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名剧

荔 镜 记

(舞台剧本)

 

 

第一场    第二场    第三场    第四场   

第五场    第六场    第七场    第八场  

第一场

 

后内声:仁和境的花灯,到下市头了呀!好呀!(唱)挨呀挨,元宵花灯人争看。听见马头锣,望一望。一对灯笼摆头前,活灯看了看纱灯。头屏董卓凤仪亭,貂蝉和他假戏唤。吕布气得手搥胸,吕布气得手搥胸。

[陈三上场]

陈三:(唱)潮州八景好胜地,大街上,雕栏画栋真美丽。又逢着,春宵月圆好佳节,一处处,张灯结彩不夜天。

陈三:(白)为因哥哥调任广南,故从家乡护送嫂嫂,前往哥哥任所。路过潮州,欣逢元宵佳节,四处张灯结彩,真是一片好风光也。

[五娘、益春二人欢乐地上]

五娘:(唱)进了安定门,来到名贤境。人物往来如流水,家家结彩挂灯屏。火树银花,锦绣珠玑。

益春:(唱)红男绿女你欢我笑,一个个喜乐洋洋!请小姐转入府前街,转出府巷口,漫步到了四狮亭边。

合唱:今夜灯明月团圆,琴弦笙箫,真个是闹满街市。

[二人边行边看灯,李姐上场]

李姐:好灯好月人人爱,上街游赏心花开!

[见五娘趋前]原来是黄家五娘。阿娘万福。

五娘:[不甚理睬]原来是李姐。

李姐:[笑脸逢迎地]阿娘,你一向少出闺门,道路生疏,大街上人马混杂,还是由我陪你去赏灯。

[五娘仍犹豫,李姐再拉]阿娘,听我说呀,[叩板]俺转入察院衙,直落下东堤,行向开元前,转过西街,看看七丛松,再到清水宫,游赏蓬莱境,出了大街,我做引路师。(唱)包你各社花灯都能看!

益春:[觉得有理]李姐路熟,有她相伴也好。

五娘:也好,带路。

李姐:随我来。

[后台喝采声“荡秋千呀!”]对娘,那边有人荡秋千。俺可在此一观。

五娘:好,在此一观。

后台合唱:上元景,好风光,灯如花,月如镜,人人欢唱太平歌,高打秋千好快乐。荡呀荡,荡着李婆!

李姐:荡呀荡,荡到你祖婆。

后台:李婆,李婆。

李姐:啐!

[五娘与益春不意,不悦]

后台:看鳌山呀!

[三人赶往看鳌山]

三人合唱:鳌山上巧安排,结灯棚排绣彩。

李姐:铁拐弄葫芦。

益春:金蟾戏刘海。

五娘:对此良辰美境,恰似置身蓬莱,置身蓬莱。

李、益:(唱)俺随小姐游赏畅怀。

[陈三上]

陈三:(唱)笙歌解人意,灯映柳枝斜,月色花影里,我停步儿觅新词,题此春宵百丽。

[陈三与五娘打个照面]

陈三:啊!元宵好花灯,灯下好人物,这一盏人物灯十分好看。

李姐:小姐,这一屏花灯,是什幺故事?

五娘:是嫦娥奔月。

李姐:月在天上,嫦蛾怎能奔得上去。

五娘:这是故事,嫦娥偷食仙药,因能奔上月宫。

陈三:[自语地]天上广寒宫冷,嫦娥应悔清寂。碧海青天,何如人间。

李姐:小姐,这一屏又是什幺故事?

五娘:是相如鼓琴。

李姐:是什幺“姑姨舅妗”?

益春:李姐你耳花了,相如是人名,在那筳上鼓琴,你听往那里去了?

五娘:[解释地]汉,司马相如,既善作赋,又能鼓琴,是一位才子。

陈三:昔日相如,筳上鼓琴,卓文君在屏后偷听,知音惜才,终于夤夜同奔。

李姐:这位后生哥,为何自言自语自得意。[向五娘]小姐,他在说什幺?

[五娘、益春不理,只顾看灯]

陈三:这位小姐,精通许多典故,看来必是广读诗书的才女,难得!难得!

[无意坠扇下]

益春:地上有把扇子。

李姐:[抢着拾起]且慢,是把金笺扇,这是老身福气,小姐,你看。

五娘:[接着,展开]呀!扇上还题有诗。

益春:请小姐念一念。

五娘:海天漠漠水云横,斗酒篇诗万里情;尘世纷争名与利,何如仗剑客中行。温陵陈伯卿题。

益春:温陵在何处?

五娘:就是泉州。

李姐:小姐,那边有人来了。

五娘:李姐,扇拿去。

[李姐把扇接过,陈三上场]列位,请问一声。

李姐:要问什幺?

陈三:刚才小生在此看灯!失落一把煽,列位可曾见到?

李姐:你失落什幺扇?小姐,我们没有看见呀!

五娘:李姐,扇是人家失落的,送还他吧!待回家去,另取一把给你。

李姐:也罢,这是小姐要还他,与我李姐无干,[向陈三]来,我来问你,你扇上有诗还是无字,有字呀,还是无诗,你说!

陈三:扇上题有我伯卿名字。

李姐:谁人认得你的好名字?实话对你说,若非黄家五娘说情,就由你黑夜找到天明,[将扇递交]认清楚呀!

