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 莲 灯

 

 

 

 

 

剧本移植:刘管耀

    曲:陈 

 

三圣母:郑跃生

刘彦昌:邱楚霞  陈廷良(十五年后)

  香:刘愈华

二郎神:黄维民

霹雳大仙:杨启杰

  雀:郑美如

  女:蔡晓红

哮天犬:陈政平

  猿:詹雅谷

 

潮安潮剧团乐队伴奏

司鼓:陈英光

领奏:谢源泉

 

 

第一场    第二场    第三场    第四场    第五场 

第一场

  人:(唱)青山层叠耸九天,晨钟暮鼓漾云端,翠岭不间三春艳,莺歌燕语晓风传。哎呀!

        哎呀!霎时间瘴雾复弥漫,猿啼松啸遍山间。 (白)禀圣母,瘴雾大作。

三圣母:(白)宝莲灯伺候!

  人:(白)是!

三圣母:(唱)华山修炼春复秋,白云青松作伴俦,山间时有恶瘴起,万物为此锁眉头。 (白)

        云消雾散,春满人间,好一派丽景呀!   (唱)听那厢,林中柝柝樵声远,再看那茅

        舍炊烟飘云天,阡陌间耕桑男女相随伴,惹得我清净之心起波澜。 (白)众侍儿!

  人:(白)在!

三圣母:(白)你等庙外游玩去吧!

  人:(白)是!

三圣母:(唱)寂寥清淡神仙界,怎比得人间幸福万千?我欲乘风去,置身在人间,扶济众生困,

        神灯保平安。但求有朝遂心愿,怕什么仙规重重法森严!又见他不辞艰险采灵药,荷

        锄携篮上山巅。

  人:(白)禀圣母,他又来了

三圣母:(白)登神台吧!

  人:(白)是。

三圣母:(唱)登神台却难抛尘念,好春光照临世人不照仙。

刘彦昌:(唱)采药济世登华山,重峦叠翠任流连,仰面遥见佳人舞,踏青寻迹化云烟, (白)

        适才得见圣母殿中,云雾飘渺,似有仙女行走。进得庙来,为何不见?哦呵!   (唱)

        一枝桃花露春色,肃穆莲台风韵添,圣母仙容多秀丽,每来瞻仰思万千。何来神工施妙

        手,塑得此绝世颜容出天然?看她无言娇欲语,似是芳心有所悬,莫不是看枝头红桃争

        吐艳,愿随春风下人寰? (白)圣母娘娘,摒瘴退雾,护救众生,更是令人钦敬!今

        日我随身带有笔墨,不免题诗留念。 (念) “明眸皓齿栩如生,脉脉无言也有情,君

        退瘴雾吾采药,利人济物两心同。  刘彦昌题”。一路劳顿,就此稍歇片刻。

三圣母:(白)咦呀!好一个采药人,情深意长呵! (念)“君退瘴雾吾采药,利人济物两心同。

        刘彦昌题” 。刘彦昌…… (唱)诗句儿好似琴瑟对我轻弹,轻移步下莲台,把他仔细

        看。形神清秀貌端正,采药济世心善良,身入深山无伴侣,药书怎能伴君眠?我与他志

        同道合称心意、相钦相爱有情缘。对此情不由我心花缭乱,怕只怕二郎兄长来阻拦。山

        风吹来阵阵冷,且将红纱御春寒。

刘彦昌:(唱)朦胧间顿觉周身暖,眼前何来美婵娟? (白)莫非我刘彦昌真的遇见了神仙么?

       (唱)手挽红纱心迷乱,犹如梦境会神仙。莫非红纱即红线?

三圣母:(唱)怨君误入天台山。

刘彦昌:(唱)我这里偷眼将她看。

三圣母:(唱)却为何心慌意乱忸怩不安?

