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 反 唐

 

(香港)新天彩潮剧团电影录音演出版本

([泰国]吉胆人扫描、笛子识别处理)

 

剧情简介 演职员表

第一面 第二面 第三面 第四面 第五面 第六面

 

剧情简介

 

    唐度宗时,奸相张台擅握权柄,屡害忠良,嫉忌薛家彪炳功绩,乃藉薛刚打死其子云登为由,奏斩薛丁山,复命宋廉诱薛猛上京,谋以腹将马元夺兵权,宋廉系薛家乳娘之子,对薛猛泣诉巨变,众将闻之气愤填胸,威欲报仇除好,但为薛猛所阻,迨至马元衔旨赶到,薛猛竟一片愚忠,将印交出,并愿率领合家大小上京待罪。

    薛夫人愤劈朝廷所赐「忠孝牌」,怀抱初生三月之子薛蛟,随夫上京伏法,途遇薛刚慌张逃命,知其前来请兄统军反唐,薛猛大怒,拟加捆绑同往待罪,幸夫人暗使逃生,宋廉、张笼亦随薛刚而去。

    张台请旨监斩薛猛全家,事为英王徐策所闻,暗骂薛猛愚忠,欲救不能,乃与夫人商以三月亲生儿金斗换救薛蛟,希保薛门香丁,夫人初时不舍得,后她含泪允之。英王夫妇赶赴法场假装祭奠,乘机换子,眼见无辜亲儿金斗为薛蛟代死,腰斩三刀,惨不忍睹!

    薛刚、宋廉、张龙三人落草青龙山,伺机反唐。痛闻薛猛全家伏法,与薛丁山遗遗体同葬于铁坵坟,使其永难超生。薛刚不顾生死,与宋廉同往偷祭,险遭禁军围捕。

    十三年后,薛刚之妻纪銮英与逃生时产下之子薛葵,落草韩山,招兵买马,声势日大,銮英对薛葵道出十余年前之血海深仇,嘱子待机报复。

    徐策夫妇,十三年苦心教养薛蛟,视为亲儿,清明日徐策挂出薛猛夫妇及金斗惨杀之画像,英王痛述往事薛蛟始知自己的身世,乃携函往会其婶纪銮英。

    薛蛟至韩山,适值薛葵巡察,两人一言不合,大动干戈。此时薛刚亦上山访寻女英雄,见两小将武艺非凡,乃上前劝解,孰知薛葵诬为歹人,幸喜纪銮英闻报赶到,惊认其夫薛刚,于是夫妻父子相会,薛蛟亦呈书认婶。

    韩山与青龙山两路大军会合,兴兵反唐,围攻皇城,唐度宗传旨徐策出城招安,英王乃与老家院两骑出城,阵前怒骂薛刚害累父母家人,先行惩罚,然后检阅薛家军容,并盛赞宋廉张龙忠义。

薛刚遵从徐王爷训言按兵受勋,唐度宗亲祭其祖,并将奸相张台活祭铁坵坟,薛家军声威复震。

 

演职员表

音乐作曲:张木津

    (演员表)

  蛟:陈楚蕙

  刚:陈英杰

纪銮英:方汉粧

  猛:蔡锡炎

薛夫人:柯婵卿

  策:张应炎

徐夫人:陈 

  廉:林静仪

  元:张仕贵

  龙:陈映生

  台:何刘添

  葵:张龙华


第一面

合唱:薛家战功定了唐天下,君民同乐庆元宵,奸子张云登恃势欺民女。激怒薛刚不平潮,三拳两手,御街打死小奸枭,奸相奏君求抄斩,徐英王气得怒心焦,抄斩噩耗报到门庭,为保存一脉姑迫媳逃生。平辽王满门血溅金阶下。一道黄诏骗来京,昏君无道从奸臣,教会狐鼠守关城。

宋廉:(唱)勒马加鞭离帝京,满腔愤恨赶往河阳—城,恨张台,恨张台心狠毒,奸谋斩草不让根生。此行若劝不反节度使,愧无面目返回程。

马夫:将军到此长亭,岂欲下马!宋廉:也好,下马。不如题诗亭柱,以明我志,(唱)长亭立誓言,奸逆乱朝纲,忠路悲已塞,何人卫江山。马夫:将军时已不早,应速赶程。

宋廉:带马。

马夫:是。

马元:(唱)匆忙忙,急马赶边关,心脉交跳,又惊又慌,此行……此行难料能否,能否夺得薛家兵权,唉啫,地上蹄印尚新,谅那宋小子定在头前,左右快追快追。

校军:遵令。

中军:将军,何事亭柱有人题诗?