陈三:[接扇]是是,这正是小生的扇,多承多感。

李姐:噢,阿承,阿感,快快拿去了,少说闲话。

陈三:[向益春,五娘]二位小姐,多承多感,若非二位为我说情,焉得讨回此扇,二位小姐,请,请了。[转身边行边念]这位黄家五娘,真是可爱。[科下]

五娘:泉州山川灵秀,出有此等风雅人物。

李姐:俺可往别处看灯。

[三人下场]

[林大、卓二上场科]

林大:(唱)官家,官家子弟乐呀乐逍遥。

卓二:(唱)乐呀乐逍遥!

林大:(唱)指望金屋藏娇娇。

卓二:(唱)藏呀藏娇娇!

林大:(唱)寻花问柳风流事。

卓二:(唱)风呀风流事!

林大:(唱)穿插花丛闹元宵。

卓二:(唱)闹呀闹元宵!

林大:(唱)在下林大。

卓二:(唱)我叫卓二。

林大:(唱)家居城南,世代为官,论田地鸟飞不过,论豪势潮州第一,更加皇恩浩荡,前年得中武举,真是锦上添花!

卓二:花上添锦!

林大:锦上添花—二人:哈!哈!

卓二:林兄,今夜元宵,一来看人,二来看灯,如有美女不可错过。

林大:哈!老卓高见,正合我意,一同来走。

二人唱:俺大街上,观灯看佳丽,相随相伴笑嘻嘻,城中财势称第一,不怕天来不怕地。

[五娘,益春,李姐上场,与林大相遇]

李姐:原来是林爷。

林大:原来李姐,李姐,你要往哪里?

李姐:去看花灯。

林大:你背后二位娘子,是何处人氏?

李姐:这一位是城西黄九郎的千金五娘,俺潮州第一美人,那一位是她的随婢益春。

益春:[不满地]李姐俺往别处去。

林大:[同时地]果然名不虚传。

卓二:传不虚名!

林大:陌路相逢,如何下手?

卓二:林兄,邀她答歌,有针就可以引线。

林大:好计![二人赶上]李姐,俺潮州风俗,元宵看灯。男女相遇,应该答歌。

李姐:要答歌?待我问过,[向五娘]小姐,城南林举人邀俺答歌。

五娘:此人举止粗俗,谁要与他答歌。

李姐:小姐不要便罢,但风俗如此,不然,就由我同益春与他答吧!

五娘:既然如此,益春你同李姐去答几句,我在那边看灯。

[益春点头]

李姐:林大爷,要答歌就来呀!

林大:来了,来了。

李姐:林大爷,今夜是元宵,家家户户都熬灯,先与你约定,答歌要灯字起,如无灯字就算输。

林大:好,答应你。

益春:慢,再与你约定,我划此线为界,谁的脚越界,也算输。

林大:我也答应,请先开头。

李姐:请你开头。

林大:你先。

李姐:你先。

卓二:林兄,她既然尊让俺就先开头。

林大:李姐呀!来来来![]

林大:(唱)灯光月色照彩楼,俺来答歌意兴高。

卓二:(唱)才子自有佳人配,

林大:(唱)要请小姐来接歌头,来接歌头。

李姐:(唱)灯光月色照四方,

益春:(唱)看你不是答歌郎。

李姐:(唱)自来蝴蝶怜花草,

益春:(唱)可笑你恰似柳絮随风狂。

[林大脚越界科]

益春:啊!脚越界了。

林大:哎哟,忘记了,莫怪,莫怪。

李姐:林大爷,不怪你。

林大:好,再来!

李姐:好,来。

林大:(唱):灯光低来月光高,

卓二:(唱):照你两人好粉头,

林大:(唱):你孤单来我无伴,

卓二:(唱)十倍价钱讨你来偕老,讨你来偕老。

益春:(唱)灯呀灯,灯下有只金苍蝇,头戴红缨一肚屎,好似城南林举人,林举人。

林大:(唱)泼呀泼,泼呀泼婆娘。

益春:停!

林大:为什幺?

益春:与你约定,答歌要灯字起,你无灯字就算输呀!羞呀!羞呀!

五娘:这不多像答歌,俺可快回去。

林大:李姐,五娘岂曾许人?

益春:李姐,闲话莫说,快走罢!

[五娘,益春下,李姐与林大示意,说五娘尚未许人,下]

卓二:林兄,此等美人,你中意吗?

林大:中意是中意,你岂有妙计?

卓二:李姐做媒为生,常在黄家来往,平日又十分爱[钱,林兄可用钱银收买,叫她去黄家求亲,以林兄财势,婚姻自无不成之理。

林大:老卓高见,正合我意,一同回家饮酒吧,(念)元宵灯下遇美人,二八娇娘乱我神。

卓二:(念)尽情畅饮宵夜酒,

二人:(念)预庆花烛洞房春。

 

第二场

 

[幕启,帘外鸟语花香,一片春色]

五娘:(唱)帘外春风,桃花满树红,早莺吵园东,元宵灯火如梦。

[停一刻,五娘走到桌边题诗,益春提一束鲜花上,换去瓶中残花]

五娘:[题诗笺上,自吟咏][]兰闺回梦碧烟横,千里月明千里情,此地荔丹能醉客,何须风雨天涯行。

益春:小姐,你吟此诗,小婢似曾听过。

五娘:此诗我方吟就,你从何处听过。

益春:小姐不信,待我念来:“海天漠漠水云横,斗酒篇诗万里情”,小姐,岂对幺?

五娘:胡说,这舆我念的不同。

益春:有何不同?

五娘:你念的是别人扇上题的诗。

益春:[俏皮地]哟!我明白了,小姐是在和伊人家扇上的诗呀!

