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陈鸿岳  作曲:黄钦锡  导演:林鸿飞  配器:陈浩忠

 

  :杜  冰演唱

  羿:钟怡坤演唱

  :曾  馥演唱

李老君:郑仕鹏演唱

  :钟国强演唱

老猎户:郑强发演唱

  :陈永平演唱

  :郑君明演唱

  :黄振龙演唱

  :汤  薇演唱

  :佘刚声演唱

  :陈文炎演唱

  :郑赛娇演唱

 

广东潮剧院二团乐队伴奏

刘伯雄司鼓  郑声立领奏

剧情简介

上古尧时,十日并出,万类遭殃。尧帝率众祈天,美人洛嫔舍身驱旱,震动天庭。

众仙因十日乃天帝骄子,不敢触犯,独有武神后羿愿往除害,天帝以嫦娥赐之同往。羿偕嫦娥射九日,万众欢腾。唯水神河伯得救后,却兴波作浪,抢洛嫔为妃。

后羿偕嫦娥凯旋回天,天帝天后愤爱子被杀,将羿与嫦娥革除仙籍,贬下凡间。羿乃收逢蒙等为徒,续续为民除害,射伤河伯,并往西王母处求取长生灵丹。

河伯挟仇,勾结逢蒙,离间嫦娥。嫦娥受骗,独吞灵丹升天,于云端始明真相,乃往求天帝。正当后羿受逢蒙暗害,逢蒙又为河伯毒杀之时,天使擒河伯,救羿醒,并封羿为宗布之神,嫦娥为广寒宫主。自此夫妻永为人间造福,其功德与日月齐辉。

 

第一场

第二场

第三场

第四场

第五场

第六场

第七场

 

 

第一场

(女声独唱)古调新弹射日歌,碧空明月思嫦娥,雄姿美色万世颂,天上人间永唱和。

  者:(白)苍天呀苍天!生民何罪,遭此重谴!天理何存,纵十日为殃!可怜国中神巫,力求降雨,尽皆曝死矣!今有旷古美人洛嫔,请为旱魃,舍身救民。但愿旱魃死,酷热除;绿衣舞,甘霖至!呵,上苍垂鉴!

  人:(白)呵,上苍垂鉴!

  嫔:(白)上苍!(唱)洛嫔哀哀诉上苍,力尽声嘶血泪干,唯有芳魂一缕空渺渺,附籍箜筏仰天弹。生世间辛艰,禽兽噬杀人?一日肆威虐,万类受摧残。祈天天不应,祷神神无言。可怜尧帝已劳瘁,国事倾倒山河崩,遗我弱躯有何用?愿将生死一身担。化旱魔,求早丧;解民困,济民难!哎苍天呀!哎苍天呀!你从我愿,速将甘霖赐人间!

  人:(唱)哎苍天,旱魔早丧,甘霖早降,灾祸早除,万民早安!

  嫔:(唱)日呀,你速隐去,你速隐去!

  人:(唱)云呀,来人间!

  嫔:(唱)烈日隐去,云来人间,甘泉沃我土,我民求上苍啊!

  帝:(白)万民听着,武神下凡,消灾来了!哎咋!哎呀,武神呀天仙,可怜万民,奄奄一息矣!

  羿:(白)哎喳?众民醒来众民醒来,羿来了!

  人:(白)咦!

后羿、嫦娥:(唱)满目凄凉不忍观,后羿嫦娥心头乱箭穿。在天不知人间苦,原来人世苦万端!

  羿:(唱)胸间掀起雷霆怒,一声长吼震峰峦;十日十日你有罪,害民之罪难赦宽!

  日:(白)兄弟们,是谁大胆,出口恶言,—齐看来!

  日:(白)呵!看来呀!……哎呀!

  日:(白)下界贱民,张牙舞爪,莫非寻死么?

  羿:(唱)取彤弓,搭素箭,奋起神威拯民冤!

  娥:(白)且慢!夫君!(唱)夫君息恼气,举手望三思,眼前非是寻常辈,天帝骄子,天后爱儿,神箭一发难收返,帝后怪罪欲悔迟,还须善言来劝诫,祸消无形于理方宜!

  羿:(白)贤妻所言有理!

  日:(白)哈哈哈……

  羿:(白)带子请了,我奉天帝玉旨,前来宣谕你等;一日出,九日入,乃是天规,不可违逆……

  日:(白)呀呀呸!你是何物,敢言天规二字?

  羿:(白)我乃羿是也!

  日:(白)羿?弟呀,天上有个羿么?

  日:(白)大哥,他是帝父掌射之神,列位末班。

  日:(白)哦!末班?哈哈哈……原来是帝父身边一个小小奴才!罢了,念你位卑职微,不要难为于你,速速回天去吧,本帝子游玩去也!

  日:(白)好,一同游玩去了!

  羿:(白)且慢!羿既奉旨到来,岂容你等任所欲为。劝你速回东海扶桑,不然啊,休怪羿执法无情了!

