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装武侠潮剧

绿牡丹

 

编剧:陈竞飞、方展潮

 

 

剧情简介

花碧莲艺名“绿牡丹”,随父花振芳避祸江湖,卖艺扬州。栾御史之子一万垂涎碧莲美色,设套威迫。将门子骆宏勋路见不平,救碧莲於危难之中。从此,宏、碧两相爱慕,两心相许。

栾一万迁怒宏勋,使人暗刺,幸为碧莲所救。栾一万又生一计,趁勋外游,火烧骆府;碧莲等冒死救出骆母。宏勋误母焚死,怒与一万等擂台决斗,不幸伤於朱彪珠砂毒掌。幸花家赶到救援,一万等败退朱家四杰庄。

骆宏勋生命垂危,碧莲焦急万分,独闯四杰庄盗取解药,击败朱妻,夺走丹药,却身陷机关。幸老壮士林怀远和花振芳等援救,刹却一万,降服朱彪,终结宏、碧良缘。

 

第一场... 1

第二场... 4

第七场(林怀远唱段)... 8

 

 

第一场

[四望亭前,各式摊贩喊卖,巴虎等准备卖艺摆道具,许多游人围观,栾一万带华三千及家丁牵猴上。

栾一万:(唸)我父掌权在朝堂,扬州地面我为王,高官子弟宜游乐,何必习武学文章。到处都有人拍马,安享荣华喜洋洋。酒巷花街逛得厌,

[迎面见一女郎,肆无忌惮地凝视,女郎急避,另一卖花女被栾看见,竟被拖住。

(唱)此花更比那花强。

[卖花女急逃下,栾追下。

[花奶奶,花振芳,花碧莲上。

  虎:(唱)祖师出五岳,草鞋走四方。

花碧莲:(唱)山山有灵度,处处有贤人。

  虎:今日在此班门弄斧,

花碧莲:多请列位指点赏光。

伙计,敲锣!

[栾一万,华三千及家丁牵猴上。

[巴虎,花碧莲分打拳术,继而双打,

[众喝彩,骆宏勋、余三千上。

骆宏勋:(唸)隐居故里行侠义,闲步长街结宾朋。

(赞叹)牡丹剑,好剑!好剑!

栾一万:(挤入场地,怪声叫好)好呀!

(唱)杏眼桃腮,柳腰儿款摆,若不是昆仑采药白娘仔,便是华山圣母下凡来,哈哈哈……

骆宏勋:岂有此理!

栾一万:啊,出风头,这是路边驴马,谁有钱谁骑,这个场子多少钱大爷包下来,叫小姑娘再耍一套。

花奶奶:好,我们原是卖艺而来,你闪开。(拉架势)

栾一万:哎呀呀!你这老婆子,意欲何为?

花奶奶:打拳演武!

栾一万:打拳演武,我要看的是这个小姑娘,谁要看你这个老婆子。

花奶奶:噢!你要看小姑娘,你姐姐是小姑娘,你妹妹是小姑娘,你母在四十年前是小姑娘,要看小姑娘,回家看你母亲老娘!

栾一万:你这老乞婆,竟敢骂起大爷来了。(对猴)猴儿,上!

[猴子扑上花奶奶撕打,被花奶奶一踢,猴子一叫逃走,撞倒哑巴货担,负痛逃上四望亭,华三千上打花奶奶,被花振芳拦住。

栾一万:老乞婆,你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打狗不看主人,来人!

  手:有!

栾一万:给她教训教训!

[众打手迫近花奶奶,碧莲及巴虎上前架住,势成对垒。

[众打手被花奶奶一挥而散。

花振芳:你意欲何为?

栾一万:赔我的猴子。

花振芳:赔钱!

栾一万:钱多少都不要,栾大爷何愁无钱!

[哑巴比手势,要栾赔他刚才被猴子撞倒货物。

栾一万:你要赔钱,先赔你几下拳头脚支,(对花)老头儿,快说,赔不赔?

花振芳:要如何赔?

栾一万:将小姑娘赌我,此账一笔勾销!

花奶奶:你是何方恶少,癞虾蟆想吃天鹅肉。

栾一万:哈哈!大爷姓栾名一万,我爹乃是当朝一晶西台御史,扬州地面谁人不恭,那个不敬!

