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场现代潮剧

金龙银凤

 

编剧:陈竞飞

 

场次

第一场  卖酒结亲... 2

第二场  过洋遇贼    4

第三场  泼水招贤... 8

第四场  海外来鸿... 12

第五场  望月对唱... 14

第六场  龙凤团圆

 

 

 

 

根据《陈竞飞戏剧选》(广东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扫描,参照广州太平洋影音公司出品VCD校正。

 

剧情简介

解放前夕,潮汕蛟池村镇一对男女青年金龙、银凤,结伴小卖,相爱情笃,遂不顾凤母再三拦阻,终成鸾俦。

金龙婚后生活坎坷,为避拉丁,中秋之夜,离妻别子,捧起故乡土,过洋谋生。途中经荒庙遇贼,幸得渡公搭救。至暹罗后,金龙虽劳碌奔波,仍积攒无几。后为湄河酒家送酒,深得老板小姐爱慕,于泼水节向龙求爱。龙不忘唐山发妻,婉言推却,但仍被招聘为心贤。

解放后,银凤当了商店职工,荏苒十余载。金龙返家受阻,银凤望眼欲穿,凤母等劝凤改嫁,凤守志不从。龙凤两地,践约望月相托,痛抒离情。

七十年代末期,春风解冻,中泰通航,金龙回梓寻妻问儿,谁料欢歌未唱,风波旋起,龙因凤代人养子而生疑窦,几经明释,云消雾散,龙凤团圆。

 

 

 

人物

陈金龙——旅居泰国华侨。

李银凤——侨眷,陈金龙妻子。供销社售货员。

  母——李银凤之母。

炳叔公——看庙老头,撑船为业。

湄河妹——陈金龙义妹

湄河妈——泰国某府“湄河酒家”老板,陈金龙义母。

  林——侨乡蛟池圩供销社会计。

  仙——蛟池圩供销社售货员,后与彭林结为夹妇。

陈爱乡——陈金龙唐山之女。

  尼——湄河妹女儿,

彭小聪——彭林之子李银凤养子。

二强盗、泼水舞泰国男女青年、

拜月舞、迎宾舞中泰国男女青年。

 

(附广州太平洋影音公司出品VCD演职员表)

编剧:陈竞飞

导演:林福禧

作曲:陈美松、朱若潘、秦昌林

舞美设计:谢美池

服装设计:陈木森、谢美雄

司鼓:罗少淳

领奏:张伯才

灯光:李长命、黄育平

道具:江和忠

服装:林婉华

化妆:张楚吟、陈静云

装置:黄建民、王德茂

剧务:余敬伟、方畅州

舞台监督:方永生、秦国强

 

演员表

金龙:周辉南

银凤:黄芝香

李母:蔡炎妆

河妹:方舜华

河妈:张楚吟

彭林:萧岳潮

炳叔公:杨俊立

巧仙:王淑华

爱乡:邓少群

小职:萧吟华

娜尼:吴静旋

服务员:苏文英

 

 

第一场  卖酒结亲

  四十年代末期。陈金龙、李银凤青年时代

  潮汕蛟池镇。

  解放前,潮汕山区圩镇、街道、商店简陋破败。背景为瀑布山野。

 

[幕开音乐轻松,跳跃,滑稽。陈金龙肩挑酒担叫卖上。

    (内叫)老红酒、糯米酒来卖呀!

(上唱)肩挑酒担心花开,东街叫卖西街来,

遵古法制名牌酒,小本买卖度生涯。

本号卖酒顾招牌,质地纯正无乱来,

薄利多销为宗旨,童叟无欺众周知。

      (内)卖酒兄,这里来。

    (向内)好好,来啦,来啦!(下)

    (内)要买咸酥花生;乌膜花生来呀!

(上唱)挎竹篮,卖花生,口中叫卖脚不停,

龙哥卖酒我卖豆,合做生意心头清。

{叫卖)要买咸酥花生、乌膜花生来呀!金龙哥,等一下。(下)

    (上唱)今日生意冷清清,有酒缺豆无行情。

    (内)龙哥——(上唱)两人合卖地豆酒,

(合)日久结为老朋友。

    (唱)生意心意两有情,

    (唱)时长日久如鱼水,两相爱慕结深情。

只怨母亲不答应,俺只得躲躲闪闪来谈情。

金龙兄,你真早。

    早,早。

    龙兄,今日生意如何?

    你的咸酥花生无来,我的酒生意冷了一半。

    生意平安,无人交关?

    是呀,你今日,为何慢来?

    我母亲如管鸭仔,把我禁在笼内,

    你母亲严过禁子婆?

(李母手执鸭竿子上。

龙、凤  (见母同叫卖)老红酒,糯米酒来卖。

酥花生,乌膜花生来卖。

  母(竹竿敲地)一对棺材椅,拆不开?

(龙、凤害怕,不开声。

    (火气更旺)你这后生兄,真是敢食烧,你这个姿娘仔,全不要脸,今后不准恁两人同行同站。

    阿婶,你来到孤星猛火,说我敢食烧,不知此话从何说起?

    你以为我眼瞎耳聋?恁两人终日一前一后,一呼一应,一人喊(学龙)“老红酒来卖,一人喊(学风)咸酥花生来卖,糯米酒,鸟膜花生,两个后生,一男一女合做生意,街市人都笑掉牙哇,真辱衰人!

    妈呀,他卖酒,我卖豆,他卖管他卖,我卖管我卖,怎么不好?

  母不好就是不好,你呀!

(唱)这般好比唱山歌,这山唱来那山和,

唱久恐怕肚子大,生意做久有仔抱。

[龙、凤偷笑。

    还笑!

龙、凤  婶、妈呀,生意不好合作,叫我们怎么卖呀?

  母、(唱)你卖花生往东街,他卖红酒酉街行,

生意南北分开做,乌鸦喜鹊各开声。

龙、凤  这个容易,就照阿婶/阿妈吩咐来行。(行分不开)

    欲行猛猛行,死过在游老爷。

(龙、凤分头下。

龙、凤  (唱)东/西街叫卖北/南街来,生意拆散无招财。

穿过横街转小巷,欲觅凤妹/龙哥定主裁。

    (唱)心头忐忑且缄口,遇着阿婶祸就来。

    (唱)她老人真是扒闲债,后生心事她怎会知?

(李母暗上把两只指责的手抓住)

    大胆、放肆!

(唱)你们心事我全知,瞒父骗母不知歪,

任你青蛙倒弯旋,蛇洞龟路我通通会知。

    妈呀,人都无爱他哩,这双脚偏偏走来觅他。

    啊,是双脚自己来觅他?好,我先扫折你这双脚!

(举竿打银凤)

    (阻止母)阿婶,是我来觅她,你要打,来打我!

    哇,还未娶过门就心疼,我的香手,不打你的臭肉!

    妈呀,女儿是你生,是你养……

    我们的事,阿婶你就来成全,

    欲我成全,你听!

