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历史潮剧

辞 郎 洲

 

 

 

第一场  第二场   第三场  第四场    第五场    第六场

 

编剧:林澜、魏启光、连裕斌

导演:卢吟词、麦飞、郑一标、吴峰

作曲:陈华、卢吟词、黄玉斗、张文

 

 

陈璧娘 张 达 许大娘 雷 俊 蕊 珠 张 义 

孟 昭 孟 妻 杨淑妃 陆秀夫 张世杰 钦 差 张弘范
 

第一场

弘范:(唱)

顺天应变投新主,依旧汉人统汉军;

百粤挥兵灭宋祚,管他青史论纷纷。

(白)咱,大元汉军都元帅张弘范是也,奉了元主之命,逃兵闽粤,杀得那宋帝昺走投无路,看来灭宋就在眼前了。

元将甲、乙:元帅,宋将张世杰,手下尚有兵将十万,未可轻敌才是。

弘范:号称十万,俱是残兵败将,何足道哉!

元将:何足道哉!

弘范:何足道哉!

元将:禀元帅,宋兵沿海南逃。

弘范:嗄好,众将军,速速与我穷追直赶。

众人:喳!

 

淑妃等:(唱)

天欲灭宋无奈何,胡骑踏碎锦绣山河。

淑妃:(唱)

元兵紧追赶,君臣尽震惊。

秀夫:(唱)

茫茫大海无去路,簇簇丛林疑伏兵。

世杰:(唱)

烟尘滚滚卷地来,四野一片喊杀声。

淑妃:陆丞相呀张元帅,前无去路,后有追兵,如何是好?

世杰:太妃,皇上,元兵不惯水战,不如下船结寨,固守厓门,一面派人往各地下诏动王,水陆相应,协力退敌。

秀夫:前潮州都统张达,骁勇善战,曾屡次起兵勤王,却为陈宜中所忌,反遭贬逐,愤而解甲归田,今与畲族首领许大娘,自聚义兵抗元,固守饶平,太妃何不命人前往召之。

淑妃:二卿所言极是,王大人。

从官:叩见太妃。

淑妃:你可备战他一袭,礼物各色,速往饶平引张达率部前来报效,言词须多虔敬,不得疏慢。

从官:领旨。

世杰:王大人,许大娘曾亲率畲族义军相助朝廷,你可先至凤凰山,请她帮助。

从宫:是。(念)金瓯破碎难重整,勉强饶平走一遭。

世杰:众三军、护驾向前。

 

(二幕开,凤凰山一角。大娘与钦差上)

从官:大娘,如今月色东升,为何还未见张达将军到来?

大娘:畲家踏摇盛会,一年一度,张将军年年此日,风雨无阻,钦差尽管放心。

从官:啊!如此足见将军敬重大娘,将军到时,保驾勤王之事,还仗鼎力。

大娘:王大人,不是老妇多言,张将军忠心耿耿,却屡次遭奸忌害,至今心有余愤,诚恐言之不易。

从官:这将如何是好?

大娘:王大人,不必担忧,陈璧娘夫人乃女中豪杰,贤慧过人,她必能相劝将军。

从官:这就好了。

雷俊、蕊珠:伯母/母亲,张将军/叔叔来了。

大娘:王人人,请暂避,待将军有意出兵勤王,再行相见为是。

从官:全仗大娘费心了。

大娘:迎接。

达、娘:大娘。

大娘:将军,夫人。

雷俊、蕊珠:拜见叔婶。

达、璧:侄儿免礼。

张达:大娘,雷俊蕊珠,天生一对,未知何时请我吃喜酒?

大娘:还须二位作大媒。

达、璧:这个自然。

蕊珠:母亲,林间月上,吉时已到。

大娘:待我祭过盘古,鼓乐伺候。

雷俊:鼓乐伺侯。

大娘:请将军与夫人入座,二位请酒。

张达:奸歌好舞好景致,大娘,你这里不是蓬莱境,便是武陵源了。

大娘:(念)山野也难避乱世,国危何处有桃源。

璧娘:(念)待何时河清海晏,弦歌一曲庆升平。

大娘,闻得雷俊蕊珠,才艺日进,今夕盛会,

何不烦他们歌舞一曲,以舒胸怀。

大娘:俊儿,珠儿,还不快与你叔叔婶婶歌舞一番。

俊、珠:遵命。

(唱)

年年踏摇唱好逑,歌声壅断韩江流;

今年踏摇恨似海,腥风血雨满潮州。

蕊珠:(唱)

泪眼望韩山,月圆不忍看。

雷俊:(唱)

英雄莫弹亡国泪,妻女不使睡胡毡。

秣我红鬃马,厉我青锋剑,

扫平百粤虏,策马复中原。

张达:好个“英雄莫弹亡国泪,妻女不使睡胡毡”。大娘,今夕盛会为何奏此悲歌?