  日:(白)哈哈哈!羿呀羿!本帝子教你:法者,君长之威也。天有天法,法在天帝;国有国法,法在国君;家有家法,法在家长。你是奴才,只有守法,哪有执法之理!

  羿:(白)胡说!天帝命羿执法,神箭在此!

  日:(白)你敢射么?

  羿:(白)有何不敢?看箭!

  娥:(白)夫君!帝子呀!(唱)尊声帝子莫自矜,请容嫦娥将理细剖明。天上素有好生之德,怎可轻贱这凡界万万生灵?一日出巡众生福,十日当空灾祸重重。你看这锦绣河山一旦毁,满目疮痍寸草不生。只为一时起游兴,落得天地不安宁。须知道,万民得福谢天帝,万民罹难怨气冲天庭。到如今天庭不安天帝怒,你身为帝子怎无情?还望虚怀纳忠谏,遵旨回头息刀兵,永守天规造民福,万古称颂你帝子英名。

尧帝、众人:(白)伏望帝子听劝回头!

  日:(白)哥哥,我等回去吧!

  日:(白)玩个痛快,再回未迟!

  羿:(白)住口,民已濒死,立即回头!

  日:(白)呀呀呸!罪羿呀罪羿,你敢如此相逼,想是还未见识本帝子戚风。好吧,你就看看吧!

  羿:(唱)帝子凶蛮,天规成空言,欲劝劝不得,进退两为难!

  日:(白)哈哈哈……

后羿、嫦娥:(唱)帝子嘲笑声声高,激起愤火燃心头!天命在身怎忘却?万民性命怎轻抛?

  日:(白)哈哈哈……

  羿:(唱)天命为重民为贵,帝子有罪罪滔滔。今日若不严执法,枉来人间走—遭!(白)呔!敢违天规者,试看此日!

  日:(白)唉呀!

  人:(白)好呀!—日落!一日落呀!

  帝:(白)啊!原来是一只三脚金乌!

  娥:(白)这便是太阳精灵。唉,可惜,可怜呀!

  日:(白)罪羿休走,我等誓报此仇呀!

  日:(念)罪羿狗胆包天大,兄仇不报难开怀!

  羿:(念)网开一面你不走,敢对悬崖放马来!

  日:(念)汇集热力将他杀,烧杀万死小奴才!

  日:(念)兄长不可杀天使!

  日:(念)胆小你就回东海!(白)吩咐众弟兄,一齐摇动龙车,集注热力,将罪羿烧杀!

  日:(白)好,烧杀罪羿啊!

  娥:(白)夫君!

  羿:(唱)烈火烧得浑身痛。

  人:(唱)烈火烧得浑身痛。

  羿:(唱)圆睁豹眼望长空。

  人:(唱)望长空。

  羿:(唱)毒日不除祸不已呀,满腔愤恨凝箭锋。

  人:(唱)恨凝箭锋!(白)好呀!九日落,九日落啊!

  羿:(白)还有一日,看箭!是谁取我神箭?!

  娥:(白)夫君!

  羿:(白)拿来!

  娥:(白)不可!

尧帝、众  人:(白)武神且住,十日齐出,害了万物;留下一日,以育万物呵!

  羿:(白)这……也罢。呔,幸存带子听宣!

  日:(白)武神饶命!

  羿:(白)你等之罪本该尽诛。如今十日射其九,留你一日,为下界造福。此后千秋万载,毋违天规!

  日:(白)遵谕。

  羿:(白)回去吧!

  人:(白)哈哈哈……去吧!(唱)神箭好,一射九日落;武神好,教民出网罗。火焰尽,雨滂沱,万民喜且跃,对天舞又歌。水沃大地漂奇香,明珠怎比雨珠珍,千珍万宝聚一罐,奉与英雄率先尝。

  嫔:(唱)喜雨淋,喜泪淋,一滴甘露一颗金,干金难买真情意,献与仙姬表寸心。

后羿、嫦娥:(唱)词切切,意深深万民爱慕愧领受,当谢天帝圣恩深举水洒向九霄上,奉献天庭尽微忱。

  帝:(唱)妖氛尽,山河新,感恩戴德拜尊神,恳请长久居凡世,永为帝王掌万民。

后羿、嫦娥:(唱)天命不可逆,辜内万所情,尘世非我久居地,就此拜别回天庭。

  人:(唱)相见匆匆别匆匆,万千情绪烟雨中。仙凡远隔九天外,何时何地重相逢?!(白)武神,仙姬珍重!

第二场

  伯:(白)吩咐众水族,及时行乐呀!

  族:(白)领命呵!

  伯:(唱)水族众来最逍遥,谁知险被火烧焦,且喜大雨从大降,捡回老命一条条。叫声龟蛇鱼虾蟹——

  族:(白)噢呵!

  伯:(唱)大王今后不坐朝。

  族:(白)妙!哈……

  伯:(唱)苦尽甘来须行乐,你等须把忠心表,为孤搜罗好酒菜,为孤物色美娇娇。有功来领赏,有罪不轻饶。(白)呔,你等速速分头行事!