五娘:贱婢,亦不怕隔墙有耳。

益春:[学陈三,天真地]多承多感,请,请了!

[五娘做欲打科,益春嘻笑地走避,这时,一阵鼓乐声响二人间声骇异。趋向窗口探望]

五娘:益春,外面为何鼓乐喧天,你出去看看。

[益春欲下,恰巧李姐上]

李姐:[得意地,手托首饰盒]荣华富贵都由命,金珠财宝结良缘![向五娘]小姐恭喜呀,恭喜。

五娘:[惊异地望着李姐]

益春:李姐,你匆匆进入绣厅,与小姐道喜,喜从何来?

李姐:[逢迎地嘻笑]小姐呀!

[五娘睹状,已猜几分躭心地听。](唱)告小姐,容诉起,我把喜事从头提,只因为,林大爷,元宵灯下见玉貌,一心渴望结连理,门风相对员外巳应允,今朝吉日下聘仪。

五娘:[]啊!……你是为林家到来下聘?

李姐:聘礼就在厅上,员外已经收下。

五娘:爹娘将聘礼收下……

李姐:是,员外安人,都万分喜欢呀!

[五娘霞动、昏倒]

益春:小姐,安定。

五娘:苦呀!(唱)晴空霹雳,使人心悲,爹爹为何错主意,不顾女儿一生受亏,那林大他是个轻狂子,叫碧琚何甘舆他配对。

李姐:小姐,这是林家下聘的金钗,待我舆你插在头上。

五娘:你难道不知林大是何等样人?故意要来做亲,是何道理。

李姐:小姐呀!(扣板)提起林大爷,身为武举好名声,潮州豪富称第一,谅必小姐你也知,今日与他来结亲,正是门当户对,女貌男才,过门之后,夫荣妻贲,小姐你因何不要。

益春:[发怒地]呸!(唱)骂一声,老狐狸,出言无状惹人生气,你为贪小利,搬弄口舌,人家生死你不管,还敢在小姐面前乱说是非,你乱说是非。

五娘:(唱)今日来送聘,屈害我一生一世,怨爹爹,轻信你的花言巧语,欠思忖,全不顾念亲生女儿。

李姐:小姐,今日这门亲事,是你俩家情愿,舆我李姐无干。

益春:媒人精,满口花言巧语,还说舆你无干?

李姐:什幺花言巧语,俗语说:“父母有命,儿女要听”,小姐若不顺从此亲,就是忤逆不孝。

五娘:益春,把她赶出去。

益春:听见幺?快些出去!

李姐:打人,打人呀!

[九郎、欧氏上]

九郎:益春,不得无礼,快些下去。[春下]媒姨,小婢无礼,多有得罪,看在老夫面上,莫舆计较。

李姐:这个不敢。

欧氏:媒姨请到厅上用酒饭。

李姐:不用客气,时候不早,李姐告辞了。

九郎:如此不敢强留,亲家面前好话多说。

李姐:员外,这个自然。[]

五娘:爹娘万福。

欧氏:我儿免礼。

九郎:你是名门千金,就该晓得礼仪,何敢赶逐媒姨?亲家面前,如何说得过去。

欧氏:今日送聘,是你大喜之日,为何愁眉不展?

五娘:母亲,可恨李姐无礼,胡言胡语,惹女儿生气。

九郎:李姐为何惹女儿生气,

五娘:爹爹,女儿不喜欢她来提亲。

九郎:这是何故?

五娘:爹娘容禀。(唱)念爹娘无男儿,碧琚无兄弟,双亲年迈,靠谁奉侍,因此上儿不忍来分离,愿随膝下奉甘旨。

九郎:你难道是痴呆,自古男大当婚,女长当嫁,那有女儿终身奉侍父母之理,且喜今日攀上这门好姻亲,选得这样好女婿,儿你有此一片孝心,日后也可福荫父母。

五娘:爹爹若是疼爱女儿,就千万勿应允这门亲串。

九郎:啊!

欧氏:儿呀—做父母者,都是为你打算呀!

五娘:爹娘呀!(唱)拜上爹娘听见说起,女儿年轻,想女儿年轻,订婚之事,还是暂慢几时。

九郎:(唱)叫女儿莫执意,待为父说你知机,林大身为武举,况又是相门后裔,好门风,兼上家财巨富田千顷,那容缓许失了良机。

欧氏:女儿,你还是……

五娘:母亲,林家子弟,为人粗鄙……

九郎:深闺女儿不得胡言。

欧氏:女儿,女儿!员外,女儿说道林大为人粗鄙,此言可真,

九郎:都是你平时家教不严儿。才养出这样好女儿[]

欧氏:员外,员外。

[幕落]

第三场

[幕落]

[二幕前,陈三骑马与奉夫上]

陈三:(唱)叫奉夫带马到城西。

奉夫:领命。

陈三:(唱)元宵灯前丽影苦萦系,广南繁华无心栖迟,别了哥嫂,慧急同返潮州城。有谁知,风物依旧丽人难再见。

陈三:因念灯下小姐,一到广南即辞别哥嫂,红纽回到潮州,逼游全城,未知何处得再见小。姐一面,真好闷煞人也。……奉夫闻得城西风景幽雅,你可为我带与前去。

奉夫:是!

