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改编:林劭贤    

作曲:苏进成    

导演:林鸿飞

  姑:郑映玉演唱    

  斌:吴文兰演唱

  嫂:林玩贞演唱    

  直:吴惠烈演唱

  娘:汤  薇演唱    

周夫人:许伟民演唱

  香:郑赛娇演唱    

  院:钟国强演唱

大太监:耿东宁演唱

广东潮剧院二团乐队伴奏

司鼓:郑金泉    

领奏:郑声立

中国唱片公司广州分公司1984年立体声录音

(特别鸣谢cz、linmic提供音源!)

 

全剧剧本: 

第一场

第二场.

第三场.

第四场

第五场

第六场

 

第一场

  直:(唱)金风送爽好秋光,周府结彩多辉煌,献女冲喜进

宫去,我表忠心又高攀。

周夫人:(唱)妙药难医太子病,冲喜未必保平安,虽说吉期

龙凤配,我为女儿把心担!(白)唉!

  直:(白)夫人!女儿将要进宫,你为何总是叹气呢?

周夫人:(白)太子身染重病,女儿此去,倘有三长二短,岂

不误了她的终身?

  直:(白)岂不闻, “君忧臣辱”。太子染病,天颜不悦。

老夫屡邀恩宠,此遭献女冲喜,一报圣恩,二图日后女儿册封皇

后,这可是两全其美之策!迎亲銮驾将到,快叫小姐下楼。

周夫人:(白)请小姐下楼。

  环:(白)遵命!老爷、夫人有命,请小姐下楼。

  姑:(白)来!(唱)忽听得严亲呼唤,脉跳心惊进厅堂,耳

边厢又听得鼓乐声起,不由凤姑越心慌。难道说要我改嫁主意定,

父命难违将何言?!(白)母亲!

周夫人:(白)女儿……

 直:(白)起来!

  姑:(白)爹爹!

  直:(白)儿呀!(唱)为父是三朝重臣立朝堂,帝恩无涯

当报还,但愿龙凤呈样凶化吉,不久册封皇后天长地久伴君王。

  姑:(白)爹爹!(唱)莫说异想天开做皇后,帝子嫔妃也

不敢当。表兄与我情义重,当初是你许良缘,奈何变卦催得紧,

改弦易辙情何堪?!爹爹呀,有道是糟糠之妻不下堂。

  直:(白)大胆!(唱)莫非你中魔入邪道,不孝女抗拒父

命罪难当!

  姑:(白)母亲!

  直:(白)哼哼!(唱)看起来,慈母败儿乱我家训,好教

人顿足捶胸痛断肝肠!

 姑:(白)母亲!爹爹!

  直:(白)呸!

(台内声)圣旨到!

  直:(白)动乐迎接!夫人,一同接旨。王公公!

大太监:(白)周大人!

周、监:(白)嘿嘿哈哈!

大太监:(白)圣旨到,跪听宜读!

周、夫人:(白)我主万岁万万岁!

大太监:(白)诏曰: “据钦天监官奏本,东宫太子因遭凶煞犯

侵,宜应选妃冲喜,以拯危难。御史大夫周卿,善察朕意,献女

应征,忠贞可嘉,着晋封为参知政事右丞相,卿妻姜氏为诰命夫

人,克日送女进宫,钦此!”谢恩。

周、夫人:(白)谢主隆恩!

大太监:(白)接旨!周大人,此番蒙恩擢升为右丞相,日

后又是当朝国丈,真是可喜可贺!

  直:(白)皇恩浩荡,老夫理应报答。

大太监:(白)太子已到太上皇庙祭祖,凤辇即将前来迎亲,皇

上赐下凤冠霞披,有请令嫒穿戴,以备进宫。

周、夫人:(白)呵!女儿,女儿……

大太监:(白)请娘娘更衣进宫!

  姑:(白)这……如何是好?

  嫂:(白)姑娘!姑娘!

  直:(白)跪下!

  院:(白)老爷,老爷!大事不好了!

  直:(白)何事惊慌?

  院:(白)礼部命人前来传话,说是太子千岁,祭祖之后,

上了銮舆,谁知病情突变,吐血不止,竟然崩驾归天了!

众:(白)口否!

周、夫人:(白)女儿!女儿

第二场

  姑:(唱)晨昏来把灵台守,无辜女子思悠悠。不嗟无福伴

帝子,只叹此身不自由。说什么,冲喜消灾凶化吉,却落得遗恨

绵绵无尽头。可怜我自幼娇生又惯养,不知人世有忧愁,身入牢

房受折磨,哭断肝肠损双眸。太子呀,我和你山花水草不相识,

原非怨侣本无仇,阴世下帖把你请,奈何迫我伴魂游。

患难凤姑凭谁救,对影凄凉泪双流!