骆宏勋:仗势欺人,无耻之尤?

栾一万:姓骆的,我劝你还是少管闲事!

骆宏勋:路不平,众人抨,事不公,有人管!

栾一万:管!

[哑巴又比手势,要赔他货物。

栾一万:我打死你这个穷哑巴。(要打)

  千:(拦阻)哈,竟敢这样欺压良善,肆意横行。

栾一万:你是谁家奴才?

  千:谁不识老子多臂膀余千!

栾一万:好,要管你就管彻底!

  千:好,猴子我去捉还你。

骆宏勋:余干,休得莽撞,待我来。

  千:公子放心,待我来。(一纵上亭)

[众望亭上动静。

骆宏勋:(唱)哪怕栾府势力大,俺骆家就要抱不平。(动乱中骆与花相碰)

花碧莲:(唱)他扶危济困真君子,翩翩少年多豪英。

[栾一万嬉皮笑脸,故意撞在花碧莲身上,花正想怒斥。亭上捉猴情况,引起群众哄嚷。

  :看,猴子爬上亭尖了!看,猴子跳过亭西了。余大叔,仔细呀!

花碧莲:(唱)这贼子无耻忒横行,本当与他辩个浊与清,想起身世暗沉吟,爹爹为抱不平险丧生。一家被迫离乡井,沦落做了卖艺人,罢罢罢,得容忍时且容忍,我得把猴子捉下亭。

[众又上,向亭上观看,议论纷纷!

栾一万:嘿嘿,余干小子,抓不着猴儿,看你怎些下台。

骆宏勋:擒不住泼猴,岂不笑煞了人,余千,快些下来,待我上去!

花碧莲:姑娘来也!(飞身上亭擒猴)

[哑巴对骆比手势,说此事多年失修,有危险。

骆宏勋:哎呀,(对亭上)姑娘,此亭多年失修,待我……

[碧莲已上亭,亭塌,众惊叫,花掉下来,被骆接住,众喝彩,猴子摔成肉饼,余千下来上。

花奶奶:女儿醒来醒来!(碧莲苏醒,羞走开)多谢公子搭救。

栾一万:(挥泪)我的猴子,想不到你竟摔成肉饼!

花振芳:多蒙公子搭救,如其不然,小女险遭不测,请问公子高姓大名。

骆宏勋:救人之危,理所当然,何必留名。

花振芳:老汉一定要请教!

骆宏勋:愚下骆宏勋。

花振芳:原来是骆公子,失敬,失敬!

  虎:好本领!

栾一万:好本领,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男女扶抱,成何体统?

骆宏勋:(气)你……

花奶奶:住了,公子救人性命,休得血口喷人。

[振芳,花奶奶扶住花碧莲。

栾一万:救人性命就好扶抱,这样救法,我也来抱!

众打手:对,大家来抱呀!哈!(拥上前)

骆宏勋:(拦住)谁敢?!栾一万呀贼子,劝你速速回去,若再敢势欺人,定不与你干休!

栾一万:呸,骆小子,你既看中了她,就娶她回家去,何必假充抱不平!

骆宏勋:你!

花碧莲:(挣起)贼子休得无礼!

栾一万:(对莲嬉皮笑脸)有礼相陪。(对众)回府!(下,众打手跟下)

  千:这个好奈呀!(气)

骆宏勋:(止住余、念)栾贼子恶语伤人,我浑身是口也难分辩。在此恐惹是非议,抱恨回家再论短长。(骆余下)

振芳、奶奶:(上)公子,公子。(巴虎拉住花奶奶)

  虎:我的老姐姐,你为何无主无决!(示意骆公子与碧莲联婚)

花奶奶:奶:啊,这么!

华三千(上)呔,你们得罪了我家栾大爷,还不赶早带小姑娘,到魁心楼给我大爷赔礼,如其不然,哼哼!

花碧莲:(执剑上)我宰了你,(华三千急下,振芳拦住)

花振芳:回客店去!

    :是!

 

——幕闭

第二场

[二幕前。

花碧莲:(唱)四望亭前受欺凌,越思越想恨难平,星夜孤身奔店外,栾府门前探敌情。

华三千:(内)壮士请!