[同下]

[二道幕开,五娘益春在楼上]

五娘:唉,。

益春:(唱)你看那六月西湖好景致,绿槐成荫柳拂堤。路上游人熙来攘往,畅怀消夏剥荔枝。

五娘:(唱)恨爹娘将赤绳错系,教我泪添西湖水,愁长似柳丝。

益春:(唱)劝小姐勿生愁烦,忧能伤心凋了朱颜。

五娘:(唱)万端愁绪理还乱,只恨赏灯人去难再见。倚栏怅望青山共绿水,人如黄鹤影依

稀。

益春:小姐,事已如此,须当慢慢设法解围,还请宽怀为是,你看这苞并蒂荔枝,多幺可爱呀!

五娘:呵!并蒂荔枝!

益春:小姐求你莫如此,你一伤心我可真受不了!

小姐,你看,有一位少年书生,身骑白马,向俺楼西而来。

五娘:陌生人来,快把珠帘放下。

益春:是!

[放了一半,忽见来人好些面善,自语地]看伊人好些面善!似曾相逢在何地,因何一时记不起!?

五娘:管他人是谁,把珠帘放下。

益春:是。

[陈三与奉夫上]

陈三:(唱)绿荫深处六月凉,南风吹来满路香,满路香。

奉夫:禀三爷,此处就是城西。

陈三:我要在此游览一番,你可在此纳凉等侯。

奉夫:是。

[牵马下]

陈三:此地果是好风光……啊!好一座绣楼呀!(唱)高楼有女,凭栏相倚,珠帘风动,玉影依稀。

益春:小姐,看那楼下之人,好象就是灯下郎君,小姐你仔细认清呀!小姐,果是灯下郎君。

陈三:啊!(唱)楼上娘子,正是灯下佳丽,朝思暮想不得见,有谁料却在这城西。只可恨,身无彩凤双飞翼,飞到楼头诉相思。

益春:小姐,你今有何主意?

五娘:唉!(唱)恨相见得晚,恨再会得迟。今朝日被乌云盖,万般心事从何说起。千言万语,但凭这荔枝致情意。

陈三:啊!楼上投下何物,却是荔枝手帕,帕上绣有「黄碧琚」三宇,啊!我明白了。

(唱)海底捞得绣花针,真教伯卿喜欲狂。谁料到,小姐又把手帕荔枝来相赠。天高地厚情难忘。

陈三:啊!小姐已下楼去了。奉夫!

奉夫:[上科]奉夫在。

陈三:奉夫,你有没有乡亲在此潮州居住。

奉夫:禀三爷,有一位李公,住在「仙街头」磨镜为生。

陈三:如此,你速引我前去探访。

奉夫:领命,请三爷上马。

五娘:(唱)心脉脉如在梦里,细思量无限羞意。

益春:(唱)有缘那怕隔千里,手帕与荔枝。小姐亲投与伊人为表记。

五娘:益春!(唱)只有一苞荔枝,你切勿乱猜我的心意。

益春:嗯,小姐的心意,真是令人难猜呀!

[幕落]

第四场

      [幕启,黄家的后门]

陈三:磨镜,磨镜呀!

    (唱)楼头偶见意中人,投我荔枝寄深情。只为她宅院深似海,欲会不能,我只得,仙街头学磨镜,乔装企望再会娇英。出了安定门,来到七圣宫,转了弯,就是黄家门庭。

陈三:李公说道:每来磨镜,都在后院,为免通传,以铁板为号,先二声,后八声,二八佳人就出厅,待我来。

益春:来了。

    (唱)忽听见外面铁板声响,步出厅边看端详,只见一个少年磨镜匠,似那马上郎君一    般样。

陈三:小娘子,小人有礼。

益春:免仔细。

陈三:小娘子,听说府上有镜要磨,我特地前来。

益春:消息这样灵通,我家倒是有一个镜要磨,只是要留给一位老师傅。

陈三:是那一位老师傅?

益春:就是你们泉州人,住在仙街头那一位李公。

陈三:啊!那李公就是我的师傅。

益春:看不出呀!李公何时收了一个这样的徒弟?

陈三:小娘子,请勿取笑,既是有镜要磨,就请取出来。

益春:这?得等我去问问我家小姐。

陈三:有劳了.

益春:小姐出来呀!

五娘:贱婢为何这样疯疯颠颠。

益春:小姐有所不知,外面来了一个磨镜师傅,自称是李公徒弟,生得少年清秀呀!

五娘:贱婢,管人家少年清秀做甚?

益春:他生得真像那个人,小姐快出去看,小姐,你看此人好似灯下郎君。

五娘:(唱)前日伊人骑马过楼西,玉鞍金鞭,何等气慨,到今朝,为什幺,变成了磨镜匠?此事教人费疑猜。

    (白)益春呀!

益春:小姐。

五娘:(唱)想他因何来磨境,人有相似,益春你,须要仔细认清,益春呵,你须仔细来认清。

益春:待我去问问他。

五娘:益春,不可。

益春:问一问,有何不可?

五娘:人有相似,不可造次。

益春:如此怎生主意?

五娘:他既是李公徒弟,手艺想必不差,镜就拿给他磨。

益春:晓得,师傅你在做什幺?

陈三:我在准备磨镜工具?

益春:还不知镜岂要给你磨,你就在准备。

陈三:这这……全仗小娘子来成全。

益春:真会说话呀!也罢,镜给你磨。

陈三:好一面宝镜。

五娘:益春,外面日头炎热你可带那位磨镜师傅进来院内操作。

益春:晓得。师傅,我家小姐请你进去院内操作。

陈三:遵命。

益春:师傅,李公每磨镜就唱歌,你可会?