(唱)我女儿不是泥共沙,嫁人要觅好家翁。家族丰隆须有兄共弟,乡里不算最富也应排二三,田成片,屋成座,有钱有银谷堆大如山。

    (唱)我单丁家贫,只有一间石仔屋,有眠床,无草席,有蚊帐,无被单。

    (唱)古道嫁人不嫁田,勤耕力作好儿男,只要他,惜妻儿,三餐稀粥心也甘。

    你这死妹仔,果真愿跟他受苦?

    不苦,糯米酒甜甜,阿婶你勿嫌。

    哼!(走开)

    婶呀,你岂曾看过吕蒙正?

    看过,那是做戏。

    做戏做世惰,你焉知我陈金龙,他日不富?

    那就待你富了,才来娶我女儿。

    (强压怒火)那好。请!(要下)

    (拉住)龙哥慢走,龙哥慢走!

    我穷如乞丐,你妈的“猪仔”要卖,我也不敢要!

    王宝钏的绣球,偏要抛给它丐,俗话说要成祖,须刻苦!

    阿婶,你看见了,我家穷,本来不敢想娶妻,是你女儿甘愿刻苦,我无钱不敢看好戏。你的女儿养老老,留做老姑婆!

    老不老,免你打理。

    百货合百客,我就偏拣这个卖酒哥。

    你真无眼力,此人怎能合算?

    母亲呀!(唱)你且息怒听一言,女儿心中只有他一人,你看他,无打无扮容貌端正,忠厚老实又善良,打起算盘得达响,有文有墨会经弹。世上金山银山会吃空,只有本领不误人。

    不误人,将来得饿到水肿。

    饿到水肿,我也甘心情愿。

    那先说清楚,是你自己着迷,今后勿来母家相缠。

    泼出之水,嫁出的女儿,无相怨就是。

    (转软)女儿,你虽无相怨,妈心疼呀!

    妈你也免疼我,女儿是菜籽命!

    撒到那里,发到那里?

    是!

    是?(抢过花生篮)那么,物件还我,嫁鸡嫁狗,任你去!

(把银凤推给金龙,持着花生篮愤愤地下)

    (被推扑在金龙酒担上,击乐骤强,转悲  )“……

    银凤……你真的愿跟我金龙受苦?!

    (低沉慢慢地)银凤今日,就算嫁给你陈金龙!

    (感到突如其来)只怕我家穷,不知今后日子 ……

    你有双手双肩,我也有双肩双手,你我合卖花生酒!

(坚定地)咸酥花生离不开老红酒!

    糯米酒离不开乌膜花生!

龙、凤  (高兴地)是夫妻生意夫妻做,花生酒继续来卖。

    (挑酒)老婆来走!

    来走!

    (叫卖)老红酒软醇香,糯米酒沉醉甜!

    (叫卖)酥花生咸酥酥,乌膜花生好配酒!

    (唱)要买来呀……

    (小声)花生无货,你还喊?

    (小声)今日无货,明天自然有,照往日一样喊!

    好,来喊!

  (同唱)花生酒,宜又鲜,酥花生,糯米尼,权请大家试一试,食了赢过做皇帝。

    (看着龙、凤真的走了,摇头叹气)哎!阿凤,篮……

[幕闭]

第二场  过洋遇贼

  一年后。

  通往港口途中。

  夜,星月朦胧,山峦隐约。

[几声鸡啼,清亮悠远。

[金龙戴草帽,背婴儿,银凤持雨伞,背市篮,夫妻踏月上路。

龙、凤  (唱)金鸡初唱三更天,中秋月夜赶船期,(赶路科)

夫妻恩爱过一载,

    (唱)割别偏在月圆时。

    (唱)为夫过洋去,难舍你孤凄。难舍乡亲众父老,未知何日回乡里?

    (唱)为妻在家免你挂,自赚自食母女相依,只望你到暹即寄船头信,平安二字可慰妻。

    (唱)若非逃避抓丁祸,我何忍抛妻舍儿?

    (唱)且忍今日离别苦,苦尽自有甜来时。

    我妻贤慧,真有远见,金龙可免内顾之忧了。(金鸡二唱)

    鸡啼二遍了,快些赶路,方免搭不上渡。

    快快来走。

龙、凤  (圆场,唱)金鸡二唱四更天,夫妻母女赶船期。上山下岭手拉手,过桥过涧相扶持,山泉击石匆匆去,有心赶路步难移。

    (唱)回首故乡何处是,

    (唱)乌云盖月看不见。

    (唱)强抑悲愁向前走,

    (唱)不觉来到南山边,

    (唱)我这里聚睛四下望,双亲坟上草萋萋。

    金龙呀!快走吧!

    银凤呀,我今离乡别井,飘洋过海,不知何时,才能回乡,我双亲坟墓,就靠你祭扫了。

    你放心,翁姑的坟墓,自有媳妇祭扫。

    是,俺可上前拜别双亲!

    无香无烛,如何拜得?

    且折松枝,权当香烛。

    好。上前同拜。        -

[夫妻攀折松枝科。然后同跪祭拜。

    (唱)山花青松献坟前,祭拜双亲在泉台,不孝今日离乡井,漂洋过海寻生涯,求双亲赐儿一捧故乡土,伴我过番带在怀。乡音乡土牢牢记,不忘养思当回还。

    (悲)金龙哥,从此后,你在暹罗,我在唐山,只有望月思念了。

    银凤呀,此时俺就约定,今后每逢中秋月明,你我对月陈情,共祝亲人安宁。

    好。共对明月叙情怀,祷祝夫你早回来。

[凤摊开手帕,龙捧上红泥,包好扎牢,藏在胸怀,金鸡三唱。

    唉呀,鸡啼三遍了,快快赶路。

    是,快快来走   

龙、凤  (同唱)金鸡三唱五更天,夫妻母女赶船期,前面就是妈祖径,速速过关不容迟。(下)

[强盗甲、乙,脸蒙黑纱,各持匕首,甲带泥驳壳枪。一声叱喝,冲出。

     喳!(快板)一支驳壳枪,两把匕首刀。兄弟称雄妈祖径,日睡夜出猎猎梭。(行劫)

    (快板)猎猎梭,无奈何,贼仔怕遇贼大哥,贼公挂着做官势,官贼两家交椅轮流坐。

    闲话休提,还是来等钱!

    好,来等钱(两人爬下,把耳朵贴着地面细听)

    (跃起)大哥,机会来了,机会来了]

    隐蔽。

    是!(二人下)

[金龙、银凤摸黑赶路上。

龙、凤  (唱)妈祖径好比鬼门关,四面深山藏虎狼。

    (唱)强盗更比狼虎恶,日夜拦路劫行商。

    (唱)我心惊胆颤脚跟软,

    (唱)有我金龙你莫惊惶。

    (唱)倘遇强盗怎是好,船租是命要保全。

[强盗一声口哨,持刀、枪跃出,

二强盗  喳!

龙、凤  (惊怕,失口)强盗!(要逃走)

二强盗  站住!(龙,凤住步)

    (逼住)要钱还是要命?要命把钱留下,要钱即刻无命。

    求先生行行方便,我们身上实在无钱

    无钱?搜!

    喳!