马元:待我看来,唉呀,畜生敢此大胆,竟敢题诗造反,怪不得相爷先见之明把他母留作人质,左右赶上!

薛猛:(念唱)一片丹心卫国土,三代忠良护朝纲,威镇阳河平胡骑,教会不敢渡关山,(白)本帅,金旗侯薛猛,奉旨封为节度使,镇守阳河关,今值大操之期,吩咐中军。

张笼:在。

薛猛:传令开校。

张龙:领令。

探子:禀元帅,圣旨到。

薛猛:传令停操。张龙:传令停操。

宋廉:圣旨到跪。

薛猛:我主万岁万万岁。

宋廉:肤念卿父年迈,难掌朝政,待命卿夫妇上京,子代父职,晋爵封王,不得违旨。

薛猛:领旨,谢主隆恩,将军一路辛苦,将军请坐。

宋廉:谢坐。

薛猛:乳娘近来康健否?

宋廉:家母,托庇平安。

薛猛:我父寿辰,将军岂有到我家?

宋廉:末将母子都到贺寿。

薛猛:有心了,将军,你出京之时,岂见我家三弟弟。

宋廉:三,三爵主么?

薛猛:为何吞吞吐吐,两眼吊泪!

宋廉:侯爷听道。

薛猛:说来。

宋廉:含泪将情来禀明,弥天大祸从地生!

薛猛:何祸?

宋廉:(唱)祸因由,祸因由,元宵夜,君民同乐观看花灯,奸子当街调戏民家女,三爷带醉抱不平!

薛猛:啊!宋廉:谁料三拳打下,命丧幽冥。

薛猛:我父岂有绑那畜生上殿请斩。

宋廉:三爷惧罪,当夜闯城逃生。

薛猛:畜生呀。

宋廉:(唱)老奸贼,上本求将满门斩,昏君无道准奏行,众公卿力保遭帝斥,徐英王气得愤恨腾腾,可怜老王夫人金堦下,已遭,已遭丧生!

薛猛:唉喳。宋廉:侯爷,醒来醒来。

薛猛:(唱)闻……报………双亲命丧金堦。

宋廉:侯爷,醒来醒来。

薛猛:呀喳,不好了(唱)三魂七魄,三魂七魄把我命催,咬牙切齿骂一句,老奸,张台,叫一声,中军张龙听我令。

张龙:在。

薛猛:(唱)将令旗,传三军,披蔴带孝,急打三通鼓,立刻反关攻帝京。张龙。

张笼:在。

薛猛:将令旗交回。

宋廉:侯爷为何追回令旗?

薛猛:吓,传令三军各回营哨。

张龙:元帅戴天之仇,岂能不报。

薛猛:住口,不要多言。

宋廉:侯爷。

采子:禀元帅,圣旨到。

薛猛:何人带旨?

探子:陕西观察使马元将军。

薛猛:退下,马元。

宋廉:侯爷,马元乃老奸女婿,此来必有狡计。

张龙:侯爷,待末将先斩此贼。

薛猛:且慢,将令旗缴上。

马元:圣旨到跪。

薛猛:我主万岁万万岁。

马元:肤急见卿,旨到即来京,阳河关交与观察使马元代管,无得违旨。

薛猛:领旨。

马元:接旨。

马元:恭喜元帅,贺喜元帅,此番晋京,必定封王。

第二面

薛猛:啊。

宋廉:你。

马元:宋将军,长亭佳句题得真好,哈,哈。

薛猛:宋将军。

宋廉:在。

薛猛:马观察。

马元:元帅。

薛猛:你此来,是为这个节度印么。

马元:不,不敢,是来奉贺。

薛猛:好个钦差,张中军,把黄金大印交出。

张龙:侯爷。

宋廉:侯爷呀侯爷,将在外君命可不从。

薛猛:住口,唉咦,交印。

张龙;小将愿受斩。

薛猛:唉怎,(唱)叫一声………张龙我的……我的:好将军,须知我,这时节,进退艰辛,交上印……毋伤了本帅的心。

张龙:侯爷。

薛猛:唉!老天呀上苍,念我薛家南征北讨,流尽汗马心血,换来这个大印,想不到今日,唉就交给你吧!接吧,孝乎……忠乎……戴天仇,叛臣名,叫我薛猛恨悠悠!