陈三:我会唱,只伯无知音。

益春:你若唱得好,那仙无知音。

陈三:如此我来唱。

    (唱)七尺丈夫莫漫猜,青梅有约故人来。殷勤为谢深情意,愿下温峤玉镜台。

益春:师傅请饮茶。

陈三:呀!有茶,那就更好,小娘子,这杯茶是谁叫你端来的?

益春:你这个人呀!过渡就过渡,何必问到船底有几块板?

陈三:岂不闻,饮水要思源,何况有此好茶,更当道谢。

益春:是小姐命我端来的。

陈三:那就请代我向小姐道谢。

益春:多承多感!

陈三:多承多感!请!

益春:师傅茶冷了,请喝罢!

陈三:有劳小娘子了。

盆春:不必客气,师傅工夫要做得好细些。

陈三:自然。宝镜呀——宝镜,

    (唱)我羡你艳福无比,与佳人形影不离,恨不得,将身化宝镜,在闺中朝夕长相依!

[不慎将镜打破]哎哟,坏了,坏了。

益春:师傅宝镜磨好了幺?呀!被……你打破了,这还了得,小姐,上来呀!

五娘:益春,慌张何事?

益春:禀小姐,俺家宝镜,被那……磨镜师傅打破去了!

五娘:怎说宝镜被打破了!

益春:正是。

陈三:禀小姐,损物赔偿,理所当然,我当然照陪就是。

益春:你全不知底细,此境非比寻常,恐怕就把你这人卖来也还抵不过呀!小姐你今如何主意?

五娘:益春,此事我爹岂知道?

益春:员外尚未知道。

五娘:不知还好,速想办法掩盖。

益春:是。[九郎急上]

九郎:益春,为何放进外人,来此外吵闹?

陈三:刚才小娘子一言,倒把小生提醒,我今何不乘此机椽,如此如此。

九郎:既是磨镜的,镜若磨好,就还钱叫他出去。

盆春:是。

陈三:禀员外,你家宝镜,被我一时失手打破了。

九郎:打破……打破那一个?

    哎哟!可恼!可恼呀!

(唱)见破镜发恼气,贼畜生你无道理。这宝镜价值百金,你全不小心在意。到如今,决难放过你这畜生儿。

(白)益春,你可进去,我自有道理。畜生杀人偿命,损物赔钱,你今有何言讲?

陈三:员外念我乃外乡之人,到此做工除此镜担,身外别无长物,望员外开恩,我愿将此镜担抵偿就是。

九郎:畜生,你真不自量,我要你这镜担何用?小七过来。

小七:(上)员外何事?

九郎:将这磨镜畜生,与我捆缚起来。

小七:遵命。

益春:(急上)且慢。

九郎:何事?

益春:婢奉小姐之命,有一言上禀,今日宝镜打破,实是师傅不慎失手,并非故意,望员外息恼,从宽处理。

九郎:谁叫你来此多言,小七捆了。

陈三:如此说来,员外决然不肯高抬贵手,定要我赔偿幺?

九郎:不错,或则赔偿,或则送官,任你自择,你须好自思量及早为计了。

陈三:唉!罢了……

      员外念我一贫如洗,纵然把我送官,也是无益,我今情愿入府为佣,做工抵偿就是。

九郎:看你这模样,文不文,武不武,有什么用处?

陈三:我会做工,也认得一些字,扫厅,浇花,管账,写信,都能胜任。

小七:员外我看倒也不错。

九郎:只好如此,你叫什么名字?

陈三:小人姓陈名三。

九郎:陈三,论此宝镜,价值百两,于今只算做三十两,你留在我府,每年工资十两,须做    工三年,方准回家。

陈三:小人情愿。

九郎:我家乃是名门,里里外外,男女有别,你在府内做工,须当循规蹈矩,不得乱我家规。

陈三:是。

小七:扫帚拿去。

[众下][幕落]

第五场

      地点:五娘绣厅

      时间:越年二月

      人物:益春、五娘、陈三、欧氏

        [陈三在二幕前做扫地科]

陈三:(唱)为着荔枝深情意,身受苦役无推辞。只恨咫尺就如天涯远,相见既难话更稀。庭阶黄叶扫得尽,这场相思无穷期。

陈三;小姐呀小姐,自我进府,想不到遭受这样波折,如今一年将尽,我的苦痛你可知道?

    (唱)若说小姐无情义,何必高楼投荔枝,你爹娘将你配林大,我也知你费尽忧虑,无计可施,小姐呵!

      我挑水扫厅也是为着你,你在深闺知不知。

     [陈三下,二幕开,益春在煎药]

益春:荔枝虽有深情意,怎奈林家势如天。

    有请小姐。

五娘:就来。

    (唱)旧恨难移,又病又愁无意厅边,喜鹊声催闷人心焦,奴只恨,冤家林大紧相缠。

益春:小姐,药快趁热用下,小姐身上有病,还再如此愁闷,岂不是更加损坏身体?

五娘:苦命人,死何足道。

    (安人上)

欧氏:林冢催亲紧又紧,势得进房探病情。女儿你为何在此呆坐?

五娘:母亲,儿因久困卧床,忧郁难堪!

欧氏:林家几次催亲,你又病魔久缠,这将如何是好!

五娘:母亲,莫非林家又再来迫娶么?

欧氏:女儿,林家今天叫李姐与卓二同来,说道,就是有病亦要迎娶,过门之後,再行延医诊治。

五娘:怎说,林家竟然不容病愈,便要迫娶么?

欧氏:他说若再拖延,便要动起官司,这真使爹娘难以应付了。

五娘:(唱)听言来恨又哀,这样迫人理何在?