    免搜,有钱怎用夜半三更,奔波劳碌,求贼兄贼叔高抬贵手,放我们过去。

    呸,阿兄便阿兄,阿叔便阿叔,什么贼兄贼叔,放肆可恶!

    好好,恕我说混,贼兄贼叔勿计论。

  又来又来,贼字勿落。

    看来你是想寻死,我先送你一颗子弹!哼!

(持枪相遇,金龙护住妻子)

    先生,枪下留情。

    哼!想活命,快把钱拿出来,找死,我即时开枪!

(晃动泥枪,步步逼近)

    (把手一扬)别吓人!(泥枪折去半截落地)

    (狠狠摔去半截泥枪,拔出匕首吼叫)我叫你先吃一刀!

    啊,泥驳壳!(抓起一把泥砂,往甲脸上摔去,转身跑下)金龙快跑!

    是!(往乙打一拳,踢一脚。强盗向后倒退。龙急跑下)

    快追!站住!(追下)

    追!站住!(追下)

[灯暗,变景,现妈祖庙,只有一个神龛,一张案床。炳叔公就睡在神龛里。

[号头站。金龙、银凤拼命奔遇上,婴儿啼哭声起。二强盗紧追不放。

龙、凤  (内唱)不测灾祸骤降临,(唱)雷霹火烧遇歹人。

    救命呀,有抢劫贼呀!(跌倒爬起)

二强盗  (内声)站住!站住!

    (唱)一跌一爬寻逃命,月影朦胧路难寻。

二强盗  (内声)往哪里走!站住!

龙,风  来救呀,抢劫贼呀!

    (唱)那边有座妈祖庙,快进庙里暂藏身。

  凤(唱)妈祖逢凶能化吉,消灾解厄是好神。(急躲进庙)

龙、凤  (同时跪下)妈祖救命,救命呀!

二强盗  (内声)追!

    (唱)尊一声妈祖公呀妈祖娘,听信女诉原委,我们穷人无田又无地,凑个船租付出几多血和泪。今晚无运气,遇着闸壁鬼,祈求搭救功德永垂。

    (唱)惩治恶棍消灾解厄,他年游子能发迹,重建庙宇再塑全身,

龙、凤  (唱)伏望娘娘速显神威。

[二强盗上,冲进庙。

    哈哈哈,原来藏在妈祖庙。

龙、凤  妈祖救命,救命呀!

    当今世事,你知我晓,妈祖若能救人济世,天下早就太平无事了。来,搜了!

    搜!(从金龙胸中搜出那包泥土,高兴)钱包,钱包!

    (抢过一捏)哼,原来是个大香火,一包砂土!(抛还龙)

    (搜腰带)腰包满满!(解出腰带,举起)哈哈,钱裤带,钱裤带!

炳叔公  (从神龛中开口)站住!是谁在妈祖驾前,吵吵嚷嚷?

二强盗  (大惊跌倒)那来之声!

炳叔公  我乃妈祖公是也。

二强盗  妈祖公,妈祖公饶命饶命!(周身、颤抖,脚如筛糠)

炳叔公  大胆强盗,要求赦罪,可把钱裤带,交还原主!

    遵命遵命!(把钱裤带交还金龙。二强盗溜走)

二强盗  (退出庙门,擦汗)唉呀,妈祖公比妈祖娘还厉害!(溜下)

炳叔公  金龙、银凤!

龙、凤  妈祖公……

炳叔公  (持着船浆从神龛后走出)我不是妈祖公,是炳叔公!哈……

龙、凤  (惊喜)原来是炳叔公?你……

炳叔公  老汉撑船为生,夜间破庙为家,竹笠被单假神圣,这叫做柴诸葛,惊退活司马!

龙、凤  炳叔公,请上  受我们夫妻一拜!(要拜)

炳叔公  (扶起)免拜免拜!金龙快随我下船出港,银凤抱儿回归。

    贤妻,就此一别,金龙去了。(龙与炳叔公要下)

    慢!

    还有何言?

    一路之上,为妻之言,你岂记得?

    第一条,即寄船头信。

    第二呢?

    乡音乡情牢牢记。

    第三呢?

    莫忘唐山妻和儿。(银凤点头,表示满意)

    去吧!去吧!

    是……(欲行又被银凤叫回)

    慢!

炳叔公  哎呀,快走,盗贼若转回来,俺就没命,有话快说。

    女儿出世数月,还未取名?

    我是卖酒的,用酒来做名,叫做糯米尼就好。

    糯米尼不好听。

    那就叫做……(想料)我要离家乡,日夜想念家乡,女儿就叫爱乡岂好?

    爱乡,好,就叫陈爱乡,叫她永远等你回故乡!

(说到这里有点伤心)

[金龙接过女儿一吻。

    金龙哥,莫忘中秋拜月。

    记住啦,回去吧!

    (唱)月圆人离痛断肠,怀着乡土过南洋,离别情,海难阻,赤子一颗心,长系在故乡!

[幕闭]

 

 

 

 

第三场  泼水招贤

  十年后。

  泰国某府,湄公河畔。

  热带城市风光,舞台三分之二是“湄河酒家”的客厅时髦沙发茶几,门前霓虹灯招牌,闪耀眩眼,透过客厅落地玻璃窗,可望见天幕上湄公河景色。椰树临风,波光粼粼。

另一侧是河沿铁拦杆、花圃、椰树。

[幕开:音乐轻松跳跃,充满节日气氛,湄河妹泰族姑娘装扮,手拿花束,高兴地从街上回来。

    (唱)买花归来心欢畅,今朝花儿格外香,一年一度泼水节,今年过节胜往年。河妹非是深闺女,总为生意内外忙。春来不知春消息,空负春光老了红颜。(高兴地进门)妈妈!

    (泰族老太婆装饰)来啦,来啦!(出厅)七早八早,大声呼喊阿妈怎呢?

    妈,你猜我买来什么好东西?(把花束藏于背后)

    岂是买着个大肚弥勒佛,才笑到这样好看。

    妈呀!你看!(举起花束)

    鲜花,这算什么好东西啦!

    妈呀,你岂会知——

    知什么?

    (唱)今年佛历是何年?你知女儿岁几双?你猜我,此刻心中想什么?你猜我,这束鲜花何用场?

    (唱)精仔你,我那管佛历是何年,只知你,年岁十二双,怎知你,鲜花有何用,只知你,此刻心中无想娘。(假要进内)

    (唱)妈妈你,膝下几男共几女,暮年晚景靠何人?人说道女大不可留,我看你全把古训忘。

    (旁)哇呀!猪八戒倒把一耙!我来!(唱)叫一声,好乖乖,莫要怨东共怨西。娘为你心操碎,怎知你,忙生意,误了自己行嫁时今日里,要嫁要招任由你,莫再傻傻一年过一年。

    妈,你真好!快快替我安排!

    天下后生仔多着哩,妈知你爱哪个?