宋廉:侯爷,此时若不反关,明天恐祸生不测啊!

张笼:侯爷呀,侯爷,今日帅堂士气愤怒,岂忍心相弃。

薛猛:呸,你等一为钦差,一为中军,不来劝我尽忠,倒来劝我造反,究何居心?

宋廉:(唱)多忠言犯上罪自知,怎奈满腹寃情不能不提,须知道:“奸权当焰,忠良处危,万民皆望侯爷挥军到,报仇除奸万难辞。

念慈母,若待薛家军不至,定必尽节情堪悲!

薛夫人、张龙:啊。

宋廉:(唱)我宋廉,亦曾誓言不返京畿,一腔愚诚付流水,不如一剑尽孝悌。

薛夫人、张龙:将军不可不可。

薛猛:宋廉宋廉,唉!他忠心,使我难持,但,但叛臣臭名非所宜,非所宜。

夫人:(唱)看起来,将军忠心比你明,奸臣祸国,昏君无情,是非颠倒,黑白不清,你何开口说忠,闭口谈贞,根本是不孝,不义,不仁,负恩,忘情。

薛猛:住口,我薛猛何有不孝,不义,不仁,负恩忘情,吓。

夫人:骨肉亲仇小报何谓孝,辜负土气岂义心,哺你六岁乳娘为你死,你半点不动於心那称仁,背众忠,凭愚忠,你,你有什么恩情?

薛猛:唉咦,夫人呀,(唱)须想到,挥兵城下,同僚出城来招安,试问有何面目见公卿。

夫人:原来如此?

薛猛:(唱)我又问,问一句,徐伯父若出城来责问,俺有何言来表明,岂不是,我薛猛,空负了薛门千古駡名,间头来,再尊声,夫人爱将啥,你抬头,抬头看上面忠孝牌金字尚晶莹。

夫人:(唱)太愚忠,太愚忠,公卿既保不了薛家冤,还有谁人敢来出城招安,纵然是,论交谊,敢来闷,我马氏亦能跪求仗义执言。

宋廉:夫人理义如日星,忠孝牌今已不明。

张笼:昏君巳无道,此牌究有何灵。

薛刚:住口,我志已决,你等休要多言,休要多言,家院何在。

家院:来了。

薛猛:传令,大小明日随我带绳上京,其余婢仆一律各赠白银五十丙,遗散回乡。

家院:老爷,老爷,这……

薛猛:你亦抗命么?

家院:老奴不敢。

夫人:天啊!(唱)可怜俺祖薛仁贵,三箭定了唐天下,白龙马坭河救圣驽,说什么,平分江山,老爹娘山生戎马苦卫国,却落得为奸子宽丧阴间·看起来,功勋有如烟没,麟阁传名太欺人,从此凤凰战迹谁来吊,什么义,什么忠,什么功,什么是王法,到底来,只是恨海茫茫。

薛刚:念我薛刚,酒醉闯祸,累害爹娘,匆匆逃出王城,策马前往阳河关,恳求大哥,替爹爹报仇,唉喳,前面马蹄声噪什,定是追兵前来,不冤暂避一边。

夫人:(唱)泪涟涟,哭家殇。

宋廉:(唱)飞蛾扑火终自灭。

张龙:(唱)自投罗网情可怜。

夫人:(唱主二月蛟儿惨同难宋,龙:(唱)愚忠如此千古伤。

薛刚:哦,嫂嫂,嫂嫂,众  :哦,是,是你。

薛刚:你等往那里。

夫人:还来问我,不是被你闯祸所害么。

薛刚:事已至此,何必自投罗网。

宋、龙:三爷非夫人与阮等不明白,怎奈二爷执意愚忠。

薛刚:二哥那里。

夫人:在後面。

薛刚:二哥。

薛猛:是你!(唱)骂声畜生太无知,有何面目来相见,倘不快快来下马,随我赴京师,吩咐管家,把畜生捆了!