  族:(白)知道了!

  伯:(唱)要酒要菜要娇娇。

  族:(白)哎啫!哈哈哈!妙妙妙!启上大王,河边有一女子,正在梳妆,真是天姿国色,国色天姿!

  伯:(白)哎啫!哈哈哈!原来是美女洛嫔。孤家垂诞已久,定欲弄入水府!吩咐众水族!

  族:(白)啊!

  伯:(白)兴波作浪,把她卷入水府为妃!

  族:(白)领命!我来兴波作浪了啊!

  伯:(白)妙!妙!

第三场

后羿、嫦娥:(白)驾起祥云!离了凡界,一对仙侣上天来,但只见脚下山河渐渐隐,顶上云霞冉冉开。徐徐清风弄衣袂,飘飘踏过白玉阶。半日南天门已在望,瞬息间又再见琼阁瑶台。

  羿:(白)贤妻,南天门在望,你我速速前往。

  娥:呵,南天门……(唱)见天门想天宫,忽然间神顋上安宁,此遭复旨入宫去,是祸是福实难知情。有道是天威莫测,又道是圣意难凭。落得个神仙难料吉凶事,怎不令人踌躇,欲走还停!

  羿:(白)贤妻,你我大功告成,回天领受封赏,理该高兴才是,你为何秀眉双锁,莲步不前呢?

  娥:(白)夫君,你我此遭射日回天,不知是功是罪?

  羿:(白)是功,且是大功!

  娥:(白)果是大功么?

  羿:(白)哈哈!贤妻呀嫦娥,想你秉性聪慧,名满天宫为何忽然糊涂起来呢?

  娥:(白)为妻并非糊涂,而是担忧下凡之后,未知有何不当?

  羿:(白)这下凡之后么……(唱)凡界往来匆匆,行事唯有—宗,救民脱难射九日。

  娥:(唱)这提起射日心情忽沉重!十日乃是天帝子,射杀帝子于理恐不通。

  羿:(白)贤妻差矣!(唱)帝子不杀民难活,帝命岂不成虚空?为遵帝命杀帝子,于情于理无不通。更何况留下一日造民福,替天救民有大功。

  娥:(白)是呀!不杀帝子,灾祸不除,万民难救,岂不有负天命!想帝后定能念及你我苦衷。

  羿:(白)当然。贤妻还有什么不放心呀?

  娥:(白)嗯,放心,砍心。

  羿:(白)如此,走吧!

  娥:(白)走吧!

李老君:(白)羿,接旨!

后羿、嫦娥:(白)臣在。

李老君:(白)天帝圣谕:“武神羿,救万民,除九日,劳苦功高,天心人悦!”

后羿、嫦娥:(白)谢主隆恩!

李老君:(白)“然则下界灾难,无时不有,孤甚忧之。今羿既愿为孤分忧,特令偕同卿妻嫦娥,永居凡间。”

后羿、嫦娥:(白)怎说,永居凡问?

李老君:(白)“自此日始,谪除羿与嫦娥神籍。”

后羿、嫦娥:(白)陛下,陛下——

李老君:(白)速速谢恩!

  羿:(白)陛下呀陛下,羿既有功,为问不许回天?羿既无罪,为何谪我等神籍?!

  娥:(白)此是为何?此是为何么老君呀——

后羿、嫦娥:(唱)—时顶上五雷轰,急得我眼泪朦胧,岂有立功双受罚?此旨分明有不公。

李老君:(白)休得胡言,上天之旨最为公正。

  羿:(白)罢了,想不到,一片忠诚,却落得如此结局!

李老君:(白)如此结局,你早就应该想到呀!

  羿:(白)此是何说?

李老君:(白)唉!事到如今,你还不悟!想那日天殿遣将,众仙默然不敢接旨,难道个个本事低微,不及羿你?只为料到如此结局!当你挺身而出之时,贫道当殿相阻,只为不忍看到如此结局!待你下凡之际,贫道执酒与你永诀,正为点明如此结局!往事历历,你怎么执迷不悟呀!

  羿:(白)原来如此……只是众仙如此明哲保身,难道忍看万民罹难,不加解救?

李老君:(白)你又忘了,托塔天王与贫道俱已奏明解救之策。

  羿:(白)请帝后圣驾亲临?

李老君:(白)不错,帝子之罪,唯帝后能治。

  羿:(白)如此小事劳动圣驾,羿心何安!此正是臣子为帝分忧之时呀!

李老君:(白)哼嘿嘿,忠得可爱,愚得可笑!罢了,你既如此愚忠,那就继续下凡,为帝分忧去吧!

后羿、嫦娥:(白)老君,老君——

  娥:(白)天呀——

  羿:(白)贤妻醒来,嫦娥醒来!

  娥:(唱)昏沉沉万念颓丧,抖索索不胜凄寒!身儿落在天门外,不见苍穹漠漠银汉茫茫。仙姬岁月何处有?化作了南柯一梦!原只道笙歌而去凯歌返,有谁知辞天容易回天难。数尽天阶千层恨,望断天门—场空!(白)仙家公道竟如此!