  人:(唱)神仙当也俱人意,深情似海开口难,竹笔题诗作聘礼,一条红纱系姻缘。手相牵,

        心相连,莫负春光三月天。双手推开仙凡界,有情人成眷属,成眷属地久天长。

三圣母:(白)君子济人为念,题诗真情可鉴,愿与君子成连理,百年偕老在人间。

刘彦昌:(白)蒙圣母不弃,怎奈彦昌家徒四壁,何忍圣母仙体同受艰难? 

三圣母:(白)君子呀!(唱)孟光欣举梁鸿案,布裙荆钗乐陶然,但愿得夫唱妇随永相伴,

        何论贫富与仙凡。

刘彦昌:(唱)娘娘侃侃叙高见,彦昌窃窃喜心间,诺诺连声我愿愿愿,真个是三生有幸配神仙!

三圣母:(唱)官人表心愿,

  人:(唱)娘娘笑开颜。

三圣母:(唱)桃花洞里摆酒宴,

  人:(唱)神灯前双双下拜结良缘。

三圣母:(白)众侍儿,洞府摆宴。

  人:(白)是!

三圣母:(白)官人,随我来!

二郎神:(白)哪里走!

三圣母:(白)迎接兄长!

二郎神:(白)你好大胆!

三圣母:(白)兄长气势汹汹,为了何事?

二郎神:(白)哼!华山之上,私配凡夫,还敢瞒骗于我?

三圣母:(白)兄长休要多管闲事!

二郎神:(白)住口!我乃玉帝护法真君,你今犯下弥大大罪,岂能任你胡行。哮天犬,与我搜!

        贱婢,你还有何话讲,来,拿了!

三圣母:(白)慢,他本采药之人,未曾犯罪,拿他何来?

二郎神:(白)仙凡私配,便是大罪一桩;你今私配凡夫,怎不叫人恨上加恨!

三圣母:(白)兄长啊! (唱)天庭寂寂不堪恋,仙界怎可此尘寰?仙凡相配非罕见,岂是小

        妹首开端?七姐下凡配董永,织女牛郎结奇缘。刘郎志行堪称赞,救人济苦胜神仙。

二郎神:(白)还敢胡言!贱婢,你可知杨门家法森严?

三圣母:(唱)说什么杨门家法严?父母婚配在前边,若不是母亲下凡界,哪有俺兄妹列仙班?

二郎神:(白)可恼!来,将凡夫乱剑分尸!把贱婢—并绑起!

  人:(白)咋!

三圣母:(白)谁敢?宝莲灯在此!

回主题

 

第二场

哮天犬:(念)奉了真君命,盗取宝莲灯。喜日宾客众,此行功必成。(白)俺,哮天犬,奉

        了真君之命,几番盗取宝莲灯,未得下手;今日乃圣母生子满月之期,正是盗灯好时机。

        嗯哼!就是这个主意。

  人:(唱)神灯退雾万物旺,圣母保护恩难忘,欣逢喜日精神爽,携带礼物庆吉祥。刘大夫

        济世仁德广,亲临祝贺增荣光。

  猿:(白)啊!众位,各携礼品,喜气洋洋,意欲何往?

  人:(白)我等俱受到刘彦昌夫妇救死扶伤之恩,今日圣母生子满月前往祝贺。如此—同

        前往。请!

  人:(白)酒宴齐备,有请娘娘!

三圣母:(白)来。哎,小宝贝醒来了!

刘彦昌:(白)啊,醒来了……

三圣母:(白)小宝贝,今日是你满月之期。你看哪,百花似锦,群鸟争喧,处处都来为你祝

        贺……

刘彦昌:(白)哈哈,娘子呀! (唱)群鸟争喧花似锦,难逢这美景又良辰。今日里对娇儿仙

        凡并肩同笑语,想起了当日题诗遇知音。

三圣母:(唱)官人,哎官人!想当初深锁仙宫如霜冷,一片痴念恋红尘。感君采药怀敬意,但

        愿君心似我心。

刘彦昌:(唱)多蒙圣母垂青眼,愿临凡界委终身,去年今日成秦晋,华山上下天地新。

三圣母:(唱)琴瑟和鸣桃花洞,

刘彦昌:(唱)天缘巧合有情人。

三圣母:(唱)哎,郎君呀上!