家院:三爷。

薛刚:老管家,你岂忍见阮家冤仇无报么。

家院:那忍,二爷,捆不得。

薛猛:捆,不得。

家院:是,不得。

宋、龙:侯爷,不该捆。

薛猛:不该。

夫人:是,不该。

薛猛:既不该,待我亲自动手把畜生捆吧。

宋、龙:夫人请。

薛猛:叛将,叛将。

夫人:(唱)老爷,不可如此无情。他等忠心无处靠,临死抱生理正该,这时节……你还不顾手足情,袍泽之义,追杀良将如狼豺。

家院:老爷,俺家血仇还靠他等。

薛猛:唉!罢了!

徐策:胡涂胡涂。

太监:老千岁慌慌忙忙有何大事。

徐策:有……紧要奏本。

太监:千岁,岂为薛侯爷奏本。

徐策:正是。

太监:迟了。

徐策:怎说?

太监:薛侯爷全家,已被奸相奉旨押往法场去了。

徐策:当真?

太监:奴才那敢说假。

徐策:不好了!

第三面

夫人:千岁保本去,为何迟未归。

众;:梅香,烹茶上来。

梅香:晓得。

夫人:千岁保得薛贤侄么?

徐策:太迟了,太迟了,薛猛全家都被好相押往法场去了,夫人,随我来,夫人呀,八唱)事已临头保不能,唯有营救三月婴,夫人贤德当晓古有灵辙事,舍子救孤,为义而行,况俺与薛家三代袍谊重,怎忍看他绝香丁。

夫人:(唱)千岁意向妾已明,怎忍金斗吾儿来丧生,只是俺,仅有此独子,为义代死岂不是也断俺香丁,念你我,风烛残年将六十,生育不能,回头来,问一句,岂有第二良策来施行。

徐策:(唱)谁人割舍骨肉心不痛,苦无别策来代行,含悲忍泪来相劝,求夫人需记时刻无情。

夫人:唉咦,奴呀,(唱)见老爷,双膝跪下难忍,眼前间又舍不得我家三月婴,咽喉结硬说不出,转身儿,闭眼扶起从夫命,千岁,如何换得。

徐策:既蒙夫人答应,老夫自有办法,儿呀,非父忍心,奈为救一忠良血脉,不得不将儿舍生了!家院过来。

家院:千岁有何吩咐。

张台:斩草除根必净尽,一张奏本绝薛家。老夫张台,奉旨监斩钦犯薛猛,吩咐开道。

中军:禀相爷,到此法场。

张台:下马,中军听令,将法场四周戒卫,不论何人不准祭奠。

中军:遵令!相爷有令,不论何人,不准祭奠。

众声:遵令!

徐策、夫人:(唱)为情为义不辞劳,定欲亲祭此一遭,苍天应助俺心意,化险为夷不煞熬。

家院:禀干岁,到了法场。

徐策:通传。

家院:是,报。

中军:所报何事。

家院:英王夫人前来祭奠。

中军:丞相有令,不论何人不准祭奠,请千岁回府。

夫人:哦。

徐策:老夫还遵得张台命令么?进去,来,将祭品摆下。

中军:老千岁爷,待小人通报就是,禀相爷,英王与夫人,定要进场祭奠,请乞定夺。

张合:英王么,不好惹他,迎接。

中军:遵令,千岁爷请进。

徐策:进。

张台:不知老千岁驾到,老夫失迎。

徐策、夫人:不敢当,阮夫妻,因为与薛家通谊,略备牲酒,前来祭奠。

徐策:相爷,岂须检查祭盒。

张台:免,免,惟法场时刻无多,请千岁明白。

徐策:相爷,老夫尚未摆祭。

为何如此相迫,唉。

张台:请祭,请祭。

家院:侯爷,阮家千岁夫人,前来祭奠。

徐策、夫人:呵,贤侄,夫人。

薛猛、夫人:千岁,夫人。

徐策:(唱)怜你愚忠投罗网,空令千古泪沾襟。

徐夫人:(唱)刹那间,竟分阴阳路,哀哀大冤来世伸。

薛猛:(唱)君欲臣死死不惜,可怜三代战功化为尘。

薛夫人:(唱)人生到底终一死,恨海茫茫感愚臣。

家院:请千岁上香祭酒。

院婢:请夫人祭酒。

徐策:将芦席围起,待老夫一祭。

院婢:是。

徐夫人:待老身看一次!