  羿:(唱)嫦娥莫颓丧,且把心放宽,待我进宫去面奏,辨明冤屈料不难。

  娥:(唱)巍巍天门隔言路,何计飞入天宫中?

  羿:(唱)你我门外耐心等,央求过往神仙来帮忙。

  娥:(唱)冷清清有谁过往?

  羿:凄恻恻秋水望穿!

  人:(唱)仙踪杳杳泪落潸潸!

  娥:(唱)呵,有了,有了!

  羿:(白)是谁来了,在哪里?

  娥:(白)夫君!在这里。

  羿:(白)天后所赐灵香?

  娥:(白)正是。有灵香就请得娘娘,见娘娘就能求见天帝!

  羿:(白)好呀!你我—同祷请天后现身!

后羿、嫦娥:(唱)虔诚祷拜,一片衷怀达天知,臣有冤,冤难诉,臣欲奏,门不开,寸心未敢蔽私隐,拜求娘娘现身来。

  后:(白)大胆罪臣,还敢不下凡界,莫非意图叛逆,意图叛逆口否?

后羿、嫦娥:(白)娘娘息怒,容微臣奏诉……

  后:(白)住了,饶你不死,已是万幸。如今尚有何言么罪臣你呀!(唱)见仇人分外眼红,杀儿之恨如火燃胸间。匹夫贱婢不知进退,身负大罪还敢在此多言!(白)你……你呀!(唱)想你原是一武卒,天恩浩荡赐你位列末班。你不思殷勤招效,反来使刀藏奸,抢头抢脸领玉旨,假忠假义肆凶残。射九日,杀帝子,使我情何堪?!可怜我的娇儿中,你万丈光焰,化成了东海沃焦山!

  娥:(白)娘娘!

  后:(唱)你……你忘恩负义,装哑假聋,枉我当初嘱咐千般,一片苦心付流水,大事毁在你手中。今日里,若非天帝施仁德,定叫你,斩仙剑下命双亡!

后羿、嫦娥:(白)娘娘!娘娘!

  后:(白)神将何在?

神将:(白)臣在!

  后:(白)立刻把这两个罪臣打下凡间!

神将:(白)领玉旨。呔——

第四场

  女:(唱)养蚕女,来采桑,采罢桑叶天未光,轻轻拂去裙裾露,相依相伴返回村。过小河,上山坡,鸟唱歌来人唱歌,但愿今年蚕冬好,答谢嫘祖功恩多。

  女:哎哟!

  女:何事大惊小怪?

  女:(白)前面草地倒着二个人!

  女:(白)吁嘘,不知是死人还是活人?

  女:(白)好了好了,逢蒙大哥在那边练筋,俺可叫来。

  女:(白)逢蒙大哥快来呀!

  蒙:(白)来了。何事?

  女:(白)那边两个死人,——哎哟,死人站起来了!

  蒙:(白)呔,前面问人?

  羿:(白)我乃羿是也!

  女:(白)羿?怎呢熟熟?

  女:(白)呵,逢蒙大哥,你们箭房供奉之神,不就是羿么?

  蒙:(白)此人冒充神明,好生大胆!

  羿:(白)众位请了,羿与嫦娥又回来了!

  人:(白)回来?你何时来过?

  娥:(白)前天方与尧帝作别。请问尧帝何在?

  女:(白)尧帝?么是古时候的人!

  蒙:(白)哦!哈哈哈!尧帝死去八百年了。

  羿:(白)口否,前天—别,为何死去八百年?

  娥:(白)呵夫君,有道是,天上方一日,人间数百年!

  羿:(白)呵,不错不错,娇妻你看,前天射日之时,遍地焦裂,草木俱枯。如今竟是林深草密,欣欣向荣了呀!

  娥:(白)是呀,在天虽然受屈,来到人间,却也堪慰!

  女:(白)大哥,这两人莫非真是……

  蒙:(白)你若是射日英雄,定能开得逢蒙此弓。

  羿:(白)这也是弓么?

  蒙:(白)嗯!哎咋!

  羿:(白)这恐是小儿所玩之物。

  蒙:(白)你……

  羿:(白)看!这才是弓——当年射日彤弓!这才是箭——当年除害素箭!想当初,弯弓射日,何等气慨!看今朝,又下凡间,重震雄风!

  娥:(白)夫君。

  人:(白)呵,莫非是武神天仙下凡来了?

  蒙:(白)呵,果是武神天仙下凡,贱民失礼了!

  人:(白)呵失礼,失礼了!

后羿、嫦娥:(白)起来,起来!

  蒙:(白)蒙生性好射,愿拜武神为师!

  女:(白)此地洛水之中,有河伯作孽,求武神为民除害!

  娥:(白)为民除害,乃我夫妻素志。

  羿:(白)皆听你等所请,起来起来!

  人:(白)谢过武神天仙。

  蒙:(白)二位随阮等一同回村。

  人:(白)对,一同回村!

后羿、嫦娥:(白)好,走吧!