    哎呀,妈呀,我不用摊牌,你一想就知,女儿待人接物,对谁热情,与谁接近,你还在假唔知。

    啊——那莫非是……那个……

    唐人阿兄。

    哈,那好,那好,阿陈为人忠厚老实,俺酒家会兴旺,离不开老红酒糯米酒,女儿呀,你合我也合。待唐人阿兄来我自然来安排!(喜孜孜地进内下)

[陈金龙拉着送酒车上。

    (唱)推车送酒不误时,终日辛劳走街市,过洋谋生十余载,辗转奔波不随意。

近年来,多亏酒家相接济,我重把旧业来操持。殷勤为她送货物,奔忙在这湄公河边。(来到湄河酒家门口停车,高声喊)老板娘呀,送酒来啦!

    (闻声上)哎,来了,来了,(出门)啊,阿陈,你早!

    老板娘呀,刚才在街上碰上熟人,耽误了时间!

    不不,就是你送货最准时,讲信用,忠诚老实!

    多谢夸奖,多谢关照!老板娘,酒要搬入仓库还是搬来店前。

    随便(格外热情)阿陈,你太累了,坐,坐嘛!

(金龙坐下)抽支“哥武力”!

    多谢,我少用。

    那就喝杯咖啡?

    多谢。我无习惯。

    阿陈,自你送酒以来,我还未曾请过你吃过饭,今天是特别特别的日子,一定给我请一回。

    我是当苦力的人,怎会特别特别?

    今天—是我们泰族泼水节,我还有件特别特别重要的事,要与你谈谈。

    对不起。(立起)我没空,改日再谈。

    (按金龙)坐呀,坐呀,(向内高声)河妹,快出来帮做生意啦!

    (内声)阿妈呀,今日生意你自己做,我没闲!

    这精仔忙什么?(向内)快快出来,看看是什么生意?

    (内生气地)管什么生意,你自己打理!

    (向内)是阿陈送酒来哇!

    (内)我来我来!(内唱)闻伊人送酒来,(捧花上唱),顿教河妹乐开怀。我今日初尝恋爱味,脸泛桃红热满腮。我壮着胆子上前去,深施礼迎你来!

阿龙哥,你早!

    不早,河小姐,早晨凉快些!

    是呀,这暹罗天时,早晨较凉,待下就热了!

    我们唐人最怕热,一日无淋冷水,即时浮火!小姐请来收货,我还要去别处送。(要起身)

    (示意妈留客人)妈呀!   

    (按金龙)请坐请坐,还不热,还不热。

    阿龙哥,天气本来还不热哩,我妈一说,怎么就热起来,(无话找话说)阿妈,放冷气!

    开冷气,我来!

    (拿葵扇不断扇凉)唉呀,这热带地方呀,日一出就热到无变。

    河小姐呀,看来你比我们唐人还怕热?

    不知怎呢这时我的心,怎么跳得特别厉害。

    那可能是浮火,我去请医生,拿点药镇静镇静。(起立)

    不用,你比医生还灵听你这几句话,就镇静多了!(缓缓坐在金龙沙发扶手上,金龙侧身。移位)

    (感到冷)妈呀,太冷了,调暖气!

    (内声)你真多事,霎时嚷热霎时嚷冷,真是难掌握呀!

(河妹骤然打喷嚏,金龙被吓急站起。

    (旁唱)今日真是不吉利,推车撞着电线杆,今又触着蓄电池,河妹她,似乎对我有意思,我金龙,怎敢与她?(念乐谱)123。看起来,客厅早巳布电网,(夹白)危险勿近,(唱)方免收悔太迟!

对,三十六计走为上,小姐,货物回头才来交。请!(要走)

    慢慢慢,还未谈到正题呢。阿妈,快来留客人呀!

    (上)来来来,阿陈呀!熟熟客,怎么坐不住!

    你老人家无闲,叫我与小姐谈什么。(与河妹各站一边)

    是哩,阿妈你不来陪客,叫我们二人,不知要谈什么题目?

    看你呀!(唱)生意行情有浮沉,恋爱成果看如今,两合公司要建立,须有胆略下决心。

    对呀!(唱)要吃甜果树上攀,爱河难阻有心人,如意郎君眼前站,我壮胆上前来攀谈。(要上前又迟疑不敢)

    (近前)河妹呀,阿妈在此压阵,你大胆共伊谈。

    (大胆上前)请问阿龙哥,尊驾来暹几年了?

    十年出头。

    十年出头,未知所操何业?

    开山巴,扛包头,做小生意,今又被你们招呼来送酒。

    唉呀,那你真是个会文会武,会粗会细的好青年。

    还青年?三十多岁了!

    阿陈,你在暹罗岂有家眷?

    唉!谋生不易,创业更难,单身独汉,搬来徒去,那有家眷?

    (转对妹)女儿呀,恰恰好,是你福气。(心欢意悦地偷偷下)

    (旁唱)闻斯言,心沸腾,原来龙哥尚未娶妻荆,真是糙米对空臼,河妹我,就要成了陈家人,趁此盛大泼水节,借花献佛,把红线来牵成。

    我心焦逼,无功夫听你唱曲今天你们母女,这般款待金龙,真教我进不得,退不能。河    不能退,后面就是湄公河。阿龙哥!

(唱)你是一个诚实人,品德高尚妹尊敬,我们泰族热情又好客,节日宴客是常情。你免用拘拘束束,俺好象一家随便都行。

来,好好坐下,细细言谈。

    我坐不得。

    那就站。

    站不了。

    (无可奈何地再次上前劝说)

(唱)我们对尊驾是一片挚诚,谅你也该晓世情。中泰早有攀亲事,嫁娶通婚古有凭。

    我早有听过。

    既有听过,就免害怕。

(唱)泰族姑娘讲文明,花环一个表忠贞。花儿朵朵表素洁,献给郎君……

    “将”,她硬“将”,我死棋。

    (续唱)献给郎君挂在胸。(为龙挂花环,龙避之)

    这风俗我也看过。

    这叫做百闻不如一见,百见不如一试。来,为妹亲手与龙哥戴上。(上前,龙退)

    不能戴。

    要戴。

   不能受,

    要受。(河妈恰上,河妹错把花环挂在河妈颈上)

    (指妹)这……

    呜……(又羞又气,坐下放声大哭)

    女儿呀,勿哭。

    我偏偏要哭,鸣……(哭得更惨)

    阿陈呀,我问你,我一不在场,你怎么就把她弄哭?你弄她哭,就得劝她静,去!(推龙)去!

    老板娘,小姐!(唱)且把实情来倾诉,我是个有妇之夫!

妈、妹  (感到突然)什么,你,你是有妇之夫!

    我陈金龙,唐山早有家眷,我妻名叫李银凤,婚后产女名爱乡。

(唱)我思发妻念娇儿,朝朝暮暮想着伊。(妹听了哭得更惨)

    全个“颠颠倒,好戏从有做到无,(向妹)女儿呀,这回听清楚,不用哭了吧!

    这回我愈更欲哭,呜……(金龙也暗泣拭泪)

    阿陈呀,你也勿哭吧

    他哭,我更要哭

    你们都哭,单我不会哭,(有顷,向龙)阿陈呀,听你之言,唐山早有家眷,你来暹罗十多年,就该接她来 团圆。妻儿在身边,河妹看在眼,也就不敢如此痴迷。

    我哪无这样想过,只是我三请四请,请她没来,不知是生还是死?