  香:(白)娘娘,啊!你又在哭!

  姑:(白)桃香,此情此景,怎不令人伤心呵?

  香:(白)娘娘,你来看口努,(唱)夕阳斜照映云彩,东篱

秋菊再度开。

  姑:(唱)败叶秋风阵阵冷,花落地上成尘埃。

  香:(唱)隔岸园林更幽美,

  姑:(唱)满眼萧索添愁怀。

  香:(唱)细数雁儿都成对,双双对对过楼台。

  姑:(唱)这边一声孤雁叫,怜它失偶独自哀,

  香:(白)娘娘,你……

  姑:(白)桃香,你已是宫人了,怎么还不懂窍?灵堂禁地,

快把门闭了!

  香:(白)是!娘娘,这罗帕怎么只绣一半?

  姑:(白)已是绣成,怎说一半?

  香:(白)绣成?怎么只有单只鸳鸯?

  姑:(白)就是要单只,你与我藏起。

  香:(白)是!

  姑:(白)唉,虽是婢女,却难得她患难相共,体贴服侍。

乳娘回府探亲,又不知如何了?

  娘:(白)娘娘,少夫人到来看你。

  姑:(白)嫂嫂!

  嫂:(白)叩见娘娘!

  姑:(白)嫂嫂,还是在家一样称呼吧!

  嫂:(白)姑娘!

  姑:(白)嫂嫂!嫂嫂请坐!

  嫂:(白)姑娘请!

  姑:(白)嫂嫂,母亲身体可好?

  嫂:(白)还好!就是时常思念姑娘你,故此命我前来探望。

  姑:(白)我爹爹呢?

  嫂:(白)听说朝中,有人侍说此遭太子驾崩,乃是凶煞,

孤鸾两星冲犯所致,公爹为此常发脾气。

  姑:(白)什么?我是孤鸾?

  嫂:(白)姑娘,传说总归传说,不要理他。

  姑:(白)愿我就是孤鸾。孤鸾,把人世间的冤孽都冲犯吧!

  嫂:(白)姑娘,你瘦多了。

  姑:(白)瘦么?我为谁憔悴为谁瘦?!

  嫂:(白)唉!姑娘!(唱)乳娘传话痛我心,她道你饭不

思食茶不思饮。三天不见姑娘面,果然容颜消瘦衰了鬓。姑娘呀,

有道是人非金铜铁石铸,积愁蓄忧病即临。祸福本是前生定,天

地生俺女儿身,事以至此难挽转,还须节哀珍重莫伤心!

  姑:(唱)流泪眼对流泪眼,伤心人劝伤心人,患难相共姑

与嫂,寡凤孤鸾误终身。可怜你新婚两载兄病逝,抛下你青春守

寡我难忍心。谁知道,圣旨严命迫我来守节,横遭不测祸临身。

嫂嫂呀,眼前知己唯有你,我要全抛一片心!

  嫂:(白)姑娘且说!

  姑:(唱)因守灵堂非我愿,无时不念心上人……

  嫂:(白)姑娘!(唱)江水滔滔流不返,何必苦恋旧时情!

你已是当朝太子妃,何况居孀在守灵,须知礼教箴规无情棒,莫

惹相思悖正经。

  姑:(唱)夙愿欲遂竟不能,只缘世道不公平,苟活偷生有

何益,不久阴阳两路行。在生托你两件事,若蒙依允感恩情!

  嫂:(唱)哎!姑娘呵!你何苦叮咛身后事,愿苍天保佑得

安宁,只要姑娘不寻绝命路,为难之事我担承!

  姑:(唱)一托嫂嫂奉甘旨,慈母体弱多病须照应,劝她莫

为女儿常惦念,死生有注由天命。

  嫂:(唱)克尽妇道是本分,你莫将此事挂在胸。

  姑:(唱)二托嫂嫂通音信,问我表兄是死还是生,三年未

接一封信,凤姑不忘旧时情。

  嫂:(唱)姑娘所托无不允,等待春风报消息。

大太监:(白)相爷驾到!

众:(白)迎接爹爹/公公/老爷!

  直:(白)呵!免用,免用!

  姑:(白)不知爹爹到来,因何事故?

  直:(白)此遭冲喜,虽未如愿,但娘娘能坚贞守节,龙颜

甚悦,特赐宝书《女孝经》,敕旨熟读。娘娘,古制圣训须谨记,

日后千古扬美名。

  姑:(白)既是道我能坚贞守节,还要读它作甚?

  直:(白)“吾日三省”。常读此书,才不懈怠。媳妇,你在

名教中称贤,要时时开导娘娘!