刘彦昌:(唱)哎,娘仔呀!

三圣母:(唱)哎,郎君呀! (唱)俺好比连理枝头此翼鸟,

刘彦昌:(唱)又好比并蒂莲花出镜心。

三圣母:(唱)两情似鱼水,

刘彦昌:(唱)夫妻敬如宾。

三圣母:(唱)淡扫蛾眉亲织纴,

刘彦昌:(唱)精研医道济乡邻。

三圣母:(唱)且喜众生病害少,

刘彦昌:(唱)堪喜威凤产祥麟。

三圣母:(白)官人,你看这红纱——

刘彦昌:(白)红纱……

三圣母:(唱)红纱裹儿寄深意,

刘彦昌:(唱)夫妻恩爱父母心!

刘彦昌、三圣母:(唱)任天荒地老此情犹缱绻,愿花好月圆春常临!

  声:宾客临门!

刘彦昌、三圣母:(白)一齐相迎!

  人:(白)恭贺娘娘相公喜添贵子,福寿吉祥。

刘彦昌、三圣母:(白)有劳众位光临。请进!

  人:(白)我等有薄礼奉献。

三圣母:(白)多谢盛情,请坐!

  雀:(白)请问娘娘,贵子芳名?

三圣母:(白)霹雳大仙赠名沉香。

  人:(白)沉香,好个响亮的名字!

  猿:(白)为何不见霹雳大仙前来赴会?

三圣母:(白)大仙四海为家,行踪无定,想是云游去了。众侍儿,摆宴!

  人:(白)是!

刘彦昌:(白)众位请酒!

  人:(白)请!哈!哈!哈!

三圣母:(念)高朋满座吉星临,厚意隆情记在心。

刘彦昌:(念)山肴野蔬无佳味,唯有清酒敬来宾。

  人:(念)慈光普照恩泽厚,妙手回春众所钦。但愿家家无灾难,千春万岁尽良辰。

  雀:(白)难得今日仙凡毕至,如此畅怀,正宜歌舞,以助雅兴。

  人:(白)此言甚好。

  猿:(白)久闻圣母剑法绝伦,不知可愿赐教,以广我等眼界。

  人:(白)是呀!

三圣母:(白)众位盛情,焉敢不从,待我更衣献丑。

  仙:(白)圣母更衣去了,俺等何不歌舞上来!

  雀:(白)正合我意!

  人:(白)天色不早,我等告辞了。

刘彦昌、三圣母:(白)恭送!

三圣母:(白)呸,神灯被盗,不…不好了!

刘彦昌:(白)这……这如何了得?!

  仙:(白)禀圣母,远处黄云滚滚,二郎他……他又来了

三圣母:(白)啊,宝剑伺候! (唱)可恨兄长心太狠,全不思念骨肉亲!官人抱儿快逃走,

        免得顷刻祸临身!

刘彦昌:(白)妻呀!(唱)好夫妻怎忍两拆离,何如一处同归阴,彦昌非是薄情辈,抛下娇

        妻不忍心! (白)妻呀,你我还是携带娇儿逃走吧!

三圣母:(白)如此,随我走!(唱)一剑当先来引路,

刘彦昌:(唱)但愿避开二郎神!

二郎神:(白)吾神来也!大胆贱婢,私招凡夫,生下孽种,今日看你逃往哪里?

三圣母:(白)兄长,你如此苦苦逼我,难道你就无有兄妹之情?

二郎神:(白)你不守仙规,辱煞杨门,还有什么兄妹之情。众天兵,与我拿了!来,将贱婢压

        在华山之下,永世不得翻身!

  人:(白)啊!

刘彦昌:(白)娘子!

三圣母:(白)官人!

二郎神:(白)可恼!

