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伯喈认像

 

相关音像请见:

http://chaozhouxi.com/bbs/topic.cgi?forum=2&topic=2196

 

 

司鼓:李好剩
领奏:王安明

李钦裕饰蔡伯皆
杜淑芳饰赵五娘
林如娟饰牛 氏

正顺潮剧团演唱

1961年中国唱片公司录音


伯喈:(念)昔日弥陀寺中去点香,拾得丹青画一张。
      不知何人高挂起,教人暗地里,
   (唱)自思量。俺伯喈心儿里自思量,谁人手描?
      暏看他,形容里好感伤。
   (白)看此老人家的面貌,越看越真,愈想愈现。
   (唱)好似俺伯喈爹娘模样,俺伯喈爹,蔡邕娘。
   (白)呀呀啐!倒是下官差了,做乜将此小画儿,
      认作俺家爹娘起来!幸喜夫人、院子,不在此间,
      若是在此,岂不被他一场取笑!
   (唱)他既是我爹娘,假若是我那老爹娘,
      五娘妻颇贤良,在家中奉侍姑嫜。
      再忍得颜容模样,他的颜容模样!
      么我的老爹娘!少不得似此这般凄凉形状。
      俺这里欲寄一封家书他就回去,
      怎奈朝中董卓弄权,吕布把守在虎牢三关。
      俺这里莫说是书信,就是天边鸿雁飞亦不能得着到,
      么我的老爹娘,你那里有谁来往,将家书带到洛阳。
      他既是我爹娘,假若是我的老爹娘,
      陈留郡遭逢这等饥荒,做乜没个媳妇来相访?
      么我的老爹娘,少不得似此这般凄凉形状。
      敢则是神图佛像,夭敢是神图弥陀佛像?
   (白)神图不是神图,佛像不是佛像,却是何物,究是那个么?
   (唱)猛可地看画儿心头焦!我想天下最巧要不过是画工,
      全凭一根笔他就画出万般形,丹青匠由他们主张。
      须知毛延寿误写王嫱,毛延寿误写王嫱。
院子:(白)老爷请茶。
伯喈:(白)院子,将小画儿收起。
院子:(白)从命。
伯喈:(白)且慢,将小画儿挂于桌上,然后将茶杯收下。