  嫂:(白)媳妇遵命!

  姑:(白)爹爹,还有何事?

  直:(白)明日在普救寺,设坛超度太子亡魂,朝臣前去焚

香礼拜,娘娘也要前去。

  姑:(白)我,就是不去!

  直:(白)此乃万岁旨意!

  姑:(白)万岁?万岁不是不准我下楼外出么?

  直:(白)不准娘娘下楼,正是圣命;明日前往普救寺,也

是圣命。既是圣命,就该照行。

  姑:(白)爹爹!我既是太子娘娘,你说话须当……

  直:(白)啊,是是是。乳娘,娘娘怎么了?

  娘:(白)娘娘她……娘娘不是好好人吗?

  直:(白)娘娘自幼是你抚养,你要多加小心!

  娘:(白)娘娘已是长大,老身只好伺候就是!

  直:(白)若有为难之事,应报我知!

  娘:(白)是!

  嫂:(白)公公,姑娘应允,明天前去就是。

  直:(白)如此甚好!

  姑:(白)乳娘、桃香,代哀家送客。

  直:(白)啊,免、免!唉!

第三场

  斌:(白)为探真情离家乡,迢迢千里奔波忙。只为乡间盛

传京都事,说道凤姑应召入官墙。想当年姑丈亲口把婚订,却为

何未通音信任变迁?难道甘食前言忘故戚,凤姑竟会变心肠!道

听途说莫作信,走马京都问端祥。(白)来此已是周府。

  院:(白)呵,原来是表少爷到来,请进,请进!

  斌:(白)老院公,你还认得我么?

  院:(白)哎!  怎么认不得?你离开相府,只有三年呀!

  斌:(白)相府?

  院:(白)对对对,老爷现已晋升为右丞相,还是当朝的……

  斌:(白)当朝的什么?

  院:(白)噢,老奴多言了!见了老夫人,你自然明白。噢,

表少爷,请坐,请坐!待我禀知老夫人。

  斌:(白)右丞相,当朝的……?

周夫人:(白)侄儿哪里?侄儿哪里?

  斌:(白)姑母请上,受侄儿一拜!

周夫人:(白)不用,不用!侄儿,见过你表嫂。

  斌:(白)表嫂在上,小弟这厢有礼!

夫人、嫂:(白)侄儿/表弟请坐。

  斌:(白)谢过姑母、表嫂!

周夫人:(白)侄儿!为何一别三载,杳无音讯?

  斌:(白)只为云山阻隔,一向疏於问候,还望姑母恕罪。

周夫人:(白)这个倒是无妨,只是——

  斌:(白)啊,姑母,身体欠安!

  嫂:(白)婆婆一向体弱多病,不料近又增添烦恼,唉!

  斌:(白)姑丈得邀恩宠,加冠晋禄,理应举家欢庆,姑母

又为何烦恼呢?

周夫人:(白)加冠晋禄?这事你知道了?

  斌:(白)适才老院公相告。

周夫人:(白)他还说些什么?

  斌:(白)没什么。请问姑母,我姑丈和我表妹呢?

周夫人:(白)他……

  斌:(白)他怎么样了?

 嫂:(白)都到普救寺祭奠太子亡灵去了!

  斌:(白)太子亡灵?姑丈乃朝廷命官,理应前往,我那表

妹去又作甚?表嫂,究竟为了何故?

  嫂:(白)唉!姑娘原是太子妃嫔,如今已是未亡人,普救

寺超度亡灵,她怎能不去?

  斌:(白)什么,妃嫔,此话当真?!

  嫂:(白)那还有假。

  斌:(白)姑母!表嫂!凤姑,我的表妹!(唱)难怪他欲

言又止暗沉吟,果然是人事全非变了心!可叹我,栉风沐雨奔波

苦,但求传说非为真:谁知愿望成梦幻,一盆冷水当头淋!咳,

姑母!当年并居共一门,姜周两家是至亲;我与表妹心相印,姑

丈垂爱许婚姻。为什么逢场作戏言而无信,夺我凤姑何忍心?!姑

母啊!我的表妹呵!骨肉亲情到底是真还是假,亲戚哪堪当作陌

路人?!

夫人、嫂:(白)哎呀!(唱)侄儿/表弟他情真意切来质问,我

难以为情慰他身!

周夫人:(唱)一时好比骨梗刺咽喉,

  嫂:(唱)一时忧如利箭穿我心!

周夫人:(唱)一念之差结难解,早已料到有今日。

  嫂:(唱)同命鸳鸯偏离拆,我将此身比他身!

  斌:(唱)我迢迢千里来续三生约,(白)姑母呀!(唱)

你还我凤姑还我愿,莫待子侄抱怨终生遗恨深!