三圣母:(唱)别夫郎,泪盈盈,还望君你把泪收! (白)夫啊! (唱)无情剑难将俺两情

        割断,有道是抽刀断水水更流!

刘彦昌:(唱)痛快别仓猝,千言万语无从诉,叹合欢未久,洞天相聚一春秋。哎,娘仔呀!满

        山灵药难除彦昌心中苦,滔滔渭水难涤俺夫妻百年忧!此身若有回天力,赴汤蹈火也要

        解开你这山下囚!

三圣母:(唱)夫君恩义为妻心铭记,红纱长在情长留。原指望朝夕相随,天长共地久,百年好

        合凤凰俦。恨天规将俺双双活拆散,恶神二郎起祸尤。满月之期灾星到,俺夫妻恩爱未

        能到白头。

刘彦昌:(白)妻呀!  (唱)从此音容两相隔,一别难会思悠悠,怎得见桃花再度迎春笑,未

        知此恨何时已,未知此恨何时休?!

三圣母:(白)刘郎!

刘彦昌:(白)娘子!

二郎神:(白)可恼啊,来,速将贱婢押下去!

  人:(白)吓!

三圣母:(白)官人!娇儿! (唱)闻哭声,重回首,—声啼哭一声愁。 (白)夫啊!(唱)

        此去柔肠九回转,临别一言无他求,望君养好沉香子,莫将大冤付东流。

二郎神:(白)这个好奈啊!哮天犬,摔死他!

三圣母:(白)娇儿!

二郎神:(白)走!

  仙:(白)刘彦昌醒来,醒来!

刘彦昌:(唱)晴空闷雷一声震, (白)贤妻何在?娇儿哪里?哎咋! (唱)山川变色昏沉

        沉。才喜洞中庆满月,弥天大祸竟来临,贤妻生死向谁问?娇儿下落何处寻?

三圣母:(白)官人!

刘彦昌:(唱)望见远方黄尘滚,舍生忘死赶亲人!

回主题

第三场

  香:(念)随师学艺在仙山,不记寒暑不记年。练就动地惊天艺,敢将乾坤掌上翻。 (白)

        俺沉香,自幼拜霹雳大仙为师,习练武艺。仙师出外访友去了,不免自己习练一番。

  人:(唱)寒光起,精神振奋,舞青锋,壮志凌云。风雨无间断,苦练冬夏春。看今朝苍松

        底下白练滚,冷飕飕追魄夺魂。

  女:(唱)为母治病把灵芝寻,青山高来白云深,迷失路途向谁问?有一小哥剑绝伦。(白)

        那旁有一小哥练习武艺,我不免上前借问一声。前面小哥请了!

  香:(白)哦!原来是一位小姑娘。小姑娘,唤我何事?

  女:(白)这里可是仙人峰?

  香:(白)正是仙人峰。

  女:(白)我家住在山脚之下,母亲被瘴雾侵染,身患重病,非灵芝难于痊愈。

  香:(白)哦!瘴雾竟这样厉害?

  女:(白)是啊,我母亲言道,从前有一圣母用神灯退瘴雾,救生灵,后来圣母被一凶神

        ——人都叫他二郎神,压在华山底下,瘴雾就无人退了!

  香:(白)竟有这等事,这个二郎神也太可恶了!难道村中就无人治病么?

  女:(白)倒是有的,刘彦昌大夫,治病救人,只是就他一人,难于照顾周全。小哥哥,不

        知仙人峰何处生长灵芝?还望指引!

  香:(白)小姑娘,你来看!那山峰之上,就是灵芝仙草。

  女:(白)多谢小哥!待我攀藤而上。

  香:(白)你攀不上!

  女:(白)待我试来!(唱)披荆棘,攀葛藤,为母亲哪怕峰峦高千寻,眼望灵芝草,顿

        时长精神,四肢无力脚不稳,

  香:(唱)姑娘姑娘须小心!

  女:(白)哎呵!

  香:(白)小姑娘可会跌伤?