[花藏。

[华三千提灯拿刀引天鸿上。

华三千:壮士你看,过了四望亭往东,就是骆府,骆宏勋住在东厢书房,他有个家人,人唤多臂膀余千,有一手本领,必须提防,一定要斩草除根,回来重礼相谢。

濮天鸿:哎呀,大丈夫为民除害,何言相谢二字,你回报栾公子,俺三更去四更即回。(下)

华三千:好好好!(下)

花碧莲:(闪出)只道我行早,还有早行人,栾一万果然狠毒,竟派人行刺骆公子,待我悄悄跟踪前去。(下)

[二幕开,骆府书房。

骆宏勋:(唱)日间上街闲游散闷,四望亭遇侠女奇艺超群。她烈如金刚柔似水,凛若寒冰暖如春。牡丹剑艺留倩影,飒爽英姿令人钦。

[放下书本,模仿花碧莲舞剑姿态。

[余千捧茶上,见状,学骆口气。

  千:牡丹剑,好剑,好剑!(骆难为情,余大笑)哈……公子,老夫人叫你早点歇息。

骆宏勋:你也去睡。

  千:公子莫再学那牡丹剑了,睡了吧!(骆笑,余吹灯,下)

骆宏勋:(唱)猛抬头见皓月玉洁冰清,心思萦系难成眠。檐前因何花影动,疑是东窗来玉人。

[看,不见人,呵欠,伏案瞌睡]

[更鼓。

[濮天鸿执刀登高,花碧莲尾随跟上,濮欲杀骆,被花用飞蝗石收刀打落,濮下来与花、骆交手,不敌,欲逃,遇余千与家丁上,将濮打倒,欲结果性命。

花碧莲:且慢!

  千:哎,你莫非是四望亭卖艺的小姑娘?

花碧莲:这个慢说,先把刺客救醒后问个明白。

骆宏勋:言之有理,拉下去!

  千:是!

[余千等扶濮,花骆相对拘束。

花碧莲:刺客拿住了,我该回去了。

骆宏勋:请问姑娘,你是何人?

花碧莲:我是四望亭前舞牡丹剑的。

骆宏勋:我知你是卖艺的姑娘,我是问你尊姓大名,因何搭救于我!

花碧莲:这个,……(学骆口气)救人之危,理所当然,何必留名。

骆宏勋:哈……我还是把名留下。

花碧莲:如此,我也把名留下。奴姓花名碧莲,艺名绿牡丹。

骆宏勋:绿牡丹,好艺名,你怎知今夜有刺客行刺于我!

花碧莲:公子!

(唱)四望亭受羞辱我怒气难消,乘夜间栾贼府察探分晓。忽见栾贼管家带刺客,指向骆府路一条。我恐公子遭不测……跟踪前来使出这一招。

骆宏勋:哎呀!(唱)恨栾贼居心叵测,谢小姐将我搭救,若非慧眼妙技惩奸宄,宏勋早巳一命休。……

小姐请上受我一拜。(欲跪,余千上)

花碧莲:哎呀,(扶骆,触到骆手,猛缩回)我在四望亭上跌下来,若非公子你,我早就丧命了,我还未谢你,你倒先谢我来。

  千:对对,公子你救了她,她救了你,你对她有情,她对你有义,这真是……

骆宏勋:余千,休得多言,快请老夫人出来!

  千:对,闲话少说,我去请老夫人!

花碧莲:且慢、请老夫人是何用意?

骆宏勋:我娘亲要见小姐一面。

花碧莲:老夫人并非神仙,安知我深夜至此。

  千:姑娘有所不知,我家公子从四望亭回来,就禀告老夫人,说你侠骨丹心、武艺超群,公子废寝忘餐想你呀。

骆宏勋:余干。还不快去!

  千:是是,我就去,哈……(下)

花碧莲:(旁唱)听罢管家之言,使我暗喜在心中,莫非不误千里走,邂逅相逢知音人。

骆宏勋:(旁唱)余千他,不讳直言倒教宏勋暗羞惭,怕只怕,流水下滩非有意,空负一见钟情人。

花碧莲:(旁唱)本当告辞快归去,盛情难却且从权。

骆宏勋:(旁唱)但愿灯花结双采,千里姻缘—线牵。

  丁:禀公子,刺客救醒了。(带濮上)

骆宏勋:(对濮)壮士,我与你素不相识,无仇无怨,因何行刺于我?