徐策:亦好。

徐夫人:贤侄来受阮香酒。

徐策:(唱)杯酒祭品表世谊。

徐夫人:愿英魂永随正气间。

薛猛…(唱)九泉之下感恩德。

薛夫人:(唱)结草衔环报君恩,夫人。

徐夫人:侄妇。

张台:中军,何时。

中军:午时三刻。

张台:哼,吩咐午时已到,请千岁夫人快快离场,速速行刑。

中军:遵命,相爷有命请千岁夫人回府。

张台:传令刽子手,先把那婴孩腰斩三刀。

刽子手:遵命。

探子:禀三爵主,侯爷与夫人已被斩了。

薛刚:唉喳,哥哥,嫂嫂。

宋廉:侯爷夫人,尸首知在何处?

探子:奸党怕俺盗尸,与满门大小,一同葬於铁坵坟了。

张龙:坟在那里。

探子:在京城东门,日夜戒备森严。

薛刚:两位贤弟,我即前往铁坵坟一祭。

探子:不可,不可。

薛刚:我薛刚以待罪之心,不孝之名,还怕什么。

宋、龙:大仇未报,万不能轻率从事。

薛刚:你等勿忧,我一定要去。

宋廉:这么,既如此,小弟就一同前往,张将军,小心守营。

张龙:一路小心为是。

宋廉:阮知。

薛刚:宋将军,就乘今夜月黑天高起程吧。爹娘,双亲。

宋廉:老王爷,夫人。

薛刚:爹娘呀,爹娘,儿不孝罪大,九泉之下请佑阮等早日报仇雪恨么爹娘呀。    .宋廉:三爵主,大局为重,快走,快走。

銮英:葵儿不可。

薛葵:母亲,为何不可?

銮英:儿呀,雁行成排,高飞天空,你何忍射伤其一呢?

薛葵:母亲射雁是常事,为何大惊小怪。

銮英:唉!(唱)纪銮英,銮英想起当年事,珠泪不禁涟涟。

薛葵:母亲,为何伤心?

銮英:(唱)俺家本系侯王第,三代战功靖边疆,一家百口,正如那,如那雁群排行列,竟因你父闯祸丧黄泉!

薛葵:母亲,既是俺全家命丧黄泉,做乜尚有你我二人?

銮英:只因为母身怀六甲,婆婆严命嘱我逃走他乡,六甲生下是奴你。

薛葵:就是我。

第四面

銮英:(唱)十三年来忍悲泪,落草聚义望出头天,日夜望儿长大把眉扬。

薛葵:(唱)听慈娘含泪训声,令薛葵无限悲鸣,血海深仇誓必报,回头来,问一声慈娘哙,请示爹爹今岂在生?

銮英:(唱)十三年来音讯绝,究否人间总难明?

薛葵:啊,儿必天涯海角,寻爹归来。      .銮英:我仔不必如此,待为娘慢漫命人打听你爹消息。

薛葵:母亲,俺家公妈,既已全死,今日清明,人人上山扫墓,你何不带我前去,藉表孝心。  ;銮英:(唱)问起俺家祖墓肠肝裂,教使銮英愤恨如焚,忘了这薛门汗马战功这还罢,又把合家尸骸铸成铁坵坟。

薛葵:坟在那里?

銮英:坟么,远在京城。

薛葵:京城俺亦可前去。

銮荚:那里戒备森严进去不得的。

薛葵:母亲,有坟又去不得,有仇又报不得,叫我如何做人,如何做人呀母亲。

銮英:(唱)儿有孝心母欢喜,儿泪沾透母心肠。

薛葵:我家仇人何姓字,求母说儿知详。

銮英:(唱)张台名字儿谨记,当朝丞相老奸殃。

薛葵:张台呀,你这老狗种,少爷千斤金鎚,定把你打得粉骨碎尸、母亲,俺有寒山英雄好汉,何不立刻打入长安。

銮英:(唱)羽毛未丰难自损,不幸而败寃恨难填,寒山虽有千兵马,欲知敌骑几万千。此事暂且勿提吧。

薛葵:好,你勿提,我一定要下山。

銮英:小小畜生,竟敢逆母命么?