    人病还要来迫娶,实欲迫我丧泉台,望母亲来做主,免女儿痛伤哀。

欧氏:女儿你身上有病,为母实不廿让你出阁,无奈林家催迫大紧,你爹娘都难以再延了。

五娘:如此爹娘,就是要把女儿置於死地死地了!

欧氏:哎哟!爹娘只生女儿一人爱你如命,那甘害及儿你,只是催亲多次,延至无言可答哩。

五娘:(唱)爹娘既然无主张,儿也不敢有忤逆,只恐去到林家丧了命,一别无命见爹娘!

欧氏:这将如何是好?

益春:安人,你看小姐,病至如此模样,除非不管她生死,就可答应林家迎娶。

欧氏:女儿,你切莫伤心,为母一定不准林家迎娶,叫他候你病愈,再择吉日就是。

五娘:我不如死了更乾净呀!

欧氏:逆女你,怎可咒身骂命,为母做你主了,安心静养才是啊!

     益春,你小姐性情,不似往时,员外怪我,教训不严,疑东疑西,你夜日在她身边,须小心点照顾呀!

益春:小婢晓得。

欧氏:女儿,为母就去同复林家。[下]

益春:小姐,安人已答应为你做主了,还请宽怀,待我去端水来给你洗脸。[下]

五娘:(唱)这场愿望,深恐落空事难成。我此身恰似那,漏船在江心。深夜,遭遇狂风和暴雨,进不得来退又不能,越思越想,方寸迷乱不安宁。

    [益春端水上]

益春:二人两地同心苦,只有益春知此情。

[陈三上]

陈三:益春!

益春:原来是三兄。

陈三:益春,你这盆水要端往那里?

益春:给小姐洗面。

陈三:待我替你端进去。

益春:三兄,小姐的绣厅,你不可进去。

陈三:益春,我入府至今,为著何事?谅你也知,如今全无消息,连见一面也难,你试代我想想。

益春:这事我也知道,只是员外、安人近来更加疑云疑雨,若被觉知,那还了得。

陈三:我见了小姐,谈谈几句就走,难道就被发觉。

益春:如此你端进去,我在外面探望。

陈三:感谢贤妹。

    [益春下]

陈三:(唱)捧盆水上绣厅,心中半喜又半惊。今日有幸得一见,但见小姐她不作声。

陈三:有请小姐洗脸。

五娘:陈三……

陈三:小姐……

五娘:家有内外,你为何到此,快出去吧。

  [陈三欲下]盆水既然端来,你就放下。

    [陈三将水放在地上]叫你放在高处,你为何放在地上。

陈三:高则不可攀,望小姐俯就。水善照物,为何至今,美丑还未辨别?

五娘:水静则明,动则乱,若要辨别美丑,不如宝镜分明。

陈三:说到宝镜……小人若非磨镜,想也无缘,得见小姐了。

五娘:陈三……

  [窗外有鸟语声]哎哟,益春,益春!

    [益春上]

益春:小姐,婢子在此!

五娘:贱婢,无故叫人端水进来。

益春:凑遇员外叫我端茶奉客,婢子恐怕水凉,才叫陈三兄来。

五娘:洗脸水为何这样冷?

益春:这时端来还会烫手,是你左右踌躇,要洗又不洗,叫怎不冷呢?

陈三:今日见面,这般冷言冷语,怎不令人寒心。

五娘:陈三……

小七:陈三呀!陈三,员外唤你。

五娘:益春,快些引他出去。

益春:三兄,快些出去吧!

陈三:唉!

[下][益春急下]

五娘:碧琚,你好命苦呀!

[幕急下]

第六场

 

地点:黄家后花园

时间:同时三月

人物:五娘、益春、九郎、陈三

 

[幕启,五娘与益春上场]

 

五娘:(唱)暮春三月,莺飞草长。正是江南好风光,怎奈病后体难支。处处花红柳绿,都含愁意。

益春:小姐,你久病新愈,还须珍重,你看这春色芳菲,百鸟声喧,多么可爱。

五娘:(唱)虽有好景致,越添我愁如丝。谁人留得春不去,可来伴我碧琚过一世。

益春:小姐,你看那丛垂柳,东倚西斜,是何缘故?

五娘:只为柳枝无力,因此随风摇曳。

益春:柳枝无力,就会随风摇曳;人若是无主意,就只好任人摆布。小姐,你看那蝴蝶,成双成对,自由自在,有多好呀!

五娘:益春,人怎能与蝴蝶相比,将它赶掉。

益春:小姐,你看这蝴蝶成双成对,怎甘赶掉它。

五娘:叫你赶,你便赶,还在言东语西。

益春:好,小姐叫我赶,我就来赶,蝴蝶呀!你去别处,别来惹我家小姐生气。去,去,去呀!看这蝴蝶,全然不晓人意,来惹我益春生气,待我觅根竹竿来打。

五娘:益春。

益春:哦!小姐却是,心口不一,口说赶,心要留……小姐还是这样把不定主意,那就亏呀!

五娘:亏什么?

益春:就亏那三兄。

五娘:你又要乱说。

益春:话不可乱说,当初的荔枝就不该乱掷。

五娘:(唱)嗳益春啊!你言中有意我也知晓,苦命碧琚苦难谁知,陈三为我受尽苦,我也为他费尽心机,终难得好主意。

益春:(唱)似你这般迟疑。只怕这相思无了时,终局是害了陈三,又躭误小姐你自己,到今朝,病好转,那林大,再催亲,那时有何言语可推辞。劝小姐,还须及早定主意,莫像那,柳枝无力随风摇曳。

五娘:(唱)苦命碧琚,那无这般心意。只因为,爹娘防范日日紧,况又那休大势力如天,我纵一死不足惜,怕只怕,累及陈三受罪戾。

益春:(唱)小姐既无好主意,就该与三兄细相议,何不把将几句知心话,交代益春去对三兄提。免得两头无消息苦相思。

五娘:那陈三现在何处?