    (旁白)不知是生是死?那么,还有一线希望,(要上前。转念)妈呀,你过来一下。

    何事?(妹与妈耳语,妈微笑)对,甚好,甚好,后生人,有窍头,我来我来。(转向龙)阿陈呀,刚才听你所言,实在不能勉强,亲事暂且搁下,我们这酒家,正需找个能理数,贤做生意的人,本号有意请你来做心贤。

    请我做心贤?多谢关照,我还是继续送酒,心更清闲。

    傻子你,做心贤,坐酒楼,那输你送酒吹风晒日头。

    阿龙哥,且暂屈就是。

    做心贤?唉!为着谋生计,只得权听从。

妈、妹  (高兴)这样就对;

    (旁白)心贤,招婿,今后就是贤婿。哈……

    (旁白)将来看你要不要?(向龙)阿龙哥你真好。

(泼水舞蹈音乐起)

泰姑娘  (高兴地上)河妹,河妹,泼水队伍来了!快快去,快快去呀!(拉妹)

    勿拉拉扯扯。(对龙)阿龙哥,泼水节是我们泰族最高兴的节日,我请你跳舞。

    跳舞?我外行,外行。

    泼水舞最简单,一看就会。

    勿勿勿,恕者恕者,

    一定要,泼平安,跳吉祥,泰中兄妹情谊长!(拿水钵,拉龙上)

[泰族青年四男四女跳泼水舞上。

    (拿钵盛水)来呀来呀,来泼水呀。

[河妹拉龙参加跳舞,龙舞步生硬、风趣;妹、妈为龙泼水,龙由敬,互相泼水,造型。

(幕闭)

第四场  海外来鸿

  六十年代初期,某日。

  李银凤家,普通职工家庭。

[幕启;银凤,爱乡心情沉重地上。

    (唱)上城回来想不开,夫妻团聚怎不该?申请出国五年整,待到何时批下来?

    妈!到家了,(进门)外祖母!我们回来了。

    好好,回来就好,爱乡,那个吴姨这回怎么说?

    她说你们母子免来行,如有批准,自然通知你们。

    已经五、六年了,为何还不批呀?

李爱乡  她说五、六年也无办法,中泰没邦交,八,九年也说不定。

    中泰没邦交,八、九年也说不定,你妈头发都白了!唉!都怨当初不听我的话,才致……

    (不好气地)勿翻老数簿,我自作自受,免你烦恼!(进房下)

    免我烦恼,你还大艰苦!多说何用,吃饭去!(拉爱乡下)

(巧仙抱婴儿,彭林手持鱼膘礼物上)

    (内)彭会计,快走哇!

    来啦,来啦!

    (唱)一生头次做红娘!欲把红线两头牵。

    (唱)人生苦情多多有,莫如我半路折扁担。可怜小聪无娘养,欲请银凤代帮忙!

    (唱)银凤有夫当如无,半生空守损红颜。她若肯把婴儿来收养,你就可望再续弦。

    (唱)彭林不敢存奢望,续弦之事不敢言。

    你失妻,她苦守,你一向关心她,她又敬重你,合起来岂不更好!

    唉,银凤是个好向志,恨不相逢未婚时,若要求她来结合,除非金龙休弃伊。

    好,你既然迟迟疑疑,就分作两步棋,先托儿,再……

    巧仙同志,谢谢你的好意,须知人不可夺志!

    不可夺志,就看时机,走!(小场)银凤,客人来哇!

母、凤  (闻声同上)巧仙姐,彭同志,来坐,来坐!

彭、仙  (进门)熟熟人,免客气。(坐下)

    (上前)巧仙姐,你什么时候生个小孩?

    我,哪里有这福气!

  母;这是……?

    是老彭的公子,名小聪!

    (看)唉呀,难怪叫小聪,果然聪明出眉眼,趣味哉,来,阿婶抱一下,(接过婴儿)唉呀,可惜彭嫂命太短。

    (对婶)正着请你来帮忙,(指礼物)这份情礼请你收起。

    锦糖两包,送阿婶食甜。鱼膘一个,送银凤补养身体。

    哎呀,彭同志如此关心,当受不起!(收礼物)

    阿彭,有什么事你就说,何必如此多礼!

    唉!银凤同志,(唱)我有一事来相求,求你把小聪来收留。可怜他,不会喊娘娘身丧,无人抚养我心忧。

    阿彭呀,(唱)你可免忧愁,我即时牵起衫帕来收留。

    (唱)阿彭你可把心放,我当保姆关顾周。

    那太好了,我猛猛来去背个摇篮来。(下)

    爱乡呀,来抱阿弟了。(抱小聪进内下)

(银凤,巧仙随下)

(炳叔公执着山柑烟筒,乐观地上。

炳叔公  金龙有信息,报与银凤知。

(唱)金龙过洋十余载,友情至今永久在。家信一封千金价,老炳代送乐呀乐开怀。只可惜,七洲洋上船路新,风云变幻难往来。耽误了,多少侨胞与侨眷,牛郎织女苦难挨。看起来,还是老炳我真翘楚,不望出外发洋财。一生孤老轻健,天塌当作天窗开。

银凤,老相熟来了!

[凤闻声上,出门,一见大喜。

    炳叔公,是你?

炳叔公  是我。

    请坐请坐,老人家你好!

炳叔公  (坐下)银凤,金龙家批经常寄吗?

    头二年月月寄,后来四季寄,近几年哩,大年大节才寄,最近半年无寄了。

炳叔公  半年无寄?(拿出信)你看,寄来啦!(凤接信)

    (唱)手捧书信喜呀喜盈胸,家书一封万里情。

    (上)妈呀,大家等你吃饭哇!

    爱乡,请老叔公一起吃饭去。

炳叔公  好好。(随爱乡下)

    (拆佑看,唱)往昔接信心肝跳,今日读信暗吃惊。以前来信多亲切,宇字句句相思情。今日这信措词乱,弦外有音雉分清。莫非他,在外巳重娶,先礼后兵下绝情?骤然间,白纸黑字如蚂蚁,眼前金星点点,旋转飞腾。(昏厥)

(叔公、李母、巧仙上)

母、仙  银凤,什么事?(全场紧张)

炳叔公  是金龙来信,不知怎么说?看看就晕过去,

    银凤,我看看!(凤递过书信)

公、母  快读来听!

    (唸)分离十余载,山水隔千重,盼你来团聚,夙愿终难成。夫被招心贤,酒家好人情,时至花自开,好事天促成。荣华难共享,愧对贤妻荆。

    夫怎呢?夫怎呢?

    (重唸)夫被招心贤,酒家好人情。

    坏了坏了,招字出头,不是给人招做“养老婿”,就是入赘他家,你再看荣华怎么说?

    “荣华难共享,愧对贤妻荆”。

    银凤呀,你今着快快清醒,金龙这封倌,分明是一纸休书呀!