院子:(白)从命。
伯喈:(白)小画儿背后标题诗句,句句敲着下官,怎不可恼!
      我看墨迹未干,料题诗之人去也不远,我想夫人必然知之。
      请夫人进书馆还话。
院子:(白)从命,有请夫人。
牛氏:(白)来!
   (唱)书帏声高,是妾身教他题诗相诮;
      翰墨关心,丹青入眼,强将言语来相告。
   (白)未知相公唤妾出来,有何事告量?
伯喈:(白)那小画儿背后,标题诗句是谁写的?
牛氏:(白)哦,在哪里?
伯喈:(白)就在桌上。
牛氏:(白)许哩,待妾看来。昆山有良璧郁郁…
伯喈:(白)啊?夫人,此乃五言诗句,为何七字而念?
牛氏:(白)相公,此乃五言诗句么?
伯喈:(白)是。
牛氏:(白)许哩,待妾再看来。
      相公,看此诗句,有奔丧的,也有不奔丧的;
      有弃妻的,也有不弃妻的,未知相公,欲学哪一个?
伯喈:(白)下官定欲学许宋泓之有义,决不学许黄允之无情。
牛氏:(白)只恐相公你,宋泓口来黄允心。
伯喈:(白)夫人,你真真好不贤!
牛氏:(白)相公,你真真好不孝!
伯喈:(白)下官怎么不孝?
牛氏:(白)妾身怎么不贤?
伯喈:(白)你将下官比做黄允,你就是不贤!
牛氏:(白)相公,你抛别八旬父母在堂,弃了二月妻房在家,你就是不孝。
伯喈:(白)下官虽然,抛别八旬父母在堂,
      弃了二月妻房在家,也是被你爹爹强留在此!
伯喈:(白)虽然是我爹爹强留在此,也是你男子汉心情意愿。
伯喈:(白)夫人!
伯喈:(白)相公!
伯喈:(唱)下官今日请你出来盘旋诗句,谁知……
   (白)夫人你呀!
牛氏:(白)我是做呢?
伯喈:(念)你你你
   (唱)就说得好笑,说得好笑,心儿转焦。
      俺伯喈决不学许黄允的没来由,捐却苦李再寻甜桃。
      不妒不淫与不盗,总无将她弃掉。
牛氏:(白)弃妻的呢?
伯喈:(唱)弃妻的是人所嘲!
牛氏:(白)不弃妻的呢?
伯喈:(唱)不弃妻的众所褒。
牛氏:(白)褴褛爹娘,如何施为?
伯喈:(唱)褴褛爹娘乃是蔡邕天伦父母。
牛氏:(白)丑貌妻房,不堪相认。
伯喈:(唱)丑貌妻房乃是伯喈枕边之骨血,古言道得好,
      恩也不可断,义也不可忘,么我的夫人妻,
      纵然她的丑貌,我怎肯将她弃了?
牛氏:(唱)伊家富豪伊家富豪,又兼有青春年少,
      嗳相公,我共你紫袍挂体,金带垂腰,
      做伊家媳妇啊,应当有官诰,须俊俏,必美娇,
      若嫌她的丑貌,嗳相公呵!你何不将她弃了。
伯喈:(唱)嗳夫人,罢了我的妻,你乃是丞相之女,做我状元之妻,
      说出只话来了!何不三思三省三思三省,么我的夫人妻,
      你个言颠语倒,激得我心儿转焦。适才五言诗句,
   (白)夫人你呀!
牛氏:(白)我是作什么呢?
伯喈:(唱)你就故将七字而念,莫不是把我来戏弄。
牛氏:(白)无那!
伯喈:(唱)题诗句来装嘲。下官不见此诗尤之则可,
      今日见了此诗句,俺这里哭得我泪痕多。
      扑拉拉这一遭。题诗句把我来嘲,一件一件难恕难饶。
牛氏:(白)我来请。我来请。
伯喈:(白)请请请
   (唱)请夫人说与下官来知道。
牛氏:(白)相公,妾身都不知哩。