第五场

  猎:(白)好厉害,好厉害的野猪呵。

  蒙:(白)恶兽看箭。

  猎:(白)嗯,好象钉入射箭……

  猎:(白)呵,看来。

  甲:(白)哎呀,野猪中箭死了。

  猎:(白)哎喳!两箭齐中双眼,直贯脑后,真是好神力,好神箭呵!人呢?

  猎:(白)神箭英雄何在,请来一见。

  蒙:(白)来!哈哈哈!(唱)艺业已精胆气豪,远近千里声望高,今日师徒临洛水,除害扬名走一遭。

  猎:(白)小民拜见英雄,请教英雄高姓大名?

  蒙:(白)我乃逢蒙是也。

  猎:(白)逢蒙……这个大名从来未曾听过。

  蒙:(白)未曾听过么?如今你就听来!(唱)逢蒙神箭天下闻,羿神便是我师尊。

  人:(白)羿?莫非古时射日武神么?

  蒙:(白)嗯!(唱)想当年除害射九日,我师徒双双定乾坤。

  猎:(白)我等愿随英雄,拜羿神为师。

  蒙:(白)这……拜我为师就是了。

  猎:(白)谢过师父。

  蒙:(白)嗯哼,你等既为我徒,就该严守师训。

  人:(白)请师父训诲。

  蒙:(白)其一,今听见到你师公羿神,须当敬而远之,只可顶礼膜拜,不可与他言语交谈。

  人:(白)因何不能与他交谈?

  蒙:(白)你等有所不知,羿乃上界罪神,贬下凡间受苦的。谁敢接近于他,必获罪于天。

  人:(白)呵。

  蒙:(白)其二,今后凡事唯我之命要从,违逆者死。

  人:(白)是。

  蒙:(白)吓好,把野猪抬回村里,此后每月十五夜间,在此传授武艺。你等各安其业去吧。

  人:(白)是,弟子告退。

  蒙:(白)哈哈哈!又收得一批忠实,门徒!(唱)逢蒙今日夙愿遂,名扬四海民心归,收罗子弟千万众,驱使愚民任我指挥。恨只恨世间尚有我师在,神箭天下第一位,逢蒙屈居为第二,抱负难展怎不令人银牙咬碎?

  羿:逢蒙何在?

  蒙:(白)师父,弟子在此。

  羿:(白)奇怪,奇怪呀……

  蒙:(白)师父,何事奇怪?

  羿:(白)想羿射日之时,众民何等爱戴。就是后来下凡,万民仍是殷勤相待,为何近来见面,个个冷淡,人人趋避,不敢交谈呢?

  蒙:(白)这……弟子虽知,不敢乱讲。

  羿:(白)快说,快说。

  蒙:(白)只因师父曾得罪上天,贬谪下凡,故而众民恐受连累,不敢接近于你。

  羿:(白)怎说?凡间也把羿看成有罪之人了?。

  蒙:(白)愚民无知,师父休怪。

  羿:(白)想必民众虽然见羿诛凿齿,射大风,杀九婴,除修蛇,仍未除却河伯,故而小满于我?

  蒙:(白)师父不须介怀。日晚了,恐师娘久待……

  羿:(白)你先叫去,告知嫦娥,我还要在此访寻河伯踪迹。

  蒙:(白)是!

  羿:(念)日落千山暗,月上万水寒。对此沉沉夜,闷煞远行人。(唱)恨悠悠,英雄愿难酬。自问此身立天地,磊落光明非俗流。八百年前忠臣罪,寸心未曾存怨尤。原以为,我既与民共苦乐,民也与我同恩仇,谁料栽花变荆棘,横遭冷遇甚来由?满怀赤忱谁能识,空落得荒山默默野水悠悠。

(女声伴唱)愁悠悠,恨悠悠,不尽洛水千年流,射日英雄何处去?云封雾锁空凝眸。

  羿:(白)这荒野之地,何来琴歌之声?

  嫔:(唱)琴声带恨歌含悲,轻弹曼唱诉与谁?八百年来洛东岸,一月—度启心扉,慕英雄呵仰高风,岁月愈深情愈浓。—自当年射日后,寰宇几曾见精忠。思英雄呵在问方?茫茫尘世眼望穿,烟波深处一弱女,欲借琴歌拜尊颜。

  羿:(白)哎呀,原来天地之间,还有知羿之心者!水仙何处?水仙哪里?

  嫔:(白)来者问人?

  羿:(白)我乃羿是也。

  嫔:(白)莫非当年射日武神?

  羿:(白)当年射日武神,如今凡夫俗子。

  嫔:(白)哎呀,原来是恩公在此,恩公请上,受洛嫔一拜。

  羿:(白)你是何人?羿于你何恩?

  嫔:(白)恩公——(唱)可曾记武神射日下凡来,尧帝宫前一石台,抱琴女,扮旱魃,舍身为民消祸灾。临死死幸遇恩公相搭救,欠恩大德,洛嫔怎敢忘怀?。

  羿:(白)呵,你是美女洛嫔么?却为何成了水中之仙?