    巧仙,信拿来。

    (还信)银凤呀,人说痴心女子负义汉,你被金龙放掉啦。

炳叔公  难道金龙,好好面壳,无好肚腹,食肥跳高?

    去到暹罗,那个不是头年焦,二年枭,三年便放掉。

    金龙是穷,不是枭,他不会放掉我。

    还说不会放掉,唉,银凤呀!

(唱)人说家花虽好不如野花香,男人出外那个不是乱折攀。在家之时实在好呀,过洋日久就变心肠。那边是个花花世界,酒楼舞厅不夜天。他显然抱住番人腿,早已把你们母子抛——边。我劝你,切莫抱死舵,趁早换船,图个安怡。你现在尚有追求者,等到树老,就无藤来缠。我愿充当介绍人,找个老实忠厚,温存体贴的意中人,牵你们天地来合圆。

    是哩,心肝放一边,要重嫁须趁头发乌。

    你,你们勿再说了!

    (提摇篮上)摇篮背过门,心里甜过糖。(进门)啊,出了什么事?

    暹罗来休书,陈金龙休掉李银凤。

    真有此事?

    不信?书信在此,你看!

    (看信)就是这一封?

    一封还不够?里面说,已经给人招了。

    你们误会了,这“心贤”是理数的帐房先生。招心贤是说给人招去当帐房先生。

炳叔公  我深知金龙不是那种人哩。(对仙)你这个什么仙,吕洞宾,肮脏仙呀!摸不着棺材头就乱哭父!

    什么乱哭父,你老人家只会撑渡,不知人家的棋步。

    这……

    招字出头想就知哩。银凤呀!

(唱)招字出头两步走,先招心贤后成婚,若是他身有情义,十年怎不回家门。

炳叔公  (唱)未是说返就能返,说话易过吸旱烟。金龙若成别家婿,怎会寄信到家门。

    (唱)东村王婶有女婿,一去过番就不见魂。你莫犹预误岁月,等待是自寻苦水吞。

    (唱)只记凤是妻来龙是君,别时誓言带泪痕。无端一纸难解信,银凤心中如火焚。

    (对彭林唱)都怪你解信不通顺,只说上文不察下文。你看“时至花自开,好事天促成”。他分明已成别人君。

    (对银凤唱)世事沧桑多变化,但愿金龙莫沉沦。你家若有为难事,彭林情愿把忧分。

    (对彭,唱)你这傻子也真够傻,只为他人解疑云。眼前时机已成熟,该求婚时还不求婚。

炳叔公  (对仙,唱)你这个媒人当不得,莫把清水来搅浑。

    (对炳叔公唱)叔公说话存偏袒,你看银凤眼角起皱痕。

    (唱)早离早好早得福,眼前就有好郎君。

炳叔公  (唱)你说七道八不懂礼。

    (唱)好事不怕人议论。

    (唱)免她终日拭泪痕。

    (唱)有日金龙回家返,

炳叔公  (唱)银凤何言答夫君?

    唉!(同唱)这桩事,费思忖,是等待?是离分?劝声银凤心把定呀——

    (接唱)眼前世事乱纷纷,山重水隔多疑云,

炳叔公,诸位至亲,(接唱)谢过众人深情意,我心中自有月一轮!

    (茫然相顾)这……

(幕闭)

 

 

 

第五场  望月对唱

  六十年代初,中秋。

  国内国外。

  天幕上圆月高悬,疏星闪烁,薄云飘动。

[幕开:月下呈现一组潮汕风光音乐抒情,节奏明快。

(合唱)中秋月,圆又圆,海内海外拜月娘,满乡满里同欢庆,祈求月老降吉祥。

[台上变成双棚窗,一边是国内李银凤家,一边是国外湄河酒家,分两个庭院赏月。

[李母、河妈各搬一只小茶几欢乐地上。

母、妈  来拜月娘了啊!(同唱)

后生辈赏月约情人,老一辈拜月求福音,今年中秋添瑞气,家运兴隆好景临。

妈、母  河妹/银凤呀,出来拜月娘了哇!

妹、凤  (内)来啦来啦!(各端拜月礼品上)

(同唱)日月如梭不停留,转眼不觉又中秋,家家拜月传笑语,我出庭院心头忧。

母、妈  (内)女儿呀,腊烛快快点起来!

妹、凤  (同)来!(插腊烛,点燃。

[陈金龙、彭林分别从外头高兴地上。

龙、彭  (同)。阿婶呀,明月初升,你就要拜月了呀?

母、妈  (同)是呀,阿彭/阿陈呀,请你也一起来拜!

龙、彭  (同)中秋尝月人人爱,免请自来。

母、妈  (同)好呀,老人后生一起来拜!

    (同)好好好,你老人家先拜!

母、妈  我先拜,那也好,待老人拜后,你们后生再来拜。

    是!

母、妈  女儿点香!(凤、妹点香送上。接香、跪下)

(唱)老人先拜头炷香,祷祝上苍月娘娘,佑我老人行好运,招个女婿把愿偿。

(站起)该你们来哇,我代点香。(点香分送)

    就来!(接香)

龙、凤  我先拜。(跪下)

(唱)手执清香心悲哀,怨恨月老太不该,龙凤本该成双对,何故将阮强拆开?

母、妈  (拉彭、妹)快,你们一起多拜几拜!

(彭林、河妹跪下,龙、凤站起)

彭、妹  (唱)手执清香暗祝声,祈求月老来做情。早赐良缘成眷属,建立美满新家庭。

(韵白)他(她)对明月寄愁思,我莫在此干扰伊!

(二人下)

母、妈  阿彭/河妹呀,等一下,(责怪凤、龙)看你这个人呀,人家有心有意,要来共尝明月,就该等齐,双双来拜!

    无谓象摇签诗一样——一起一落。

    真象浮油炸粿一样——一浮一沉。

母、妈  (同)老人看了扫兴,睡觉去!(同下)

[场上只留下龙、凤。气氛由动转静,挂钟敲十二响。

龙、凤  (同对月嗟叹)唉!明月呀!

(唱)望明月,情依依,月似冰轮露湿衣,一年一度中秋节,最是相思未了时。此时刻,海外海内来对唱,共对明月问归期。银凤/金龙,你在海外/故乡岂有听见?

    (唱)此时刻,

    (唱)你岂知,

    (唱)岂在月下听我唱?

    (唱)我有苦衷对你提。哎妻哙,

    (唱)哙,夫哙!

    (唱)哙。

    /夫哙。

    (唱)你就望月来听,

    (唱)你来唱,

    (唱)你来听,

    (唱)你来唱。

    (唱)叹昔年,若非人祸天灾相交迫,我怎肯舍你在家受孤凄。我这里,寄托玉兔传讯息,问候唐山妻与儿。

    (唱)明月呀,托你带去故乡语,敬候我夫在外身安怡。你那里人情冷暖不一样,当须小心为是。金钱万能又万恶,中华美德望你牢牢记。

    (唱)哎妻哙,

    (唱)哙,哎夫哙。

    (唱)哙。

    (唱)妻/夫哙。

    (唱)我胸怀乡土心连故国,时刻难忘牢牢记。身在异邦千里隔,如与乡亲在一起,银凤呀。

    (唱)金龙呀,夫呀!