伯喈:(唱)我望望望,望夫人说与下官来知道。
牛氏:(白)相公,妾身实是不知道。
伯喈:(白)夫人,你实不知么?
牛氏:(白)是,不知。
伯喈:(唱)嗳夫人我的妻,下官今日问你,你就苦苦不说。
      有日水清石现,雁飞毛落,
      查出题诗之人,决然不肯与你轻恕轻饶……
      么我的夫人妻,我怎肯干休罢了!
牛氏:(唱)嗳!适才姐姐进门之时,只恐相公不肯来相认。
      这等看将起来,义重情深。焉有不认之理?
      么料相公,料相公不是个薄情--分晓,嗳相公,
      管教恁夫妻会合定在
伯喈:(夹白)在哪里?
牛氏:(唱)在今朝。
伯喈:(白)夫人,题诗的是何人?
牛氏:(唱)题诗的,题诗的是伊家大嫂。
伯喈:(白)夫人,她姓乜?
牛氏:(白)她姓赵。
伯喈:(白)名谁?
牛氏:(白)哦,相公,你又欲问她的名么?
伯喈:(白)是,她名谁?
牛氏:(唱)伊个名叫做五娘!
伯喈:(白)怎说,果真五娘,贤妻到来么?
牛氏:(白)正是。
牛氏:(白)快快请她出来相见。
牛氏:(白)我知。姐姐过来啊!
五娘:(白)来。
   (唱)忽听声闹噪,想必是丈夫看诗罗唣。
牛氏:(白)快些过来啊!
五娘:(唱)夫人召,忙声高,小姐召,忙声高,料其中
   (夹白)必然
   (唱)有分晓。
伯喈:(唱)妻你怎么穿得这破袄,妻你怎么穿得这破袄。
      一身白粉粉,尽都是素衣禞?
   (白)妻呀妻,你为何这等模样?我明白了,
   (唱)妻你口不言,我心自晓,莫非是我爹,不然是我娘,
      莫非是我双亲不保。
   (白)妻呀妻,你忍了悲泪,把别后家中事情,说与下官知道。
五娘:(白)咳吓!
   (唱)从别后……陈留连遇饥荒三载,把你爹娘,双双做了沟渠饿殍。
伯喈:(白)还有张太公相周济?
五娘:(唱)虽有张太公相周济,叹双亲无依靠,
   (夹白)可怜呀!
伯喈:(白)为何不说?
五娘:(唱)可怜公婆两口颠连相继死!
伯喈:(白)怎说,我爹娘死了么?
五娘:(白)是,死了!
伯喈:(白)死了?!
五娘:(白)死了!
牛氏:(白)死了?!哎!
伯喈:(白)爹娘!
牛氏:(白)公婆!
伯喈:(白)双亲!
牛氏:(白)爹妈
伯喈:(白)妻啊妻,这等饥荒年情,岂有棺木殡殓么?
五娘:(唱)哎依!是妾身,是妾身剪头发殡殓考妣。
伯喈:(白)岂有安葬未?
五娘:(唱)是妾身将孤坟自罩涂泥堆,孤坟自罩涂泥堆,
      是妾身将麻裙帕沙盖罩。
伯喈:(唱)我听我妻言,听妻言不由我痛伤噎倒。哎!
牛氏:(白)相公啊!(唱)相公你休噎倒,保重须着紧要。只恐怕断绝了蔡家根苗。
五娘:
伯喈:(唱)欲见生身爹娘无由得见。
五娘:(唱)嗳夫,欲见你生身爹娘,今生今世不能相见,
      若欲纸书真容,就在你眼前见。
伯喈:(白)怎说,有爹娘真容,何不请出来与夫一观!
五娘:(白)冤家,桌上挂的就是啊!
伯喈:(白)看来!
   (唱)当初孩儿不肯前来赴选,是恁苦苦迫我前来,
      不料陈留连遇饥荒三载,把我爹娘双双饿死,
      孩儿生不能养,死不能葬,葬不能祭,
      莫说陈留郡,
   (夹白)就是那普天下,一个个道我,
   (唱)伯喈不孝,俺蔡邕不孝,把父母来抛!