周夫人:(唱)双手扶起小姜斌,你何出此言碎我心?莫道你

身肠肝断,须知我是痛苦人!到如今我把实情对你讲,还望克制

细思寻。只因是,太子病重医无效,钦天监官把本奏,说什么红

鸾喜星冲灾难,选美入宫病可消。你姑丈当殿呈奏表,愿献女儿

把皇嗣保。谁知道,双蕊未结花烛灭,太子一命赴阴曹。朝廷倒

旨一道道,要你表妹坚贞守节操。哎姜斌我的侄儿呵!礼教条条

难违拗,无可奈何徒忧焦!

  嫂:(白)婆婆!

  斌:(白)哎昨!(唱)听姑母声泪俱下把情表,心痛意乱

恨难消,这都是姑丈奢望倚天宠,反害骨肉受煎熬。既是反目不

守信,我何必痴心空徒劳。含泪拜别姑与嫂,

夫人、嫂:(白)你!你要哪里去?

  斌:(唱)天涯海角任浮飘。

周夫人:(白)转来!(唱)姑母并无亏待你,你下此绝情心

好枭!也不思姜门唯有你一脉,岂忍自弃断了后。你若就此他乡

去,姑母我早晚之间命难保。

  嫂:(唱)须念高堂老姑母,年迈难经这刺心刀。姑娘寄语

代转达,请留下,待相告,平心静气再推敲。(白)丫环上来!

  环:(白)来!——少夫人,有何吩咐?

  嫂:(白)附耳过来、

  环:(白)晓得!

  嫂:(白)婆婆,表弟不走了,你可歇息一时,表弟有我相

劝。

周夫人:(白)万般无奈,我恨不得闭目撒手进坟台!

  嫂:(白)婆婆仔细!

  斌:(白)姑母,我……“姑娘寄语……”?难道小姐她……

哎,只怕是:爱不成,情难就,到头来,倒有万般愁!

(台内白)娘娘回府!

  斌:(白)表妹——!

  姑:(白)表兄——!

(女声伴唱)别后只怕难相见,一到见面口无言,凄凉侯门

声声泣,泪眼难诉两心酸!

  姑:(白)表——兄!

(台内白)相爷回府!

  直:(白)女儿因何回相府,事出突然费疑猜!

  斌:(白)侄儿叩见姑丈。

  直:(白)姜斌侄儿,你何时到来?

  斌:(白)方才进府。

  直:(白)你姑母呢?

  斌:(白)心病复发,正在后堂歇息。

  直:(白)刚才可有见到你……见到娘娘?

  斌:(白)谁是娘娘?侄儿还不晓得。

  直:(白)就是你的表妹!

  斌:(白)啊,娘娘就是我的表妹?请问姑丈,我有几个表

妹呀?

  直:(白)你是怎么了?谁不知道我周家只有一个凤姑。

  斌:(白)凤姑?姑丈不是将她许配给姜家了么?如今怎么

变成娘娘了呢?

  直:(白)哼!(唱)一别三年音讯断,星移物换今昔不相

同。往事不须回头看,当初许婚属戏言。

  斌:(唱)匡扶皇室你贵为宰辅,一言既出九鼎重。

  直:(唱)正因是老夫大事不含糊,不将凤姑送进宫中。

  斌:(唱)婚姻之事也非小,贵人何以欺其方!

  直:(白)哼!(唱)你在周家循规章,今日重见变了样。

这件事有我老夫作主意,不用你来问短长。须知任性逞强要招祸,

是非荣辱一念间。看在姑表至亲面,既来则安休妄想。先贤古训

须勤读,荣华富贵可同享。(白)家院上来!

  院:(白)来!老爷有何吩咐?

  直:(唱)书房安顿表少爷,伺候早晚读诗章!

  院:(白)遵命表少爷请!请吧!   

  直:(念)究是偶然抑有意,堂内再探女儿心!

第四场

  姑:(唱)云山阻隔断音讯,突见表兄震芳心!他脱口一声表

妹唤,我进退维谷昏沉沉!罗帕传意他岂能解,辗转终朝难成眠!

乳娘、桃香:(白)见过娘娘!

  姑:(白)乳娘,罗帕可有找回来?

  娘:(白)娘娘,这不是找回来了吗?

  姑:(白)他……他说些什么?

  娘:(白)他说当年与娘娘两小无猜,相爷还亲口许婚,如

今只落得……他一提起娘娘便哭起来!

  姑:(白)呵……

  娘:(白)害事,想逗她高兴,倒引起她伤心。小姐,今勿

伤心,少爷在罗帕上题诗,等你回佳音。

  姑:(白)乳娘,且歇息去吧!

  娘:(白)是!