从官:张将军。

张达:大娘,此位朝官是谁?

大娘:是钦差。

张达:钦差,到来何事?

大娘:皇上命王大人来此,有要事待候将军商议,

从官:将军,夫人!

(唱)

如今是文丞相兵败五坡岭,马知州殉国潮州城,

张弘范倾巢南来,朝野无人不雳惊。

张达:钦差,你看我饶平一带,背山面海,万众一心,元兵倘敢来犯,管教他片甲不回,你尽管放心饮酒好了,来来来,请饮酒。

从官:大娘,夫人,皇上旨谕,万望将军出兵勤王,只是将军自有抱负,叫下官如何回朝复旨?

大娘:贤妹。

璧娘:将军,看钦差远道来此,必有要事相告,适才语尚未尽。

张达:有何相告,请道其详。

从官:只因元兵倾巢南下,圣上颠连海上,宋室危在旦夕,故此下官奉旨前来?欲请将军率领义民,起兵抗元。

张达:潮州百姓,浴血抗元,至今三载,难道主上还不知道么?

从官;呃呃呃,是是是,将军忠义无双,海内闻名,皇上特命下官赐来战袍一袭,请将军收下,还望将军火速出兵勤王。

张达:率众抗元,张达万死不辞,勤王一事,恕难应命。

从官:大娘,夫人,将军只愿抗元,不愿勤王,这将如何是好?

璧娘:将军。

(唱)

匹夫匹妇关兴亡,

岂可坐视国破民殃。

丈夫应显凌云志,

青史垂名万古扬。

张达:夫人,这家国大事,我非不知,只是张达早已立志不问朝政,这勤王之事么?不提也罢了!

璧娘:却是为何?

张达:(唱)

岂不闻杨家将七子救驾一子归,

落得个佘太君老泪空垂。

岳武穆精忠报国扶危宋,

风波亭上父子屈作冤魂鬼。

李纲七十贬琼州,

只见奸谗显赫忠臣危。

(白)无数英雄,为赵家天下舍身流血,到头来总难免枉屈而死。

璧娘:将军。

(唱)

杨家满门忠烈为家国,

世代传颂天波名。

岳武穆虽然遭冤丧,

西子湖畔万民吊英灵。

将军呀!

有道是君轻民为贵,

起义师岂止为赵家朝廷?

如今是大好河山已破碎,

万民翘首望太平。

愿将军为国舒展平生志,

勤王抗元救苍生!

张达:夫人大义相劝,张达敬佩,只是……

(唱)

十载转战北复南,三次勤王遭奸谗;

非是张达忘君国,提起勤王我心胆寒。

璧娘:不知将军今日处境,此那杨家将当年如何?

张远:张达不才,那能与古人比得。

璧娘:又不知将军种种遭遇,比之文丞相与陆丞相又是如何?

张达:张达又怎敢比得二位丞相。

璧娘:将军,这就是了。

(唱)

你看那杨家遭冤解甲归田,

乡居廿载不在朝间,

东辽来犯边关告急,

穆夫人不念旧怨重整雕鞍。

文丞相遭谗在外不忘家国恨,

一声勤王也毁家纾难。

陆丞相也曾被贬潮州府,

于今他为国扶危义胆忠肝。

(白)将军!有道是:“疾风知劲草,国危见孤忠。”

大娘:将军!

(唱)

张将军,

江山局势今非昔此,剩水残山国运艰难。

倘若元番灭赵宋,饶平一隅难苟安。

望将军忘却恩怨把诏令接,

为万民举义师早灭豺狼。

张达:(唱)

怕的是朝廷无心抗顽敌,

壮士阵前空徒劳。

璧娘:(唱)

陈宜中弃职已出走,杨淑妃礼贤下士亲临朝。

张达:(唱)

还恐奸佞再作梗,事未竟成受阻挠。

大娘:(唱)

陆丞相真诚为国,张元帅忠义贤豪。

璧娘:(唱)

文丞相蒙难在敌营,好壮士那能袖手旁观?

张达:(唱)

孤掌虽鸣事难举。

大娘:(唱)

畬家军与你同勤王。

张达:(唱)

饶平海洲谁来守?

璧娘:(唱)

自有璧娘一身当。

雷俊:(唱)

侄愿为叔打前锋。

蕊珠:(唱)

我也助婶保家乡。

从官:请将军快把战袍接,同赴厓西辅宋皇。

张达:嗄好!(唱)

接战袍,整弓刀。

(念)阵前待举擎天手,帐里运筹数六韬。俊侄,

(唱)

叔叔令你为先行,明日中午誓师勤王。

雷俊:谢过叔叔。

张达:夫人,为夫先走一步。大娘请。

大娘:将军请。

夫人,珠儿年幼,亟须教诲,老身想令她拜你为母,以便日夕相随,多得教益,未知岂肯俯允?

