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房会

 

 

剧本整理:魏启光、卢吟词

作曲:陈华、卢吟词、李廷波

导演:卢吟词、郭石梅

艺术传授:李有存

司鼓:詹维刚

领奏:陈金科

 

李老三:方展荣

莫二娘:吴楚珊

  哥:杨应森

广东潮剧团演唱

 

幕启:景观义记客店。中间置眠床、左边桌椅、右边竖一竹梯。

[李老三持雨伞、背囊仔上。]

李老三:(念)为生计,走四方,肩膀作米瓮,两足走忙忙。专买胭脂膀美共水粉,赚些微利度三餐。虽无四两命,却有三分力,自赚自食兔忧烦。念我李老三,自幼父母双亡,兄嫂早丧,存我这个单身汉。终日背着这只囊仔,四乡六里穿街过巷。虽则三十无妻,四十无儿,倒也清闲半世。可笑那班为富不仁,欲钱勿命,钱贯索缠身,买(不会)睡兼迫戚,一朝钱贯索断,父子夫妻棚拆戏歇。怎似我,无钱一身轻,孤老愈康健!啊!来到这里日色将晚,前面便是义记客店,待我三步来作二步走,伸脚便到店门口。(入门科)义哥过来!

  哥:(内)来了,来了!(上)客店无闲房,货如轮转利路通。

李老三:你这店铺木虱!人来客往,被你说成是货如轮转,难怪你的父母生你这双圆钱眼,连人都被你看成“四方”个。

  哥:呃呃,一时嘴飞飞,说错来收回。你近来发财了呀否?

李老三:笑话,你不知我是“鸡母带鸡仔,有啄才有食”。今闲话休提,快快开个房间来小睡。

  哥:你来得不凑巧,今日逢墟房间满。

李老三:别开玩笑,我不会欠你的房租钱。

  哥:哪里话,你若不信就亲自去看看。

李老三:好,待我看来。(看科)哇,果真热闹过义冢埔,慢死葬无地!

  哥:哈哈!真倒霉,所说无句好话。

李老三:哎哟!义哥呀,这一间房为何上锁?既无人住宿开给我歇宿就好。

  哥:这……(科)三哥,三哥,这一间是柴房。

李老三:柴房?(望窗内)柴房内怎么有眠床蚊帐?

  哥:眠床蚊帐,只许看不许动,只可放柴,不可住人……

李老三:此是何故?

  哥:嘎!这……这房内有……有鬼……(低声)

李老三:哦!是有贵……贵重的东西么?哈哈!你勿惊,就是满地黄金,找李老三也不贪心。

  哥:不对呀!(拉李低声)我是说房内有鬼呀!

李老三:(一怔抓住义)你怎讲呀!房内有鬼?

  哥:嘎嘎,三哥呀,细声些,别多说,方免相得罪。

李老三:哇!(旁白)说得“大字细声”,完全吓我不惊,哼!想必这弟,经暗盘,赚私利,晤……(向义)哎!既然说得有影有迹,别人不敢住,你就开给我歇。

  哥:啊!你不畏鬼呀?

李老三:我不怕,什么势利鬼,百舌鬼,共你这圆钱眼鬼!(取出银子)钱银是法宝,我现钱交易,你免烦恼!

  哥:哎呀!三哥呀,你既不信,我就开给你……免钱白歇。

李老三:怎呢呀!你要给我白歇免钱?

  哥:是,这就叫做赌脾,你敢住,我便不收你的房租钱。

李老三:你说得定?

  哥:定定!

李老三:定了就好,快快来开销。

  哥:就来就来。(持灯出门,进房科不尽)

李老三:哇!这房内虽是雅致,可惜到处是灰尘网蛛丝。找支扫帚借给我。

  哥:扫帚放在梯后,你自己去拿。(李取帚,义仍不放心)哎呀!鬼呀!

李老三:哎,这是灯光照人影,别乱说。

  哥:好,不过三哥呀,真是真,玩笑是玩笑,你切莫多嘴,悄悄去睡,小心灯火。

李老三:知啦,是我自己的事,你尽管忙去。

  哥:那么,你请吧,我慢走。(出门)哎啥!(科)

李老三:疑神疑鬼!(科,关门)

  哥:(回身,锁门科,老三只管扫眠床)等会若是有动静,方免出来吓坏住客。(下)

李老三:好了好了,红眠床白蚊帐,有被又有褥,今晚真享福。有道是:“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何须惊。”别管它,自去安睡了吧!(呵欠,伸腰,人帐科)

[三更鼓,灯光渐弱,莫二娘鬼魂上。]

莫二娘:苦呀!