薛葵:儿不敢。

銮英:(唱)泪眼前,见他虽蛮尚知孝,正像其父一样横,俯下身,忍悲泪,将爱儿扶起,随母上山待机缘。

徐策:家院,蛟儿何在?

家院:公子在後花园习武。

徐策:叫他上来。

家院:从命。

薛蛟:(唱)仰宗慤,万里长风,慕英烈,卫国精忠,看古人鱼龙化日,看飞霞,海贯长虹,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好男儿,何日凌云壮长空!

夫人:十三年过得真快,人生恩怨仍是悠悠。

家院:公子来了。

薛蛟:双亲万福。

徐策、夫人:我仔不用。

徐策:我仔,你岂知今天是何日?

薛蛟:今天么!是清明日。

徐策:不错,正是清明佳节。家家祭祖你宜一拜。

薛蛟:孩儿遵命。

徐策:且慢,家院,把像挂起。

家院:是。

薛蛟:爹爹,我怕我怕。

徐策:怕什么,这是祖像。

薛蛟:不是不是,俺祖代代都是文官,这是断头的武将。

徐策:不错,正是武将,朝中的忠臣,官封侯位。

薛蛟:他不姓徐,挂来做什么,快快收下。

夫人:儿呀,听你爹道来!

薛蛟:是。

徐策:(唱)像中大将名薛猛,官封侯位镇守阳河关,他祖仁贵父丁山,三代战功,麟阁名留芳,被奸所害遭诛戳,一家百口皆丧亡。

薛蛟:原来是可敬可怜的大忠臣。

夫人:你就是他,他的儿!

薛蛟:母亲,不是,不是,我是姓徐。

夫人:(唱)提起此事心悲哀,不得不将底蕴将儿来说知,你身就是画中被斩婴孩!

薛蛟:母亲,你说错了,我那里被斩呢?我不是活在这里吗?

夫人:那时奴你出世仅三月,若遭腰杀便绝了薛门香丁,血海寃仇何人报,阮二老……

徐策:阮二老为保忠良一血脉,故将……

薛蛟:故将何事?

家院:(唱)故将夫人独生子,乳名金斗法场换你身。

薛蛟:怎说?

家院:你今生存是薛家後,像中被斩的是徐家亲儿郎。

薛蛟:啊!

徐策、夫人:我仔醒来!

家院:公子。

薛蛟:(唱)闻言,闻言如来箭穿身,爹娘,双亲!

可怜我不知生身有血海深仇,千功万德报不尽,跪上前,恳求恩亲,速将仇家姓名来明言。

夫人:(唱)十三年来不敢对你说,为恐奸党闻知生祸因。

徐策:(唱)见儿不愧薛家後,奸相张台就是你仇人。

薛蛟:就是这老奸,恩亲,儿去报仇了。

徐策、夫人:且慢。

家院:公子,且慢且慢。

薛蛟:恩亲,儿实难容待了。

徐策:(唱)唉奴啥,不可一时气冲冲,须当细听我说出苦衷,艰辛抚儿为雪恨,若不听劝,老怀何安。

薛蛟:啊,恩亲、我听,我—听。

夫人:(唱)你家尚有三婶母,姓纪銮英寒山女英雄,十年忍辱图雪恨,舆俺向有鱼雁通,他是你家亲骨肉,须当相会往相从。

薛蛟:啊,我家还有三婶娘么?

家院:是。

徐策:待我修书你带去,途中不可改姓才聪明。

薛蛟:孩儿谨记。

夫人:家院快与公子收拾行李。

家院:早已备妥了,公子这里来,徐策:这里有信一封,小心收藏吧。

薛蛟:知道。

夫人:儿呀!一路当小心,会见婶母,应即回来。

薛蛟:孩儿晓得,恩亲爹娘,请上受我一拜。

徐策:起来,去吧。

薛蛟:(唱)加鞭、披水斗,放马飞,看指日,显雄威,心急急扬鞭赶上寒山路,会婶娘,同斩奸贼奏凯归。

宋廉:三爷,寒山近来声势日大,观其行动,似属忠良之後,俺何不前往联络,如意志相投,岂不强大早日报仇之力。

张龙:小将也有同感。

薛刚:两位将军所言极是,就让我亲自过山,看个明白吧。

宋、张:是。

 

第五面

薛葵:何方奸细,敢来探山薛蛟:呸,走路不带目,出口伤人,真真岂有此理。

薛葵:啊!你真大胆,敢骂爷爷,看鎚。

薛蛟:太不讲理,看剑。

薛刚:哦!我薛刚若得这两个英雄辅助,何怕血仇不能报!