璧娘:璧娘何德何能,怎敢受此重托。

大娘:珠儿,快快拜见义亲。

蕊珠:拜见义亲。

璧娘:儿。

第二场

孟昭:(唱)

动天战鼓声声敲,喜煞渔夫老孟昭。

取出兽甲送儿沙场去,不灭元番恨不消!

(白)老汉孟昭,闻说张将军举兵勤王,故此取下旧时战甲,前来送子出征。走上。

孟妻:老爹爹,等一等。

孟昭:老妈妈,你来作甚?

孟妻:我为孩子送点心来。老爹爹,忠儿勤王杀敌,本当欢喜,只是义兵此去,要一以挡十,百以挡千,如何杀敌人得过,

孟昭:哎呀!老妈妈,须知道,“一夫拼命万夫莫敌”,这打仗之事,你那里懂得?

孟妻:懂不得?好?,就算懂不得,只是,忠儿走后,你我谁来奉侍?

孟昭:这么?我奉侍你,你奉侍我。

孟妻:田园家舍谁管?

孟昭:我管田园,你管家舍。

孟妻:啊!万一俺二人之中有一……

孟昭:有一不幸不会吃米么?你若先死,我扶你下去,若我先死,你扶我下去。

孟妻:若是两人一齐呢?

孟昭:哎呀!真是越老越罗嗦,如果两人一齐,璧娘夫人自会与俺调理,不必多言,快走!

张义:走上。

(唱)

卖酒买征衣,白发老少年。

阵中叱咤强似醉,沙场酣卧胜茸毡。

孟妻、昭:原来是张义叔叔/老弟,你匆匆要往海洲欢送义军么?

张义:不,我是要入伍勤王的。

孟昭:哎喳!你这把年纪,也要入伍勤王么?

张义:国难当头,还分什么老少?听说这次元兵血洗潮州城,除三户人家免死之外,全城无一个活人呵!

孟昭:老弟好大志气,真不愧老行伍,老英雄!

张义:哈哈哈,过奖,过奖了。你们夫妻要往哪里?

孟昭:我等要去欢送义军。

张义:如此,时间不早,我等就一同前往吧!

孟昭:好,同走!

璧娘:将军行上。

(唱)

马蹄儿似未见这般匆忙,战靴儿也比往常重。

重铠紧傍缰绳漫牵,都只为出征人在话别声中。

张达:(唱)

北望临安远千里,西眺厓门烟水苍茫;

卫国不怕征途远,纵天涯海角也平常。

璧娘:(唱)

虽不愁叹千里奔波,切莫疏漫了征途坎坷。

鞍马秋风自珍重,为国珍重,珍重此身卫山河。

张达:夫人锦注,张达谨记。

璧娘:谢过将军。将军,为妾赋有一诗以壮行色。

张达:愿闻夫人佳作。

璧娘:(唱)

八千子弟远勤王,别吾去者海茫茫;

后有奸宄妾抵挡,试看风霜飞剑铓。

张达:夫人壮志,张达钦佩。

璧娘:(唱)

郎兹行勿回顾,北风萧萧虎门树;

传檄早定潮州路,恢复中原驰露布。

张达:张达此去,决不有负夫人期望。

璧娘:谢过将军。

众人:叩见将军夫人。

张达、璧娘:不用。

渔女:禀夫人,牛酒已备。

璧娘:有劳诸位了。将军今日出师,妾备有薄酒为将军与大军饯行。酒来!将军呀!

(唱)

醇醪敬祝君长征,但愿马啸一声贼可平,

绿波千里寸心系,芦花飘动凯歌声。

张达:愿如夫人美言。

璧娘:众位伯叔兄弟。

众人:夫人。

璧娘:(唱)

举杯敬祝众英豪,金戈指处敌弃刀。

不愁牛羊瓜果常年旺,定教壮士归来长醉饱。

众人:感谢夫人,烦劳夫人了。

蕊珠:俊哥。

(唱)

男儿志气贯斗牛,干戈丛里斩敌酉;

但愿功成归来早,笙歌唱随到白头。

雷俊:珠妹。

(唱)

勤王只为报国仇,哥今从军妹莫忧;

万里云山长相忆,心随明月到海洲。

蕊珠:俊哥。

张义:将军呀,战鼓响了呀!

(唱)

震天战鼓向如雷,一声声打得山岳摧。

枪如丛林人似海,且喜卫国志可遂。

璧娘:(唱)

刀光剑影映日辉,一声勤王万众随,

喜见八干子弟猛如虎,谁说今日无岳飞?

张义:将军。二通鼓响了!

(唱)

二通鼓一声声打得神鬼悲,

誓赴国难挽垂危。

将军不嫌满头雪,

扛戈引马永追随。

张达:全仗群策群力了。

众人:(唱)

但愿将军退敌早间返,海洲洗马解征衣。

张达:张达此去,决不有负潮州父老重托。俊侄,弓来!