(内唱)阴风惨惨夜露寒,孤魂冷落无依傍!含冤负屈向谁诉,饮泣黄泉泪不干!可叹奴,生前受尽磨折遭奸骗,冤丧异乡无人怜,莫非人间尽是亏心汉,世上难寻仗义人?哎苍天哙!待何时得吐怨人间?忍悲愤,出孤冢,飘荡荡,归柴房。

莫二娘:(入房,见室中有异,又闻蚊帐内鼻息之声,揭帐探视)啊!是何方狂汉,酣睡在帐中?(科)对了,不免将他弄醒来吧!(科,莫用袖一拂,老三翻身下床,鬼魂隐坐灯下。)

李老三:哎呀!怎么静静跌落眠床下?(坐地搔首狐疑)哎哟!骤然鸡母皮浮浮,没造化,恐是鬼来相交缠……(一怔,但又镇定)哎,想必是自己日间走路疲倦睡下神乱,才会踢掉被,跌落眠床下。(科)别疑神疑鬼,还是再上床睡吧!(刚站起来,一转身见莫背坐灯了,大吃一惊。跌坐下面)灯下是谁?(莫见李怕,急站起来,想上前解释,李“呀”的一声.翻一个跟斗躲在床角)哎哟鬼呀……

莫二娘:(见状,默默自语)又是一个怕鬼的人。(不忍惊地,背转身子,不禁一声)苦呀……

李老三:(原想蹑足逃走,闻声站住)咦!要说是鬼,为何站在一边哭哭啼啼?我把定精神。放开胆量来看一下。(科)哇!原来是一个女子。(科)这就奇了,半夜三更,女子无归家。不是私奔,便是躲苦债。哎哈!孬耍孬耍,一男一女,等下引起误会,有理无话说,我得叫她快快出去。(向莫)喂!你这女子,好没规矩,须和男女有嫌,速速给我出去!

莫二娘:客官既是懂礼,就不该住在奴的卧房。

李老三:呀……哈哈哈,担柑卖完,存担柑担。喂!顺顺勿说混,房是你个,阿义焉敢邀我来?

莫二娘:啊……既是店家糊涂,奴便不怪。

李老三:哇!先说就赢,慢说输八成。也罢,你既不怪,我也怪不,今请你“二山相叠”——出,出,出!

莫二娘:是你出!

李老三:你出!

莫二娘:你出,你出!

李老三:哇……就呸,呸呸呸!(唱)你这女子真怪异,来路不明有跷蹊!说话不讲理,竹竿拿横孬上市?我劝你好好出去,免得等会收悔迟。

莫二娘:(唱)你占我房间自不是,还敢强辞语相欺!李老三(唱)愈听愈逆耳,我来投店难道无……(李本想说“难道没还钱”,但恰好这晚歇免钱,便说不出口)

莫二娘:无什么?

李老三:(暗自白)糟糕!开口便咬着舌,不先不慢,恰好今晚来住免钱,事情为何这般凑巧?哦!我明白了,定是阿义这老弟如此如此,不然,焉有“老婶圈鸡”——“嘟嘟”(巧合)!不错呀!(向莫)原来是阿义想收悔,叫你来讨房租钱。就该好好来实说,何用这般小气!难道我李老三,是真的要宿免钱?

莫二娘:哦!我明白了。

李老三:你明白,我也明白,都是钱银最好说话,(慷慨)算了,房租钱照算,叫阿义别担心。

莫二娘:唔,既是店家,将奴房间与你打赌,看来客官,倒也好胆。

李老三:岂敢岂敢,我私盐晤挑,心肝不枭,平生官微(不怕)鬼微(不怕),最怕这无影迹嘴

莫二娘::哦(唱)他为人耿直善良,教冤鬼暗喜心间。上前尊声客官哈,你岂知奴家是何人?李老三(唱)你非店婆店嫂便是阿店姐,总之是个女人行。我这时目涩无闲耳,有话明天再来谈。

莫二娘:(念)可怜我冤情无处诉,望你仗义来相帮。奴家非是店家妇……

李老三:既非店家之人,来此何故?

莫二娘:(唱)我是异乡落难无命人!