  嫔:(唱)提起缘由愤且哀,恨河伯心如狼豺!当年日落春雨降,水族乘机兴波作浪来,将我卷入水中去,强娶为屺至今八百裁。那河伯,荒淫意未足,每年间勒索美女民遭害。

  羿:(白)河伯今在哪里?待羿杀之。

  嫔:(唱)恩人且忍耐,须知你身已是凡胎,他是神灵居水府,虾兵蟹将声势大,力量悬殊怎为敌?

  羿:(唱)此妖不除民受害,我今虽然为凡类,身边尚有神箭在。请你为我指路径,踏破烟波除狼豺。

  嫔:(唱)感君义勇为君计,轻率冒险恐不该。

  羿:(唱)休得多言讲,莫作妇人态,不除此妖誓不来。

  伯:(白)呔,大胆罪羿,调戏我妻,如今已难逃一死了。

  羿:(白)看我神箭。

  伯:(白)不好了……变!哈哈!罪羿呀罪羿,你今已是凡人,有眼难视,有箭难射,怎余我何!怎奈我何!哈哈!哈哈……

(后台伴唱)天昏地暗黑浪翻,挽弓不见水妖王,举头回天上月,你天灯不亮为哪桩?

  伯:(白)吩咐水族,与我杀上。

  族:(白)好呀。

  羿:(白)看箭。

  伯:(白)哇呀呀!罪羿呀罪羿,你今射我左眼,日后定不与你干休。

  羿:(白)羿自掌射以来,都是一箭毙敌,为何今日仅仅伤其一眼,好不令人气煞!罢了!(念)告别嫦娥昆仑去,拜求王母赐灵丹,留得此身长在世,不教妖孽逞凶残。

第六场

  娥:(唱)闷倚疏篱,凝眸处荒草凄凄,苍莽莽难寻飞鸟迹,哪曾见远行人归骑奔驰?夫君呀,哎夫呵!自你昆仑去,夏尽秋来已一年。两地离人同憔悴,未知相会在何时?但愿早日求得长生药,千秋万载相守共相依。

  蒙:(白)师娘……

  娥:(白)呵,逢蒙,你羿师可有消息?

  蒙:(白)仍无消息。

  娥:(白)唉!一年了……

  蒙:(白)是呀,—年了。我看,师娘就不必再等了。

  娥:(白)吥?何出此言?

  蒙:(白)师尊欲上昆仑之时,逢蒙也曾苦苦劝止,此去山高水远,凶险重重,孤身一人,纵不为野口之食,也恐成为道旁饿殍。如今看来,果然如此了……唉。

  娥:(白)休得乱讲!英勇无敌,纵有千难万险,定能平安归来。

  蒙:(白)哈哈哈!何时归采呢?

  娥:(白)这……

  蒙:(白)师娘。

  娥:(白)你,去吧。

  蒙:(白)慢!逢蒙今日,还有话说。呔,把旗拿采。

  甲:(白)领命。

  娥:(白)啊?“天下第一神箭手”此是何说?

  蒙:(白)百姓商定,欲立“天下第一神箭手”为王。

  娥:(白)谁是“天下第一神箭手?

  蒙:(白)天下皆知,难道师娘不知?

  娥:(白)哪会不知!当然是羿,只是羿从来不想为王。

  蒙:(白)此事逢蒙可以代劳。

  娥:(白)你……你想为王?你是“天下第一神箭手”?

  蒙:(白)哈哈哈!来!速去吩咐众徒,明日寅时,设坛祭过羿师公,然后竖旗立王。

  甲:(白)是。

  娥:(白)哎喳!逢蒙……贼子呀!(唱)你野心勃勃图称王,沽名钓誉妄为王!自称天下第一神箭手,不思武艺来自何方?师父离开方一载,你就不祥之语信口雌黄,只为自己谋高位,不惜撒尽弥天谎,不顾仁德不守义,如此作恶谁能容宽?待羿—朝归回返,管教你身败名裂箭下亡。

  蒙:(白)呵,呵……师娘呀,我的嫦娥!(唱)美人生气分外美,美人骂人人心醉。且待逢蒙明日称王后,将你嫦娥封为妃。想师父满身武艺全交我,剩下娇妻不交逢蒙交与谁?我是英雄你是美女,美女配英雄,真是天生一对于理无亏。

(嫦娥又羞又气,掩耳,奔入房中,关门。)(白)呵呵呵……哈哈哈……妙呀!人生至此,也就心满意足了!嗯!天下第一,哈哈哈!啊。怎么,忽然之间,变成“天下第二”?哎呀,有鬼!有妖呀。

  伯:(白)哈哈哈。

  蒙:(白)哎呀!你你……你是?

  伯:(山)我乃上大派遣,特来告知于你,此时天下第—神箭手是羿。非是逢蒙。

  蒙:(白)羿……羿已死!.

  伯:(白)羿岂但未死,而且求得长生之药,此时就要叫到家中了。

  蒙:(白)你怎知道?你是何人,何人?