(念)壮志犹如箭离弦,直奔前程不回视;

国仇不报不同返,胜利归来同取箭。

璧娘:(唱)

将军发出誓师箭,倒教壁妒喜又悲;

箭离已弓弦壮志决,与国存亡共生死。

只是箭发那有回头转,

莫不是军前一别无会期?

怎不教人泪潸下……,莫教珠泪沾征衣。

张达:夫人。

璧娘:将军,这一箭发得好,妾也有一物相赠。

(唱)

我这里转身拔下青锋剑,抛下离愁割青丝。

结发本有千秋义,割发为表报国志。

青丝赠郎陆军去,如妾随君不分离。

愿君得胜班师早,牛酒满樽庆功成。

倘若天不作美贼难退,妾为你沙场请长缨。

(白)将军,我观厓门非久守之地,望与张元帅商议,务必火速整帅登陆,北出肇庆苍梧,再图进军中原。

张达:夫人所见极是。

张义:将军,三通鼓响了。

张达:张义,速速与我把义旗高高举起。

张义:得令。

张达:斟酒祭旗。

(念)八千子弟举义师,愿为家国抛头颅。

众人:(念)皇天后土共鉴证,同心同德灭凶胡。

张达:张义,与我鸣炮出师·

张义:知道丁,鸣炮出师!

合唱:奋臂昂扬长驱去,虎啸长风龙卷云。

仗三尺长剑扫胡尘千丈,

凭一片丹心力挽山河回春。

波光闪闪舞沙鸥,送郎长征为国仇。

欢情暂为忠义别,海洲今作辞郎洲。

蕊珠:母亲。

璧娘:珠儿。

第三场

弘范:(收)扼住厓门咽喉路,灭宋只在反掌间。

元将:(念)但看火攻传捷报,元帅丰功第一人。

报子甲:报,火攻未下,东南海上,忽来数百渔

船,嘱首一将姓张名达,冲杀而来。

弘范:莫非是前潮州都统张达么?速传令各路水师严阵固围,以防宋舟接应。

报子甲:得令。

报子乙:报,来将翻江倒海,凿船覆舟,我军大败。

报子丙:报,张达水兵,已突入阵围,直街厓门而来。

弘范:怎说?

报子丙:直冲厓门而来。

弘范:再探:这张达好些厉害呀!

元将:来将不过渔船数百,元帅何必担忧?

弘范:非也,此人文韬武略,熟谙水战,手下又多敢死之士,若被他冲上厓门,与张世杰里外夹攻,我军反遭困胁,岂不前功尽废,速随本帅亲身上阵迎敌。

元将:传令三军,将战船开往火路迎敌。

弘范:张将军请了。

张达:船头站的,莫非是国贼张弘范?

弘范:正是大元汉军都元帅,将军,你我同宗共姓,今日相见真是三生有幸。

张达:国贼既忘却天下,甘心事敌,还込什么宗姓,看杀!

弘范:啊哈哈!

张达:国贼,死在临头,为何哈哈大笑?

弘范:笑你枉读兵书少见识,出师勤王理不该。

张达:出师勤王复国土,为民请缨除大害。

弘范:宋室昏聩民有怨,怎忘了蒙冤受贬遭颠沛。

张达:生为宋人死宋鬼,岂如你,卖国求荣当奴才。

弘范:慢!将军,休得无礼,须知道:

(唱)

众寡悬殊难为战,螳臂挡车不自知。

张达:(唱)

我这里站的是卫国忠义士,

你那里是胡儿鹰犬卖国奴才。

弘范:慢!将军,你这就错了呀,南宋已是风前烛,天意昭彰归大元,你既有心救民,就应权变求全才是,将军若能与某同辅元主,岂不烽烟立息,万民得安么?

张达:(唱)

你父子两代卖国贼,背宋投金又降元,

引狼入室贫富贵,腼颜事敌逞凶残。

掳我文丞相,迫我宋君王,

百万生灵遭涂炭,祸国殃民罪滔天。

传令兵将与我杀!千剐万割斩豺狼!

二兀兵与义兵水战。下)

第四场

璧娘:(唱)

漫生烽烟密布,征人有信也难通雁路。

对明月心事向谁诉?厓西海洲团圞应共有,

却难把两地愁郁舒。

(念)义师出征勤王去,转眼之间岁已暮,数尽归帆无捷报,回肠百转绕心绪。

(唱)

耳边厢,猛听得波涛澎湃,

似千军万马正怒呼,

又似那阵中砍杀声喧阗,

浴血啸歌御强虏,可惜我,

未能随军沙场去,

挥戈击鼓为君辅。

辜负了青锋剑,

望断了厓西路,

铁衣权当寒夜褥,

枕戈且效闻鸡舞。

渔女、蕊珠:叩见夫人/母亲。

璧娘:免用。

二人:是。

蕊珠:母亲,夜已深了,为何还未同房安睡?

