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珊瑚

 

 

 

后生人、笛子、linmic编辑

 

编剧:苍峰

作曲:林立勤,余耀松

司鼓:林立勤

领奏:杨耀楷

原澄海县潮剧团演出版

 

  妹:王妙婵

王永刚:蔡植群

徐宝隆:蔡镇延

  花:赖舜娥

孙富贵:郑若发

麻副官:杜共希

老顺德:陈行鹏

吴大娘:李植英

  青:林武得

  旺:李自品

海旺嫂:郭建民

  三:姚惠粦

    

 

故事背景:一九五O年,当时位处祖国东南沿海的珊瑚岛还没有得解放。中国大陆已解放,东南沿海一些小岛未解放。其中大龙山(岛)已被共产党解放,牛头山(岛)、珊瑚岛还被国民党占着。在珊瑚岛上,珊妹的爹爹是渔老大,19年前曾经造反被镇压,她的未婚夫阿青也因造反离岛到大龙山参加解放军。以珊妹和她爹爹为代表的渔民,勇敢地向敌人展开了坚强不屈的斗争。敌人把珊妹视为眼中钉,用阴谋诡计把她押到牛头山,送给敌军司令。在押运途中,珊妹急中生智,逃往鼓浪岗,巧遇当了解放军的未婚夫阿青和侦察参谋长王永刚。在王永刚的组织下,渔民们举行武装暴动,配合解放军消火了敌人,解放了珊瑚岛。

 

第一场

合:珊瑚岛,珊瑚岛,云雾茫茫,浪滔滔,浪滔滔,惶惶长夜盼天晓,斗争怒潮逐浪高。血路滚滚波涛,解放中国宝岛,毛主席的好儿女,扫残虏,歼顽敌,雄心发,胆壮气豪,高举红旗向前进,江山尽归人民怀抱。

孙宝贵:国军连连打败仗,大陆尽归共产党,前面又失了大龙山,这珊瑚宝岛也麻烦。美国顾问和杜司令,委任我家七爷把司令当,盼只盼他牛头山上去上任,早派人马来驻防。

七奶奶:镇三岛占四海,独霸珊瑚,比不上大总统也够豪富,虽说是共产党夺了天下,七奶奶断了气我也不服输。

七奶奶:大龙山离珊瑚百里路遥,水深浪险处处暗礁,更何况前面小岛有重兵把守,难道说共产党能飞下云霄,七奶奶我岛上来坐镇,大管家你且莫心焦。

 妹:苦海茫茫云雾漫天,穷苦渔家受熬煎,阿青哥被迫躲大陆,冬去春来已半年,汪洋大海隔音讯,哪年哪月回家乡?渔霸歹毒禁出海,租税逼勒紧如弦,家中断粮爹染病,登门求借心如油煎,漫天乌云几时散,渔家何时(何时)见太阳?眼睁睁望穿千重浪,盼只盼解放军早日渡海把敌歼。

猛听得渔霸要我租身,心头恨难平,你丧尽天良无人性,你笑里藏刀,纵有金银如山积,买不动我一颗女儿心。

徐宝隆:你含血喷人心狠毒,激我怒火烧胸中,奴啊,渔家世代仇和泪,你需牢牢记心间。

 

第二场

  妹:大海茫茫,船似箭,心潮滚滚对激流,惊涛拍岸声声怒,心潮滚滚对激流。惊涛拍岸声声怒,似听见爹爹呼号恨未休。回头再把家乡望,渔家灯火映波涛。

波浪滔滔东流去,渔家苦难何日休,匪霸吃人不吐骨,珊瑚岛上天昏愁。

珊妹有恨深似海,旧冤未雪添新仇,爹爹的话心上记,生不求饶死也不低头。

十九年随爹爹乘风破浪,渔家女从来是照海梳妆。

今夜里我面对大明镜,一阵阵心潮,心潮阵阵似浪翻。

(寄白:明镜照我望大海,往事教人痛断肠。)

