

牡丹:(白)尚有二事须待解决。

湘子:(白)是何二事?

牡丹:(白)早间办下一灶心香,尚未烧得。

湘子:(白)双星今夕太忙,定不能细与人间计较,娘仔当知,

           古人有诗说“任他穿尽闲针线,那得工夫送巧来”,请问第二事。

牡丹:(白)婆婆现在尚未知道,只因她今早偕婢子巧儿,

           往灵应庙许愿。保佑你转念归来。

湘子:(白)这菩萨真是灵应啊。

牡丹:(白)还是赖你娘亲,真诚感动。

     (唱)婆婆说道天人本是相通,人情天理无不同,

           心在神在仙佛在,知始成物造化功。

           他说你应是见理,他说你不是痴聋,

           他说你何必抛妻弃母,更说你何必背祖忘宗。

           诚可感天由来说,况只在感人一定不落空。

           此遭礼佛非无故,好似早巳成竹在胸中。

           她临行对侬坚嘱咐,说此一念当不是只待付东风。

     (白)依侬之见你欲表明孝心,还是亲往庙中迎接婆婆为是。

湘子:(唱)谢谢娘仔点迷津,知你诚不视我如路人,

           表我孝心端在此一着,迎母归养孝为真,

           此後合家团聚好,更不用说甘心长食贫,

           亦前因忘苦辛,犹如晓日值良辰。

     (白)娘仔何不借我同住,使母亲一见更加欢喜。

牡丹:(白)我已说过,心上一灶香,尚未晓得。

湘子:(白)我已归来:这心香现在不是算烧好了么。

牡丹:(白)亦好,同你前去就是。

湘子:(白)如此行上。

牡丹:(白)行上。

二人:(唱)结伴相随行,眼前无物不光明。

湘子:(唱)多谢神恩浩大,许我从此韩门不孤零。

牡丹:(唱)待得家风重振日,方知积德报有凭。

二人:(唱)报有凭心中香火,天上双星,

           好像是牛女同寻西王母,南天门上便是今日之庙门灵应。

牡丹:(唱)眼前换本新面目,一一洗却旧凄清,人生何必说玉京。

二人:(唱)但愿长结金玉盟。 

(完)

 

 

 (逊弟、笛子根据TNA磁带唱词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