璧娘:(念)心忧家国难成寐,眉锁春山恨正长。

蕊珠:义父征战在外,于今数月,为何鱼沉雁

杳,真是使人忧挂啊!

璧娘:珠儿。

渔女:夫人,你看,有雁来了。

璧娘:(念)寒冬未过,北雁南飞,

厓西纵有信,也难寄雁回。

蕊珠:是呀,这些死雁,都是自北而南,未见一只从西来,真是把人气死呀!

渔女:哎呀!夫人,你看,雁儿飞到头上来了,它还绕俺而飞呢!

璧娘:若能一得厓门消息,那就多好呀,只是这雁呵!

(念)振翼掠空低飞疾,那有佳音系足来?

蕊珠:哎呀!母亲,你看,雁儿果然降下来了!

璧娘:怎么?果然降下来!

蕊珠:咦,这死雁怎么又掉头飞去了。

璧娘:(念)西风不解离人意,偏教孤雁惹愁思。

蕊珠:雁呀雁,你既不会递书,就不该惹母亲生气。哼!待我张弓搭箭,射你一个两足朝天。

璧娘:珠儿:鸿雁递书,并非真有其事。还是不要损害它吧。

渔女:夫人,张伯伯回来了。

璧娘:啊:在那里?

蕊珠:张伯伯回来了呀!

张义:叩见夫人。

璧娘:伯伯免礼。

孟妻:义叔权,我儿可平安?将军众人岂好?

众人:将军岂好?

张义:大家都好,个个平安。义军初到,便获大胜,乘元人不熟水性,用钩搭船舷,用斧挖船底,船头含船尾,打得张弘范好似狗夹尾。

璧娘:义伯伯,王师现在何处?

张义:仍在厓门。

璧娘:大军呢?

张义:同在海中舟上。

璧娘:哎呀,不好了!

众人:何事了

璧娘:大军结营海面,断后援而临大敌,粮水难筹,进退无路,当此寒冬腊月,敌军若用火攻,帝舟危矣!

张义:一切均不出夫人所料,将军有书在此,请夫人观看。

璧娘:”义师初到,便获大捷,孰料张弘范狠施毒计,率贼众水陆连锁厓山。帝舟受困,营房粮空,海水难以解渴,宰马权且充饥。虽曾几次强攻敌阵,皆因孤军无援,策划难成……”

众人:哎喳!这还了得?

璧娘:(唱)

见鱼书十万火急,顿教人惊心动魄。

帝舟势危非一日,死守孤桅令人莫测。

莫非是风雨满江韬略乱,

可怜江山垂危在旦夕。

如今是形势迫人箭上弦,

璧娘不出谁解厄?

(白)众位乡亲,如今厓门告急,璧娘决意统率义师亲往救援,只是八千精壮厓西去,这将如何去得去得么?

众人:夫人呀!

(唱)

风来浪去渔家女,久征海洋不可欺。

孟昭:(唱)

老汉当年在沙场上,也曾斩将共搴旗!

下船落水相格斗,老黄忠还须让我一着棋。

孟妻:(唱)

老妇一帆能兜八面风,扁舟能破万里浪。

夫人呀,只要俺与忠儿能见面。

众人:(唱)厓山虽远不辞难。

璧娘:好,海洲再响聚将鼓,西出厓门救王师。珠儿,快马前往凤凰山告知大娘,请即传令粤东各路畲军,进袭惠州广州,传意之后,即速回来。

蕊珠:遵命。

璧娘:张义伯伯,请你饱餐之后,立即渡海,先往帝舟送信,请将军接应。

张义:遵命。

璧娘:其余各人,分头整装,不得有误。

众人:得令。

璧娘:孟伯伯,与我打动聚将鼓。

孟昭:是,打动聚将鼓。

第五场

后台合唱:波涛怒吼,海洋呼啸,

七百渔船风满帆,东风吹渡伶仃洋。

璧娘:(唱)

风云紧月无光,望厓山一片苍茫。

(白)船行数日,为何未见帝舟?孟伯伯,莫非方向有错?

孟昭:那里呀!我眼未花,手还稳,心比罗盘准,一定无错。

璧娘:既然无错,加速前进!

众人:是。

(唱)

千舟扬帆,乘风破浪,

心似海涌高千丈,不辞劳苦奔厓山。

孟昭:咦呀!海面有个黑影浮动!

众人:在那里?

璧娘:众人须要小心!

众人:是。

张义:(唱)

渔泛有约啊,到厓西呀!

渔家岂是啊,海洲来呀?

璧娘:孟伯伯,这歌声分明是家乡歌调,莫非将军命人前来接应?

孟昭:待老汉搭他一歌,以探真假。

(唱)

风送渔船呵,到南海呀!

打渔人儿啊,从海洲来呀!

(白)近了,近了!

蕊珠:哈,来者何人,停船看箭!

张义:慢!我乃海洲渔民。

孟昭:哎呀!来者莫非是张义老弟?