薛蛟:少待。

薛葵:认输了,快下马叩三个头,我就放你过去。

薛蛟:住口,本公子若非欲上山寻亲,两剑定丧你狗命!

薛葵:要上山,去不得。

薛蛟:为何去不得?

薛葵:听,寒山的路是阮开,寒山的树是阮栽,欲上寒山去,须待本少爷允许方可来。

薛蛟:怎说,你是强盗,看杀。

薛葵:怎说是强盗,又欲刣,来干,来,来,来。

薛刚:打了叉打,不如待我上前劝住,乘机结识,有理有理,请两位小英雄停手。

薛葵:哇,又来了一个奸细,你这……

薛蛟:少爷的事不须人来管,看鎚,这样说,你也来相辅伊,你这乌面鬼来理。

銮英:停手。

薛葵:母亲,他二人是奸细。

銮英:你等是何方奸细?

薛蛟、薛刚:不,不,不是我等都不相识,是………

薛葵:是什么?

銮英:你………

薛刚:你是………銮英銮英:夫君。

薛葵:母亲、他……

銮英:就是奴你日夜想觅的爹爹。

薛葵:就是他。

銮英:还不上前叩见。

薛葵:孩儿薛葵拜见。

薛刚:就是当年六甲之子?

起来、起来。

薛蛟:他亦姓薛。

銮英:请问小英雄高姓大名,因何到此舆我儿打架。

薛蛟:小子姓薛,因要上山寻我婶娘,舆令郎马头相撞他不讲理。

薛葵:母亲勿听他乱讲,你看他穿的是官家服饰,定是张台派来的奸细,看鎚!

薛刚:且慢,小英雄究是谁家公子。

薛蛟:我么……:是徐英王之子。

薛葵:又姓薛又姓徐。

刚、銮:英王。

薛蛟:是。

銮英:你三婶娘姓甚名谁,可否相告。

薛蛟:就是名震寒山的纪銮英。

銮英:怎说,你………

薛葵:呸、见人乱认亲,乱说阮阿母个名。

薛刚:小英雄,岂有凭据。

薛蛟:有的,非我婶娘,恕不可观。

銮英:呵,我就是纪銮英。

薛蛟:请婶娘观看。

变英:接上,书交銮英贤侄妇,此子便是当年换儿三月蛟,薛刚:哦。

銮英:老夫十三年来苦心教养,今日里喜见你团圆,侄儿举事宜知谨慎,报仇应计从长,老夫若能在世重会您,定助薛家把威扬。

薛刚:侄儿。

薛蛟:三叔婶娘。

銮英:(唱)眼见我薛家亲血脉,含泪看儿你太像你严亲。

薛蛟:求叔婶速速除奸报家仇。

薛葵:跪为兄拭泪誓相爱。

合唱:谢皇天,俺一家今日寒山下,赐阮骨肉同团圆,同团圆!

大众:寒山上骨肉庆团圆,通檄青龙忠豪同会师、宋,张两雄激昂挥子弟,看此日,浩浩荡荡,旗影蔽天,河南山西群英会,一声号令攻城池。

太监:老千岁老千岁。

徐策;年老了,无用了无用了。

太监:不会,不会,老千岁,你若不肯出城退兵,大唐江山,就救不得了!

徐策:圣上英明,自有善策。

太监:老千岁,须知三爵主若打进城,人民一定遭殃。

徐策:让那三黑鬼出一口气也好。

太监:恐老百姓受不了兵灾呀!