五娘:   老公婆,
   (唱)    早知道形衰貌黄,形衰貌黄,怎留在圣朝?
伯喈:   老爹娘,
伯喈:(唱)我那伯皆爹娘!我那伯皆爹娘!
   (白)五娘贤妻请上,受你夫一拜。
五娘:(白)不敢。
伯喈:(白)请上!
   (唱)你为我受烦恼,你为我受苦劳,
五娘:(白)公婆啊!
伯喈:(唱)嗳妻哙!丈夫今日拜你几拜,你就苦苦不受,
      俺伯皆爹娘生是你养,死是你葬,葬是你祭,你就比做伯皆,
      伯皆学也不得与你,么妻谢你葬我爹来葬我娘。
      你的恩德似天高,么妻恩难报你,恩难报你。
五娘:(唱)公婆呀!嗳公婆,我那罢……罢了老爹妈,
      当初只望养子待老积谷防饥,这等看将起来也是枉然,
      枉然么--养子,
伯喈:(唱)是,是么妻,养子何曾待得老!
   (白)妻哙妻,这等饥荒年情,哪有闲钱去请画工?
五娘:(唱)仪容相貌,仪容相貌,是妾身亲手描。
伯喈:(白)路途遥远,哪有盘缠来到此间?
五娘:(唱)一路上,关津道,苦不尽,山遥路远野店风霜,
      寒衣薄盖,身背琵琶,
伯喈:(白)冤家,去拿茶来。
牛氏:(白)冤家你,人已先知了。
伯喈:(白)既是先知,可近前,听你姐姐,诉出苦情。
牛氏:(白)阮在此。
伯喈:(白)妻呀,快快说来!
五娘:(唱)身背琵琶,逢人逢人作乞丐。
伯喈:(白)怎么说,妻啊,你去做乞丐了么?
五娘:(白)正是!
伯喈:(白)哎!真是太亏了你!
五娘:(白)冤家你呀!
   (唱)嗳冤家你……还来假慈悲做乜?假慈悲也太迟了。
      当初在家起程之时,妻子送到十里长亭,南浦之地,
      不忍分离,何等叮咛嘱咐与你……么,我的夫哙!
      说是乜受烦恼,说是乜受苦劳,
   (白)不信,冤家你来看!
伯喈:(白)妻啊,我信!
五娘:(唱)看你爹来看你娘,自从别后遇饥荒,他的形容知多少,
      贱妾一身,一身受煎熬。
牛氏:(白)姐姐请上,受我一拜。
五娘:(白)不敢
牛氏:(白)请上!
   (唱)你为我受烦恼,你为我受苦劳。
伯喈:(白)且慢,冤家,你要拜什么?
牛氏:(白)拜阮阿姐。
伯喈:(白)拜伊何来?
牛氏:(白)拜伊为我受苦。
伯喈:(白)冤家你,拜迟了。
牛氏:(白)不会迟,不会迟。
伯喈:(白)迟了迟了,冤家你呀!
   (唱)嗳冤家你这冤家,说是乜受烦恼,说是乜受苦劳,
   (夹白)是你
   (唱)误我爹来误我娘,误我伯喈名不孝,做也不得妻贤,妻贤夫福少。
   (夹白)罢了!
   (唱)脱落官诰,脱落官诰,改换罗袍!
牛氏:(白)
      且慢,要往哪里?
五娘:(白)
伯喈:(白)直到午门去辞官诰。
牛氏:(白)
      等待早朝。
五娘:(白)
伯喈:(白)还等早朝?
牛氏:(白)还有二道表章进奏。
伯喈:(唱)嗳妻哙,你看这等的时候,还来说是乜表章。
   (夹白)是了!
   (唱)待来朝……我将二亲真容戴在头上,
      去到万岁殿前,奏道万岁我的主,
      当初微臣二道表章,一道辞官一道辞婚,
      是恁苦苦不准,不料陈留连遇饥荒三载,把我爹娘双双饿死。
      我想皇上乃是仁德之君,见我这道表章,
      必然赐我御祭-御祭么老爹娘,他生前享受不得爵禄之荣,
      死后当受三牲五鼎之祭,么妻灵魂儿灵魂儿都是喜。
      手把二亲真容去哀告,陈留赵氏今来到。
      左边是我爹,右边是我娘,嗳爹嗳娘么老爹娘,
      从别后遇饥荒,把恁双双死了,双双死了。
牛氏:(唱)哟,是,是么夫你今戴起官诰,穿起罗袍。
      等待来朝,你去辞官,我来辞爹,
      你去辞官诰,我来辞爹娘,我共你双双同行孝道,同行孝道。
伯喈:(白)冤家,山遥路远,去不得!
牛氏:(白)去得!
伯喈:(白)去不得!
牛氏:(白)去得去得。哎!
   (唱)姐姐都来得,妾身怎么去不得!
      我阿姐伊都来得,妾身怎么去不得?
      那怕山高,那怕路遥,双双同去,拜你爹共拜你娘。
      去把孤坟……来祭扫。
伯喈:(唱)是,是么妻,一夫带恁二个妇,双双同去拜公婆,
      自从别后无音耗,皆因千山万水多,
      只为三不孝!做出祸来根苗。

(唱词提供:[汕头]李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