濮天鸿:我今被擒,要杀便杀,何必多言。

花碧莲:你姓甚名谁?

濮天鸿:大丈夫行不改姓,坐不改名,俺叫濮天鸿。

花碧莲:啊,濮天鸿?如此说来,你竟是我的姐夫了。

骆宏勋:小姐,你与他有亲?

花碧莲:他是我结拜姐妹鲍金花的丈夫,素未晤面。

濮天鸿:呵,你是绿牡丹花碧莲。

花碧莲:正是,哎呀,姐夫呀,你为何来干这种事,倘若被我姐闻知,叫她有何面目见人。

濮天鸿:大丈夫为民除害,有何不可!

骆宏勋:此话怎讲?

濮天鸿:骆宏勋,你在此扬州,欺压良善,无所不为,昨日四望亭前,调戏卖艺女子,俺今一死何惧,天下英雄甚多,你还是性命难保。

骆宏勋:此话是谁所说?

濮天鸿:此乃栾一万所说,难道有假?

骆宏勋:原来如此。·

花碧莲:姐夫呀,你真是莽撞至极了。

(唱)你遇事也不问细详,莽撞行事受人骗,今晚不是遇到我,糊里糊涂命遭殃。

濮天鸿:何以见得?

花碧莲:(唱)卖艺女子便是我,调戏我者栾一万。骆家公子抱不平,才与栾贼结仇冤。不信可到周家店,去向我爹问细详。

濮天鸿:花老英雄也来了,好,待俺去问!

[要走,被家丁抓住。

花碧莲:如今你已成阶下囚,那能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骆宏勋:这个无妨,要去便去,问个水落石出,请便。(把刀还濮。

花碧莲:(旁)且住!濮天鸿此去,跟爹娘一说,便知我在此,(想)我该回去了。(欲走)

骆宏勋:(急,又不敢拦)小姐……

  千:(上)老夫人这里来!(花站住)

  母:来!

骆宏勋:叩见母亲!

  母:免礼!

(唱)适才余干对我言,今晚灾厄临书房,幸喜贵人相扶助,我儿逢凶化吉得平安。

  千:老夫人,捉刺客的就是这位姑娘。

  母:小姐呀!

(唱)今晚骆家险遭难,蒙你搭救恩不忘。

花碧莲:老太太,折煞我了。

[急扶,骆母盯住花看。

  母:哎呀!

(唱)她眉清眼秀云鬓花颜,莫怪我儿一见难忘,天生奇遇来到此,与宏勋正是璧人一双。

(拉花坐)请问姑娘贵庚?

花碧莲:行年二九。

  母:十八,比我家宏勘正小三岁,姑娘,家中还有何人?

花碧莲:有爹娘在堂!

  母:还有何人?

花碧莲:还有我!

  千:谁不知有你。

  母:姑娘,我是问你可有婆家?

花碧莲:这……(羞)

  千:夫人,你看她梳的还是闺女头!

骆宏勋:母亲你……(示意不必多问)

  母:哈……,此是非问明白不可,姑娘,令尊令堂今在何处?

花碧莲:住在西门外周家客店。

  母:我儿,你看天色已明,快快差人去请花家二老到此叙谈。

  丁(内)花老英雄到!

  母:快快有请!

[花振芳,花奶奶上。

花碧莲:母亲!(直奔花奶奶)

  母:老英雄,若非小姐搭救,我儿险遭刺客所害,请受阮母子—拜!

花振芳:且慢,四望亭若非公子搭救,小女早就粉身碎骨了,理当阮等先谢。

 母:老英雄不必多礼,请坐。

花振芳:谢坐,老夫人,小女无知莽撞至此,真是巧遇了。

  母:此也是缘份。

花奶奶、骆母:啊,缘份/巧遇哈……

[宏勋,碧莲目光相触,各怀羞意。

  母:请问令嫒可曾许配人家。

花奶奶:老夫人呀!

(唱)提起我这个小丫头,秉性放纵难伺候,二老单生此一女,掌上珍珠爱在心头。她立志要选如意婿,不单才貌兼美还得意气相投,因此上东不成来西不就,耽搁了亲事,急煞阮二老。

花碧莲:母亲,看你呀!