  伯:(白)我乃水神河伯。

  蒙:(白)吥!你是河伯?

  伯:(白)哈哈哈!休得惊慌,我此来是为了指点于你。逢蒙,听我道来。

(唱)想你本是大英雄,屈居第二实不公。河伯心怀不平之念,特来助你早成大功。眼前良机莫错过,欲取第—易如反掌中。

  蒙:(白)什么良机?

  伯:(白)嘿嘿嘿!(唱)羿有大罪天不容,下凡三年命该终,今日正可中途下毒手,替天行道除元凶。

  蒙:怎说?你是叫我刺杀羿师?

  伯:杀了第一,你便可取而代之。

  蒙:(白)这……你道藏杀得过他?

  伯:(白)羿之射术,与你不相上下。此时他只剩了九支凡箭,你却有十支。—箭之差,在你神箭手说来,就可立分胜败了。

  蒙:(白)说得有理……

  伯:(白)羿回家路程,我已算准。时间就要来到洛水岸边,你可先去埋伏,我也要助你一臂之力。

  蒙:(白)罢,—言为定。请。

  伯:(白)哼哼!(念)借得奸徒杀人箭,再动妇人妒忌心。(白)嫦娥!嫦娥。

  蒙:(白)贼子你呀。

  伯:(白)哎——蒙:(白)哎呀,打错人了。

  伯:(白)罢了,不必介意。

  蒙:(白)你真是个忠厚之人,请进舍中稍坐。

  伯:(白)不用了,我有要务在身。请问一声,你可是羿大王婢女,名叫嫦娥。

  蒙:(白)吥!婢女?谁说我是婢女?

  伯:(白)羿大王亲口对我吩咐,说他舍中只有—婢,名叫嫦娥。

  娥:(白)乱讲乱讲!你是问人?

  伯:(白)我是羿夫人洛嫔差来送信的。

  娥:(白)羿夫人?羿尚有夫人?我不信。

  伯:(白)羿夫人恐你不信,叫我带来信物。

  娥:(白)吥?神箭?。

  伯:(白)这是羿大王送与夫人定情信物。

  娥:(白)羿他,他……他今在何处?

  伯:(白)他昨晚与夫人同床共枕,今早起身来此。

  娥:(白)呵……竟有此事?

  伯:(白)正是,时间就要来到这里。羿夫人有书在此,请交付给他,事关紧迫,不可有误。羿夫人再三嘱咐,叫他莫忘夫妻情爱,速来洛水相逢。

  娥:(白)莫忘夫妻情爱,速来洛水相会……此是何说,此是何说……(唱)疑云惧电劈空侵,悲思怨绪绞芳心。蓦地嫦娥成婢女,羿为大王私娶洛嫔,欲待不信又难宽解,一支神箭万确千真。想昔日,同甘同苦离天界,除暴安良共襟陶,本料想天长地久情永笃,有谁知并蒂好花禁不住风吹雨淋!细想平日家中事,试把蛛丝马迹寻。分明拜他无不是,夫妻三年恩爱深。但愿听言尽虚谬,羿与嫦娥恩爱深。

  羿:(白)嫦娥,嫦娥!呵,羿回来了。贤妻,羿回来了!多亏王母对俺夫妻十分关怀,把将身边两颗仙丹,倾囊相送。她说道:此丹两人服下,就可以长生不老;若是一人服下,即可升天成仙。哈哈哈……嗯,你何不言不语,愁容满面?

  娥:(白)……唉!苦呀。

  羿:(白)呵,羿离家一载,想你定然受尽委屈了,为夫与你赔个不是。

  娥:(白)你……离家一载,还记得嫦娥么?

  羿:(白)哎呀,患难夫妻,怎会忘记?只为想念妻你,才能—年之间,走完这千山万水呀。

  娥:(白)呵,征袍尽沾搏战血,俊脸横添风霜纹……

  羿:(白)贤妻。

  娥:(白)夫!你受苦了。

  羿:(白)且喜苦尽甘来。只待今夜三更吉时,你我便可一同服丹,共得长生之乐。

  娥:(白)快随为妻进房歇息。哎呀,神箭呢?

  羿:(白)洛水岸边,射河伯之时失去了。

  娥:(白)失去?为妻问你,洛水有个洛嫔,你可认得?

  羿:(白)认得,此人堪称羿之知音。

  娥:(白)知音?这个知音有书在此。

  羿:(白)待我看来。(念)“妾遏危难,性命难过三更,望君速来相教。”哎喳。

  娥:(白)你是去也不去?

  羿:(白)即刻前去。

  娥:(白)不进家门?

  羿:(白)救人要紧。

  娥:(白)且慢!这洛嫔是你何人?