李老三:(着急地)哇!唔单图赖,带连命都勿。

莫二娘:(唱)只因当初遭奸骗,悬梁自尽在柴房!

李老三:(略一怔,渐不在乎地)什么个呀?你在这柴房上吊……(定睛细端详科,不禁失笑)哇,哈哈!怪事年年有,无年怪相同。定是当年鬼无在,你正免半天吊灯笼!

莫二娘:(唱)世上自有人面兽心比鬼恶,迫得我含冤抱恨在阴间!

李老三:你是鬼?我看是人说鬼话。

莫二娘:你若不信,便请一看……(现原形科)

李老三:(突而其来,大吃一惊)哎呀!鬼呀!(退撞椅子)

莫二娘:(急复形)大哥别怕!

李老三:(唱)哎呀!怎么一时疯邪,脚筋软软买(不会)行又买(不会)企?!

鬼呀鬼,这房间,我愿退让,你今请坐我慢慢行(走入

李把椅掷鬼,想走,却被莫接住,李转身上桌

莫二娘:(唱)不是你自夸胆子大,我怎忍心把好人惊。〔莫放下椅子,以袖遮面而坐。

李老三:(不见莫,稍定神,擦汗科)幸得我半惊半定,掷去一下即中。如今鬼走,我得赶快逃跑。(跳下桌开门)不好不好,房门倒锁。哎呀,阿义哙,你是全家死绝呀!

莫二娘:客官。(把袖一拂现形,意叫李别怕)你是……

李老三:(不理会,吓了一跳,缩回梯边,上梯科.慌张失足。莫前急拟上前扶他,李更怕抽脚躲至半梯)完了要上不能上,要落不能落.我得快快来念咒。拜请拜请再拜请,拜请我那李家老亲人:太上李老君,托塔李天王,老仙铁拐李,济公金罗汉,助我李老三,驱鬼出柴房。天精精,地灵灵,我奉同宗众仙师,急急如律令。我敕,我敕,我敕,敕敕,敕敕敕敕敕……

莫二娘:啐!

[李一吓,滑倒下梯来,莫欲扶又怕吓了他。

李老三:我惨!水龟咒,念久白滑溜,真是“师公遇着鬼”——无法,无法!来救呀……

莫二娘:苦呀……

李老三:呀!(骇异)怎么我一呼救,鬼便叫苦,难道呼救神验过念咒,真的有验,我再来念……(科)我再大大声呼救,找来呼救,救救,救,救救救……

(莫见状哭笑不得,想上前说话;李惶恐后退,迫退边念,索性闭目紧念。莫二娘(无可奈何,过了一会会)客官呀……

李老三:(睁眼一怔,急闪躲一旁)我的天,越念越糟糕,把鬼念矮了一半。

莫二娘:(唱)劝客官,莫惊心。听奴一言表因由。

李老三:糟了糟了,呼救也不灵,硬死,死硬!

莫二娘:(唱)有道是,恶人才怕鬼,莫非你,为人心有亏’!

李老三:(不服)什么!你说我……一听肚就饱,若是枉屈我,你纵然是鬼,我也不怕!必要同你辩驳几句。我就一——(念)你这个鬼真不是,无缘无故将我缠。我老三问心全无愧,平生最讲义气。若是遇见横行霸道者,我条命愿卖作三个钱!

莫二娘:(唱)大哥果然好心仗义,请恕我冤鬼无知。(恭恭敬敬地施礼)

李老三:呀!这真奇,鬼也懂情礼。好了,不是玩的,你给我站开点!俗云:“客情好比吊颈鬼。”我须提防。

莫二娘:大哥呀……可怜奴有冤仇未雪,死为冤鬼目不瞑。求大哥助一臂,替我伸冤感思义。

李老三:哦!是要我替你伸冤么?(旁白)听起来真惨,莫奈想起来害怕。(对莫)我李老三,一元官,二无贵,全靠双脚双手共把嘴,要如何与你报仇呢?

莫二娘:大哥若肯相助,何愁冤仇不雪?李老三不对不对,我是人,你是鬼,互不相识,怎知你会不会“花猫白舌嘴”?(胡说八道)

莫二娘:(科)大哥请坐上,容奴将冤情奉告。坐!(搬椅)

李老三:好好好,我坐我坐。(强壮着胆,跳蹲椅上,自语)想不到今夜鬼缠身,都因平生好抱不平。

莫二娘:苦呀!