  女:(白)多谢小哥哥,未曾跌伤。

  香:(白)小姑娘歇息片刻,待我替你采来。

  女:(白)请仔细。

  香:(白)无妨。 (念)身轻似飞燕,攀藤登山巅。采下灵芝草,送与小姑娘。

  香:(白)灵芝到手,小姑娘下山去吧!

  女:(白)多谢小哥!这一枝小哥哥拿回家中,献与你家母亲,也好避却瘴雾,延年益寿。

  香:(白)献与我家母亲?

  女:(白)正是。

 香:(白)谁是我的母亲?

  女:(白)母亲正在等我,我要回去了。

  香:(白)母亲!母亲…… (唱)姑娘采药敬慈恩,小沉香十五载来不知娘亲。灵芝献何

        处,谁家是亲人?问山山不应,问水水沉吟。一时间止不住热泪腮边滚,见到仙师问原

        因。

霹雳仙:(念)人神同愤天地暗,自有轰雷—— (唱)震乾坤。

  香:(白)迎接师父。

霹雳仙:(白;徒儿免礼。为师这几日不在洞中,武艺可曾荒疏?

  香:(白)徒儿日夜演习,不敢有违师教。

霹雳仙:(白)这样才是。徒儿为何面带泪痕?

  香:(白)师父,徒儿有一事不明,不知当讲不当讲?

霹雳仙:(白)你且讲来。

  香:(白)徒儿自幼从师学艺,只知有师长。不知有爹娘…

霹雳仙:(白)啊,你要问你的父母么?

  香:(白)正是,未知现在何处?

霹雳仙:(白)唉,十五年啦……

  香:(白)十五年…

霹雳仙:(唱)十五年前华山顶,阳春三月花正明,你父亲上山采灵药,拜慕圣母订鸳盟。红纱

        题字仙凡配,生下你沉香小娇生,满月吉辰宴宾客,仙凡毕至庆升平。有谁知你舅父二

        郎神,

  香:(白)怎说,二郎神是我舅父?

霹雳仙:(白)不错!  (唱)二郎神他心存不善,平地却把风波兴,派出哮天犬,盗取宝莲灯,

        你母被压华山下,你父刘彦昌,独自受飘零。你九死一生,为师赶到,将你救走,但望

        幼雏羽翼成。从此一家人,骨肉分三处,半段红纱可为凭。

  香:(白)哎咋!爹娘啊! (唱)手持红纱泪湿襟,十五载方知冤仇似海深!望定红纱双

        膝跪,拜红纱好似拜双亲。谁害众生欺我母?可恨恶煞二郎神!今日里誓将恶魔扫除尽,

        何怕碎骨又粉身!

  香:(白)师父请上,徒儿拜过养育之恩。

霹雳仙:(白)不必拜了。

  香:(白)再拜仙师授艺之苦。

霹雳仙:(白)倒也罢了。

  香:(白)徒儿还有一拜。

霹雳仙:(白)却是为何?

  香:(白)望求仙师,应允徒儿前往华山,救母除害!

霹雳仙:你有此胆量?

  香:(白)有胆量。

霹雳仙:(白)有志气?

  香:(白)有志气。

霹雳仙:(白)那杨二郎神通广大,

  香:(白)哪怕他法力无边。

霹雳仙:(白)徒儿既要华山救母,其志可嘉,怎奈山路凶险,虎豹伤人,恐怕徒儿去不得。

  香:(白)为救母亲,怕什么高山猛虎,望恩师放徒儿前去。

霹雳仙:(白)徒儿壮志凌云,为师焉能阻拦,你就去吧。

  香:(白)多谢恩师,徒儿去了!

霹雳仙:(白)沉香救母除恶,我不免施动法力,一来助他本领,二来试他意志如何,嗯!就此

        前往。

  香:(唱)似箭离弦步匆忙,山高难阻救母心,奔向华山除魔怪,哪怕剑树与刀林!(白)

        一道深渊,挡住去路,这该如何是好?看前面山头,不过数丈,待我纵身跳过。……

        原来是一只面虎,腹中饥饿,待我将它吞下。吃完面虎,顿觉力气无穷,急速前往!