徐策:这………罢了。随我上殿吧。

薛刚:吩咐三军。

大众:喳。

薛刚:马紧缰,箭搭弓,准备攻城!    ;军采:禀爵主,有二马前来。

薛刚:看来。

薛蛟:三叔婶,来者似是恩爹和老院公。

薛葵:昏君不来,叫二个老头儿来做什么,待我两鎚把他打死。

銮英:且慢,不可妄动。

薛刚:不错,果是涂恩公,贤妻我等上前迎接。

蛟、銮:是。

薛蛟:恩爹、院公。

徐策:蛟儿。

薛蛟:恩爹,三叔婶来了。

策、院:好,好。

刚、銮:叩见老千岁。

徐策:夫人且起,你……你你这畜生。

薛葵:看鎚。

薛蛟:大胆。

銮英:畜生还不快快跪下。

徐策:这………是谁家之子。

銮英:恩公,此是妾身在葵花下所生的小薛葵。

徐策:哈哈,有其蛮父,必有蛮子,好,好,好,起来起来,老伯父不加你罪就是,起来吧,薛刚。

薛刚:在。

徐策:我来问你,今日攻城,是要报仇,还是要造反。

薛刚:侄儿为的是报血海深仇。

徐策:不错,先让老夫看看你的军容。

薛刚:请老伯父检点。

銮、蛟:请千岁恩爹上马。

徐策:不用不用,今天精神大快,步行步行。

大众:参见老千岁。

徐策:啊……你是宋将军,好个忠臣孝子。

宋廉:谢千岁。

徐策:你;……你是阳河开张中军。

张龙:老千岁,徐策:唉,好个忠义之将,忠义之将。

张龙:谢千岁。

徐策:好,好,好,薛刚听旨,听宣读诏曰,朕自知铸下大错,误斩辽王,卿今整军来朝正肤念唧之时,特命王兄,旨封卿夫妇荐升父职,重整麟阁,以记朕思,望卿殿前受封,丞相张台,罪责难辞,发交六部审明,以正朝纲,钦此。

徐策:哦,接旨接旨。

薛刚:(唱)尊声恩伯父,此旨阮实难从。

銮英:(唱)伏望恩公代奏本,六部审奸阮万万不容,当难忘……阮家百口被铸铁坵坟中,今日若非苍天开明眼,薛家儿部属白骨蒿蓬,凭一诏………藉恩公……

如此朝纲,实太蒙胧薛蛟:含悲泪求恩爹,儿知你心比阮更苦,昏君如此招安实不公,不剖张台,此生死不容。

薛葵:若不将张奸活祭铁坵坟,何以慰两辽王在天忠魂。

大众:老千岁此旨阮等不从阮等不从。

徐策:(唱)听你等句句声声,真使老徐策有口难言……唉咦为今计,须待我,上殿再奏明,只望你,听我话,只可扎兵骂城,摇旗鸣鼓声威震,千万不可扰动百姓,若不听我良言相劝,老骨头愿在军前尽义尽贞。

刚、众:阮等遵从。

徐策:请我主下诏。

  :一诏赐封薛家众英雄,二诏张相交刚卿明法曹,三诏文武百官伴朕祭,褒扬忠烈颂功高!

徐策:领旨。

第六面

薛刚:众儿郎。

  :在。

薛刚:时间老奸绑到,将他活祭坟前。

大众:报禀王爷,好相捆到,把犯人带上。

薛刚:张台呀,老奸我等与你有何寃仇,你今日何在。

大众:报,圣驽,千岁到。

大众:吾主万岁,万万岁。

  :亲奠御酒吊英魂。

徐策:愿英魂凛冽万古存。

  :献果。

  :一颗朕心俱果献。

徐策:愿魂来向圣主心果尊。

薛刚:银刀亲刣奸贼胆。

刚、銮:唉咦,双亲,惨见骨肉叠叠尸。

薛蛟:公妈爹娘岂听孙儿哭声啼!

张龙:浩然正气传万古。

薛葵:阴阳异路在此时。

徐夫人:(唱)恨奸贼无辜腰斩三月孩,累了金斗分三尸!

徐策:(唱)呼声蛟儿听我言,今日里,薛家大仇已报,须怜我二老年近古稀。

  :(唱)王兄高义感千古, 愧孤昏迷颠倒施,坟前叫句薛蛟哙,此後卿属孤侄儿,社稷还靠众卿保,节衷顺变卫国基。

薛蛟:爹娘。

策,夫人:我儿。

大众:(唱)英王德义崇天高,唐室江山赖英豪,千古传扬忠义士,恶佞终难逃银刀。

(全剧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