十九年前浪滔天,渔家网落船扣饷。爹求侯门宽租税,被诬造反栽祸殃。

风泣浪哭难呻诉,迫死我娘在海滩前。娘呀……

我娘临死生珊妹,怨我是女不是男,男儿长大雪仇恨,女儿家难免遭受磨难受摧残。

爹为我取名叫珊妹,比的是珊瑚红自屹立,风吹浪打宁折不弯。

盼只得我在风里生来浪里长,有朝一日能随爹爹闯风浪。难道说娘的话儿有应验,难道说女儿当真不如男?忍痛十九载,独力对豺狼,眼见满天乌云散,喜见救星到龙山。渔家仇未清算,我葬身海底心不甘。

猛听得,船到鼓江岗,顿时唤醒迷梦中,绝处逢生添活路,夜海助我脱罗笼。鼓江岗,鼓江岗,往日里说它是荒岛藏路险,今日里却好似无边苦海救生船,珊妹不做冤死鬼,死里求生把帆展。拿定主意把奴才唤,孙富贵!你给我靠后闪一旁……休亮渔灯照花眼,看一看前面的鼓江岗。

王永江:海风卷起浪千层……奋波逐浪送关山,血染大海何足怕,急的是军情紧恐误时间!

  妹:海浪送我上山岩,千仇万恨燃胸膛,鼓江岗上暂藏蔽,立志投奔大龙山。(王永刚:什么人?)哼,任你撒下天罗网,我拼将一死也不投降,珊妹决不受凌辱,海枯石烂心亮堂。

昏眩眩,我面对亲人,这情景是梦还是真?

阿青哥……阿青哥临行把礼赠,半片船舷情谊深。

王永刚:阶级兄弟如骨肉,

珊妹、王永刚:但愿他风波路上早完重任。

 

第三场

徐宝隆、和声:嘿哟,大海潮涨潮又落,渔家世代受煎熬,泪水滴向无边海,血汗染万绿万里涛。数十年鱼叉不离手,今日里白叉入红叉出,刺杀渔霸报深仇。

王永刚:众乡亲啊!天寒出海看风势,莽撞行动不应当,看岛上侯家打手有数十,荷枪实弹恐事难,渔民群众心未齐,手无寸铁怎抵挡。……乡亲啊,俺渔民辛劳日继夜,换得渔霸谷满仓,无粮就向侯家借,暂记账中也无妨,预记一笔糊涂数,时间一到把账翻,渔霸欠俺千年债,笔笔血债叫他还。

老顺德:滔滔浪,浪滔滔,高山有灵,深水藏蛟。

  妹:哼,孙富贵!鱼儿敢把龙门跳,珊妹何惧狗豺狼,你莫张牙又舞爪,天大山倒我承担!……

爹!破晓海天雾已残,(寄白:珊妹临行无别言,)家中大事全靠你,清理欠债你独当。还有那家中柁桨需珍护,闯海靠他来正帆。爹爹啊,更有一事望谨记,你伤病未愈安心来调养,察海下网方有掌舵人,明朝风顺去出海,归来定然鱼满仓。

徐宝隆:奴啊,我迎风劈浪数十载,逆流暗礁我心亮堂。你被逼离家爹心痛,家中诸事你莫挂牵。

  妹:乡亲啊,只要亲人能康健,珊妹身死无遗憾。

  人:珊妹啊,休挂虑,渔家生死心也同,家中事众人来担保,你要留心防海狼。

  妹:乡亲们,真情意,珊妹我记心中,自有一日风雨过,云消雾散太阳红。

  人:自有一日风雨过,云消雾散太阳红。

 

第四场

七奶奶:跷蹊,跷蹊,真个是跷蹊,这帮穷小子,难道心窃上了迷,成群结队来借粮,利息十倍也敢冒死。这真是世道先变,人心先变,这样下去怎么措施,怎么措施?

海旺嫂:上船柴米由他管,在家我欲管八成,四个孩子四份分,我管三个好小姐,他管我家大少爷。

七奶奶:一句话儿错出口,事情弄得真糟糕,棋错一着全盘乱,连连失去车马炮。怪只怪,牛头下的那个鬼命令,封的是什么船,闭的是什么岛,共军未到我先激死,恁却逍遥在牛头。

七奶奶:多少年,不管天下姓汪还姓蒋,珊瑚岛从来是侯家的天。那年日本皇军登了陆,侯家同样也吃香,闹共产才几年,我不信他能扭转乾坤把黄历变。

麻副官:共产党有雄兵千万,还有那百姓做靠山,海上风暴四处起,大火烧得通天红,叫什么乾坤改变,就只望来个三次世界大战,美国盟军原子弹。

 