  姑:(念)“孤鸳独处倍凄凉,懒戏春波暗自伤。惜玉怜香

哀丽质,但期妆前诉衷肠。”(唱)见诗思人心悲戚,字字殷切

怜惜情。表兄呀,非是凤姑相见不相认,实则是皇命森严令人惊。

纵有满腹哀怨话,只能强吞黄莲苦水不作声。你可知,我携愁带

闷回灵堂,无心焚香厌读女孝经,夜冷更残难入睡,几次追忆旧

时情。

  香:(白)娘娘!啊!娘娘,你怎样了?

  姑:(白)桃香,取笔墨纸砚上采。

  香:(白)是!

  香:(白)娘娘,笔墨纸砚取到!

  姑:(白)桃香,以后不要叫我娘娘!把窗门打开!

  香:(白)是!

  姑:(白)乳娘上来!

  娘:(白)娘娘,何事吩咐?

  姑:(白)这里有书一封,命你呈交表少爷,不许他人知道,

速去速回,我在等待消息!

  娘:(白)是!

第五场

  斌:(白)怎么还不见乳娘来回消息?(唱)昨日里蓦然相

见,见她满脸愁云,盈盈双泪滴,无限心事无从诉,哀伤怨恨藏

心底。静待乳娘报消息,但期月缺终须圆。

  娘:(白)表少爷,表少爷呀!

  斌:(白)乳娘来了,定有佳音。

  娘:(白)唉呀!表少爷,你做了积恶!

  斌:(白)此话怎讲?

  娘:(白)小姐看了罗帕,半死不活,变成了疯疯颠颠了。

  斌:(白)她,她怎样了?

  娘:(白)书简一封,你自己去看!

  斌:(念)“珠泪湿遍薄命笺,绵绵心事诉君前,风吹户启

云遮月,借重来人进宫墙”!(白)乳娘!(唱)带路……

  娘:(白)去哪里?

  斌:(唱)到凤楼去……

  娘:(白)啊,凤楼?

  斌:(白)凤楼

  娘:(白)唉!表少爷,令欢喜就好,勿呾耍笑

  斌:(白)娘娘约我上楼,难道你还不知?

  娘:(白)约你上楼,当真?

  斌:(白)当然是真,这上面写得明明白白。“珠泪湿遍薄

命笺”,是说小姐流着泪写的。

  娘:(白)嗯,她边写边哭,这个我知道!

  斌:(白)“绵绵心事诉君前”,是有许多话要对我说!

  娘:(白)就是有许多话要对你说,才叫我带此书来!

  斌:(白)“风吹户启云遮月,借重来人进宫墙”。是说月

黑之夜,请你带我前去相会。

  娘:(白)口否,小姐呀,你……表少爷,恁两人虽不是老身

所生,也是老身所养,如今有事不加商量,却是把我当成跳板。

啧!这重担我挑不起,你请!

  斌:(白)哎呀!乳娘慢走!

  娘:(白)老身虽无身家,也有生命,走好!

  斌:(白)乳娘!(唱)乳娘你一向好心肠,对待我俩象亲

生样,求你带我见表妹,此恩此德永不忘。

  娘:(白)莫说上凤楼:,就是要出书房门口也难。

  斌:(白)此话怎讲?

  娘:(白)相爷不是要你早晚勤读诗书,不要随便出门?

  斌:(白)境况如斯,读他何用?

  娘:(白)唉呀!表少爷,老身还是劝你不要莽撞好!(唱)

小姐是心神不定乱思想,恁怎能效那张生跳粉墙?违犯宫禁头落

地,老乳娘难作小红娘。

  斌:(唱)莫非是嫌我青衫无金装,未曾折桂列朝堂?龙子

尊贵赐青睐,姜斌贫贱还白眼。

  娘:(白)你,你太冤枉了人!

  斌:(唱)兄妹既然难相叙,只得抱恨回家乡,从今后,枯

木衰草长作伴,灭烟绝食居坟台,饿断肝肠把命丧,阎罗殿前告

一状,首告姑爷赖婚罪,次告当今夺妻房,三告乳娘你无信义呀!

  娘:(白)我凄惨呵!

  斌:(唱)不容织女会牛郎,姜斌一朝身亡故,凤姑一命也

难久长,到那时,相府夜夜冤魂泣,看你岂能睡得稳?狠心的乳

娘!

  娘:(白)唉呀!(唱)搜索枯肠实无法,欲上凤楼除非天

上仙!

  斌:(白)天上仙?

  娘:(白)对,没有隐身法术,就休想登上凤楼!

  斌:(白)乳娘,那人间活神仙,你看岂能去得?

  娘:(白)岂有隐身法术?

  斌:(白)有!