益春:就在前厅。

五娘:我爹出外会客,可曾回来?

益春:尚未回来。

五娘:如此,你就悄悄叫他前来商量。

益春:那就更好,待小婢前去。

五娘:益春。(唱)益春……这桩事要小心在意,须防隔窗人有耳,泄风声,爹娘若知机,那时节,一旦风波平地起。

益春:晓得。[]

九郎:[内声]小七,小七!

[五娘急即避下]

九郎:[满面怒容上]小七这奴才,跑到那里去了?

[这时陈三在前,益春随后赶上,益春见九郎即避下,而陈三已为九郎看见,急避不及,势得向九郎施礼。]

陈三:员外。

九郎:你来此何事。

陈三:我……我是来巡视园中花木。

九郎:看你近来精神恍惚,终日东撞西闯,难道不知道我黄府家规么?[]

陈三:益春说道小姐叫我,原来叫我来给员外失辱……误她真情,却是故意将我播弄,我错呀![急下]

[陈三背伞、包袱上]

陈三:(唱)错认荔枝有情意,那知是我枉心痴,看来姻缘虽成就,势得束装归故里。

益春:[内声]三兄呀!三兄,你且等一等。

[陈三不理,朝外走]

益春:三兄呀,你且等,等一下!

[益春赶上,抓住陈三伞](唱)看你心肠硬似铁,因何要走不告辞,究竟要向何处去,应该说明我知机。

陈三:我要回返家乡。

益春:你要回去,员外安人可知道?

陈三:这个……

益春:不让员外安人得知,倒也罢,也该向我家小姐说一声。

陈三:你家小姐……与她说也无益。

益春:难道我益春,一向至诚相待,也不值得告知一声。

陈三:贤妹,为兄一时归心似箭,未能面辞,莫怪,莫怪!

益春:你这样,急急要回家乡,是何缘故?

陈三:贤妹请听。(唱)咫尺间,就如天涯云山隔,并无半语慰情意,空见荔枝成双对,天上月圆人不圆。三年五载我不怕,怕的是伊人无情义。枉费我,屈身为奴空等待,倒不如束装归故里,深深一揖与妹相辞。贤妹,还有何言?

益春:(唱)你何必归心似箭,三兄你何必归心似箭?好姻缘非在此一时,有心打石石成砖,无心开井井难圆,三兄你今日回乡去,岂不负了小姐一片情痴。

陈三:贤妹,非我无心,实是小姐无意。

益春:哎哟,三兄你要明白小姐的苦心,她实在是有意呀!

陈三:从何见得小姐,她是有意?

益春:三兄呀,(唱)劝你不必心性紧,事到如今要说明。你前日打破宝镜,试问是何人为你求情?为妹晨昏问寒又问暖,这都是我小姐她有命。再说那……六月楼上若无心,荔枝为何落在你身,她为你日夜苦痛。只可恨,家法严紧好事难成。今日若是回归泉州去,就是三兄你错施行。

陈三:家法严紧我也知道,只是小姐既有真意,为何早间还要将我骗到花园播弄。

益春:啊!你原来是为着这件事?

陈三:不错,若是有真心,为何如此,

益春:(唱)这分明是你心性急,把小姐一片真心误做歹意,她方才分明有意约你来商量,怎知员外突到此,三兄你勿生误会,不辨黑白乱起猜疑。

陈三:怎说,小姐真是有意约我?

益春:那有骗你。

陈三:陈伯卿却是错怪小姐了,贤妹我一时性急,险些误了大事,不如我修书一封,由你带交小姐如何如何?

益春:倒也做得。

陈三:有劳贤妹了。

益春:快些去吧!

[幕落]

第七场

    地点:五娘绣房

    时间:留伞翌日

    人物:益春、五娘、陈三

    [幕启,五娘上望望窗外]

五娘:(唱)辗转经年意自痴,枉恩量难得好计施,眼望白云随风飘飘去,碧琚就如彩凤锁在樊笼里。他一片真心为着我,我如何酬他情义。

益春:小姐妆盒收拾好了,请来梳妆。

五娘:万般心事藏胸内,临妆都是惰画眉。

益春:好事就要来了,愁它做甚?

[拿出信]

五娘:益春,你拿的是何物?

益春:小姐没有什幺。

五娘:我分明在镜中见你手拿一封信,还说没有?

益春:我想这封信是陈三叫我拿来的,恐伯小姐看了要生气。

五娘:你若怕我生气,就不该代他拿来,既然拿来了,就该送我一观。

益春:既然是小姐要看,待小婢取来。小姐书信在此。

五娘:[接信拆观]

    “六月楼西、丹荔情深,黄叶阶前,书生拥帚,孰料入府经年,了无消息,楼近人远,咫尺天涯,欲问无从,垂命有日,倘或风云骤至,抱恨何如?花如解语,开宜及时,不尽欲语,珍重珍重”。

    真是一纸相思字,果然一心为着我:……

益春:三兄当然是为着你。

五娘:陈三,你可知道我一心却为何人……

益春:你也是为着他。

五娘:益春,那陈三现在何处?

益春:小姐呀!