龙、凤  银凤/金龙呀!(同时掏出书信)(唱)你的书信我珍藏。

    (唱)只是难解其中谜,

    (唱)你再三催促我难往,

    (唱)望你切莫伤心意,闻道唐山变了样。

    (唱)你归来未知是何年?

    (唱)万里关山重重阻,

    (唱)有心归来定可期。哎,夫哙。

    (唱)哎,妻哙。

    哙,夫哙,今晚望月来对唱。

[二人奉书信,仰望明月,沉浸在欢乐情绪中。

[挂钟三响,舞台云块浮动,出现梦景。龙凤舞蹈上,相会。

(梦醒。台内唱)金鸡啼破山边月,疏星眨眼没晓天,异国同梦空欢喜,醒来两地苦依然。

[幕闭]

第六场  龙凤团圆

  七十年代末期,

  侨乡蛟池圩,银凤宿舍。

  同第四场,室内家私摆设比前讲究、雅洁,喜气盈门。

[李母高兴地上,打扫桌椅家具。

    (唱)后生辛苦老来闲,太平盛世又到来。对外开放人人喜,繁荣功劳归“老开”。

“老开同志呀,你这次回来至切不可再走了啊!哈……

[小聪高兴地上。

    外祖母,外祖母!(进门)

    小聪,欢喜什么事?

    外祖母呀!(唱)今天县城喜洋洋,彩旗横披街上悬。接侨彩车列成队,大巴小巴三里长。我们侨中举行复校大庆典,县城隆重迎嘉宾,真排场呀迎嘉宾。人说蛟池也有番客到,人说俺家龙风要团圆。

    (喜极)怎么说,俺家龙风要团圆?

    是,外祖母,这龙风团圆是怎么回事?

    哎呀,孙儿,这太好了!

    好在哪里?

    这凤就是你妈妈银凤,这龙就是你妈妈的爸爸……唔,多嘴说不对,是你的爸爸……

    又不对了,我爸爸是彭林,怎么……

    事有因端,说来话长,学台上演戏,吹唢呐比手势,就是……(吹鼓科)清楚吗?

    (摇头)唔……

    不清楚,免烦恼,有番客来就好。人说尸官僚、二华侨、三批条、四随捞,孙儿呀,俺家这回大光彩了呀!

[银凤匆匆上。

    妈!(进门)

    银凤,你岂有听说金龙回来?

    有呀,回来啦!(唱)刚才大厦服务台,有个电话来通知。说道有位陈先生,即将回到蛟池来。

    即将回到蛟池来?

    是呀!(唱)路上有人看得明,他上山去拜老双亲。有人看得更清楚,他独自寻访妈祖谢神恩。

    去找炳叔公啦!

    (骤惭愧,旁)

(唱)闻此讯,未曾见面喜又慌,当今的华侨响当当。过去我反对花生酒,今日见面开口难。

凤、聪  母亲/祖母您在想什么?

    没想什么,没……女儿呀,还是你们母女有福气。金龙有仁义!

    番客返来了!

    来了来了!(喜得发慌)

    照老规矩,不好相冲,快快入内,待番客进来,俺才出来相见。

    我到门口去看趣味。(出门下)

[母、凤进房下。金龙西装革履,喜气洋洋上。

    (唱)出家容易归家难,转眼过洋三十年。车过深圳喜泪洒,来到家乡笑开颜。亲爱的唐山,我的故乡,唐山呵我的放乡,漂泊海外的游子已回还看家乡,榕树不老貌亲切,荔枝龙眼把情牵。故乡面貌变了样,乡乡里里都是新屋红瓦白粉墙。祖国强盛侨胞喜,真教我热泪盈眶。

(手按心窝)哎哙,我的心怎么卜卜跳。

(唱)心啊心啊你且莫跳,归来最喜是会亲人。

[进门,站住,不见有人。

[银凤出,二人见面,辨认片刻。

    (同时呼叫)银凤/金龙!(上前拥抱,泣不成声)

    (唱)泪如倾盆雨,心似狂澜翻。千言万语难尽诉,(女声)是悲是喜,是悲是喜是怨是恨,碎我心房。(银凤槌打金龙)

    妻呀,你就狠狠地打吧!

    (都觉老了)啊!(唱)昔年青春何处去,两鬓飞霜——同苍苍。

    三十年,三十年了!

(唱)三十年来我苦难堪,半世思念夜梦长。泪水湿衾常带血,哭朦了双眼愁断了肠。我名有夫来实无婿,悔送夫你往南洋。

    贤妻!(唱)哙,怎知一别难相见,我那甘离你和爱乡,太平洋,阔无涯,苦境况,如同大海茫茫无边,我虽有家无归路,空使妻你盼断肠。

    (唱)盼断肠,三十年

    (唱)三十年,盼断肠,盼断肠,思故乡。

    (唱)三十年,夺走了龙哥英俊容颜。

    (唱)三十年,夺走了凤妹妙龄红妆。

龙、风  (唱)三十年,三十年,这三十年……

    龙哥……

    风妹……(相抱吸泣)

    哎妻哙!

    哙,哎夫哙!

    哙,妻哙。

    哙。

龙、凤  /夫哙。

    (唱)你今勿哭!(为龙拭泪,自己暗泣)

    (唱)你切莫泪汪汪。(为凤拭泪)

    (唱)流泪眼对流泪眼,断肠人慰断肠人。

(两人相视半圆场)

    (上)好啦,好啦!夫妻重逢,应该欢喜才是。

龙、凤  (忙拭泪)对,应该欢喜。(爱乡抱孩子急上)

    妈!

    爱乡,快叫爸爸!

    爸爸!

    啊!你就是爱乡!

    是呀,你已经当外公了。

    女儿,都怨爸爸无本领,丢下你们母女在唐山。这是我在曼谷金行定打的金项链、手环,戒指、耳环,还有两个梅花表,送给你们母子作个见面礼。

    只要你回来见见面,何须带这么多礼物!

    要的,要的我拿个红盘来盛。(拿盘盛)金龙,你能返来相会一次,我们就够欢喜锣,这礼物……

    小意思,小意思!

    谢天谢地,谢天谢地。

    银凤,这位是……

    她就是那个说待你富了才来娶她女儿的……

    (不好意思)贤婿真是贵人多忘事,我就是银凤的母亲哪。

    (大悟)啊,原来是岳母大人,还这么康健,愚婿失礼。

    嘿嘿,丈姆娘女婿,无见怪。爱乡,快快来,煑圆蛋了。(与乡下)

    (小孩噪杂声)分番糖,分番客糖。

    (倒退辞谢带娜尼上)金龙住在这里吗?

    是呀是呀!(迎出)母亲,娜尼请进,

[李母,爱乡复上。

    番客是……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义母亲,这个是我外甥女,这是我岳母,这是我的爱妻,这是我女儿。

    (迎上热情握手)亲姆,婆婆,媳妇,外甥妹,表姐!表妹!