  娘:(白)谁?

  斌:(白)我!

  娘:(白)你?

  斌:(白)本地不是有个相士名叫袁半仙么?

  娘:(白)袁半仙,与你何干?

  斌:(白)我就借他名字,乔装改扮,隐去姜斌之身,登上

凤楼,相一相太子娘娘,可是孤鸾之命?

  娘:(白)哇!表少爷!亏你想得出这个心事呀!

  娘:(白)表少爷,上楼之后,少说几句,即回书房,方免

生事。

  斌:(白)知道了。

第六场

  娘:(白)娘娘,你看谁来了?

  斌:(白)表妹!

  姑:(白)哇!表兄!

  娘:(白)娘娘,少爷来了,你怎么不请人坐呀?啊,表少

爷,你怎么也不说话了?噢!我明白了,桃香,来走!

  斌:(白)表妹,别后三年,如今总算见到你了

  姑:(白)表兄,为妹之命好苦啊!   

  斌:(白)表妹,(唱)一别三年常思念,但求金榜题名迎

红妆:谁知恶耗传乡里,说你应召入宫我肠欲断!

  姑:(唱)昔日订盟花月下,为妹也是夜夜梦魂牵,只盼彩

轿雕鞍来迎娶,哪晓棒打赤绳两头断!礼法不饶人,父命难违抗,

却落得孀居凤楼锁红颇!

  斌:(唱)都是姑丈心肠狠,不惜悔婚食前言。明知火坑将

你推,害得你苦度春秋受熬煎。

  姑:(唱)虽说此身进宫院,早已无心恋人间,指望与兄见

一面,诉明心事了夙愿。今朝凤楼话别后,万望你珍重前程莫挂

牵,他日寻妹妹不见,荒草墓前奠三觥。

  斌:(白)哎咋!(唱)表妹呀!苦守灵堂非你愿,舍生求

死犹何甘?倒不如远走高飞去,生死与共脱樊笼。

 姑:(唱)宫禁森严难逃脱,连累表兄更不甘。为妹不敢长

款待,忍别离,待来世,你我再续不了缘。

  斌:(白)如此说来,你我就此永别了?

  姑:(白)表兄!如我遗愿,凤姑死而无怨!

  斌:(白)表妹!

  娘:(白)娘娘,表少爷该走了!

  姑:(白)呵,是该走了。乳娘,代我恭送一程。

  斌:(白)表妹!

  娘:(白)表少爷,三刻已到,你莫忘了。

  斌:(白)呵……罢!表妹,为兄去了!

  姑:(白)表兄珍重!

  香:(白)禀娘娘,相爷上楼来了!

  姑:(白)怎说:爹爹上楼来了?

  香:(白)是,说是有事要见娘娘!

  姑:(白)这,这如何是好?

  斌:(白)乳娘,我的相士装呢?

  娘:(白)都在灵堂那边。

  姑:(白)倘若我爹发现,追究起来,哪还了得!

  娘:(白)啊,是了,快将少爷藏于帐内。桃香即请相爷到

这里来,快些!

  香:(白)相爷行好!

  直:(白)嗯哼!桃香,娘娘身体可好?

  香:(白)还好。

  直:(白)相士如何断言?

  香:(白)相士?

  直:(白)今早乳娘不是请来相士么?

  香:(白)啊,相士说……

 直:(白)说什么?

  香:(白)婢子泡茶,不知相士说些什么?

  姑:(白)桃香,你在与谁说话?

  香:(白)娘娘,是相爷到来看你呀。相爷请!

  直:(白)叩见娘娘!

  姑:(白)爹爹请坐。

  香:(白)相爷请茶。

  直:(白)乳娘,方才你为娘娘请来相士,是哪一个相士呀?

  娘:(白)人叫袁半仙,是有名的相士。

  直:(白)袁半仙,回去了吗?

  娘:(白)回去了,这里没有人嘛。

  直:(白)门官那里,可没有消名。

  姑:(白)爹爹莫非为此查问来了?

  直:(白)还有更重要之事。

  姑:(白)请说!

  直:(白)儿呀!(唱)自从儿你应召入宫廷,为父此心喜

又惊。喜的是,儿你能烙守妇德守节操,周家女儿博芳名,惊的

是,流言蜚语蒙圣听,说你三心二意不坚贞,金銮殿上为父据理

力辩,幸喜得沽沐皇恩我主圣明。御书节标天下金字匾,悬挂周

府永为凭,升匾大典定今日,要你回家恭迎御赐听圣命。

  姑:(白)爹爹!(唱)我愿早晚烧香伴亡灵,却为何平地

枝节常横生?

  直:(唱)贵为嫔妃应守礼法,岂可任性不从命?莫非别有

他故,休含糊请说明!