第五场

 

徐宝隆:孙富贵,你狐假虎威忘了形,死在临头还敢逞能!往日里,你作恶多端罪孽大,千仇万恨我记在胸!看今朝,雄鸡高唱天将晓,蒋家皇朝敲丧钟。渔家奋起迎解放,岂能容你再欺凌。

  人:珊妹啊,珊妹啊,眼前是火海刀山,眼前是虎穴龙潭!渔家女儿何所畏,单身赴险入牢笼。

 

第六场

 

  妹:孤灯映影夜气寒,恨无限囚困牢监。渔霸的深宅院,宛似那阎王殿,暮影里映出了渔家的泪血斑斑。牛头马面两边站,阴惨惨,阴惨惨隔断了人间。一更鼓声声慢,听滩下下涛拍南岸,望窗外月上东山,心如潮卷叠叠涌,恨无双翅飞龙山。哎爹爹啊……你跨海带去渔家心一片,击波斩浪扬征帆,但愿救星速整纛,飞舟早闯虎头滩。王大哥啊……你为渔家历艰险,拨开珊瑚雾茫茫,但愿你平安好,带领渔家同心协力挽狂澜。珊妹我不负恩人盼,渔家女要作好儿男!千斤重闸肩能顶,敢入虎穴闯龙潭。只等那三更鼓响,到那时,亮了珊瑚,死了珊妹,我也心甘,也心甘。

……

渔霸杀人不眨眼,你比渔霸更狠毒,要杀要砍由你便,要想凌辱难上难。

孙宝贵瞎了眼,他自弹自唱自帮忙,枪伤是我把他骗,叫你昏昏莫措当。

我把它送东海长流水,是珊妹血泪把它染红。

我爹爹,身带毁你渔霸千斤锁链,头顶毁你渔霸利刀如山,千难万死都忍受,何怕你大板皮鞭,皮鞭大板!

骤然间天昏地暗,皮鞭声裂我胸膛,大伯啊,你好比高山苍松凌风雪。

老顺德:但我周身染红无遗憾。

  妹:三更鼓响喜讯传,爹爹他,浪里飞舟闯过虎头滩。眼看天亮救星到,全岛渔家尽开颜。为免大爷受苦楚,珊妹迎头挺胸膛。……共产党,就在穷人心膛上,天长地久放光芒。珊妹有生未见亲娘面,共产党象亲娘,教我珊妹睁开眼。看你们首匪渔霸,面目狰狞,十恶做尽,日泊西山,途穷路末,油尽灯枯,山崩雪化,雪化山崩,阎王殿要倒毁,修一座天堂在人间。

 

第七场

 

合:热血腾,怒火升,大笠鱼叉手上撑,报仇雪恨迎解放,穷苦渔家气腾腾。

珊妹、老顺德:逃脱馁虎口上山来,速报急讯解燃眉,苦难延隐珊瑚岛……

老顺德:匪婆将阮押一起,   

  妹:阮调开保丁逃出来。

  妹:绿灯颗颗悬空中,救星降临喜无限,我把红灯来高挂,急急探照肆虎狼。联络任务如火急,怎因负伤误时间,为迎救星早上岛,解放渔家离虎狼,我要尽最后一把力,让红灯飞耀天地间。

合:一盏红灯照碧海,一团团火焰出水来,风浪挡不住,云雾难遮盖,万丈光芒耀天际,迎得救星上岛来。

七奶奶:渔民群起骚动,海滩封锁水泄不通,接应国军无消息,麻副官始终竟失踪,大势难施风阻急,他日重来屠杀一空。

  妹:渔家世代受迫害,血泪如海恨重重,今日里共产党来领导,渔家才能闹革命。千年仇恨要伸雪,渔霸面目要认清!

  人:对!渔霸一生喝人血,血债一定要算清!……住手!谁敢行凶害珊妹,谁敢开枪杀群众,渔家的大斧,钢刀,钢刀大斧,鱼叉铁铲,铁铲鱼叉不容情。

合:救星降临珊瑚岛,千年的枷锁一旦抛,黑夜消失红日高照,渔家感恩比天高,感谢毛主席,跟着共产党,解放千山万水,万水千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