李老三:好,别哭别哭,你一哭,我也就要落泪。

莫二娘:大哥呀!(进前,李将椅搬开)

李老三:站开点,你站开点。

莫二娘:(唱)尊声大哥我的大恩人,你莫惊。

李老三:(唱)我不惊……

莫二娘:(唱)请端坐容奴细诉苦情。

李老三:(白)我端坐!我端坐!(唱)端坐,端坐在柴房之里,我劝一声冤魂鬼你莫悲声,你家住在哪一州,哪一府,哪一县,哪一乡?哪州哪府哪县哪乡,尊姓贵名从头讲。

莫二娘:(唱)奴本是,太平县莫家庄人氏,莫二娘是妾的名字。幼年不幸双亲丧,丢下奴孤苦无依。投身富家为奴日,为奴为日受尽鞭答度日如年。

李老三:(唱)在富家为奴不如牛和马,我也曾尝过这辛酸苦涩味。你千处万处不去投,这富家豪门怎么可依栖?难道你家无叔伯婶姆,远亲近邻,舅妗姑姨,投亲靠戚,寻藤宿枝,胜比那鸟人牢笼受磨折。

莫二娘:(唱)言虽是,怎奈投亲又逢不义。堂叔起歹心,拐奴卖落烟花之地。正是前门方拒虎,后室豺狼又到身边。奴誓死不肯接客,恶鸨婆严刑毒施,打得我皮破肉裂。莫奈何涂脂抹粉,强颜欢笑吞声忍气。常抱琵琶偷弹泪,只望从良暗祷苍天。

李老三:(唱)你既有心从良,岂有才郎合你心意?

莫二娘:(唱)那日来了一客商,甜言蜜语惜玉怜香。他怜我坠落火坑,每为我嗟叹心伤。我见他多情堪匹配,山盟海誓结鸳鸯。

李老三:(唱)既是情投意合多恩爱,他何处人氏说给我知。

莫二娘:(唱)他家住在扬州地,阳春便是他名字。见奴囊中多积蓄,商量赎身脱离烟花地。

李老三:后来如何?

莫二娘:(唱)赎身之后同他归去,半途不幸遭病缠。谁料到贼阳春,心毒如蛇蝎,见奴财帛起歹意。汤药不顾恶言相欺,百般凌辱恨奴不死。竟乘奴病中昏睡,盗金银首饰逃走离,丢奴在床奄奄待毙。势迫无奈寻短见,阴魂不散在柴房里!

李老三:哎咋!阳春呀,狗奴才!(唱)我听,听听听,听冤魂言来伤心怀,果然冤情深似海。亏她历尽千般苦,铁石人闻之也悲哀。骂一声贼阳春,你见利忘义虚情假爱。黑心肝,烂肠肚。人面兽心恶狠豺。气得找李老三,怒火填胸难按捺。叫声冤魂你何不化厉鬼,去掠阳春深土埋,

莫二娘:(唱)仇人远隔千里外,空有怨气凝孤骸。伏望大哥带我扬州去,报仇雪恨恩无涯。

李老三:(唱)带你扬州报仇去,我不辞劳愿担贷。不过此去扬州路途远,身无分灾难安排!

莫二娘:啊……

李老三:(唱)何况你是人来,我是……(夹白)吁!气到昏,连话都说颠倒了!(唱)我是人来你是鬼,阴阳二路怎相随?

莫二娘:不怕,奴自藏于大哥伞下,便能去得。

李老三:好啊!(唱)天地不公,世道崎岖,恶人自在,屈死无辜,我老三越思越想,就是身无盘费,一路上我求爹爹拜奶奶,忍饥受饿当化子,哪怕是剥破脸皮风霜苦,定教冤魂吐气把贼诛。

莫二娘:(唱)大哥仗义恩德难忘,等候来生大马报还。

李老三:(唱)说什么思德难忘,恶人不除世道乱。我免本免钱出点力,换得公正在人间。穷人自有撑腰骨,最恨贪财无义人。说走就走莫迟待呀!(收拾行李)

二人(唱)拨开云雾出柴房。(二人出门上路)

莫二娘:(唱)尊一声,我的我的……大恩人!

李老三:(唱)叫一句,我的我的……冤鬼魂!

〔二人边走边唱。

二人(唱)愁云开,冤雾散,乘月色,趁星光,俺一齐,扬州去,寻贼子,报仇冤,不怕崎岖路途长!

李老三:走!

(二人下)

 

[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