    (唱)告小姐听说起,那陈三在房中心倦神疲。一心只望小姐你,望小姐早早表明心意。

五娘:伊人到底还对你说些什幺?

益春:(唱)伊叫小婢代向小姐你提起,莫要三心共两意。

五娘:益春,他既这样说,你就悄悄叫他前来,我有话要问他。

益春:晓得。

    [喜出望外地下]

五娘:[看信念]

    一日相思一日深,几番惆怅几沉吟,荔枝若有坠楼恨,拼向玉阶碎玉琴。

    (白)看这书信,真是意切情深。

    (唱)看他书中情意深,不由碧琚更难忍,多亏他,在此为佣受委屈,书中句句,惹得我肠肝寸裂。爹娘呵,世上有此多情郎,何以将儿与林家结亲,害得我与他,绵绵不尽相思苦,如今必须向他表明我心意。告苍天,望苍天,庇佑我这心愿,早早遂意,庇佑三兄与我,早早结连理。

陈三:[陈三听后进的]

    感谢娘子一片真心了。

五娘:(唱)惹得我羞愧无容地,这事爹娘若知机,那时岂不罪难辞,定该就死。

陈三:我千里而来也是为着你,小姐若死,我也活不成了呀!

五娘:三兄。

陈三:贤妹。

五娘:(唱)三儿说出此言语,教碧琚怎当得起,此心今日来相许,望君百年永相依。

陈三:陈伯卿耿耿此心,天日共鉴。

五娘:三兄你何须指天指地,三兄自临寒舍,未曾与你通候……

陈三:是,自到你府以来,还未曾与娘子谈叙过。

五娘:三兄,你家住在泉州城内还是城外?

陈三:在泉州城外,朋山岭后人氏。

五娘:至亲有几人?

陈三:至亲有……七人。

五娘:是那七位,请为道明。

陈三:家父。

五娘:令尊。

陈三:家母。

五娘:令堂。

陈三:家兄。

五娘:令兄。

陈三:家嫂。

五娘:令嫂。

陈三:小姑。

五娘:小姑是何人?

陈三:就是舍妹。

五娘:还有何人?

陈三:还有我。

五娘:只有六人,那有七人?

陈三:连同娘子你,就是七人。

五娘:你这人呀!人家未过门,就连我也算在内。

陈三:从投荔枝那天,我就将贤妹算在内了!

五娘:会打算呀!

陈三:到如今,俺该来订约。

五娘:三兄呀!

    (唱)与君订约,永结百年好姻缘。

陈三:(唱)感谢贤妹真心意,我为你受尽劳苦亦欢喜。

五娘:(唱)明知你,乔装磨镜为着我,明知你,情意深长兼有义,远隔郎君,都只为瓜李避人嫌疑,望君你勿怨,此心唯天知。

陈三:(唱)听你一言,如拨云雾见青天。

五娘:(唱)恨煞林大,又怨我爹爹狠心机,苦苦陷儿落深渊,催亲迫嫁不顾人生死。

陈三:(唱)到如今拨开云雾见天日,贤妹莫要忧烦在心里。

五娘:(唱)我怎忍三兄在此再受苦,我怎忍令你冷落凄凄。

陈三:贤妹,今有何物,与我做为表记?

五娘:荔枝,手帕,早就与你为记了。

陈三:荔枝,手帕,我此刻放在身边。

[取出手帕]

五娘:三兄。

陈三:贤妹。

五娘:(唱)三兄呵!并蒂荔枝为定仪。

陈三:(唱)香罗手帕做表记。

同唱:上天愿为比翼鸟,在地结成连理枝。

    [益春奔上]

益春:小姐,三兄,不好了呀!

二人:何事慌张?

益春:方才卓二到来,说道,林大几次催亲无效,如今动起官司,员外许他本月十八日,前来迎娶了。

五娘:十八就要迎娶。

益春:婚期算来只有四天了,小姐如何是好?

五娘:爹娘如此不念女儿,真是使我心慌意乱了!

陈三:贤妹,事急了,你还是随我归故里。

五娘:我身既已许君,到何处就随你到何处。

陈三:如此,就在今夜三更时候,俺三人备好行装,一同起身。

五娘、益春:一同起身。

[幕落]

 

第八场

    地点:潮州城外路上

    时间:上场的夜晚(十四日)

    人物:陈三、益春、五娘

    [开幕,陈三,五娘,益看相随上]

陈三:(内声)娘子,妹妹快快来走呀。

二人:(内声)三哥,前面带路。

    [三人上]

三人唱:三月十四三更时,月明风静好天气,暮春夜凉人入梦,一路而来无人知。

五娘:哎哟!(跌倒)

益春:小姐,你从小不曾出门,这路高低不平,须要小心。

陈三:娘子,把罗裙缴起,走路才方便。

五娘:(唱)提起罗裙裾,卷上绣罗衣,兜紧绣鞋,步步紧移。

五娘:哎呀,何处声响。

陈三:是风吹树叶响,娘子莫得惊慌,快步走上。

五娘:(唱)一心随君归故里,路途艰险也不避。

陈三:(唱)山虽高,峻岭难与天齐。

五娘:(唱)脚虽病,有君同伴免挂意。

陈三:好了,娘子,贤妹,前面那条路就是官路大道。

二人:呵,前面那条路,就是官路大道,真正好呀!

三人:(唱)打开樊笼锁,不伯关山重阻碍,俺三人脱身来,心花开,仰望天空乌云散,五色朝霞放光彩,放呀放光彩,一轮红日上天来。

[剧终] 

 

 (笛子、dxgjm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