        哈哈……哈哈……(念)神龙助我一巨斧,如膀生翼添精神。沉香挥动宝兵器,矢志劈

        山救娘亲!心急步轻快,志高山岳低。得了宝斧,待我前往!

霹雳仙:(白)徒儿慢走!为师还有一言嘱咐。

  香:(白)仙师请讲!

霹雳仙:(白)临敌须有勇,无智不成功。要败二郎神,先取宝莲灯。

  香:(白)噢,先取宝莲灯?

霹雳仙:(白)对,徒儿记下。

  香:(白)谨遵师命,仙师保重了!

霹雳仙:(白)哈哈哈!

回主题

 

第四场

  人:(唱)寒来暑往十五年,骨肉分离各一天,圣母压在华山下,幼儿失落在路边。寻亲足

        踏荒山遍,念旧神驰古庙前。

刘彦昌:(白)圣母,彦昌来了! (唱)十五年前登此峰,人正青春花正红,此处得见春风面,

        红纱留诗情意浓。宝莲灯前把情定,桃花洞里结丝桐。仙凡匹配成佳偶,生下沉香小孩

        童。恨二郎移山欺弱质,可怜圣母受苦衷。瘴雾重重愁云卷,娇妻幼子两无踪。意

        彷徨,心惆怅,彦昌此身似孤鸿。哎,三娘呵!哎!三娘我的贤妻啊!十五载难得红颜

        来入梦,难得青鸟音信通。问苍天,何年圣母解危难,桃花依旧笑春风?

  唱:一年—度三月三,追忆旧情在庙前,不望七夕鹊桥会,只望三娘见青天。 (白)三

        娘,三娘,三娘呀! (唱)万唤千呼无回应,似见娇容又成空,身无彩凤双飞翼,心

        有灵犀一点通,但愿三娘多保重,有朝一日再重逢。恨不能将你头上大山来推倒,一霎

        时头晕目眩力已穷。

  香:(唱)辞别仙师寻母踪,飞步登上玉女峰。母亲庙前草蔓蔓,殿中寂寂莲台空。粱上蛛

        丝尘满地,哎,娘哙!哎!娘哙!哎,我的亲娘哙!神台上为何桃花红? (白)母亲

        庙宇如此凄凉,神台上何人插了鲜花一枝?哦,此人为何睡在这里?……红纱!为何与

        我的红纱一般?这就奇了!

刘彦昌:(白)你这顽童,为何拿我的红纱?是何道理?

  香:(白)且慢!那一段是我的,因何一并抢去?

刘彦昌:(白)怎么是你的? “君退瘴雾吾采药,利人济物两心同”

  香:(白)还我!

刘彦昌、沉  香:(白)这一段分明落在我(儿、爹)手中,他从何处拾来?(唱)红纱成

        对好懵懂,这半段为何落在他手中?

刘彦昌:(白)面前莫非是沉香子?

  香:(白)莫非面前是我严亲?

刘彦昌:(白)不相识,不相识如隔万重峰。欲待上前,

刘彦昌、沉  香:(唱)将(子、父)认……话到嘴边唇又封!

刘彦昌:(唱)眼望顽童心激动,

  香:(唱)满怀热望意难通!

刘彦昌:(白)顽童,你这红纱从何而来?

  香:(白)是我襁褓之物。

刘彦昌:(白)怎说,是你襁褓之物?

  香:(白)难道有假?

刘彦昌:(白)如此说来,你那双亲现在何处.

  香:(白)严亲下落不明,慈母被害,压于华山之下!

刘彦昌:(白)你慈亲是——

  香:(白)圣母娘娘!

刘彦昌:(白)你多少年纪?

  香:(白)一十五岁。

刘彦昌:(白)你是沉香?

  香:(白)正是沉香,你是——

刘彦昌:(白)我是你父刘彦昌!