花奶奶:娘所说是实,怕什么?

  母:我这孩儿,也是如此,高不成低不就,今年二十一岁,尚未定亲。

花奶奶:啊这……真是天生一对。

  千:地生一双!(骆花相对含羞)

花振芳:嗳。

花奶奶:哦,是天性一样哪!

花奶奶、骆母:哈哈……

  干:(拉骆母)老夫人,你……(比手势说亲)

  母:余干,快备酒去!

  千:嗳,有喜酒吃,哈……

花奶奶、骆母:哈……

花振芳:老夫人,何不请出老太爷,受我全家拜见。

  母:我老爷么,唉,老丈呀!

(唱)我夫他,当年为将坐镇济南府城,为仗义放走了花振芳钦犯一名,故因此被奸臣参奏—本,罢官归林,气愤丧生命。

花振芳:问声将军名和姓?

  母:我夫名叫骆腾云。

花振芳:(唱)闻斯言好似霹雳惊雷降,骆恩公为救我一命身亡。

  母:(唱)问老丈因何珠泪流淌?

花振芳:(激动)老夫人,(唱)我就是那钦犯花振芳。

  母:(扶起花)你就是苦水铺花老英雄?

花振芳:正是!

  母:(唱)听他言词明细详,顿教我心里费思量。花家姑娘虽俊秀,他二老也算心善良。怎奈是身为钦犯罪未赦,两家怎能配凤鸾。痛我夫含恨黄泉下,累及妻儿飘泊他乡。如今若把亲事定,我儿难免受牵连,无耐何我只得婉言辞谢,权衡得失再定主张。老丈呀,趁早离开是非地,望你谅情携家走他乡。

骆宏勋:母亲,你……

  母:勿多言,(对芳)老丈呀老丈,非是老身忘情悖理,如今我骆家,只剩下宏勋这点骨血,不能再招灾惹祸,你可带了女儿,速速远离扬州去吧。

骆宏勋:母亲……

  母:(哭)我的老爷呵……

花振芳:好好好,老夫人所言极是,花某久留扬州,恐连累恩人全家,夫人公子珍重,我全家拜辞了,请!

  母:我儿代送。(下)

骆宏勋:老英雄,有道是母命难逆,宏勋无地自容了。

花振芳:公子,老夫人所虑,虽然不差,只是老汉断不能叫公子受人欺侮而不来过问,我等去后,公子若有用某之处,只管呼唤,老汉一家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花奶奶:什么赴汤蹈火,我说远水难救近火,你不看孩子他们是两相情愿。

花振芳:唉!(示意别再讲)公子,容他日报答大恩,你我后会有期。

[花奶奶被振芳拉下,碧莲回头望骆,二人无言相对垂泪。

骆宏勋:(唱)泪眼相望欲断魂,(众)欲断魂。

花碧莲:(唱)口含黄莲苦暗吞。

骆宏勋:(唱)既然此生无缘份,何苦相逢又离分,(唱)何苦相逢又离分,(众)何苦相逢又离分。

[骆母在内呼唤,“宏勋!”

[碧莲顿足下,骆惘然若失。

 

——幕闭

第七场(林怀远唱段)

林怀远:走上!(唱)离别青山下蓬程,隐姓埋名似野僧。退居林下怡山水,口舌无闻喜太平。名利心头无计算,干戈耳畔不闻声。晓汲清泉浇绿野,夕锄明月种黍芹。松花满径,竹影半窗,老树梅花白于雪,皓圆明月洁似冰。但存芳寸无私曲,涤滤洗心醉里眠。身安不说三公位,胜似蓬莱神仙境。

……

念老朽高山长栖身,山水阻隔耳目不灵。又怪我管教不严谨,朱彪作恶家门不幸。闻他打擂闯大祸,因此上急忙转回程。到如今有请诸位随我进庄去,严责朱小子,放出花碧莲,再向诸位罪赔情。

 

(《绿牡丹》系1980年根据湘剧《宏碧缘》改编的古装潮剧,戏中绿林好汉的爱情故事,很有武侠传奇色彩,备受观众欢迎,曾由普宁潮剧一团两次带往泰国、新加坡演出,均获成功,已成潮剧保留剧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