张义:船上可是璧娘夫人?

璧娘:果是张义伯伯,快快引他上船。

张义:叩见夫人。

孟昭:老弟,为何这样狼狈?

蕊珠:岂是将军命你前来接应?

张义:夫人呀!

(唱)

前天傍晚潮退匆匆,帝舟搁浅难移动,

敌人又用火攻,火如山烟蔽空,

眼见帝舟断三截,两截沉入烈火蒙雾中。

璧娘:圣驾现在何处?

张义:至今下落不明。

蕊珠:可曾见到将军?

张义:(唱)将军浴血苦战上北岸。

孟妻:忠儿雷俊呢?

张义:(唱)忠儿雷俊俱失踪。

众人:后来呢?

张义:(唱)黑暗之中乱次役,敌军凶狠聚众已无从。

璧娘:哎喳!帝舟被焚,难道宋室就此完了么?

张义:闻说张世杰元帅,率小舟冲出重围,出海扬帆而去。

璧娘:啊……

孟昭:夫人呀夫人,如今帝舟已没,将军等生死未卜,俺等何去何从?

璧娘:我等至此,面临大变,正宜以身许国,决不临危而退!

众人:对!我等生要报仇,死则殉国,誓不与元番甘休。

张义:只是贼兵势大,何以为敌?

璧蚁:我料张弘范此番厓门得胜,必定兵骄将大,疏于防备,我等正可乘机夜袭,以图救圣上、将军与众人。

张义:对呀!若救不得众人,也要找张弘范剁他三刀,请问夫人计将安出?

璧娘:未知元兵何处结营?

张义:厓山山前,东西两岸,离此不远。

璧娘:将军上岸之地?

张义:东北海滨,就在前面。

璧娘:嗄好,传令各粮船水船,扬帆弃舟,趁此东风大作,飘向压山西面,以作疑兵。

众人:得令。

璧娘:其余船只转舵东北靠岸登陆,随我直扑元营。

众人:得令。

璧娘:传令后卫,上岸之后,设伏海滨。

众人:得令。

璧娘:各船舵手,护舟守候,但看元营火起,即行接应,不得有误。

众人:得令。

璧娘:推舟!

众人:喳!

 

(二幕前、风声呼呼,更梆三响,元兵甲略带醉态上)

元兵甲:(念)敲更来巡营,横尸逼海坪。

风吹共海啸,疑鬼又疑。·

(白)唉!天乌地暗夜,最怕是巡更。哎呀!海面上怎么有船无数顺风而来?哦!宋舟已没,宋帝蹈海而亡,那里还有什么船只呢?莫非是张世杰回兵反击么哎呀!快快报告元帅,发兵御敌。(与元兵乙、丙相遇)呀!为何如此慌张?

元兵乙:潮州义军陈璧娘到来闯营。

元兵丙:畲家兵到来摸营,你为何也这样慌张置

元兵叩:不好了,张世杰回兵反击。

  人:哎呀!三路夹攻,那还了得,快快禀知元帅,发兵御敌!

 

(二幕开,元营附近,璧娘一众们悄悄而上。)

后合唱:冷飕飕雨如箭发,沙拉拉顽石摇头。

璧娘:(唱)

横着心儿把牙筋晈紧,

刹那间欲踏破元营。

这边是沉海忠骸湿漉漉,

那边是荒郊野鬼泣哀鸣,

将军呀千门万户家国恨,

一众忠义扑元营。

张义:夫人,元营已近,此处便是将军上岸之地。

璧娘:既近元营,须要小心!

众人:是。

蕊珠:母亲,海边崖石之上,刻有字迹。

璧娘:待我看来,”张弘范灭宋于此”。呸!宋人灭宋,还敢在此勒字自夸,我恨不一剑将你铲平。

元将:哈!何处女寇,敢来闯营?

璧娘:大宋义军潮州陈璧娘在此。

元将:啊!原来夫人到来,我等奉元帅之命,在此久候。

璧娘:狂贼休得放肆,看杀!

元将:慢,夫人不必动怒,末将有言相告。来!与我暂退一旁!

璧娘:呸!狂贼死到临头,还有何言可说?

元将:只因张达将军已经归顺大元,特命我等在此恭候,请夫人一同过营相见。

张义:呸!将军精忠报国,安有降贼之理?

孟昭:我等堂堂大末义民,那能与贼甘休。

元将:夫人若是不信,今有王大人在此。来,有请王大人。

元将乙:有请王大人。

从官:来。

众人:哎呀!原来是钦差。

从官:拜见夫人。

璧娘:你到此何?,

从官:我为接夫人而来。

(唱)

皇上丞相蹈海亡,宋将投降宋军散。

将军力竭伤沉重,痛楚呻吟在床第间。

夫人若不过营相调护,将军伤重挽救难。

璧娘:胡说,就是将军伤重决无投降之理,若敢胡言乱语,须知我宝剑无情!