  羿:(白)哎呀!日色已晚,无暇细说。

  娥:(白)羿。

  羿:(白)丹药拿去,为夫去也。

  娥:(白)羿,夫君——哎呀,他的洛嫔,如此情真意切,可知消息是实了!羿呀羿,想不到到你竟如此狠心,教我如何是好,如何是好么?……罢,我定欲追到洛水,看个明白,再作主意。

第七场

  娥:(唱)追夫来到洛水旁,气喘心跳步踉跄。若非羿你生变心,弱质何须涉水登山把夫寻?念嫦娥,贬谪人间本无怨,只为羿你是知音,—朝情郎情别寄,我留人间有何求?四望羿夫无踪迹,急得嫦娥泪淋淋!(由)筋疲力尽,十步难移,这如何是好,如何是好么……羿呀羿,你若果真移情别恋,嫦娥何必与你一齐长生!年年岁岁,看你薄幸,岂不是失恋苦境无穷尽,千秋怨妇拭啼痕……(唱)见灵丹愁肠百结,恨羿一走渺茫茫,为妻等你整一载,你归家不肯进家中,我千言万语未倾诉,你接得素帕去匆忙,难道是家花不如野花艳,英雄好汉竟成了浪蝶狂蜂!难道嫦娥当初瞎了眼,错把薄幸看成有义郎!思至此气恨孰难忍,横下心肠我吞尽灵丹!(白)不可!不可。

(唱)灵丹一服难吐出,倾刻飞腾离了人间。薄幸之事我求亲眼见,欲舍羿夫难上难。含悲忍泪细查察,且将仙药袖中蔽。

  族:(白)羿大王,夫人回府呀。

(后台众唱)百尺碧珊瑚,千斛夜明珠,奉献羿大王,挑送水晶府。

  娥:(白)羿——如今是我亲眼所见,复有何疑。羿呀羿,想不到你真变心了。

  伯:(白)呔,嫦娥听了,你竟敢私采洛水,刺探羿大王行藏。大王如今,十分震怒,命你速速交回灵丹!速将葫芦拿来。

  族:(白)事来。

  伯:(白)吥!是个空葫芦!呔!追上嫦娥,夺回仙丹。

  族:(白)领命。

  伯:(白)哼哼哼!我想仙丹虽被嫦娥拿去,羿还未知,待我将毒丹故人,骗羿服用……有理有理。

  娥:(唱)追兵紧迫难脱身,走投无路杀声频,情急取出袖中药,吞下灵丹遍身轻。

  羿:(白)河伯休走,羿来也。

  伯:(白)传令水族,与我杀上。

  族:(白)杀呀。

  娥:(白)哎呀,适才羿与洛嫔双双而去,为何又在此厮杀呢?

  伯:(白)罪羿听了,仙丹在此,你敢抢夺么?

  伯:(白)大胆洛嫔,你敢逃出水府,私助凡人,罪该万死,罪该万死呀。

  嫔:(白)呸!妖王你呀!(唱)恨妖王狼心狗幸,恩将仇报枉为神灵。若非当年射日降大雨,你一众水族俱已遭烹。羿神功德垂千古,岂容鼠辈施刀兵?

你可知神箭一支在我手,侧刻间叫你狗命丧幽冥!(白)武神接箭。

  伯:(白)不好!乌贼,放雾。

  贼:(白)领命。

(后台唱)漫天黑雾盖山河,云端急坏好嫦娥。原来羿夫心无改,光明磊落志如初。怪我遭骗吞了灵药,到如今助夫无力怎奈何。

  娥:(白)羿呀夫,嫦娥在此。

拜:(白)嫦娥你在问处?你在哪里?

  娥:(白)为妻受骗服丹升天,已去云端了。

  羿:(白)哎呀,既在云端,何不速往月宫,点亮天灯,助我除害。

  娥:(白)为妻遵命!待为妻速飞天庭,叩求大帝,诉说原委,搭救夫君回天,夫君保重……

  伯:(白)唉呀,不好!嫦娥上天,奏知天帝,天灯——亮,我命休也!逢蒙。

  蒙:(白)师父,弟子在此护驾。

 族:(白)呔。

  羿:(白)你可为我守住最后一面。

  蒙:(白)是。

  伯:(白)哈哈哈……

  羿:(白)河伯,你的死期到了!看——

  伯:(白)棒。

  蒙:(白)哈哈哈!(念)千谋百计今成就,千年万载永为王。哈哈哈……嗯,哎喳!羿……羿来讨命呀。

  伯:(白)哈哈哈!快哉乐哉!快哉乐哉……

李老君:(白)呔!天帝旨下,河伯屡害武神,作恶多端,即刻捉拿上大治罪。

李老君:(白)武神醒来。

  羿:(白)河伯、逢蒙伺在?

李老君:(白)河伯,逢蒙俱已伏法。天帝悯你夫妻宠苦,已封嫦娥为广寒宫主,封你为宗布之神了。

  羿:(白)河伯虽除,凡间尚多祸害。如今既有嫦娥掌月,照亮黑夜,羿愿永为人间除害。

李老君:(白)武神真是壮志不改!好吧,待我奏知天帝便了!请。

  羿:(白)请。

 

  人:(唱)广寒宫前影娟娟,公随月华洒碧天。山移水改豪情在,但愿人间永团圆。

 

 

 

(笛子扫描校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