    媳妇呀,阿陈在外终年想着你,你们这一对呀,下世还应该做夫妻!(脱下戒指)这是婆婆一点见面礼。(给银凤戴上)

    婆婆,谢谢。

    亲姆,请内面用茶。

    免客气,免客气!(母、妈、乡、尼下)

[彭林持酒菜高兴地上。

    银风,番客返来,我酒菜办来了。

    (接过)他就是爱乡她爸爸。

    《热情地》番客兄,久仰久仰!(亲切握手)

    (谦逊地)不敢当,贵姓?

    小姓彭。

    老彭是供销社会计,

    啊,彭会计,失敬,失敬!

    免客气!

    (上)阿彭呀,下班了,大家正在等你。贤婿呀,阿彭对俺最关心,俺家煤炭还没有用完他就吩咐人家载来,我老人和银凤,一有头烧额热,他即时就请来医生。

    彭仁兄!

    自己人,叫阿彭就好啦!

    彭仁兄对内人多多关照,非常感谢。

    免谢免谢,今日厨师我来做!(挽袖)

    对你该来做主人。(与彭下)

[小聪匆匆上

    妈妈,番客来了没有?

    来啦来啦,过来叫爸爸!

    (怯生生)爸爸?妈,原来我两个妈妈一个爸爸,怎么又多一个爸爸?

    这一个是暹罗爸,那一个是唐山爸。

龙、聪  暹罗爸,唐山爸?

    小弟弟,你叫……

    我叫小聪,聪明的聪!(下)

    银凤,他是……

    爱乡的弟弟,俺的好孩儿!

    爱乡怎么有这个弟弟?   

    老天赐的,是我养的。你刚回还,我正忙着,待慢慢再与你细谈。(下)

    (思索)小聪有两个妈妈,一个爸爸?(不解地摇头)

    爸爸来呀,(拉彭林又拉金龙)暹罗爸,这就是我唐山亲爸爸,你是…进口外来爸!

    (微愠)啊?!

    (拉彭又拉龙)你们两个爸爸初见面,慢慢谈,我去帮妈妈摘菜!(下)

    (旁)难道这仁兄有两个老婆?嗯,待我问来,(对彭)尊驾就是小聪的父亲?

    小聪正是小子?,

    那小聪的妈妈呢?

    唉!番客兄呀,(唱)只因为,我船到江心折了舵,拙荆早丧叹孤单。当其时,小聪襁褓之中失母爱,我又当爸来又做妈。

    可怜,可怜!(旁)哎呀,不对了!

(唱)小聪共有两个妈,一个早丧剩一妈。这一妈是后妈,眼前已无别人在,莫非就是银凤她?(感到头痛)

    番客兄,你怎么啦?

    没什么!听你境况,实在可怜,彭仁兄既是早年失偶,当时就该续弦?

    番客兄所言,原是正理,只是……唉!

(唱)非是我当初不想再续弦,只怕后娘亏待前人儿。幸得银凤心地好,抚养小聪胜似亲生儿。到如今,我的家境变了样,有妻有儿好似枯树发新枝。今日两家庆团聚,兄你看了定欢喜。

    (勉强)欢喜欢喜!(旁)你欢喜我恼气!

    哎呀,鱼烧焦了!(急下)

    唉!(唱)满怀喜悦回唐山,谁料宝马重配鞍。我本是爱乡亲生父,一朝变成外来爸。天呀,我的天,三十年岁月催人老,半生苦况怎能怪她?看她一家多美满,怎可在此妨碍她和他。银凤早该有归宿,金龙莫当电灯泡。

炳叔公  (上念)喜得金龙归回返,老炳赶来食圆蛋。金龙,老弟呀!

    炳叔公!我的大恩人,请坐请坐!

炳叔公  坐坐坐(坐下)想不到我这条命,还能见到你这老弟。

    炳叔公,你应该活老老,我这次回来,准备建个敬老院,你我一起度过晚年。

炳叔公  哈哈哈,你今日是番客荣归,夫妻团圆,怎么说要随我这孤老头度过晚年?

    唉!炳叔公,我对你说无妨,银凤她……我……

炳叔公  唉呀,你岂是在暹罗中着邪,什么银凤她,……她怎么啦?

    她……唉!我不怪她,只怨我自己,一去南洋无回头。我祝她与彭会计家庭幸福。

炳叔公  祝她与彭会计?老弟呀,你……

[巧仙提礼物喜匆匆上。

    炳叔公!

炳叔公  啊!巧仙,你来得正好。

    我来看番客;带双鸡蛋采给番客伯食欢喜。

(彭林、小聪上。

    (指巧,问炳)这位是……?

炳叔公  她就是彭会计的——123(唱谱)

    番客兄,她就是我的续弦。(炳叔公向巧仙耳语)

    你们是一对?

    是呀!(快板)番客伯你莫生疑,事情原实无跷蹊。当其时,老彭他失妻遗下小聪弟,我巧仙,曾经与他做媒姨,本想劝说银凤来改嫁,谁知她;对你矢志不移!

    对我矢志不移?

    是哪!(快板)此事说采够趣味,世事原来如演戏,我巧仙本来是媒人,谁知做媒做不成,后来自己变做彭家妻!

    你果真是彭家妻?

    是呀,我们结婚多年了!

    (责怪地)小聪,你怎么说有两个妈妈?

    暹罗爸呀,我亲生妈妈早去世,我不认识,现在就是这个养妈和这个后妈!这妈那妈都是好妈妈!

    (醒悟地)哎咋!我不该把凤凰看作山鸡。

炳叔公  (向里喊)银凤呀!

    (上)炳叔公!我正要叫小聪去请你!

    (疑云全消)贤妻,我的好老婆!(抱住)

    唉哙,这么老了,别让人笑死。

炳叔公  哈哈哈(李母、爱乡、河妈、娜尼齐上)

    (捧圆蛋)大家来吃甜圆,吃团圆,吃团圆。

炳叔公  龙风团圆,我看着再来出花生酒。

    对,着再出花生酒。

龙、凤  好,再出花生酒。

    (唱)花生酒,宜又鲜,酥花生,糯米尼,权请大家试一试,食了赢过做皇帝。

[幕闭]

——剧终

 

(《金龙银凤》系1984年作者着力创作的大型现代戏,此剧开拓了潮剧反映华侨生活的新领域,在现代戏中大胆运用潮剧传统艺术,获得汕头市文化局授予创作一等奖和演出奖,光荣选拔参加广东省首后艺术节演出,受到文化部艺术处负责人、省人大主任罗天,中共广州市委书记许士杰,省文化厅厅长唐瑜的亲切接见,得到省、市新闻界文艺界的大力赞扬和高度评价,该剧经普宁潮剧团在潮汕各地演出近百场,广东电视台录制成电视片,于19851986年两次全剧播放,又经泰国曼谷丽风录影公司制作成录影带,在东南亚广泛发行,很受海外华人喜爱,被誉为我国新时期有影响的潮剧好剧目,剧本发表在《南粤剧作》1984年第23期合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