从官:哎哟!下官焉敢胡说,实是将军伤重,才有叫下官前来代接夫人,唉!夫人呀!

(唱)

你我为宋堪称是鞠躬尽瘁,

宋室已亡臣节可谓无亏。

生死荣辱应顺天意,

劝夫人权变择机而为。

伹愿将军熊躯早康健,

与夫人同享太平乐唱随。

壁址:狗官,原来你是到来劝降,好个无耻叛贼呀!

从官:哎哟!

璧娘:(唱)

骂狗官丧心昧良,辱没了汉土皇天。

当初是你传诏将军把兵出,

今日是你劝降在阵前。

你不思国破山河千秋在,

万民哀哀待解悬。

说什么宋室已亡臣节尽,

你贪生怕死摇尾乞怜。

说什么将军伤重降敌去,

璧娘知郎心如日月义礴云天。

(白)狗官你看!

(唱)

我这裹钗裙白发俱忠义,

气壮山河志不移。

只有你枉受国恩千锺粟,

投敌叛国妩廉耻。

不斩叛贼待何时?

(白)斩了。

元将:慢,夫人,元帅器重于你,才有不惜口舌,相劝归顺,若敢斩我差官,将军生命难保了!

从官:夫人呀夫人,下官确是奉将军之命而来,将军恐你不信,还付有信物为证,请夫人详察,来,快快呈上将军信物。

元兵:请夫人收信物。

蕊珠:是母亲赠与义父的青丝。

璧娘:(唱)

见青丝心生疑,这夫妻信物,

却为何落在叛贼手里?

莫不是找夫烈火临身熬不过,

将军他顶天立地威武不移。

莫不是为诓强胡定巧计?

巧计那能污青丝,

我见青丝回肠转。

从官:夫人莫再迟疑,将军说道,你若不肯一同归顺,夫妻虽以团圆了!

璧娘:(唱)

璧娘不是深闺女儿,将军一生忠义,

策马送舟言犹在,箭飞苍松有信誓。

欢情暂为忠义别,与国存亡共生死。

如今国仇未雪志未现,还发安能在此时。

(白)将军呀!

(唱)

将军舍身殉国已无疑。

元将:夫人,事已至此,不再相瞒,张将军伤重拒降是实,夫人若听末将相劝,一同过营,夫妻团聚共享荣华,若敢妄想动武,不但将军性命难保,夫人也难辞其咎啊!

从官:是呀,将军性命存亡,只待夫人一言决定,切望夫人三思,不可妄动才。

璧娘:呸!(唱)

陈璧娘即使流尽三江泪,

为国为郎至死不把气节移。

(白)呔!把狗官斩了,冲杀元营!

(灯光极暗,一阵喊杀之声,隐隐约约,众义兵相逢,灯光转亮)

蕊珠:禀母亲,俊哥一众已救出。

众人:叩见夫人

孟昭:将军呢?

雷俊:将军骂贼不屈,绝食殉国了。

璧娘:怎说?将军殉国了么?

雷俊:正是。

众人:唉咦,将军呀!

璧娘:将军尸体今在何处?

雷俊:已被张伯伯背走。

报子:禀夫人,张弘范在西面海岸扑了一空,现在亲率大军向东追来了。

璧娘:下令众义军,下船回海洲,以图再举。

 

元兵:禀元帅,我军追至半路,被陈璧娘伏兵杀败。

弘范:那陈璧娘呢?

元兵:已下舟夺海面去。

弘范:传令分水陆二路,追赶女寇,直捣海洲。

第六场

张义:(内唱)心长力短无奈何,

伤重乏力难提刀,

恨我不能生啖卖国贼,

死也要活捉弘范割千刀。

璧娘:张伯伯!张伯伯!

张义:夫人呀夫人,你好自珍重,张义再也不能待奉左右,与夫人共襄义举了。

(唱」痛得我神昏气绝,

(白)将军……

(唱)

请将军英灵暂停步,

张义死了也要随你,

策马执戟街山河!

雷俊:夫人。

蕊珠:母亲,西北两寨已破,海上贼船也将靠岸了。

孟昭、妻:夫人,元兵漫山遍野,请夫人早作定夺啊!

璧娘:许大娘与各路义军,此时尚然不到,恐难济事了。

(唱)

凶耗频传,四野悲歌,

山河易色千古恨,回天乏力可奈何?

报子甲:禀夫人,海洲水泄不通,许大娘与各路义军,力战被阻不能近前。

璧娘:你说许大娘与各路义军……

报子甲:力战被阻,不能近前。

璧娘:这……不能近前。再探!

渔民乙:夫人,元营又射来箭书一封,请夫人观看。

璧娘:(念)”大元帅张急谕,令海洲人等,明早缚陈璧娘来献,若敢故延,大军一到,鸡犬不留……”

雷俊:张弘范呀国贼,你好狠毒呀!