  娘:(白)相爷息恼,娘娘要回府,也该梳妆打扮,请相爷

先行,娘娘随后就到。

  直:(白)鸾驾已在楼下恭候,怠慢不得。

  娘:(白)是!

  直:(白)桃香,快为娘娘添上外衣。

  香:(白)是!

  娘:(白)呵,娘娘那件白绸绣花被,放在内面,待我去拿!

娘娘,就随相爷回去,这里有我调理。

  直:(白)乳娘,你也要随娘娘同去。

  娘:(白)呵!

  直:(白)桃香,你怎么站着不动,快扶娘娘下楼。

  娘:(白)晚间还要上香,娘娘有我伴随,桃香留下吧!

  直:(白)桃香一向伺候娘娘,怎能不去,回来上香未迟,

走吧!呔!吩咐宫娥,灵堂严加看守,不许外人出入!

  斌:(白)哎咋!这,这将如何是好?

  嫂:(白)不好了!(唱)心惶恐,步踉跄,只因为姜表弟

突然不见,老院公支吾不说实言,公爹起疑心,赚姑娘回府中,

命我凤楼去,暗把隐情探。怕只怕,一朝祸起萧墙阖家不安!

  斌:(唱)更阑静,夜色哀,冷落灵堂独徘徊。姜斌我,亦

知禁地多艰险,心有曲衷总难埋。天作机缘才聚会,骤然风波卷

地来。表妹被迫仓猝走,我无可奈何且盼待。一更去,二更来,

凝眸不见表妹回楼台。如此境况何处无冤孽,凶多吉少不难猜。

欲走无从走,只落得睁睁双眼任凭天安排。

  嫂:(白)丫环,快上凤楼:!

  环:(白)是!

  斌:(白)哎咋!(唱)耳边又闻人声叫,避在一旁看谁来。

  嫂:(唱)心忐忑,悄悄上楼台。(白)你等下去!

  环:(白)是!

  嫂:(唱)灵堂无异状,壮胆进房内。

  斌:(白)是表嫂!(唱)她因何夜半三更闯楼台?倒不如,

问一声,表嫂的消息岂能知?(白)不可!(唱)她仿佛搜查而

至,叫我如何把口开!

  嫂:(白)是谁?唉呀!有贼呀!

  娘:(白)何人乱嚷!

  嫂:(白)乳娘、乳娘!

  娘:(白)哎呀,是少夫人。夫人,你来此作甚?

  嫂:(白)乳娘,灵堂有贼!

  娘:(白)在哪里?

  嫂:(白)在那灵台后面!

  娘:(白)呵!莫非太子殿下显灵?

  嫂:(白)哎呀!

  斌:(白)乳娘,这将如何是好?

  娘:(白)哎呀!谁叫你到灵堂来!

  嫂:(白)乳娘,你,你在说什么?

  娘:(白)无无无,我在求神保贺!

  嫂:(白)那,我倒要看看!

  娘:(白)少夫人,不好,不好!

  嫂:(白)啊!是你!

  娘:(白)少夫人定神,定神!

 嫂:(白)你怎么来到杀头之地?    -

  娘:(白)是呀,擅入凤楼,便要杀头,少夫人你且待,我

去报知!

  嫂:(白)慢!事关相府声誉,不可鲁莽从事!

  娘:(白)是呀,干系重大,表少爷,你因何闯上凤楼,快

与少夫人说知,快讲呀!

  斌:(白)表嫂!(唱)连理并枝发,相爱情如山,银河偏

横隔,无辜受摧残。莲藕丝未断,冒险闯牢房,为的是倾吐衷情

从此别,哪知姑丈到楼中。

  嫂:(白)哎呀!(唱)怪不得,公爹命我前来把隐情控,

果然是事发不一般。(白)表弟呀!(唱)可知我此来为何故,

你好叫人左右为难!

  斌:(白)表嫂,你是为我而来的?

  嫂:(白)表弟呀表弟!你等行踪,公爹有所觉察,才有命

我暗探,如今事发,叫我将何言答,将何言答!

  斌:(白)哎咋!

  嫂:(唱)此事若张杨,朝廷降罪谁敢当!

  斌:(白)表嫂!(唱)覆巢之下无完卵,得饶人处且饶人!

  嫂:(唱)更鼓频催,束手无策心胆寒!

  姑:(白)表兄!

  斌:(白)表妹!

  姑:(白)表兄!呵!嫂嫂也来了!

  嫂:(白)姑娘啊!(唱)你不思身在居孀守节,怎好私会

表弟乱纪纲?也不思相府门风为重,任救声名等闲看。更不思朝

廷制诰凤楼是禁地,灯蛾扑火自取灭亡!