  香:(白)爹爹!

刘彦昌:(白)娇儿!(唱)怀抱沉香心悲恸,十五载常将娇儿挂心中,只道当年遭惨害,谁

        知今日又相逢!哎!儿哙!我那娇儿哙!

  香:(白)爹爹!

刘彦昌:(唱)自那年惨别桃花洞,盼儿盼到眼朦胧。布鞋踏碎华山石,生死不明难寻踪。常对

        红纱长叹息,痛心疾首问天公! (白)沉香呀! (唱)十五年来你哪里去?何处藏

        身,何处飘逢?

  香:(白)爹爹! (唱)霹雳大仙救儿命,仙山学艺今长成,辞师救母华山上,扫尽恶魔

        恨方平! (白)爹爹,你可知我那母亲被压在哪里?

刘彦昌:(白)儿呀,你来看,那里恶雾弥漫,杀气冲天,就是你母被压之处!

  香:(白)哎咋!(唱)眼望恶雾气填胸,满腔仇恨怒火升! (白)我好恨呀!

  人:(唱)叱咤一声风云动,管叫高山霎时平!

刘彦昌:(白)儿呀!那二郎神通广大,我儿焉是他的对手?

  香:(白)儿有救母之心,儿有除魔之志,何惧二郎法力如天!

刘彦昌:(白)好呀!既然我儿有此志量,何愁大事不成!只是那宝莲灯落在二郎神之手,如何

        是好?

  香:(白)仙师也曾吩咐,欲败二郎神,先取宝莲灯。孩儿见到二郎神,自可见机行事,爹

        爹保重了!

刘彦昌:(白)为父与儿一同前去!

  香:(白)好,走!

  仙:(白)沉香慢走!

刘彦昌、沉  香:(白)噢,原来是众位仙长,到此何为?

  仙:(白)霹雳大仙,相邀我等,来助沉香一臂之力。

  香:(白)多谢众位仙长!

  仙:(白)沉香,你与二郎山前交战,待我乘机盗取宝莲灯,助你成功!

  香:(白)多谢了!

  仙:(白)走!

回主题

第五场

  将:(白)报!禀……禀真君,有一顽童前来闯山。

二郎神:(白)将他拿了!

  将:(白)我等抵挡不住,他……他已打进来了!

二郎神:(白)吩咐天兵天将,摆开阵势,务必生擒顽童!

  将:(白)领法旨!

  香:(白)沉香来也!

二郎神:(白)呔,何方小子,敢来虎口拔牙!

  香:(白)你是二郎?

二郎神:(白)正是吾神!

  香:(白)我乃圣母之子,名唤沉香,今日前来,望你念在兄妹之情,将我母放出华山。

二郎神:(白)呸!我当何人,原来是你这小畜生,长大成人。休走!看刀!

  香:(白)念在甥舅之情,此刀不还。

二郎神:(白)哼!哪个与你是甥舅?畜生看刀!

  香:(白)好生无理!杨戬你—— (白)再休想恃强欺弱小,今日为母把恨消。巨斧

        劈你天灵盖,斩尽恶邪除魔妖!

二郎神:(白)大胆小子,口出狂言,看杀!哮天犬,宝莲灯伺候!

哮天犬:(白)遵命!

二郎神:(白)啧啧啧!不好,个好呀!

刘彦昌:(白)儿呀,幸喜战败二郎神,快快寻觅你母。

  香:(白)母亲!

刘彦昌:(白)娘子!

  人:(白)圣母!

三圣母:(白)沉香!

  香:(白)哎!母亲!

三圣母:(白)娇儿!

刘彦昌:(白)娘子!

三圣母:(白)官人!

  人:(白)圣母!

三圣母:(白)众位仙友乡亲!

  人:(唱)霹雳一声山摇动,宝莲灯光映天红,凶神恶瘴今何在,万树桃花笑春风! 

 

(laihonda、笛子扫描校正2002128