众人:对!我等虽粉身碎骨,也要与夫人,同生共死!

孟昭:好呀!一心一德,同生共死,若有异心,有如此箭。

众人:对!若有异心、有如此箭!

璧娘:(念)众义民赤胆忠心,教璧娘焦灼沉吟。

敌众我寡难取胜,岂能坐等火烧心?

若要率众突围去,抱火投薪我心何忍?

事急安得两全计,搜肠索腹费思寻。

众人:夫人,事到如今,火速与敌次一死战,幸而得胜,乘胜突围,不幸而败,大家一起殉国吧!

璧娘:是了,我想张弘范口口声声将我生擒,我若能如此如此,损一命而救数千命,折一枝而播万种,使抗元圣火永接不息,岂非上策……不错,万事临头当一决,千斤担子我独挑。珠儿,你速代我急书一封,发往元营,约弘范于明早辰时在此决战。

蕊珠:遵命。

璧娘:雷俊与列位兄弟姊妹。

众人:禀夫人,我等到来复令。

璧娘:各事可曾齐备?

众人:都已齐备。

蕊珠:巢母亲,战书已射发元营了。

璧娘:各路领队、可曾到齐了?

众人:都已到齐。

璧姬:嗄好,孟伯伯与伯母,只待号令下。你等便击鼓鸣锣。

孟帅:遵命。

璧娘:众人听令,璧娘为护聚乡亲出水火,令下人人凛遵,不得贻误。

众人:得令。

壁娱:雷俊,蕊珠与各领队听令。

架人:何令?

璧娘:你等可听金鼓齐鸣,率领众兵将,护住海洲老少,火速冲过元营,直奔凤凰山投许大娘。

众人:得令。

璧娘:珠儿,你见了娘亲,就说璧娘向她致意,义军抗元之事全仗她扶持了。

蕊珠:女儿谨记,母亲你呢?

璧娘:我与孟家伯伯,伯母断后,你等放心前往,速速就道。

珠、俊:唉!母亲/夫人,大敌当前,后无援兵,你怎可冒此火险,自行断后么?

众人:是呀!我等誓与夫人同生同死,夫人,千万不要独自留下啊!

璧娘:众乡亲有所不知,贼弘范口口声声誓欲得我而甘心,我若同行,敌人一定追踪不舍,那时不唯我一人难以脱身,众乡亲也同丧命。

众人:只是我等一向追随夫人左右,今日欲舍夫人而去,于心难安,于心难安呵!

璧娘:众乡亲!

众人:夫人。

璧娘:(唱)

明知俺共患难真情难舍,

若非形势迫人,

怎忍骨肉离拆?

须知道保存众人可报国,

众人罹难我虽生何益?

此刻海雾蒙茫天将晓,

莫再踌躇速起程。

众人:(唱)

请夫人收回成命,

莫将我众人抛舍!

璧娘:(唱)

令下如山莫再违,速到凤凰会合众义兵。

孟昭:(唱)

这条军令我不听,夫人千万莫留下。

众人:(唱)

生则同生死同死,生死同心把命拼!

璧娘:慢!大敌当前,若敢故违军令,军法从事!众乡亲!

(唱)

陈璧娘意切心长,望乡亲细听言章。

以国为重莫鲁莽,保存义旅卫家乡。

他日若能重相见,重整旌旗海洲前。

(念)转身拔下张郎箭,附与俊侄和珠儿,愿恁等继承将军志,海枯石烂永不栘!

(唱)

国仇家恨须谨记,莫让后代子孙当奴隶。

众人:(唱)

训诲金言自谨记,天翻地覆志不泯。

璧娘:呔!金鼓齐鸣,速速就道。

(众人下)

(念)韩江滚滚东南流,难洗英雄今古仇,山河助我千斤力,誓洒碧血写春秋。

弘范:(内声)女寇休走,本帅来也。

璧娘:张弘范,你来得好呀!

弘范:大胆女寇,时至今日,尚敢负隅顽抗,还不快快束手就缚!

璧娘:我一剑报国仇,两剑雪夫仇,三剑我陈璧娘,代那千万忠魂,处斩你这不忠不义狗奴才。

弘范:哈!与我万弩齐发,乱箭射死!

璧娘:(中箭,拔箭)

()誓未现,志未酬。 

(金鼓大作,弃上山坡高处——即当年张达飞箭誓师之松树下,挣扎再三,抱剑昂然屹立)

后台接唱:立尸抱剑镇海洲。

(张弘范带兵上,忽然间霹雳一声,火光四射,火光中璧娘抱剑立尸,栩栩如生。张弘范与元兵大惊,翻身下马,匍匐地隐下。后台唱“辞郎洲颂”。)

后台唱:月长照辞洲,万古传诵辞郎吟。

风怒吼兮海啸!凝碧血兮丹心!

巾帼英雄陈璧娘,流芳百世永千秋!

(剧  终)

 

200278(耗时5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