  姑:(白)嫂嫂!(唱)悲切切,忍不住两眼泪垂,至亲姑

表别离久,凤楼浅叙于理无亏。何言相府声名门风重,背信弃义

爹所为,对此人生何所恋,凤姑我早巳视死如归!

  斌:(白)表妹!(唱)含辛茹苦表妹惨,谁能忍看她身命

危。任凭姑丈凶残甚,姜斌此举扪心并无亏!

  娘:(唱)少夫人并非铁石心肝,万望设法来解围!

  嫂:(唱)只怕是公爹随后来追究,人赃俱获罪难推!

  姑:(唱)是我邀表兄,死生独自为!

  斌:(唱)上楼是本意,认罪言不讳!

  娘:(唱)带路是乳娘,祸由我所为!

  嫂:(唱)触怒天威,满门连累!

  姑:(唱)人命危浅,夜鬼声悲!

  斌:(唱)义无反顾,九泉同归!

  娘:(唱)门封户闭欲救凭谁!

众,(白)哎咦!(唱)寸心乱,更鼓摧,留不得,去难为,

霎时天旋地也转,恍如来了摧命鬼!

(内声)圣旨到!   

  香,(白)娘娘,相爷与王公公传旨来了!

  姑:(白)嫂嫂,快与表兄避下。

  嫂:(白)随我来!

  姑:(白)乳娘、桃香,迎接圣旨!

娘、香:(白)是!

大太监:(白)圣旨到,跪听宣读!

  姑:(白)万岁!

大太监:(白)诏曰: “太子驾崩,皇媳凤姑,恪遵女诫,坚贞

守节,实堪贺赏、钦赐三般朝典,殉死全节。加封‘淑德贵妃娘

娘’称号,敕建贞节牌坊,御书‘节标天下’,以扬风化。钦此。”

谢恩。

  直:(白)女儿!

大太监:(白)谢恩。

  直:(白)谢主隆恩!

大太监:(白)周大人,事有意外,你善自为之,勿辜负圣恩!

  直:(白)不敢,不敢!

大太监:(白)吉时一到,鸾驾凤舆来迎,万勿延误!

  直:(白)是!

大太监:(白)请!

  直:(白)奉送。

娘,番:(白)小姐、小姐

  直:(白)唉!事已临头,哭她何用?少夫人呢?

  娘:(白)小姐,小姐!

  直:(白)娘娘,方才王公公宣读圣谕,你都听到了?

  姑:(白)不但听到了,早也就料到了

  直:(白)为何不在相府候旨,却跑回凤楼?

  姑:(白)生不能同住,死也要在一起。

  直:(白)这就好了,儿呀,一马一鞍永恒定,三从四德万

古遵,俯迎龙心显相德,老臣我,年年清明谢娘恩!

  姑:(白)你还要说些什么?

  直:(白)太子灵柩,寅时安葬……儿呀,三般朝典:白绫,

药酒、短刀,由你选择。

  姑:(白)毋须多言,你且自便去吧!

  直:(白)是!

  姑:(白)白绫!药酒!短刀!天——我恨呀!(唱)恨这

礼教圣训恶无比,恨不得将凤楼:摧毁消我气!

(内声)呔!吉时将到,太子娘娘,火速自裁!火速自裁呀!

  嫂:(白)火!对了!(唱)一不做,二不休,一把灯火烧

凤楼,凭两人远走高飞去,隐名埋姓度春秋!

  姑:(白)这……

  娘:(白)对呀!少爷尚存相士服,承此火灾,少爷与小

姐乔装逃走吧!

  姑:(白)你们呢?

众:(白)我等自有去处!

  姑:(白)嫂嫂!

  斌:(白)表嫂!

  姑:(白)慈娘!

  嫂:(白)乳娘,桃香,就让少爷与小姐,就地成亲,西向

相府,与老夫人行礼报恩!

娘、香:(白)是!

  娘:(白)一拜火烛成全之情,二拜萱堂养育之思。

  嫂:(白)乳娘,桃香,带少爷小姐快走!

娘、香:(白)是!随我来!.

凤姑、姜斌 :(白)嫂嫂/表嫂!

  嫂:(白)快走!

  直:(白)救火呀!

大太监:(白)救火呀!

众:(白)救火呀,救火呀!……

  直:(白)媳妇!

大太监:(白)周大人,这火从何而来?人从何而去?你该当何

罪,口否?

  直:(白)这是天欲绝我也!

大太监:(白)慢,当殿面君,方免连累咱家!带走!

(后台合唱)恃宠僭为群僚首,一枕黄粱满面羞,荣华富贵

付一炬,皇亲论作阶下囚。

笛子2002108日晚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